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30, 2010

从艾京生钟楼说起......


一座刚要建起的16楼高的商业大厦,竟然闹得满城风雨。

我个人也不认同兴建这座16楼高的商业大厦,不是因为它座落在艾京生钟楼的山脚,也不是因为它就在亚庇独立操场的旁边。

倒是觉得亚庇市中心的建筑物已经够多够密了,再也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建那么一座高楼大厦。

而且那个地点前的马路平时已经够塞了,再建一座16层高的大厦上去,那里的塞车情况岂不变得更糟糕?

根据报导,民间反对兴建该大厦的理由,主要是因为它“破坏了百年钟楼这历史文化遗产的景观,同时也破坏了钟楼周围难以在市内看见的绿色环境”。

老实说,我不觉得上述理由充足,因为它并没有影响到钟楼本身,它只是遮去了钟楼的视线。

但,媒体的报导仿佛钟楼将因此被拆,这就很令人困惑。

再来,大厦的原址本来是个两层楼的建筑物,所以重建并不会破坏那里的绿色环境,因为那里本来就没有绿色环境。

原址属城市房屋发展局(LPPB)所有,如今拆掉旧建筑物重建,本无不可,但新建筑物却变成了一座16层高的商业大厦,那就不很恰当。

亚庇建筑物本来就杂乱无章,加上过去亚庇人的环保意识不强,为了商业利益,建筑物都建得密密麻麻,能找到空间建了就是。

问题是这座LPPB重建的大厦已经经过内阁批准,如今受到民间反对才说要检讨,如此反复立场,显示之前的通过只是例行公事,未经深思远虑。

此外,若说“禁止破坏文化遗产区内的任何树木,也不准侵占,挖掘或影响当地的环境造景和具体特征”,那当年在(也是被列为文化遗产的)独立操场进行提升工程,并把一棵百年老树砍掉的事,那又该作如何解释?

当年虽然也引起民间反对,但声音微弱,最后老树还是被砍掉。

若说16层楼大厦会把钟楼遮盖掉了,那警察局前面那座不伦不类的三角大厦呢?那么丑陋的一座建筑物,它也一样把钟楼遮掩了,何以当年也不见有人反对?

提到钟楼是历史文化遗产所以应该让人轻易看见,立时就让我想到亚庇民众大会堂。

原来亚庇民众会堂也被列为历史文化遗产之一,但你过去看一看,它已完全被Wisma Jubilee遮掉了。

目前除了篮球协会在那儿办篮球赛,其他时候也不见有甚麽活动。

好像也没有多少人还记得它的存在了!

不信,你去问问市内的年轻人:亚庇民众会堂在哪里,相信没有几个年轻人能够答得出来。

还有丹容亚路海滨,当年市民也反对把第一海滨建成商业旅游区,但反对无效,商业区是建起来了,但也不复天然风貌了。

Wednesday, September 29, 2010

外星人大使?


大马前太空署总监将当联合国外星人大使?

难得有则娱人新闻。

当看到这则新闻时,还以为是愚人节新闻。

但现在是九月,不可能吧!

谁开那样大的玩笑?

报导说是引述英国《星期天泰晤士报》的新闻,但我只能找到英国Telegraph报的网站报导。

该报导言之凿凿说,联合国新设了一个大使职位,以进行和外星人沟通的准备工作。

而这位外星人大使人选,是来自我国的前大马太空署总监,目前是联合国太空事务办公室主任玛兹兰。

有关新闻已经在报纸上大肆报导了,这里不再赘述。

正当我满腹狐疑的时候,隔天就读到玛兹兰本身作出否认,说虽然她喜欢这个“外星人大使”的概念,但这个职位是不存在的。

果然是“愚人节”新闻。

但,为什么英国报纸会发这样的新闻呢?

报纸并没有为之前的错误报导致歉,隔天也照实报导玛兹兰否认的新闻。

不过,玛兹兰倒也一夜成名,如果没有这样的报导,很多人都不知我国有这样“厉害”的人物。

她今年58岁,是大马首位考获天文物理博士学位和第一位天文物理学家。

她是在敦马时期受委为我国第一任太空署总监,最大的“成就”就是,在2007年成功将我国第一位太空人升到太空。

http://www.telegraph.co.uk/science/space/8025832/UN-to-appoint-space-ambassador-to-greet-alien-visitors.html

与其同时,我国首位太空人将在10月10日作新郎了。

报导说,他请了全球35国逾百位太空人,包括中国的杨利伟,出席他的婚礼。

我心想,这场太空人婚礼的经费将由谁付呢?

太空人自己?商业赞助商?还是政府?

Tuesday, September 28, 2010

半岛将建两座煤电厂


沙巴电力董事经理巴哈林丁说,沙巴停电指数目前逾500分钟,仍然维持在700分钟以下。

700分钟是首相给电费部长的KPI指数,所以电费部长无需辞职。

不知沙巴电力如何有这样的本事,把本州停电指数从去年的2870分钟骤降至目前的500分钟?

早知如此,首相应该早点设定KPI,那州民就不必饱受停电之苦了!

当然,如我早前所说的,停电指数500分钟,并不表示本州今年来只停电了500分钟或8.33小时;它是一个叫SAIDI(System Average Interruption Duration Index)的平均计算指数,计算方式是:

sum of all customer interruption durations/total number of customers served.

因为它是一个以用户单位来计算的平均指数,真正停电时间其实更长。

实际算法,只有沙巴电力本身才知道。不过,能够从去年2870分钟降至目前500分钟,降幅83%!如此大跃进,实在可喜可贺!

这样子,煤电厂还没建不建呢?

沙巴电力主席廖莫宜说:佳节期间,不谈这些。

不过,在另一则新闻读到,原本要建海底电缆把巴昆电力输到半岛的计划已经取消了!

电费部长说:取而代之的是,半岛将建两座煤电厂!

呜呼,难道半岛居民不觉得煤电厂有害?半岛居民会不会也反对?

为什么当初由首相亲口公布从巴昆输电到半岛的海底电缆计划,突然宣布取消?

电费部长说,联邦政府同意把巴昆水坝卖给砂拉越政府。

国家超支工程计划数不完;当年原本预定成本24亿元的巴昆水坝,据说目前成本已经高达73亿,最终可能高达80亿元。

原本是联邦计划,现在却要将水坝卖给砂拉越政府,连电缆计划也取消。

但,砂拉越地广人稀,哪里需要用到那么多电?

而且,砂拉越还有另一个Murun水坝,预计将在2013年竣工。

如此一来,砂拉越岂不电供过剩?

不如就将电力输来本州,那也不用再煤电厂课题上争执不休了。

但,砂拉越政府向联邦收购巴昆水坝,被视为是个bail out。

砂拉越政府为何愿意bail out联邦?

背后的故事,则不是你我所知道的。

Monday, September 27, 2010

加拉布奈赌场 蓄意操纵股价的手段?


经济转型计划(ETP)有说将在加拉布奈建赌场吗?

