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7, 2011

Interlocked!


我没有读Interlok这本书,没有资格评论其内容适不适合当中学马来文学课本。

但当我读到今天的新闻,指有109人因抗议巫统种族主义和Interlok这本书参与游行被捕,就觉得警方是否小题大作。

尤有甚者,兴权会领袖乌达雅在游行未开始前就在住家被捕,警方要控他何罪?

矛盾的是,纳吉几天前才非议利比亚的卡达菲以暴力对付该国的示威者。

既然如此,我们的警方今天又如何对待参与游行的印裔同胞?

不要说这次警方是独立行事,像韩聂夫说他当年所采取的茅草行动那样。

我觉得,首相在为来届大选努力争取民意的当儿,这次的逮捕行动肯定又令他功亏一篑,最起码印裔的选票,国阵大概要失去了一大半。

所以我很惊讶,当首相责怪兴权会发起游行示威,是要警方向他们动粗,污蔑大马政府为一个“残暴独裁”的政府。

这算什么逻辑啊!就算兴权会挑衅警方动粗,警方就要那么轻易中他们“圈套”吗?

土权不就时常挑衅警方吗?为什么警方从未向土权成员采取行动呢?

警方可以像对土权那样,只是在一旁“陪伴”,不需要逮捕他们啊!

何况,他们只是要游行而已,并没有做出什么暴力行为啊!

为什么一定要否决他们游行的权利呢!

警方此举,让人感到厚此薄彼。

甚至大阵仗到好像大难临头,从凌晨5点半就开始在各主要道路设立路障。

噢!我感到有点混乱了,究竟是谁在挑衅谁?

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局势历历在目,难道政府还不够引以为戒?

那时首相就不可怪参与游行的人民,而要怪警方挑衅人民暴乱吧!

其实,我觉得要解决有关问题很容易,找出问题的源头就可以。

问题的源头,就是Interlok这本书。

如果我的解读没错,印裔族群只是反对这本书被当做文学课本,并没有要禁它的意思。

而反对的原因,是因为书内把印裔劳工称作贱民(Pariah)。

好笑的副首相自作聪明,说把Pariah一字换掉就是了。

那对作者岂非不敬?

我觉得,足以当文学课本的小说应该不止这本,如果真的“以民为先”、“听取民意”的话,为什么在这个课题上却做不到?

所以如果印裔族群一直觉得他们被歧视被边缘化,那也不足为奇。

不过,有人说里边也有“侮辱”华族的描写,便是说书里的华裔人物可以把女儿也卖掉。

个人倒不觉得这对华族会有什么“侮辱”性,毕竟那只是书里人物的说法,我们无需太过敏感。

3 comments:

Super Saiyan 3 said...

我覺得這書其實也沒什麼,就好像我們在日戰時期叫日本人做「鬼子」,描述那個時代的作品使用這樣的字眼再平常不過。

林季 said...

康华,我和你也一样;不能理解。

我把心里的话写了出来,我才正常了!

这些人把自己认定的对错当对错,结果大错特错!这就是连环扣。

或许兴权会的人,看不懂,抗争。但是捍卫看得懂的那一方,一捉人,他已经不懂问题的症结,就是他们自己。

· 康华 · said...

Saiyan, 同意。说老实话,华人在称呼其他种族时,也常用很多不雅的字眼。

林季,您好!真的不懂政府的心态,一方面要“听取民意”,另一方面却继续“欺压民意”。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