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9, 2012

石油稅:首相要完成先父遺願


讀到“敦馬抨擊沙巴外來移民課題被政治化”的報導,叫我覺得好滑稽。

敦馬知不知道他在說什麽?

這本來就是一個具有政治目的的政治陰謀。

眾所周知,本州馬來人口原本不多,如果不是爲了增加本州馬來人口,敦馬會讓這些非法移民湧入并取得公民權嗎?

而增加本州馬來人口的目的,還不是爲了提高國陣大選的勝算?

敦馬還扭曲了一項事實,說這些外來移民已在本州居住了幾十年以上。

當然現在算回頭,部份的確已經住了幾十年,也在本州生了好多代。

他沒有說的是,這些外來移民是偷渡進來的,他們不需住上幾十年,就能取得大馬卡。

所以你看,罵別人是種族主義者,自己才是典型的種族主義者。

只有一個種族主義者,才容納不了他人,而一直要強迫別人跟他改教改語言,好與他同族同教同母語。

今天不談這些,今天要談另一個荒謬課題。

首相署部長納茲里說:首相成立特別石油委員會,是爲了完成其先父遺願,以現金支付石油税給吉蘭丹、彭亨及登嘉樓,一勞永逸解決石油稅的問題。

但當問及吉蘭丹從2002年就開始向聯邦追討石油稅,為何政府在10年後才考慮歸還石油稅給吉蘭丹時,納茲里就無法回答,叫媒體自己去問首相。

其實,媒體應該追問另兩個問題:

1. 彭亨不是產油州,爲什麽也包括在內?

2. 登加樓原先也獲得石油稅,爲什麽在回教黨贏取州政權後,就不再獲得石油稅?

其實,我覺得問題原本就不存在,因為根據1974年石油法令,國油須從石油所得收入繳付5%給各產油州,包括東馬兩州在內。

如果有問題,爲什麽登加樓在落入回教黨前還能夠獲取石油稅?

登加樓308後再由國陣獲得政權,登加樓也重新獲得有關收益,據知卻被轉為1MDB資金,那是題外話。

還有沙砂兩州也根據石油法令取得石油收益,為何也沒有問題?

(至於沙巴政權在落入團結黨期間,國油有沒有停付石油稅,則無從考查。)

問題會出現,是因為首相納吉自己詮釋說,如果油井是在該州離岸三海哩外開採,該州就不能追討有關稅款。

石油法令究竟有沒有這樣指明呢?

我相信沒有。

拉沙里是當年石油法令的起草人之一,他也是國油前主席,因此,此事他應該最清楚。

他也一直強調,根據石油法令,吉蘭丹有權取得石油稅。

針對首相成立特別委員會以探討此事,今天讀到報導說,他願意就此事提供意見。

他說,石油稅是國油和各產油州的事,并沒有涉及聯邦,只要國油願意付款,問題就可以解決。

那為何國油不付款給吉蘭丹?為何聯邦要插手?那可要問國油和聯邦政府才知道了。

我還想看看,假設來屆大選,沙巴再次落入非國陣手裡,而國陣還是贏了聯邦,那國陣會不會以對付吉蘭丹的手段來對付沙巴,指示國油停付石油稅給沙巴?

這是一個假設性問題,但不排除它會發生。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you know ,what is eat banana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