本来就没有,ETP只说要在加拉布奈建综合度假村;是听者有心,想象力丰富。

更没有说挂牌公司加拉布奈将获得有关赌场计划。

是投资者自作多情,听到加拉布奈,就以为是上市的加拉布奈。

上周我就说了,投资者误把冯京当马谅,以为此加拉布奈是彼加拉布奈。

结果导致上市的加拉布奈猛涨数日,从平时的5.5分涨至上周五以18分,涨幅3.3X。

在答复交易所的询问时,加拉布奈证实没有向政府建议或与第三者洽谈在沙巴建赌场。

引来周一开市,加拉布奈股价狂泻,那也毫不令人惊奇。

目前最低作价是11分,跌幅近四成。

那些不明就理而盲目跟风的散户们,恐怕欲哭无泪。

《每日快报》标题“Karambunai shares soar on false report”,其实是错怪好人,错怪《大马局内人》。

《大马局内人》是第一家作出上述报导的新闻网站。

沙巴国阵秘书Abdul Rahman Dahlan指《大马局内人》的报导,是蓄意操纵股价的一个手段。

但是,如果有细读局内人的报导,里边说的是,ETP计划在加拉布奈建立一个综合度假村,并未说那是挂牌公司加拉布奈的度假村。

它甚至指出,真要建一座赌场度假村的话,国际集团如金沙成功的机会将比云顶大,丝毫未提挂牌的加拉布奈。

报导也强调ETP并没有提到建赌场,它只是以“新加坡的金沙賭場、菲律賓的名勝世界和越南的占湖海濱賭場為藍本”。

当然,如果你要强加罪名,你可以说局内人虽没明说,但它有暗示。

那么如果综合度假村最后真的建起来的话,里边到底会不会附加一家赌场呢?

阿都拉曼说:如果接到有关赌场执照的申请的话,政府不会即刻拒绝。

哈!听他的口气,原来他并不是反对建赌场,他只是不满局内人的报导,造成加拉布奈股价猛涨。

他一定没有细读局内人的报导就先入为主了。

挂牌的加拉布奈证实未向政府申请也未与第三者洽谈建赌场一事,诡异的是,其酒店总经理却获邀加入成为首相署表現與傳遞單位(PEMANDU)国家关键经济领域(NKEA)旅游实验室的成员之一。

难道,空穴来风必有其因?

http://www.dailyexpress.com.my/news.cfm?NewsID=74811

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妈祖政治


也是一桩种族宗教课题。

上周,在黄维崇君的《自在走廊》看到被遗弃在古达的妈祖神像。

片片的花岗石,无言的躺在空地上,任风吹雨打、日晒雨淋,给人无限感慨。

黄君说,妈祖神像从中国湄州漂洋过海来到沙巴古达。

如果没事的话,神像早该竖立起来了。

只因为两个人的不合,导致妈祖神像半途停工,甚至闹上法庭去。

几时复工?恐怕遥遥无期。

http://wongvuichung.blogspot.com/2010/09/blog-post.html

唯恐事情不够复杂,沙闽海联会去年也申请建妈祖神像,地点不偏不倚也在古达,州政府也很配合地给予批准。

不久前,海联会成员在主席林猷仟的带领下到中国湄州访问。

根据报导,“中国湄州妈祖祖庙董事会对古达兴建妈祖神像一事赞赏和感谢本州首席部长心怀开明和目光远见。”

这段新闻,引来进步党古达联委会主席黄一鸣和自民党妇女组主任林丽云指说具有误导性,及有人眛着良心说话。

黄一鸣责问道:难道湄州妈祖祖庙董事同人对原本的妈祖神像被荒废在原址一事毫不知情?

林丽云指出,湄州妈祖祖庙董事并不知道第一尊妈祖神像因为首长的私人恩怨还躺在地上被风吹雨打。

她说他们没有向湄州妈祖祖庙同人说出真相,“如果你们将真相说出,相信你们会被当地人唾弃及嘲笑,嘲笑你们的无知、鄙视你们的私心,怀疑你们要兴建第二尊妈祖神像的用意,更怨恨沙巴州华裔不团结任由中国人所敬重所膜拜的妈祖常年卧倒在地上!”

林丽云也问道,海联会根本无法承担庞大的建筑费而需要州政府支持,州政府为何放弃一尊不需要政府资助的神像,却要动用人民的纳税钱去兴建另一尊神像?

如我之前说过的,妈祖事件,一开始就被政治化了。

海联会偏偏要插一脚进去,实在是不智之举。

若知道海联会主席林猷仟是于墨斋政治秘书,那也不难理解为甚么。

去年,于墨斋代表首长宣布在古达建第二个妈祖像时,他在这件事上所扮演的角色,已昭然若揭。

针对黄一鸣和林丽云的指控,至今未见海联会或其主席作出回应。

湄州妈祖祖庙董事成员有没有对州首长大事赞扬,就算有,那也只是客套话。

倒有兴趣知道的是,他们知道本州妈祖神像闹双胞的事吗?还是他们也如州民当初以为的那样,是同一尊神像?

神像若有灵,知道本州华人百姓为了她而闹分裂,心里不知怎么想?

真是妈祖的信徒的话,却利用妈祖神像来搞事,会对得起妈祖吗?

Saturday, September 25, 2010

不是种族就是宗教


老实说,最近真的有点累了,不想再写这些题材了。

看回头,发现自己写的,都离不开与种族宗教有关的课题。

不是因为我种族宗教主义,而是每天打开报纸或上网,读到的都是与这两项课题有关的新闻。

连经济,都要顾到30%。

连政治,更要与种族扯上关系。

现有的情况,离纳吉的“一个大马”理想真是太远太远了!

到最后,“一个大马”只能沦为一个空谈,一个口号而已。

讲到那两位校长,一时说已经调职,一时说还留在原校,但最出人意表的,恐怕还是兼任教育部长的副首相的惊人之言。

他说,有关校长的等级太高,教育部无法对他们采取行动。

这样的笑话讲出去,岂不贻笑大方?

校长的等级再高,会高过一名部长吗?再高,会高过一国之副首相吗?

尊贵的副首相频频失言,这次最令人笑话。

若真如此,这两位校长,就是前首相阿都拉所说的,是典型的小拿破仑。

或也难怪,连前首相都畏惧这些小拿破仑,所以现任副首相也对付不了他们。

再来是MCA车牌风波,看了这几天的新闻,大约有了个概念。

那便是,在翁诗杰脚伤请假期间,他的高级机要秘书发出了指示,冻结MCA车牌以保留给马华党员,但翁诗杰回来后已经作出否决。
本来很容易解决的事情,但在“政治化”后,变得很“复杂”。

我不知这是否也与小拿破仑有关,但,马华几时才要停止这些无谓的内耗呢?

不能安内,如何攘外?

