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9, 2014

大馬人很笨!

油價續創新低,馬幣也創下多年新低,這個情況與98年金融風暴爆發前的跡象有些相似。

卻有領袖說低油價低匯率對國家來說是好事,因為物價會隨之下降,出口會增長。

理論上是那樣子,但現實里會那樣發生嗎?

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像油價高的時候,高官就說政府不得不增加燃油補貼是一項負擔,如今油價跌不見底,就聽到專家說,政府雖然因而節省了120億元燃油津貼,卻也因為油價大幅滑跌而減少了200億元石油收入。

政府不對人民說實話,如今得到報應,如此得不償失,也算是給政府一個教訓吧!

所以你說,低油價對一個產油國來說,應該是好事還是壞事?

過去政府一直說不能再繼續給予人民補貼,因為負擔太重,卻不說政府其實從石油得到的收入比燃油補貼更多。

做為東馬子民,說到這更讓人生氣,因為有三分二的油氣收入都是來自東馬,這個國家根本就是靠東馬兩州來度日。

不要說我煽動,因為這是事實。

當年我們的州領袖太笨,所以才會答應僅抽取區區的5%石油稅,然後又將另外5%石油稅給了聯邦,國油盈利也讓聯邦獨取。這樣公平嗎?

當首相說東馬是國家的定期存款的時候,州領袖還洋洋得意。那到底是讚歎還是恥辱啊?

就好像上個月納吉過來為幾個國陣州成員黨主持大會的時候,也公開讚歎百林對國陣的忠誠。百林聽了,是高興還是悲哀呢?我很想知道。

然後,納吉宣佈成立「州非法移民工作委員會」,并委任百林當這個工作委員會的主席。

如我說的,納吉喜歡成立委員會,但往往沒有下文。百林說,至今他都沒有收到任何委任狀,相信納吉回到半島去後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做為產油國,人民享有燃油補貼乃天經地義,問題在政府的揮霍無度,管理不當,造成國債高築,結果風暴一來,政府就顯得手足無措,才會造成馬幣疲弱不堪。

國家會不會重蹈覆轍?人民除了咬緊牙關,逆來順受,努力祈禱,國家前途在無能領袖手中,實在也做不了什麽。

週末的時候,敦馬在他的部落格大罵大馬人笨。我心想,這不就是領袖所要塑造出來的人民性格嗎?領袖就是要人民笨,他們才容易將人民玩弄於他們的股掌之間。

我覺得,大馬人不是笨,而是太認命。

當然我也知道敦馬指桑駡槐,其實他指的是納吉首相。

但爲什麽他在巫統大會期間不發一言,現在又來展開新一輪的謾駡?

當年不是他把阿都拉罵到下臺嗎?難道這次對納吉,他完全無法可施?

他說大馬人很笨,讓外國人擔任馬航CEO。

他這樣一竹竿打沉一船人,把人民也罵進去,對人民很不公平。

他也忘了馬航會有慘不忍睹的現在,與他在過去執政的22年期間不無關係。

馬航是從一開頭,不是在他卸任後才出現問題的,他忘了他也無數次拯救過馬航嗎,但最後仍然虧損連連?難道他看不到問題的源頭,是從他那個年代就開始的?如果聰明如他都解決不了,又何況他人呢?

他甚至揶揄政府,如果讓白人當馬航CEO,那有一天白人也有可能當大馬首相。

噢?納吉不是他當年屬意的人選嗎?爲什麽如今又後悔了?

我倒不覺得由白人當馬航CEO有什麽大不了,膚色不是問題,重要的是他的辦事能力與表現。

反正過去都由大馬人當CEO,結果都無法讓馬航反虧為盈,這次讓外國人來試一次又何妨?

我反而擔心這位馬航准CEO上任後,會不會因面對我國的處事方式而起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我國的政治干預、裙帶關係、官僚作風、貪腐現象等等,他受得了嗎?

或者這樣說,他能夠呆多久呢?老實說,我不是很樂觀。

其實,有法令規定說:官聯企業的CEO必須由大馬人做嗎?我相信沒有。

但我相信倒有不成文的規定,說這些GLC的CEO必須是馬來人/土著吧!君不見一向都是如此嗎?華人,往往就只有當副手的份。

這次敦馬的反應那麼大,可能就是基於這個原因吧!更何況他一直都是一名種族主義者,委任華人都不得了,這次竟然請了一名洋人來當一家GLC的CEO,這口氣他哪裡吞得下?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