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6, 2012

州民當心石油稅變公益金


阿都拉時代,就注意到政府成立委員會之多,多到教人不知成立為何、進度如何,多到無影無蹤。

到了納吉時代,覺得還有過而無不及。

相信有些成立等同虛設,只爲了安撫民心。

好如以國家首席秘書莫哈末西迪為首,宣佈成立已快三年的PKFZ超級特工隊,如今連莫哈末西迪都退休去了,但報告都沒有見到一份。

還有就是年頭宣佈“要”成立以調查沙巴非法移民的皇委會,如今已經是八月了,但進度也只得個“講”字。

只聞樓梯響,未見人下來。

高官每回的解釋是:政府還在討論這皇委會的“職權”範圍。

意思就是這個皇委會要調查什麽,可以調查什麽,應該調查什麽。

做一個決定,爲什麽會那麼困難呢?這個“討論”,也未免太久了吧!

上星期就讀到一篇報導,說爲什麽這皇委會久久無法成立,是因為還在“毀滅”證據。

認真去想一想,這個說法不無道理。

你沒有理由成立一個委員會來調查自己。

高官的公信力,可見一斑。

我對這“皇委會”不抱任何期望,因為我相信,就算皇委會“終於”成立,相信也查不出什麽結果來。

人口報告早就透露,沙巴人口從1963年的40萬人增至目前的300多萬人,增長率是驚人的650%!

外來移民人口高占全州人口三分一。

這還不包括那些已經通過非法/合法途徑成為我國公民的外來人和他們的後代,那已是一個不可扭轉的事實。

今天再看到關於吉蘭丹不能獲取石油稅(oil royalty)的報導,讓我恍悟,爲什麽首相一直說沙巴是聯邦的定存。

聯邦政府不讓吉蘭丹獲得其應得的石油稅,已經是個老課題。

週末的時候,首相宣佈政府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以“採取公平、透明的方式,研究如何將吉蘭丹、彭亨及登嘉樓三州開採石油的收益,以現金支付給這些州屬”。

(彭亨有產油咩?沒聽說過。)

長話短說,原本這些產油州應從國油獲取5%石油稅,但在回教黨執政吉蘭丹和登加樓時,聯邦國陣就指示國油停止支付給這些產油州。

不知道納吉的根據是甚麼,他的辯解是,凡在三海哩(nautical mile)外開採的石油就不屬於該州所有,而吉蘭丹登加樓的石油開採都在三海哩外,因此,它們沒有資格從石油受益獲取稅收。

其實,油田大都蘊藏在深海里,肯定都在三海哩外,相信沙砂兩州亦不例外。

與其支付石油稅,聯邦國陣只愿支付公益金(wang ehsan)給它們。

眾所周知,登加樓已重回國陣,在州蘇丹的同意下,該州石油稅收已成為了成立1MDB的資本。

唯吉蘭丹一直無法獲得其應得的石油稅。

若非大選在即,恐怕首相也不會同意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來處理這項課題。

但,從報導顯示,政府仍然執意以wang ehsan方式“撥款”給吉蘭丹政府,相信該州政府也不會接受。

石油稅和wang ehsan有甚麼分別?從報導得知,前者是完全撥給州政府,後者卻是通過各部門來分發撥款。

登加樓在回教黨執政期間,這些撥款就被联邦拿去花在季候風杯帆船赛、水晶回教堂和文明回教主题公園等奢華開支。

爲什麽我要提及此事?

因為本州反對黨似乎錯解了首相欲派“現金”給半島東海岸產油州的意圖,質問為何沙巴沒份。

本州一直說要提高應得的石油稅從5%至20%云云,其實,首相正是欲以“現金”來取代石油稅。

除非是我誤解,雖然首相針對的是半島東海岸的州屬,萬一他也拿來運用在東馬兩州,那不等同於取消石油稅?

那時候,別說20%或5%,東馬兩州最後恐怕連1%都拿不到,通通轉為wang ehsan。

州民不好再隔岸觀火,州領袖也不要再視而不見,應該是積極為州民做些甚麼事的時候了。

2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嘿嘿可能到時候一wang ehsan來給的話還有很多州領袖會大寫特寫感恩論...

Anonymous said...

石油税也好,公益金也好,如果不'换',真正受益的不是人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