当下最典型的种族主义份子,不断炒作种族课题的敦马,日前又作惊人言论,说马来人如果在下届大选投民联的话,就等于让华人做首相。

然后他又以槟城雪州霹雳等民联州做例子。

心想,国阵时代,槟城首长不已经是华人了吗?

敦马强词夺理,说以马来人做大臣的民联州,却出卖马来人的利益,如之前的霹雳。

尼查不甘示弱,说民联如果入主布城,失去权力的只会是巫统,不是马来人。

是的,尼查说出了敦马真正的恐惧,那便是害怕巫统在下届大选失利,所以他不断煽动种族情绪。

但,人民会相信他吗?

Friday, September 24, 2010

到吉兰丹打造第二个杜拜


这是一则匪夷所思的新闻。

报导说:一家叫I'DA World Group(益达)的地产公司捐了40亿元给回教党,以在吉兰丹的Tumpat取得一个叫Super Mega Seri Tujuh(超级巨型斯里七号)的发展计划,总值3137.1亿元。

甚麽计划这样巴闭,总值高达3137.1亿元,由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发展公司来承建?

而且是3137.1亿元的天文数字喔!

对比之下,依德利斯的全国性经济转型计划总值1.38兆元,或13800亿元。

这家叫益达的公司却富可敌国,认为吉兰丹有无限商机,愿意投3137.1亿元进去,有没有办法回本呢?

3137.1亿元,是经济转型计划的23%或接近1/4,太天方夜谭了吧!

而且对方还捐40亿元给回教党。

这40亿元,相信是有史以来最大笔的政治捐款了!

老实说,我对这则投资新闻的可行性打死都不相信。

《前锋报》当然不放过并大肆炒作,引来土权和男女巫青团喧嚷说要调查。

但看计划的名称:又超级又巨型又7号,就觉得滑稽又儿戏。

回教党领袖们包括丹州大臣聂阿兹在内,却说对整件事情毫不知情。

有可能吗?

显然有一方说了谎。

当然整件事情疑点甚多。

1。为什么会看中吉兰丹?

2。40亿元,说是先给吉兰丹发展附近土地,但只是一张模拟支票。

我宁可相信沙拉胡丁说的,这则新闻是“恶意宣传”,“企图摧毁回教党的声誉”。

聂阿兹一气之下,说把益达列入黑名单。

益达也不甘示弱,说既然如此,就把3137.1亿的超级巨型计划取消了,说公司将到别州如霹雳、玻璃市、吉打、登加楼、彭亨、森美兰和槟城去投资。

大马公司委员会也进行调查有关公司。

我上网去查公司资料,它是在2007年成立,缴足资本100万,尚无业绩。

超级巨型计划犹如杜拜的摩天建筑物那样,叫人叹为观止。

先不说公司是否有那样庞大的资金,公司也许想打造一个犹如杜拜那样的富人天堂,但,吉兰丹是上选吗?那是让人质疑的。

Thursday, September 23, 2010

依德利斯紙上談兵


納吉的許多計劃,總是給人紙上談兵的感覺。

先從「一個大馬」說起吧,給人的感覺它就只能是一個口號。

支持這個口號者,黨內似乎只有凱里和納茲里兩人,其他人便是來自敵對陣線。

連當初指名要納吉替代阿都拉的敦馬都要與他唱反調,不久前更公開支持土權,自認是種族主義者。

然后是兩個振興經濟配套,接着是新經濟模式,讀起來就好像學府論文,都是理想居多,能不能實行或行不行得通,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正所謂香港人說的,“有姿勢、無實際”。

然后就成立了表現與傳遞單位(PEMANDU),委依德利斯為CEO。

PEMANDU先后推出了政府轉型計劃和津貼重組計劃,只記得依德利斯說,人民若不接受減少或取消津貼,國家將在2019年前破產。

如此聳人聽聞,人民卻不當一回事。

因為事實是,政府的貪腐濫權,造成國家流失了更多的財富。

依德利斯只要求人民接受減少和取消津貼,對政府的貪腐濫權揮霍無度只字未提。

依德利斯不斷推出他的理想計劃,前日推出的是經濟轉型計劃(ETP)。

同樣的,洋洋灑灑尋求在12大關鍵經濟領域轉型,其可行性,卻是讓人質疑的。

原本預測國家將在2019年破產的依德利斯,現在卻要在2020年把國家轉型為高收入國,把國人的年均收入加倍,從現有的6,700美元漲至15,000美元。

在今后的10年內?不是說不可能,但我覺得會很難。

此外,整個ETP是假設92%來自私人投資,只有8%來自政府。

這為期10年的轉型計劃的總投資額高達4440億美元(不懂為什么要用美元來算),兌成馬幣便是1.38兆。

一兆有多少?便是前面一個一后面12個0。

或說一兆等于100萬個100萬,大家會不會比較有概念?

那1.38兆的92%等于多少?便是1.27兆,全數寫出來就是1,270,000,000,000元。

10年的總投資額4440億美元,平均每年就是444億美元,或馬幣1380億。

這些數字會過大了嗎?根據《路透社》透露,過去10年來,私人界總共只投資了535億美元,占國民總產值的10%而已。

而ETP的投資額平均每年就要達到408億美元,這是否太過樂觀了呢?

不過,ETP對私人界的定義倒也很有趣,因為它把官聯公司也當成“私人界”。

在上述的92%中,官聯公司占了32%或1440億美元,2660億美元才是來自包括外資的私人界。

難怪亞航CEO東尼呼吁政府不應插手商業領域。

私人界還需認同ETP,才會愿意投入各相關的轉型領域,這又是由誰去監督呢?

Wednesday, September 22, 2010

沙巴經濟轉型建賭場?


政府將在加拉布奈建賭場?

首相署部長依德利斯的表現與傳遞單位(PEMANDU)在昨天的開放日推動經濟轉型計劃(Economic Transformation Plan,簡稱ETP),其中提到,將在本州的加拉布奈建立一個綜合度假村(Integrated Resort)。

雖然計劃解說并沒有提到建賭場,卻以新加坡的金沙賭場、菲律賓的名勝世界和越南的占湖海濱賭場為藍本,這些都是知名的賭場度假村。

據說,有關計劃占地500英畝,名稱就叫加拉布奈綜合度假村。

這便是本州經濟轉型計劃的大方向?

有趣的是,雖然有關計劃與上市的同名加拉布奈無關,上述計劃卻引起了投資者對加拉布奈股的購興。

最后投資者會發現,他們誤把馮京當馬涼。

當然,如果上市的加拉布奈成功標得有關工程,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要在本州建賭場,早就在一些政客的議程里。

幾個月前,不是有本州國會議員提出要在昆達山建賭場嗎?

聯邦旅游部長黃燕燕表示不反對。

本州環境部長馬西迪說:神山的生態旅遊景點已經夠豐富了,不需要賭場來吸引游客。

言猶在耳,建賭場的概念,原來已經移到了山下,而且就近在眼前的加拉布奈。

不覺得很矛盾嗎?也是在幾個月前,政府才反對將賭球合法化,如今卻選中在本州建賭場?

