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4, 2015

李光耀“背叛”了沙巴和砂拉越

年輕一輩的可能不知道,新加坡曾經是馬來西亞的四分之一員。

當年馬來亞、新加坡、砂拉越和沙巴是四個“立國夥伴”,所成立的國家叫「馬來西亞聯邦」(Federation of Malaysia),地位是平等的。

可是在短短兩年後,也就是1965年,新加坡脫離馬來西亞宣佈獨立。

與其說它“脫離”馬來西亞,其實它是被迫離開。

如今看回頭,如果新加坡仍然待在馬來西亞,它又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在很多方面,不管你願不願意承認,它現在的成就,我國只能望塵莫及。

兩者比較,新加坡人民應該感到慶倖吧。

至少在幣值方面,新幣從當年的一兌一馬幣,50年後竟增值了2.7倍,倒過來說,則是馬幣貶值了63%,一塊錢馬幣如今只值37分新幣。從這方面來看,我國領袖是不是要找個洞鑽進去,無地自容?

什麽理由,一個彈丸之地,相較之下什麽天然資源都沒有的一個小國,經濟表現竟然跑贏一個擁有資源豐富的國家?教育水準都比我們高?

原因很簡單,在廉潔度方面,新加坡幾乎年年高占前三名,我國卻只能在50多名徘徊,這就是原因,在這方面你我可以心照不宣。

作為東馬人民的一份子,有時我就會想,如果當年我們像汶萊那樣,拒絕成為大馬的一份子,或像新加坡後來自成一國,東馬沙砂兩州今天會是怎樣?

當然世事并沒有如果,也無法預測。

可能在那個時候,東馬兩州并沒有獨立的條件,雖然擁有豐富的天然資源,但人民的教育水平低落(現在也是),基礎施設缺乏,政治意識不高,可以說,那時是別無選擇中的最好選擇,除非像汶萊那樣,繼續接受英國的保護,直至有能力自治獨立為止。

三年前曾寫過一篇《新加坡改寫東馬歷史》。

老一輩的應該都會知道,當年是李光耀說服了唐納史蒂文(敦法)共組馬來西亞。據說他當年告訴唐納史蒂文,東姑阿都拉曼答應在他退休後,李光耀將繼任他成為第二任首相,而那時他(李光耀)就將委任唐納當副首相。

據說唐納史蒂文相信了李光耀的承諾,毅然決然答應參組馬來西亞。

當然李光耀無法兌現他的承諾,因為新加坡兩年後脫離了馬來西亞。

和馬來亞半島新加坡比起來,由於東馬條件較差,當年簽署的《沙巴20條款》和《砂拉越18條款》,原本是爲了保障和維護東馬州民的權益,但在《沙巴20條款》有條奇怪的條款,便是第七條,它闡明“沙砂兩州沒有脫離聯邦的權利”。

Point 7: Right of Secession
There should be no right to secede from the Federation.

這明明是個限制,怎會是個權益?

前年,在一個配合沙巴50周年慶典由沙巴學會(Sabah Soiety)舉辦《大馬成立-沙巴未知的真相》(Formation of Malaysia–Sabah's Untold Story)的論壇上,受邀的其中一名政壇元老馬吉干透露說,加入第七條款,那原來是李光耀的主意,是爲了不准東馬兩州有“反悔”的機會。

爲什麽新加坡本身沒有這樣的條款?對東馬兩州來說不是很不公平嗎?兩州領袖為何又會接受如此對己不利的限制?這些都沒有答案。

更矛盾的是,新加坡本身卻在兩年後退出了馬來西亞。

馬吉干也說,原本當年唐納史蒂文連同砂拉越和汶萊領袖正在協商要成立一個「婆羅洲」聯盟,但因為李光耀的成功遊說,所以有了「馬來西亞」,要不然所成立的應該是「婆羅洲國」。

所以說,新加坡是不是改寫了東馬兩州的歷史?

隨著新加坡的退出,沒有了新加坡在政治權力上的制衡,在半島領袖眼中,沙砂兩州的政治權力已被大幅削弱,原本就不顯著的地位,從此更大不如前。

原本三者應該平起平坐,沙巴砂拉越和半島的關係,逐漸演變成“主僕關係”,地位與“殖民地”並沒有兩樣。

當然在很大的程度上,是州領袖自願自我矮化,自願被“統治”被“殖民”,很多政治經濟教育上的權力和權益都沒有積極去爭取。

《20條款》里還有一條關係到新加坡的,便是第十七條:“聯邦國會代表權在劃分選區時應考量北婆羅州(沙巴)人口分佈與發展潛能,總之皆不可比新加坡少。”

Point 17: Representation in Federal Parliament
This should take account not only of the population of North Borneo but also of its size and potentialities and in any case should not be less than that of Singapore.

這點相信也是李光耀的主意,主要就是選區不可僅以人口來劃分,也要根據地勢劃分,需占總國會議席至少三分之一,這是爲了平衡與馬來亞半島國會選區在種族結構上的比例,不讓馬來亞半島的馬來人占優勢。

可是同樣的,隨著新加坡脫離了馬來西亞,馬來亞半島目前165個國會議席占了全國總數222的四分三,東馬選區僅占57個或25%,分別是沙巴26個(包括納閩)和砂拉越31個,在選區劃分方面,對東馬兩州顯然非常不利。

再回顧一下,唐納史蒂文當年的「婆羅洲」理想國如果成真,它擁有豐富的石油等天然資源,理財得當的話,「婆羅洲」國的貨幣肯定不會比現在的馬幣低,最起碼會和汶幣一樣,每元兌2.7元馬幣,不會像現在僅值汶幣的37分。

如今,油田開採所得的95%都去了半島,沙砂兩州僅獲取區區5%稅收,雖然不久前要求提高至20%卻不果,這便是東馬參組馬來西亞所付出的極大代價。

http://borneo-sarawakian.blogspot.sg/2012/06/20.html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不是李光耀背叛沙巴和砂拉越。是别人背叛了李光耀。他是受害者。我们也是。

经过李光耀超过五十年的努力,当年的背叛让他证明了他的能力。同时也让全世界看透了在番薯国里面其实是没有营养的,而且毒得很。难怪那些白痴特别忌妒李光耀先生。

这粒有毒的番薯是没有希望了,因为愚人节后的噩梦,证明了自已说,自已听,自已爽。。。等于自杀。

· 康華 · said...

所以我用括弧。

Anonymous said...

康華兄,虽说这粒毒番薯是没有希望。那是世俗的分析。就我本人而言,万事万物离不开因果。佛家常言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只要我们继续付出,总有一天会有收获的。美国的黑人被欺负了超过一百年才等到黑人总统。

还有,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若有未报,时辰未到。我认为GST就是时辰到了。那些长期被他们愚弄的愚民,会因为钱更不够用饿肚子,而比较清醒些而已。可是不要他对他们有过高的期望。毕竟他们的脑袋长期进水,需要很长时间的治疗。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