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9, 2014

阿拉之怒


國家流年真不利。

上周才說國家超過半數遭遇大水,週末的時候,讀到雪州成為第九個“淪陷”的州屬,意即半島只剩下檳城和馬六甲沒有水患。

而禍不單行,昨早又傳來亞航從印尼飛新加坡失聯的消息,至今仍未有其真正下落。

第一次是意外,第二次是巧合,第三次是什麽?

我腦海里想到的是,是不是這個國家領袖壞事做得多,所以受到上天懲罰?但受業的爲什麽總是無辜的人民啊?

我不知道我們的領袖有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東海岸發生嚴重水患的時候,回教黨聶阿茲的兒子聶阿都卻發表驚人謬論,說發生天災是來自阿拉的懲罰,因為國家沒有落實回刑法。

聶阿都也是一名回教黨領袖。

只有狂妄自大的領袖,才會有這種想法。

爲什麽他不倒過來想,因為國家執意要落實回刑法,所以才會被阿拉懲罰?

吉蘭丹原定今天召開特別州議會,以通過落實回刑法法案,結果因為州議會的馬路浸水不通,會議因此取消。

如果聶阿都夠謙卑的話,他應該尋求阿拉的寬恕,并呼籲吉蘭丹即刻撤回有關法案,因為阿拉已經動怒了,這才是國家尤其是半島會發生這百年大水的原因。

古人早就教我們要敬天地畏鬼神,不是迷信,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半島爲什麽會遭遇洪水災難,當然不是因為沒有落實回刑法,大馬水務能源研究協會指出,樹木遭到大肆砍伐,才是水災的最大禍首。

可見天災來自人禍。

不懂對天地敬畏,破壞大自然,結果災難肆虐,不管你相信與否,這是人為的報應,而人民卻要共業。

有報導說今年全球各地共發生了六次空難,而我國就占了三起,這也太離奇了吧!

更離奇的是,這三架失聯飛機,至今都無法找到下落。

三起迷離空難,要布達什麽訊息給我們呢?

在天地面前,我們還敢自大嗎?

來自霹靂的宗教司哈魯三尼(Harussani Zakaria)開始自省。他說,我國再三發生空難和空前嚴重水災,是因為國家無止盡的政治鬥爭,所以才會受到阿拉考驗。

“Due to this incessant political fighting, we are being tested by Allah.”

雖然哈魯三尼和聶阿都同樣提出天譴論,出發點卻不同,前者反觀內省,後者唯我獨尊。

若真的通過回刑法,下一屆大選,回教黨恐怕會一敗塗地。民聯還是趕快與它脫離關係明哲保身的好。

但是首相又有沒有想過,爲什麽災難愈來愈多?再看回頭,其實不止今年,自從納吉上臺以來,不就有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事件發生嗎?沉冤未雪的案件,就有好幾宗。

凡事發生,一定有其原因的。

領袖們每天只在製造宗教種族問題,放任土權ISMA鬧事,對經濟日走下坡束手無策,對民生問題視若無睹,還要粉飾數據來自欺欺人。

國家最缺乏的,就是正能量。

國家最缺乏的,就是以民為本,有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能力的領袖。

領袖人才都到哪裡去了?

還有,有沒有發現,首相夫人並沒有隨首相回國?

6 comments:

Han said...

關係我國離奇失聯飛機只有MH370

MH17是被打下。

印尼亞航是屬於印尼的空難事件。

Han said...

關係我國失聯飛機只有 MH370

MH 17 是被打下

亞航失聯飛機是屬於印尼的空難事故

Anonymous said...

姑且莫论鬼神之说,马来西亚其实已经陷入了一个不能回转的经济漩涡。未来的经济前景是难以自身修复的而只有看着大环境的进展,最终只有“看他人的眼色过活”!我敢说,不出几年马来西亚整个“政治版图”将会有很大变化,甚至分裂!
嘿,还管那啥宗教极端的影响?

Anonymous said...

这些灾难不能只怪首相一人。即使他要改革,手下那般人会反对。再说,在宗教及特权几十年洗脑下,整个国家已经腐败了。只要有因,加上缘分一道,果报就显前了,这就是灾难发生,共业必定有其道理的。

大佬 said...

“是不是这个国家领袖坏事做得多,所以受到上天惩罚?但受业的为什么总是无辜的人民啊? ”
因为这些国家领袖是人民选出来的。

“吉兰丹原定今天召开特别州议会,以通过落实回刑法法案,结果因为州议会的马路浸水不通,会议因此取消。”
那些回教党的,为何不说是阿拉以水灾之兆,阻止它们通过落实回刑法法案?

Anonymous said...

莫非蒙古女郎的诅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