如果賭球不能合法化,為何又能允許把賭場當成經濟轉型計劃之一?

何者對社會所帶來的影響更大?

是否要像新加坡那樣,只讓外國游客進場,本地公民須付入門票?

不在神山建賭場,若是因為生態旅游景點已經夠豐富,那加拉布奈的海濱,還須賭場來促進旅游嗎?

除了建賭場,本州就沒有更好的商機了嗎?

本州是否真的需要一個賭場來吸引游客嗎?

本州的天然景色,還不足以吸引游客前來嗎?

這個經濟轉型計劃,是否欲把本州轉型成一個賭城,從此以賭博馳名?

天,我們怎能與新加坡、菲律賓和越南來相提并論?

我們的州領袖們對這個賭場計劃是否知情?

今天的報紙,州領袖們還在高談沙巴走廊計劃。

說真的,這個阿都拉的大選前計劃,我還真懷疑它是否存在?

納吉已經在談新經濟模式,如今是這個經濟轉型計劃;這些都只是政治口號,能不能成型,還須看個人的政治意愿吧!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casino-option-on-table-for-sabah-under-najibs-etp/

Tuesday, September 21, 2010

我們仨人:首相、納茲里和凱里


Awang Selamat相當知名,但,没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

首相署的納茲里也沒見過他的真面目。

據說,他是個虛擬人物,是《前锋报》编辑在報紙專欄里所共用的一個筆名。

雖不知他是誰,昨天,納茲里寫了一封公開信給他,叫他與其多管政治的閑事,不如多專注在如何提高報紙的銷售量。

納茲里會寫信給Awang Selamat,是因為后者批評前者沒有維護政府政策,不敢面對反對黨的攻擊,相反地,土權主席依布拉欣卻大力捍衛巫統。

而后者會對納茲里指名道姓,是因為納茲里指責《前鋒報》力挺土權和敦馬,是在破壞首相“一個大馬”的概念。

納茲里在信末提到:「是的,我是以馬來西亞人居先,馬來人居次」,并問Awang Selamat,那有甚麼問題嗎?

And yes I am a Malaysian first and Malay next. Does any bigot have a problem with that?

對此,林吉祥昨天就恭賀納茲里,說他是「內閣里先以大馬人自居的第一人」。

今天,也看到國陣華裔領袖紛紛贊揚納茲里,說他體現了“一個大馬”的精神。

我心想,如果華裔領袖也作出同樣的配合,公告天下說自己「也以馬來西亞人居先,華人居次」,那就更加叫好。

如果有注意到,巫統里真正公開支持首相的「一個大馬」概念的,似乎只有納茲里和凱里兩人。

副首相立場曖昧,他之前表明以「馬來人居先、大馬人居次」,似乎不與首相唱同調。

而納茲里和凱里,恰巧皆與敦馬「不和」,皆被敦馬公開指責過。

敦馬公開支持土權,而《前鋒報》則報導敦馬和土權的看法。

所以納茲里才提醒Awang Selamat,你的主人是巫統不是土權也不是敦馬。

的確,《前鋒報》膽敢如此公開力挺土權和敦馬,豈不等同反對納吉的「一個大馬」?

但,心里也有一個疑問,如果納茲里不是因為與敦馬「不和」,納茲里和Awang Selamat還會這樣公開互相指責嗎?

同樣的,凱里力挺首相的「一個大馬」和批評土權,依布拉欣也不甘示弱反擊凱里,是因為有敦馬做土權的后臺嗎?

也讓我禁不住感到疑惑,如納茲里所講的,Awang Selamat是不是想敦馬重作馮婦,取代納吉做首相?

對,《前鋒報》目前所持的立場,的確很不尋常。

首相、納茲里和凱里三人,會不會感到不勝寒?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nazris-open-letter-to-awang-selamat/

最大的輸家


今天找遍了所有的財經版,都沒有提到KFC-WB不尋常的走勢。

《東方網》只提到它的漲勢驚人,但沒有解釋為什么會那樣。

今天,KFC-WB漲勢繼續,一開就從1.60元跳漲,一度飚至1.94最高,差2分就是早市的漲停板價格1.96。

至今未見交易所指正,難道是我的理解力有問題?

但,以在8月30日登場的友尼森W為例,我深信我的理解沒有問題。

友尼森W的發售價10分,首日上市漲停板是發售價的4倍,50分。

而KFC-WB因是免費附送,故漲停板價格只能是30分;但KFC-WB甫登場即狂飚至1.2元,怎么交易所以及投資專家們都沒發現這個錯誤?

這是第一錯。

新股在首日登場當天只能漲停板一次,交易所在午盤時錯讓友尼森W再漲停板至80分,但在發現錯誤後趕快暫停交易。

就算1.5元是KFC-WB的漲停板價格吧,既然已經在早市時“漲停板”,理應不能在午盤時再漲;但,KFC-WB在午盤時卻詭異地再漲,卻也只是區區的一分錢,至1.51元。

這是第二錯。

我覺得,交易所有責任向投資者厘清上述的混淆,何以友尼森和KFC的漲停板方程式前后不一。

其實,明眼人可以看出,KFC-WB的價格已經被人為過分炒高了。

為何這樣講?

其WB的轉換價是3元,但,KFC母股目前是3.24元,也就是說,其WB的合理價格應該只是24分而已,根本不值得目前的市價1.85元。

也就是說,WB已經被炒高1.61元了!

一個理智的投資者,是不會拿1.85元去買KFC的憑單然后再加3元,總共花4.85元去換母股的,因為直接從市場買母股,只需3.24元啊!

明知不邏輯,但為什么還是有很多投資者一頭裁進去,以昂貴的價錢去買其憑單?

當然這又是另一場炒作游戲,最后出場者,就是最大的輸家!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LBZ/2kuG0Pwo12r60cwt087997sV2lOE1CAP

Monday, September 20, 2010

交易所不二过?


交易所又摆乌龙?

上个月尾,交易所误把首日上市的友尼森W的涨停板价格在一天内涨了两次。

原本新股上市,首日的整日涨停板价格是发售价的5X。

友尼森W的认购价10分,当天的涨停板价格理应只是10X5=50分。

但友尼森的凭单在午市开盘时,竟然再涨30分至80分。

等交易所发现错误而暂停友尼森交易时,已经有900万股成交。

问题是,交易所无需为本身的错误负责和作出赔偿,那些成交者盈亏自负,只好自叹倒霉。

两周前,KFC进行拆股(share split)和派送红股。

方式是将原先每股面值一元股票一分为二,减至面值50分,然后再派红股一送一。

之后,每25股又送一股免费凭单。

今天,是KFC-WB首日上市。

由于没有参考价,免费凭单首日上市的涨停板价格是30分。

也就是说,KFC凭单的首日上市价最高只可涨到30分。

但,KFC-WB今天的早市涨停板竟然高达1.50元!

