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 2011

陳頌光:敦馬「一桃殺三士」


吉蘭丹州務大臣聶阿茲長老並非主動在大選即將來臨之時,重提實施回教刑事法課題。準確地說,是前首相馬哈迪指名道姓挑戰他在丹州實踐之前的承諾,他沒有理由顧左右而言他,唯有反挑戰國陣中央政府先行解套。

反回教國急先鋒的行動黨全國主席卡巴星,沒有看到馬哈迪的陰謀詭計,迫不及待地發出退出民聯的威脅!於是,本來只局限於馬哈迪和聶阿茲兩人之間的口水戰,一下子就成了民聯內部團結再度受到考驗。聶阿茲說他有如「怕鬼的小孩」,除了指責他反應過敏之外,也有譏諷他對回教刑事法缺乏瞭解的意思。

「回教國」具有一個馬來西亞的內涵,行動黨與之誓不兩立,自是責無旁貸,而且,回教黨也終於從善如流,將它改為「福利國」,卡巴星似乎沒有必要再扮演急先鋒的角色!回教刑事法是先知穆罕默德生前訂下的法規,回教徒固然奉為圭臬,非回教徒也有認真尊重的必要。更何況,丹州政府早在1993年便已通過吉蘭丹回教刑事法(II),只是受到時為首相的馬哈迪根據聯邦憲法予以阻撓而未能付之實施。

行動黨沒有洞察馬哈迪「一桃殺三士」的潛議程,又缺乏互相尊重的民主精神,方會讓卡巴星扮演反回教刑事法英雄。三黨民聯本來就是一個同床異夢的聯合體,之所以能夠合作至今,靠的是求同存異、互相尊重的大原則。

行動黨大可以堅守並宣揚民主社會主義的立場和理論,回教黨也有權散播和履行回教教義和回教法。兩者若是相互踐踏,勢必以分裂告終,唯有互相尊重,才有可能長久合作!

三黨聯席會議決定不將回教刑事法納入橙皮書,可以說是多此一舉,因為聶阿茲只是就事論事,並沒有要求民聯接納他的主張。倒是尊重回教黨在回教刑事法的立場這個共識,才是聯席會議的重大收穫。無論如何,聯席會議的結果,不僅讓馬哈迪的陰謀落空,也使巫統陷入進退維谷的困境。前者玩火,燒及後者,確是無妄之災!

原文:《老馬玩火燒及巫統》·東方日報·01/10/2011

2 comments:

james said...

很好的洞察力.

与 http://siewki86.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_29.html 这个小妞所见略同.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无可否认,离间计的确是最好用的奸计。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