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5, 2014

其他產油國家做得到,「蕹菜國」做不到

說來也真令人莞爾。

幾年前,「蕹菜」被拿來比喻當時馬華兩位領袖「翁蔡」之搭配。

不久前,首相還揶揄馬華需要「政治偉哥」。

沒想到首相立即遇到如佛家說的「因果」效應。

因為,原本是馬華“專用詞”的「蕹菜」兩字,最近已轉讓給納吉首相。

週末的時候,首相因發表「蕹菜論」而在網絡“爆紅”,也“紅”到海外去,連國外媒體也針對他的「蕹菜論」競相報導,成了笑話一桩,比他之前的「少糖論」更令人笑。

從此,我國又有了一個新綽號,叫「蕹菜國」。

我不知首相在聽到了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回應,心裡會做何想?可能他也不會放在心上,就像這些年來,人民的心聲,他可聽進了多少?

他不是說人民只會怪政府漲物價,但物價降的時候卻沒人提嗎?

所以他就以“蕹菜”為例。

當然這也不是頭一遭,這些年來,前前後後,不也有部長叫人民甚麼漲價吃其他或在家自己種等等的“勸告”嗎?

這些高官,揮金如土,天天大魚大肉,如何懂得民間疾苦?

是的,人民就只能如此苦哈哈的過日子,自得其樂一番,但日子還是要過。

上星期和大家分享:和新加坡汶萊兩國比起來,爲什麽我國包尾。

尤其汶萊同樣是石油出產國,爲什麽汶萊人民無需繳稅,政府單靠石油治國,人民賺的都是淨收入,汽油還賣得比我們便宜一半,更沒有國債問題。

反觀我們政府,國庫快要空掉,國債已到了頂限,馬幣跌至新低,政府只想到取消人民補貼實施消費稅,要人民來承擔政府揮霍無度的開銷。

其實,不止汶萊治國有方,其實有不少的產油國,一般人民生活優渥,也享有不少的基本福利,尤其是一些中東國家也是如此,爲什麽一樣是產油國的大馬,情況卻與這些國家猶如天壤之別?

幾天前,就讀到位在北歐的挪威,由於其國行理財有道,其負責管理的主權基金,已讓挪威人民個個成了百萬富翁。

挪威也是一個產油國,在全球排名第七。

它也是全球最廉潔國家之一,排名第六。

爲什麽挪威可以做到,大馬做不到?

人民無法成為百萬富翁也罷,卻還要背負驚人漲幅的國債數額。

根據國行數據,今年國債將達5413億,這還只是預算而已,而根據過去慣例,到時候還會增加。

過去五年來,國債是以平均每年500億或每兩年1000億的數字增長的。

若加上估計1500億的潛在債務(contingent liability)的話,國債當下立即飆升到6900億元。

若除以2800萬人口的話,意即你我每人都要背負23,793元的債。

對許多人來說,一年都賺不到這個數字。

人民個個是百萬富翁,挪威政府如何做到?爲什麽我國做不到,還負債累累?

遠有挪威,近有汶萊,但對大馬人民來說,都是海市蜃樓,望塵莫及。

《每日蟻論》網站有篇文章寫得很棒,作者是黃奇生(Ng Kee Seng),建議大家過去讀一讀。這裡也不贅述了。

(建議大家讀英文版的,因中文版有些部份譯得不很正確。)


1 comment:

SS said...

不盡然
汶萊政府星期五不上班,和世界脫節
汶萊政府也規定所有(是全部的全部)活動必須在星期五的12點至2點完全停止
硬生生就把經濟停止
汶萊最近三年的GDP成長率為2.6,2.2,2.2
在東協是包尾
馬來西亞成長率為7.2,5.1,5.6

馬來西亞經商容易度為世界第六
汶萊為第83

華人受歧視的程度比馬來西亞更為恐怖
只有一間華文小學,中學與廟堂

我們再怎麼爛
都很努力找錢

以汶萊作為比較
不應該啦

挪威就很不錯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