更不可思议的是,午盘竟然又涨一分,下午的涨停板价格是1.51元!

我怀疑是交易所的交易系统又出问题了!

交易所会不会误把KFC凭单的面值当成30分,所以将首日的涨停板价格订为1.50元(30X5)?

就算是如此,为何下午又无端端高出一分来?

可以说,交易所今次一连摆了两次乌龙,便是将早盘的涨停板价格订在1.50(理应是30分),然后又将午盘的涨停板价格提高一分至1.51元。

至截稿为止,交易所似未发现有关错误,因有关凭单仍在零星交易中。

还是我的理解错误?

有人能够为我解惑吗?

顺带一提,KFC自两周前拆股派股後,价量飚升,成了市场宠儿。

前阵子炒作立港的伊萨,便是KFC的前股东之一。

立港已被停牌,若在限定的期限内无法重组的话,就唯有等着除牌的份儿。

当时,证监会成功申请庭令,阻止伊萨动用售股所获的1020万元收入。

后来进展如何?媒体没有跟进报导。

反而报导有关事件的媒体记者,却被证监会问话。

Friday, September 17, 2010

沙巴贫穷率从24.2%降至0%?


首长慕沙说:916的大马日庆典晚上将有惊喜。

至于是甚麽惊喜?今早的媒体报导都没有提到。

只读到纳吉再次强调:沙巴仍是国阵最强的定期存款。

觉得这样来形容沙巴在国阵的地位,似乎很不恰当。

把沙巴当作定期存款,存款提空後,户口里还剩下甚麽?

今年的916是半岛首次与东马人民同庆的公共假日。

首相说:831是独立日,916是大马日,没甚麽好争执的。

李霖泰说:其实大马日应被称为团结日。

团结日?其实很多年前,916就被称过为团结日了。

当年也是这样,为了俯顺(东马)民意,联邦也曾把916订为团结日,但不是公共假期。

凑巧的是,当时是由团结党执政沙巴。

如果没有记错,当团结党后来脱离了国阵,团结日也不了了之。

其实,916被订为大马日,应该归功予民联。

若非民联州率先庆祝916为大马日,首相也不会在去年将916订为大马日,而且是全国性的公共假期。

在这之前,虽然916在沙巴原本就是公共假期,但纪念的并不是沙巴与砂拉越和半岛成立大马的日子,反而是庆祝州元首华诞的日子。

而随着916正式订为全国大马日,州政府已另选日子以庆祝州元首华诞。

不得不提一提首长的大马日献词。

他说,大马成立47年以来,本州社会政经获得巨大的成就。

他说的成就是甚麽?

不外是:「我们拥有达国际水平的亚庇国际机场迎来游客、一座货柜码头、衔接各地人民的道路及水电供需要、更佳的卫生设备,几乎每个县都有医院或诊疗所。」

47年了,本州所得到的发展就仅有这些吗?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设施,有是有了,但有没有达到人民的要求呢?

举个例子吧,水电和道路的情况如何呢?这里已经无需赘述了。

首长所举的例子,真是最坏的例子。

但,除此之外,还有甚麽值得骄傲的呢?

本州的贫穷率,百林说,要在今年年底达致0度贫穷率。

但,刚看到独立新闻在线报导,来自第10大马计划的资料显示,沙巴贫穷率每下愈况,从04年的19.7%涨至09年的24.2%。

以前还说在吉兰丹或登加楼之上,如今已沦落为贫穷率排第一的一州。

还说要在今年底取得0%贫穷率?

还说要在未来5年成为全国最富裕的一州?

恐怕比登天还难!

关于这点,首长要如何作出解释呢?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4894.html

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10

当时不我与,识时务者为俊杰


一直有个疑惑。

假如当年没有发生安华鸡奸案,当敦马退下後,是不是由安华升正?

如果那样,大马历史就要完全重写了!

“RAHMAN”字母传奇的“A”字母,原该是安华不是阿都拉。

那就不会有烈火莫熄,不会有公正党,不会发生308大海啸,当然也不会有民联。

那安华还是不是现在的安华?

当然每样事情的发生都没有所谓的假如,它要发生就发生了。

因为没有时光机,你不可能回到过去,把已经发生的事实扭转过来。

是的,中文造字是多么的奇妙,「过去」的必然已经「过去」,你如何把「过去」带回「过来」?

如果首相是安华,那安华理应还在国阵的巫统里,那他还会不会像现在为正义而奋斗,还是一丘之貉,与现在的巫统政客们没有两样?

现在的他,乃时势所逼?

是的,一个人是被时势所改变,还是他改变了时势?

当时势改变,你还是你吗?

或者应该这样问,当你改变立场,之前和之后,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就说回敦马本身。

其实,敦马一直是个“唯我独尊”的种族主义者,只是在他当22年的首相期间,他把他的种族主义思想收了起来。

如今他不再是首相,他又恢复了他的种族主义思想。

可以说,敦马并没有改变,他只是还他的真面目,便是当年写《马来人的困境》的马哈迪。

还有一位凯里。

这位敦马视为眼中钉的四楼女婿,曾经发愿要在40岁前当最年轻的大马首相的凯里,有没有发现,他现在的言论与行为已经收敛了很多?

记得当年美国国务卿莱斯来访时,凯里率领一班激进分子硬要冲进去见莱斯的事件吗?

只不过短短几年,他忽然变得好像温和很多了!

是的,当时不我与,唯识时务者为俊杰。

那当年的他,对比现在的他,哪个才是真我呢?

相信只有凯里本身才能答这个问题。

Tuesday, September 14, 2010

他走得一点都不漂亮


人家是临别秋波,刚卸任的警察总长却临别大发牢骚。

他说警方受到了内政部的干预。

在内长对外公布慕沙哈山不获续约後,他一连三天向媒体宣泄他对内政部的不满。

他指他不知道不获续约,直至被通知与内长一同出席记者会。

言下之意,他似乎以为会获得留任。

已经59岁,还动过手术的慕沙,若是别人,相信宁可选择退休,安享晚年。

为什么慕沙还那么眷恋他的权位?还认为理所当然?

我胸无大志,慕沙当然不会像我那样想。

我读到报导,说慕沙是我国第8任警察总长。

相信那是从马来亚独立时算起。

漫长的53年,我国只经历过8任警察总长?

平均起来,每7年才换一任。

慕沙是在2006年受委的,他只做了4年,也就是说,在他之前,有人做了10年或更久。

我觉得,不管是立法、执法或司法,像这些位高权重的位子,都不宜做太久。

不是有句名言吗:权力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

偏偏我国很多位高权重的职位,很多一坐上去就不想下台。

敦马是个例子。

除了敦马,砂拉越的泰益、国大党的三美,现在还牢牢的坐在其位。

为了甚麽原因,相信只有他们本身最明白。

根据本土的例子,以前拙文里也提过,一般的执政者,大多是在头五年做得很好,然后在第6年,腐败的征象就开始显露出来,不是开始变得狂妄自大,便是开始漠视民意........。

所以,美国的总统制度是好的,最多给你两届,总统就必须换人。

有些人以为只有他最行,以为他是不能够被替换的。

说回慕沙。

觉得他这样临走大发脾气,甚至说出“不要把警察当动物”的话出来,走得一点都不漂亮。

不管你做得好不好,人家以后不会记得,但会记得你是在不甘愿的情形下离开。

其实,慕沙根本无需那样“大发雷霆”,因为要不要续约,原本就是内政部的权力,何况之前他的任期已被延长了两次,总不成一直延长下去吧!

