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8, 2012

環保和發展,只能選其一?


環保與發展,兩者不能並行?

記得當年的林敬益部長來到本州,在馬廖盆地(Maliau Basin)森林保留區課題上,問了州民一個殘酷的問題:要猴子還是要發展?

這個保留區,原本已被列為一級森林保留地,但最後究竟有沒有保留下來?我不知道,因為後來媒體就沒有報導了。

只記得森林局總監有一回承認:州政府批准在馬廖盆地緩衝區繼續進行伐木活動。

他說:伐木雖然會帶來破壞,卻是到一個可以接受的程度。

什麽叫可以接受的程度?這可是很主觀的。

忽然想起這件事情來,是因為在報紙讀到這位森林局總監,這幾天在一個「婆羅洲心臟計劃」國際大會上致辭時,自詡為「森林塔利班」。

他說,他不惜以强硬態度和採取積極行動去捍衛和保護州內森林不會繼續遭到非法伐木活動的威脅。

他說一個多月前當威廉王子夫婦到來沙巴參觀丹農谷(Danum Valley)時,他也是那樣告訴威廉王子。

我腦里浮起了一個疑問:如果真是以強硬態度和積極行動去捍衛和保護州內森林區,爲什麽還會允許在這些保留區進行伐木活動,“到一個可以接受的程度”?那不是很矛盾嗎?

聽起來令人感覺可笑可歎也很可悲。

政府官員的環保意識,真的有必要再給予提高,而不是聽他們說一套做一套,貽笑大方。

還記得幾年前,也是鬧得滿城風雨的煤電廠課題嗎?

原本要建在拿篤的煤電廠,由於受到拿篤居民的反對,當局遂建議移到山打根,沒想到山打根居民也反對,最後又建議搬回拿篤去。

最無厘頭的是首相也來插一腳,提出將煤電廠建在拿篤聯土局(Felda)的墾殖區里。

他的理由是:聯土局墾殖區屬於聯邦土地,當地居民沒有反對的理由。

他知不知道拿篤墾殖區的土地,是州政府當年慷慨“捐出來”給墾殖民去做耕種的?

不是給聯邦政府去建煤電廠或其他用途的啊!

連這種基本知識都不懂,我身為這個國家老百姓之一,聽了悲切之極。

後來,在各方包括環保和民間組織不斷反對之下,州政府終於宣佈停建。

沒想到時隔幾年,那天才從報章知悉,原來州政府如今是以天然氣發電廠代替煤電廠,地點仍在原地。

問題是,根據報導,這個天然氣發電廠計劃在該處“抽沙填海及築路伸進海面一公里,摧毀大片紅樹林和五千噸珊瑚之餘,工地污染直接排入海面”

這樣的環境污染與破壞,與建煤電廠所帶來的環境破壞,恐怕有過而無不及。

環保協會問得好,這個代替煤電廠的天然氣發電廠計劃,其「環境衝擊評估」是否已通過批准呢?

說到這,不禁讓我想到在金馬利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的天然氣終站興建計劃,是否也有通過「環境衝擊評估」呢?

那天經過該區,一路上風光明媚,美麗的海岸綫,如果是在國外,可能已被發展成為一個旅遊區。

如今卻將成為一個石油和天然氣計劃中心,希望與砂拉越美里鎮比美。

可能就是因為如此吧,所以沒有聽到金馬利石油天然氣終站興建計劃的反對聲。

是的,環保和發展,是否只能選其一?

不過,和半島人民比起來,我們還不至於太差吧!

在半島,已經遭到其他國家拒絕的工業活動,我國卻照收不誤。

山埃、稀土、化石、核能....。

不止照單全收,還要給予免稅獎掖對方。

代價是什麽?代價是賠上了人民的健康和生命。

利令智昏,令高官們無法作出理智的決定,不顧人民安危。

環保意識,不是光靠說而已。

首相在海外,說國家將致力節能減碳,往環保工藝邁進。

首相還說,國家將研究水力發電,然後探討其他如太陽能的再生能源。

這是三年前在法國說的。

事實看來卻是另外一回事。

這幾年,未見國家在再生能源課題上做了什麽探討動作,反而還提供免稅等獎掖給油氣業者,非要等到油盡燈滅才願罷休。

是的,我國位在赤道,也有許多大小河流,爲什麽不往水力太陽能甚至風力等再生能源去探討可行性?

環保與發展,兩者不能並行,非要取其一不可?

4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再看看亚庇,他们也已经把亚庇搞到醜哩叭怪,就好像最近看到fb裡人家share的,發展跟古蹟那個重要的試題一樣...

· 康華 · said...

雜亂無章。。。。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塔利班把阿富汗搞到满目疮痍,森林塔利班等同把森林搞到满目疮痍。

· 康華 · said...

大佬,自認塔利班,塔利班不是壞人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