Thursday, July 24, 2014

馬航或像普騰那樣“私有化”

前天提到普騰向政府申請17億元“獎掖”。

名為“獎掖”,其實與補貼無異。

政府口口聲聲說要減少/取消補貼,尤其是燃油補貼,至於企業補貼方面,政府甚少提及。

就算換一個名,補貼不叫補貼,實際上它還是一種補貼。

政府成立MyCC,以“限制企業壟斷或反競爭行為”,卻也爲了保護一些企業而給予補貼,讓它佔盡優勢,但這不也等於助長/變相鼓勵它們壟斷市場嗎?

國能和IPP是另例。

在「成本轉嫁機制」下,政府欲每年進行兩次電費檢討。

電費剛在今年一月調漲,下一次檢討期限原在七月。上周,政府宣佈下半年的電費不漲,國能將因此獲得“賠償”。

名為“賠償”,其實與補貼無異。

請記住,普騰和國能都是已經“私營化”的國家資產,卻仍能繼續獲得國家照顧。

國能還是一家賺錢公司,卻還能繼續獲得政府補貼;情形與國內大道無異,不獲調漲價格就獲政府補貼,真是不賺都假。

所以當MH370發生時,傳出馬航將被破產或私有化的傳言,我說那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是私有化,或也就像普騰現在這樣,名為“私有化”,其實還是由政府繼續支持。

果然,納吉後來就指是外媒誤會了他的意思。

MH370發生,馬航股價跌得面目全非。

MH17發生,有股友以為它會像上回那樣慘跌,但它卻奇跡性地迅速回升。何解?

原來,市場預期政府(國庫)這次必會將馬航私有化,除牌下市。

甚至有報導說,若非MH17事故,馬航本周就將私有化建議提呈給國庫過目了。

至於私營化的方式只是將它除牌下市,或另覓買家,或如最近流行的分拆業務出售或上市,目前無可奉告。

當然政府還有一個考量,便是代表兩萬名員工的馬航工會。

上回,馬航工會要挾首相,導致馬航亞航的換股計劃最後取消。

納吉也是國庫董事會主席。

這一回,就看首相意願有多強,否則又淪為另一場空談。

九月開始,聯昌CEO納西爾,也是首相胞弟,將加入國庫董事局,同時也升任聯昌主席。

國庫也持有聯昌股權,馬航則向聯昌貸款;屆時納西爾兼任國庫董事兼聯昌主席,會不會存有利益關係呢?

最起碼,有這樣的連帶關係,牽一髮而動全身,覺得政府肯定不會讓馬航破產,因為那將會影響到聯昌的業績,甚至整個國家銀行體系。

最重要的,它還是「國家資產」。

馬航工會就是看到政府這個“弱點”,所以才會“那麼強”。

因此,最有可能還是將它“私有化”,像普騰那樣。

如果成行,這也不是馬航第一次被私有化。第一次私有化是在敦馬時代,便是在達祖丁時期,那時,達祖丁以17.9億等於每股8元向政府買過馬航股權。

說是“私有化”,其實只是充當政府代理。如達祖丁後來說的,他只是履行他的「國民責任」,替政府拯救馬航。

多年後,雖然馬航市價已跌至一半不到,政府還是以當年售價8元向達祖丁“贖回”馬航。

話雖如此,達祖丁仍欠銀行5.9億貸款,遭國家資管起訴,達祖丁卻反訴政府等24造高達134億。

後來,雙方庭外和解,所有索償欠款等一筆勾銷。

達祖丁與政府的“代理”關係也從此中止。

不覺得現在的賽莫達,就是當年的達祖丁嗎?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登机前,他们都依照航空公司的程序完全付了费,为了就是可以安全的到达目的地。 

登机后,明知道该国在战乱,导弹满天飞,航空公司为了自已利益,选择与导弹共舞。因为他们晓得,就算出了事,飞机与乘客的赔偿都有保险公司来负责。当然乘客们所付了的机票是他们的。

MH370后,愚民纷纷发表对该航空公司的同情并保障会继续支持它,即便当局隐瞒事实。同时机场是被离难者的家眷用泪水狂洗。

MH317后,愚民还是纷纷发表对该航空公司的同情并保障会继续支持它,即便当局隐瞒了为何飞过战乱的国土。同时机场仍然再度被离难者的家眷用泪水漂洗。

看来该国的机场只会越来越乾淨。所谓只要愚民在,那怕没柴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