慕沙直指内政部里有人越俎代庖,冒内长的名字向警察人员作出指示。

对此,希山没有作出回应。

反而让人觉得,慕沙像是在指桑骂槐。

不过,这也不是慕沙第一次作出这样的指责。

上一回,慕沙也曾作出同样的指责,

当《中国报》作出独家报导,说他呈辞,并获得首相和内长接纳,将在3月25日正式离职。

我相信该独家有多少的真实性在内,连日期都订下来了!否则,《中国报》哪敢乱报?

对此报导,慕沙相当愤怒,内长也作出否认,后来导致《中国报》停刊两周还是编辑停职两周甚麽的。

慕沙当时就作出指责,说有第三势力介入,影响警队操作,并要他提早离职。

内长当时就已作出否认,事情也跟着不了了之。

没想到在离职前夕,慕沙再次作出同样的指责。

但,人都要走了,谁还理你说甚麽?

Wednesday, September 8, 2010

谁说三轮车不能飞?


这世上真的是有很多无聊的人喜欢做无聊的事情。

TV3的开斋节广告,因被指“非回教”而被撤下,TV3的CEO也向公众道歉。

事情本就应告一段落,但,一个叫彭亨仔之声(Suara Anak Pahang)的组织,昨天向警方报案,指有关广告侮辱了回教徒。

好奇之下,曾上You Tube去看有关广告,只觉得它很温馨。

可能我缺乏同理心,看不出它会如何冒犯了回教徒朋友们。

我把TV3的开斋节广告放上了面子书。

一位回教徒朋友Fadhil看了留言说,他明白广告为什么被拿下,甘邦老人,坐着会飞的三轮车........?

我答复说:那不是很有创意吗?

至今我还没有看到Fadhil给我的答复。

当然住在一个多元种族多元文化的国度里,大家都要互相尊重各自的异同。

但,那则广告真的有问题吗?

我想,问题其实只在个人的心中吧!你觉得它有问题,那它就有问题咯!

看到有关影片时,我脑里就想到,那是不是纳吉的主意?

因为,影片要突出的,不就是一个大马的理念吗?

谁说三轮车不能飞?

因为三轮车飞起来像圣诞老人的鹿橇,让老哈芝看上去像圣诞老人?

会飞的三轮车,也被视为是“怪力乱神”,是多神论者的作为。

但,《神灯》故事里的阿拉丁,不也有一张会飞的魔毯吗?

电视时常播映的马来片,里边讲的也是装神弄鬼和特异功能,为什么又没有禁播呢?

然后,又说影片里盛开的花朵长得像莲花........。

莲花也不回教,因为莲花代表佛教.......。

使我想起,近年来开斋节派“青包”,这在以前是前所未闻的。

派青包,原本也不是回教或马来人的文化,大家都知道,那是从华人的红包演变过去的。

烟花爆竹,也不是回教或马来人文化。

再让我想起,14年前的GongXi Raya,华巫裔同庆佳节,引为美谈。

根据推算,下一次的GongXi Raya,应该是在2028年。

那时候,有心人会不会又说,华巫裔不可一起过年,因为那是不回教(unIslamic)的?

呜呼,如此多的禁忌、如此多的敏感,让人民裹足不前,无法进步。

让我想起过去,每当开斋节或华人过年,必有许多很有意思内容让人省思的贺年短片。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那些影片,大都是雅斯敏作的。

雅斯敏已经不在人间,今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看到那样的影片了!

Tuesday, September 7, 2010

敦马:让一些人先富起来


上周,读到一则有关Realmild股权纠纷的报导。

案情错综复杂,读来一头雾水。

Realmild这个名字非常熟悉,报导说它是马资源(MRCB)的大股东。

这才想起,很多年前看过这个名字,那时是安华面对首个鸡奸案的日子。

当时有报导说,安华通过其代理(nominees)拥有几家上市公司,除了马资源,还有TV3和新海峡等。

但在上述Realmild的诉讼案,该名前董事Abdul Rahman Maidin透露,公司股份,其实属巫统所有。

随着上述发展,安华也连忙发布文告表示真相大白。

显然,当年安华在大力抨击党里的朋党乱象时,有人反指安华也是朋党的受益者。

其实,有不少所谓的土著股权,众所周知,皆属巫统所有。

所以才有所谓的巫统股。

每当传出大选,所谓的政治概念股或巫统股必此起彼落,炒得不亦乐乎。

但,就如《独立新闻在线》作者梁志华说的,在这些政商挂钩的安排下,政党代理与企业家的角色已经混淆。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4775.html

就如我以前曾经提到,一位在超牛市期间炒股票发达的青年,商会为了巴结他,在报上以「商业翘楚」贺他。

厉害炒股票,并不代表厉害做生意。

果然,这位炒股暴富的年轻人,开始志得意满,进军各商业领域,但,几年後,每样生意都做得一败涂地,最后销声匿迹。

当年,为了提高马来人的经济水准,敦马效仿邓小平的“先让小部分人富起来”的策略,希望这小部分人富起来後,能够带起其他更多的人致富。

这样的概念固然有它的意义和优点,但方式容易被滥用。

在敦马时代,的确有许多马来企业家崛起,几乎在各领域都有所谓的翘楚。

至于马来人的经济水准,是否因此普遍获得提升,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虽然他自己抨击一般的马来人不肯放弃拐杖,敦马现在却成了NEP的最大拥护者,他的理由是,土著还未达致30%股权的目标。

为什么30%股权的目标不能达到?相信敦马本身最清楚。

如果你一直变卖你取得的股份,你又如何能够保持你手中的30%呢?

而那些所谓新崛起的马来企业家,经济风暴一来,几乎个个都打回原形。

所谓成功的企业家,原来都是虚有其表。

如Realmild的Abdul Rahman Maidin透露,他只是被找来做巫统的代理。

还有红极一时的Tajuddin Ramli,大家还记得吧,当年敦马利用国库,以高过市价向达祖丁买回马航股份,引起市场议论纷纷。

但,达祖丁说,有关股份,他只是代理而已。

还有哈林。玲珑的重组又重组,都不知多少次。

还有槟城造船工业(PSCI)。公司无法如期交出政府订造的船只,政府不追究,还一笔勾销所欠的利息。

这些都是NEP的宠儿,却都经不起经济突变的打击,你能说NEP造就了他们吗?

