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15, 2010

当时不我与,识时务者为俊杰


一直有个疑惑。

假如当年没有发生安华鸡奸案,当敦马退下後,是不是由安华升正?

如果那样,大马历史就要完全重写了!

“RAHMAN”字母传奇的“A”字母,原该是安华不是阿都拉。

那就不会有烈火莫熄,不会有公正党,不会发生308大海啸,当然也不会有民联。

那安华还是不是现在的安华?

当然每样事情的发生都没有所谓的假如,它要发生就发生了。

因为没有时光机,你不可能回到过去,把已经发生的事实扭转过来。

是的,中文造字是多么的奇妙,「过去」的必然已经「过去」,你如何把「过去」带回「过来」?

如果首相是安华,那安华理应还在国阵的巫统里,那他还会不会像现在为正义而奋斗,还是一丘之貉,与现在的巫统政客们没有两样?

现在的他,乃时势所逼?

是的,一个人是被时势所改变,还是他改变了时势?

当时势改变,你还是你吗?

或者应该这样问,当你改变立场,之前和之后,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就说回敦马本身。

其实,敦马一直是个“唯我独尊”的种族主义者,只是在他当22年的首相期间,他把他的种族主义思想收了起来。

如今他不再是首相,他又恢复了他的种族主义思想。

可以说,敦马并没有改变,他只是还他的真面目,便是当年写《马来人的困境》的马哈迪。

还有一位凯里。

这位敦马视为眼中钉的四楼女婿,曾经发愿要在40岁前当最年轻的大马首相的凯里,有没有发现,他现在的言论与行为已经收敛了很多?

记得当年美国国务卿莱斯来访时,凯里率领一班激进分子硬要冲进去见莱斯的事件吗?

只不过短短几年,他忽然变得好像温和很多了!

是的,当时不我与,唯识时务者为俊杰。

那当年的他,对比现在的他,哪个才是真我呢?

相信只有凯里本身才能答这个问题。

3 comments:

薰衣草夫人 said...

在不同时刻不同场景都捧着不同的剧本念台词的,就是政客.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政客,只是以利为本,好比演员上演以它们为偶像观众(选民)所要它们扮演的角色。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said...

安华如果不是反对党(火箭)帮忙他,他不会有今天的成就。看出,他现在的他是很感激反对党。再说如果安华还在污桶,那根本就不会出现公正党。真正黑手是癫马自己逼自己入死胡同。事实可以证明的是,安华没有那只癫马那么的烂。事到如今,还吃不饱,还不放手。真的可恶极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