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September 2009

一个先进州的贪腐政治:三个月内花完一年的钱


雪州国阵议员在去年首三个月内用完一年每人50万元的拨款。

其实在去年的308後,此事即已曝光,但不知为何迟迟不见当局采取行动?

反贪会也没有调查,反而对当前的民联议员咄咄逼人,实是怪象之一。

除了国阵议员在三个月内花光一年的钱,他们的夫人也不遑多让,308後,漏夜把雪州议员夫人基金(BALKIS)的1000万元存款转移掉,一分也不剩。

这件事,民联政府成立的雪州能力公信力与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也有调查,但不知结果如何?因为好像没有读到後续的报导。

夫人的钱,反贪会也同样的没有调查。

反贪会的“厚此薄彼”,实在是太明显了。

1000万元的下落不查,每人50万元的下落不查,却去查两万元、两千元和130元,真是不懂轻重缓急。

国阵议员花光一年拨款的听证会还在进行着。

但是,有一点让我很不明白,那便是,议员申请拨款,竟然是向县官(DO)申请?

这个程序,究竟对不对?

想一想,就算是在一家公司,如果一名上司叫下属写支票,下属敢不做吗?

难怪一名县官说,他是因为受到国阵的施压,所以他的县官署不得不拨出款项。

而这些钱并不是用来发展选区,县官们承认说:可能是拿来做大选的竞选费用。

但是,州议会已经解散,县官署理应不可再拨款。

但那是你的上司叫你写支票,你敢不从吗?

不仅不敢不从,还效率超速,在短短几天内就写好支票,一般的时间是两个礼拜。

雪兰莪,全国唯一的一个先进州。

前阵子,首相说:要不惜代价夺回雪州政权。

看到前朝议员的所作所为,不难明白为什么。

13 comments:

耕心田 said...

贪官当道,国家危难!看来,国阵已经大势已去,政权已经危在旦夕,变天已经无法避免,现在只是时间而已。

耕心田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Botak said...

有时候看到这些数目字,真的希望自己不知道。要不只要想一想,就明白有多少人民血汗钱被人A了,就有种恐怖的感觉。
因为数目字可以给你带来联想:到底我们的国家何时会崩溃?

· 康華 · said...

钟某兄,他们不惜代价,也要夺回政权。

Botak兄,是的,不要知道还好,知道了,真是教人痛心疾首。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真的太恐怖,不知道几时会把我们也卖掉当猪仔.我们都还在睡.有证有据的不捉,真是没天理的政府.

· 康華 · said...

沈兴兄,

一个大马的定义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eddieliow said...

一个霹雳就搞到乱七八糟,强盗政府和假冒大臣已经被国外当笑话,还来一个雪州变天外传,牙医可要好生意了(益了鸡儿),因为很多人笑脱牙了。

草禾刀 said...

有时候也想不要知道酱多比较好。。。不过,那又好像鸵鸟了点。。

· 康華 · said...

eddie兄,国家将亡,必有妖孽。

草禾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tamiya said...

既然杀人机构反贪局不行动,州政府自己来审讯调查,然后公布天下。。。

杀人机构抓也死,不抓也死。结果民联州政府得民心,也巩固了地位。

这个邓章钦,我真的真的很钦佩他咯,做议长做到这样有型,简直就是典范啊。其他的民联州属,学一学啦。。。

Anonymous said...

民联万岁,
清洗雪州,
让我看到希望。

Yakim

· 康華 · said...

tamiya & yakim,

据我所知,公证会只能审,本身不能采取甚麽行动,最多也只能报案。那警方或反贪会是否要行动,那又是另一回事。

雪州的读者,如果说错了,请指正,谢谢!

tamiya said...

现在审不审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反正拖个三几年,也是罪证不足,无罪释放收场。。。

现在把所有事情摊开来,公道自在人心。。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