除了NEP,政府还会随手打救。

你说,这样“好”的NEP,那些从中受益的一小部分人,又怎舍得放弃呢!

Monday, September 6, 2010

刘伟强:首相決定州華裔副首長人選


對這樣的邏輯我有一點不理解。

自民黨主席劉偉強說:彭恩榮退黨,副首長職,由首相決定。

副首長職位,是州政府的事,理應由首長來決定,為什么會由首相決定?

劉偉強會那樣說,因為慕沙首長表示不接受彭恩荣辞去副首长和部长职。

也就是說,雖然彭恩榮退黨,但他還是本州副首長兼體育部長。

他至今還未宣布他加入哪個國陣成員黨,所以他現在是個獨立無黨無派的副首長。

為了保留官位,他必須加入一個國陣成員黨。

但是,國陣成員黨之一的團結黨主席百林先聲奪人,說只有來自本土政黨的華裔代表才可出任保留給華裔的副首長職。

那樣的話,除非彭恩榮加入團結黨,否則,目前具有資格出任該副首長職位的,只有團結黨的于墨齋或自民黨的張志剛。

所以,自民黨主席劉偉強表示支持百林的言論,說本土政黨的華裔代表才可出任,那也不出奇。

但接着他又自相矛盾,說讓首相納吉來決定該副首長職。

那是甚麼邏輯,華裔副首長職必須由本土政黨代表出任,但他又讓首相來決定副首長職?

不是強調“本土化”,由沙巴人決定沙巴前途嗎?為什么又讓來自半島的首相來決定本州副首長的職位?

萬一首相選出來的人選不是來自本土政黨,而是半島東渡過來的政黨,劉偉強會反對嗎?

那時劉偉強不是自打嘴巴,很難下臺?

副首長人選,是否必須來自本土政黨,我認為那不是重點。

借用鄧小平的名言:不管白貓黑貓,會捉老鼠的就是好貓。

我想點出來的是,劉偉強上述自相矛盾的論點。

Sunday, September 5, 2010

首长必须由本土成员党YB出任?


林吉祥说得对,一名曾经发表激烈种族主义言论如凯里者,没有权力要当局对付黄明志。

不过,如果这样,很多政客根本也没有资格要求黄明志被对付,因为他们也发表过比凯里更激烈的种族言论。

再说,要对付黄明志,是因为他煽动了种族情绪吗?警方是从这个角度去调查。

有些报导却说,他是因为用了粗俗无礼以及猥亵的手势。

但那与煽动或种族主义是两回事,没有必要把两者混淆。

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是他的个人修养问题。

说到粗口,依布拉欣之前接受外国媒体访问时,连骂三声shit!,不止为自己丢架,也有辱国家,当局又是否应该向他提出警告?

觉得很可悲,至今,国家还是在种族宗教课题上兜兜转而跳脱不出来。

连本州亦不例外。

你说在过去,本州没有种族或宗教问题吗?

事实并不那样,可能只是没有半岛那样明显。

在马士达华的朝代,记得电台华语嘉达山语节目被完全取消、戏院不准放映华语片、华人被逼改信回教的黑暗时期吗?

马士达华想自封苏丹,建立沙巴王朝,人民党在联邦协助下成立,终把马士达华“王朝”推翻。

人民党后来又被团结党推翻。

为了显示其多元种族性,百林委任了三名副首长,分别代表州内的回教徒、非回教徒和华裔。

如果没错,这个“传统”,是自团结党而承袭至今。

上周,来自自民党的彭恩荣辞去副首长和部长职,慕沙表示不接受他的辞职。

最大的可能,他可能跳槽去另一个国阵成员党而续任。

对此,百林说:代表华裔的副首长职位必须由本土国阵成员党代表出任。

如果彭恩荣跳去民政或马华,那百林就会抗议,他欢迎彭恩荣加入团结党,那团结党就增加了一个州议席,那也无不可。

百林代表非回教徒的副首长,就算慕沙同意让两位副首长都来自同一成员党,相信其他成员党一定大表抗议。

此外,为什么只有华裔副首长必须来自本土国阵成员党呢?

公平起见,首长本身,还有另两位回教徒副首长和非回教徒副首长,是否也应该来自本土政党呢?

百林可能忘了,首长和回教徒副首长,都是来自巫统,巫统是东渡过来的半岛政党,那他们是不是应该立刻把职位让给来自本土政党的回教徒YB呢?

问题是,自从巫统成功东渡过来,原本的本土回教徒政党沙统已经被解散。

相信是在联邦的建议下,现为国会议长的回教徒土著班迪卡后来亦把其正义党解散,本身加入了巫统。

可以说,已经没有一个纯回教徒的本土政党,本州回教徒除了巫统,已经别无选择,除非他们加入标明是多元种族性的其他本土政党。

所以,如果百林坚持华裔副首长必须由本土成员党代表出任(其实他也没有这个权力),那他是不是也要坚持,首长和其他副首长也一样?

Friday, September 3, 2010

彭恩荣:沙巴无党籍副首长2.0


政治如戏,好戏不断上演,让百姓百看不厌。

本州政坛有个有趣现象,便是同样的剧本,今天我演,明天你演,虽然毫无新意,百姓也从不厌倦。

彭恩荣退出自民党,根本就是前年陈树杰退出进步党的戏码重演。

不同的是,陈树杰是在进步党退出国阵後而宣布退党。

彭恩荣则是在自民党“退出国阵之前”就先退党。

不过,自民党已经表明不会退出国阵,之后发展如何就难预料。

相同的是,当年进步党是以要求首相阿都拉辞职为由,而自民党则是公开要求州首长慕沙下台。

阿都拉后来辞去首相职,进步党并未因此而返回国阵。

陈树杰退出进步党後,继续担任华裔副首长一职,成为独特的“独立”副首长,直到他加入民政党,华裔副首长职才改为彭恩荣担任。

这一次,虽然彭恩荣一并辞去青年体育部长与副首长两官职,首长却表示不接受,意即彭恩荣将继续担任原职。

但,他不可保留无党籍状态太久,否则他就会像陈树杰那样被要求辞职。

不过,相信他也不会无党籍太久,因为首相已经预先替他宣布了,他要求加入民政党。

团结党的百林也向他示好,欢迎他考虑加入团结党。

百林说:该党的立场是,代表华裔的副首长职位必须是由本土国阵成员党代表出任。

当然那只是团结党的立场,并没有明文规定,来自半岛的华基政党成员不可以出任该职。

百林的意思是,希望彭恩荣加入团结党,如果不成的话,唯有来自团结党的于墨斋可以胜任。

根据百林的说法,代表马华的邱克海就不能,因为马华是来自半岛的华裔政党。

无论如何,百林说那番话,无非是一石二鸟,若不能吸引彭恩荣入党,那至少还有一个于墨斋。

但,百林本身也是来自团结党的嘉籍副首长,慕沙有可能让两位副首长都来自同一个政党吗?

