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5, 2011

证监会可以更有效率


大家记得去年年底有家叫Jelas Ulung的公司,献议以5.2元或260亿现金争购南北大道一事吗?

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两块钱公司,赶在南北大道特大前提出献购。

虽名不见经传,但幕后推手,据说是友乃德前身玲珑集团的前主席哈林沙厄。

它的献议比公积金友乃德的献购更吸引人,比后者的每股4.6元或总值230亿高出60分或总值30亿。

此外,它还作出三大保证:不调涨大道收费、不要求政府赔偿或津贴、不要求豁免税务。

也因为半路杀出这个程咬金,导致南北大道股价飚涨。

问题是,它并没有后续动作,拿5000万元出来做抵押金。

结果,公积金友乃德还是唯一的竞标者。

如果没有最后一分钟变化,得标者将是公积金友乃德。

那之后,南北大道股价也跟着滑落,至今保持在4.45上下。

之前,哈林沙厄以一家叫Idaman Saga的公司献购QSR,每股5.6元。

却遭一家叫Carlyle的投资公司半途杀出,以每股6.7元的献购价抢购。

於是QSR,还有其母公司Kulim和子公司KFC的股价齐齐扬升。

过后,QSR表明不接受两者的献议,於是,QSR、Kulim和KFC三母子的股价也跟着打回原形。

《星报》向证监会反映上述两起不寻常事件,证监会答复说:“将毫不犹豫对任何触犯证券法令者采取行动,包括上市公司制造股价假象。”

其实,类似事件在股市层出不穷的发生。

而得以向市场操纵者成功采取行动的案例,实在是少之又少。

而针对《星报》提出的两件案例,证监会并未作任何评论。

证监会会不会作出任何跟进的调查动作,那就不得而知了。

如之前所说的,类似事件的发生层出不穷。

往往是某方提出了收购献议,造成相关股价大涨,过后在当事人的否认下,股价又回归原位。

而在相关股价一涨一跌之间,有人已经从中牟取暴利。

在监督工作上,不管是证监会或交易所本身,显然还可以做得更有效率。

例如近来市场大热,许多股价遭轮流炒作,但只看到Bornoil就其不寻常市场活动(UMA)被交易所质询。

还有去年底,曾有某大炒家因炒作立港(Kenmark)股价,支票遭证监会扣押事件。

如今立港已经除牌,至于那位炒家的支票下落如何呢?不记得证监会有对外交代呢!

http://thestarmobile.com/jsp/news/viewNews.jsp?newsID=174743&catID=2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