就算慕沙肯的话,相信其他成员党都会大表抗议。

慕沙还会面对一个难题,不管彭恩荣加不加入另一个政党,犹能保留官职,那陈树杰当年又何须为此辞职?

如果彭恩荣真如首相所言加入民政党,见了陈树杰,两人心头又是甚麽滋味?

Thursday, September 2, 2010

乌龙的大马交易所


交易所在2005挂牌上市,成为一家控股公司,名称也从英文KLSE(吉隆坡股票交易所)改为国文Bursa Malaysia(大马交易所)。

为了与世界水准晋级,交易所引入了许多新产品如期权期货等,同时也在交易方面提升了交易系统,提供客户诸如在线交易和低廉费用等便利。

话虽如此,交易所的专业水平未见提高,近来更有走下坡迹象。

记忆所及,交易所电脑系统发生故障,在交易时间“当机”情况,近年来发生了至少三次,客户整个session无法交易,这是在过去所未遇到过的。

乌龙交易,更是发生过几次。

至于上市公司素质的问题,更有每下愈况倾向。

单单今年为止,便有35家公司被列入了PN17。

35家,平均每个月4.38家,或每星期就有一家,而且陆续有来。

这个数目可说是相当惊人的。

这些问题公司,若无法在指定期限内重组的话,最后就得从交易所停牌除牌。

持有这些公司股票的客户,那时就血本无归。

交易所的上市公司,一度冲破1000家,但在这些年来至少百多200家公司因亏损而除牌的,目前却已跌回1000家以下,只得965家。

曾有分析员说,只有20%的大马上市公司值得投资,但看目前的情况,可能100家都不到。

以前的综指成份股多达100家,现在的综指只以30家蓝筹公司作准。

能不能这么说:有90%上市公司都没有投资价值,只有让炒家炒作的份儿?

问题是,既然大部分的公司都那么差,它们又如何取得上市的资格?

许多公司,在上市短短一年後就交出亏损成绩,这样的素质可想而知。

是不是交易所的审核程序出现了问题?

所以说,大未必好。

上市,对一些公司来说,最后又匆匆除牌,这岂不害了它们?

交易所内的人力素质,也很令人质疑。

本星期一,交易所又摆了一个大乌龙,误把首日上市的友尼森W的涨停版价格在一天内涨了两次。

如此不可原谅的错误,涉及数额高达700多万元,交易所只是取消交易了事。

友尼森W的认购价是10分,首日上市的一整天涨停版价格是10分的5X,即50分。

不知如何,当午市开盘时,友尼森W竟然再涨30分至80分。

等交易所发现错误而暂停友尼森交易时,已经有900万股成交。

交易所宣布取消这900多万股的交易,无需为本身的错误负责和作出赔偿,那些成交者盈亏自负,只好自叹倒霉。

可见交易所所摆的乌龙都是人为的。

若要投资者恢复对交易所的信心,交易所是不是先要解决内部的专业水准问题?

http://www.btimes.com.my/articles/pnnn-2/Article/

Wednesday, September 1, 2010

总会长:黄明志这次没有联络我.......


总会长最近的精彩语录多不胜收,不知Amir有没有收入他的「大马政客经典名句」里?

我怀疑蔡细历根本没有看过黄明志的「呐」短片,就说赞成政府对付黄明志。

他还说:不管政府对他采取怎么样的行动,他都会支持。

哗!简直要将黄明志置之於死地。

难怪黄明志进入警察局前,先公告天下他身体心理健康不会自杀,以防万一,又多出一个古甘或明福来。

请问马华总会长,黄明志的短片,哪个片段、哪段歌词,具有煽动性和不利国家和谐?

虽有不雅的画面,粗俗的歌词,针对的是发表种族言论的校长,如黄明志自己说的,他是反种族歧视,怎会有煽动成份在里面?

若说有,黄明志排名也要排在前锋报、依布拉欣、敦马、BTN、Ahmad Ismail和两位校长等等的末尾。

要对付,怎样轮都还轮不到黄明志!

询及三年前他在《Negarakuku》课题上协助了黄明志,为何这次却一反常态,他说:“理由很简单,因为他用了没有文化的字眼........。”

哈?Negarakuku就没有用“没有文化的字眼”吗?

总会长继续解释道:“黄明志之前只是唱Negarakuku而没有藐视任何人,当时有联络我说要道歉,这次没有跟我们联络.......。”

总会长显得语无伦次。

总会长是因为黄明志的歌带有煽动性,还是因为他的歌藐视校长?

若那就叫“藐视”的话,藐视个人严重,还是藐视国歌严重?

总会长已经本末倒置了。

最后那句最耐人寻味。

因为这次黄明志没有联络他,所以他支持对他采取行动?

莱士也煞有其事,说要对黄明志的短片和歌词重看、分析和研究後,才来采取行动。

需要如此郑重其事吗?

黄明志的短片,看了就算,听了就算,根本就不屑一顾。

要认真“重看、分析和研究”的,应该是不断发布种族宗教言论的前锋报、依布拉欣和敦马等人。

说回那位女校长。

在报纸读到自相矛盾的报导,一说已经被调职,一说还在原校。

其实,她之前也是因为发表种族歧视言论而被调到该校,如今再犯,可见她并未悔改,再调多几次的话,相信也改不了她。

这算是国家教育问题吧!

1MDB情有独中


前天才提到1MDB,今天就读到一则令人感觉特怪的新闻。

你相信吗?1MDB,用登加楼政府的石油税资金成立,却成为一个联邦投资机构的公司,竟然情有独中,在国庆日当天颁发奖学金给国内50名独中生。

有关奖学金,总数是225万元,每名独中生可获4.5万元,分三年领取,每年1.5万元,

报导说:这是建国以来,政府第一次颁发奖学金给独中生,而且完全没有任何附带条件。

报导也说,首相署是根据去年的统考成绩来遴选全国名列前50名的独中生。

咦,不可能吧!全国名列前茅50名,没有一名来自沙巴?

我心里想,与其给独中生奖学金,不如乾脆承认独中,那岂不更加深得民心?

颁发奖励金给50名独中生,最多你也仅得到50个家庭的欢心。

承认独中,你将得到所有独中生成千上万的家庭的欢心!

当然,还有两个疑点必须厘清。

第一,奖学金信件由首相签名;如果这个idea来自政府,为什么不是由JPA等政府部门来颁,却通过1MDB一家GLC来发放?

第二,1MDB刚刚成立,尚未看到任何业绩,奖学金的钱不可能从它而出,那钱从何来?

Low Taik Jho一掷千金,这225万元对他是小数目,钱难道来自他的口袋?

马华总会长说:“马华了解到独中或统考生不乏人才,趁着首相日前出国前心情大好之际,捉准良机与首相会谈。”

呜呼!原来还须等首相因要出国心情大好才格外开恩,当他心情不好时,会不会改变主意?

派了第一年,明年后年是否不会变卦呢?

趁首相心情大好,何不直接要求首相承认独中?大家皆大欢喜?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