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5, 2015

油價跌 物價起

昨天去逛加雅街,照例在一個檔子買了六個包,給了對方10元找,對方左算右算,找回一塊錢給我。

當時還很奇怪,之前對方很快就找回錢,爲什麽這次算那麼久?

離開檔口,太太問:這麼貴你也買?

太太這樣一問,我這才察覺,原來包子起價了。

當時不以為意,是因為沒想到起價,所以才任對方算。難怪他這次算得不自在,可能是因為新價錢怕算錯吧!

以前一個包子賣1.20元,現在六個包子9塊,不就是塊半錢一個嗎?每個包子起價3毛,漲幅是25%,也太多了吧!

想到每個包子漲了3毛錢,買六個就多付了塊八錢,心里有些不悅。

心想,以後不光顧這個檔子就是了。但是,如果每個檔子都齊齊喊漲,身為消費者的我們也沒什麽選擇的了。

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的確,趁著新舊年交替,很多食物與日常用品都已悄悄漲價了。

一旦消費稅開始實施,這些物價豈非要再漲一次?人民可吃得消嗎?

問題是,這些物價真的有要漲的必要嗎?

油價漲的時候,商家將物價上漲歸咎於油價;但此時油價下跌,那物價上漲是為何呢?

副財長馬斯蘭說,隨著此次油價大幅調降,商家也應負起責任,相應把物價下調。

看來商家們都把副財長的話當作耳邊風。

我不完全怪商家,我覺得政府應該以身作則,除了油價調降,其他統制價格也應該下調。

其一便是電費。

兩個星期前我就指出,原本半年檢討一次的電費,最近一次理應在12月,能源部長麥西慕竟然改口說,下次的檢討將在今年六月。

爲什麽不在12月檢討?是不是不想調降電費?這點部長沒有解釋。

如果砂州政府可以調降該州的電費,爲什麽聯邦不可以?

很不幸的,沙巴電力公司自從被聯邦接管,沙巴電費也必須跟隨聯邦升降,但本州卻還需面對停電頻繁之苦。

週末的時候,還讀到另幾則與油價有關的新聞。

一則是大馬油商公會副主席阿布沙馬向媒體吐苦水,說由於油價大幅調降,造成全國油站業者面對高達2至10萬元的虧損。他希望政府能與他們對話以制訂解決方案。

不懂他指的2至10萬元虧損,是指每個油站的平均虧損額,還是總額?

我覺得,與其說是“虧損”,不如說是“少賺”更加恰當吧!

明知道油價在掉,身為業者,你該不會大量囤積油量吧!

而且,當油價走高的時候,怎麼未聞這些油站業者“投訴”賺多了呢?

另一則便是拉菲茲所建議的,成立一個「油價平衡基金」,將政府所“鳩收”的燃油稅放入這個基金,以備日後油價回升時,政府可動用這筆基金補貼油價。

除了燃油稅,預算案里的110億元燃油津貼也應該存入這個基金,以免“下落不明”。

我這麼說,是因為想到在阿都拉時代,當油價調高的時候,阿都拉曾答應將所省下的44億元津貼用在改善國內的交通系統上。

那麼說,其實還是很抽象的,國家的交通系統也並未因此改善,那44億元津貼去了哪裡?政府完全沒有交待。

我在上篇提到「黑天鵝效應」,週末的時候,Market Watch則提到今年可能會發生但不比「黑天鵝效應」嚴重的「灰天鵝事件」。

其中一項會發生的「灰天鵝事件」,便是油價將反轉。

因為油價不可能一直往下掉,所以這的確是有可能發生的。

當油價回升,對大馬來說是福是禍?

商家會不會又以此為由,再將物價調漲?

似乎不管油價漲跌,百姓們,永遠都在水深火熱當中。

4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我也认为油价不可能长期滑落的说,若国际油价来到平均的80元,想想我们的油价又会去到多少呢?
不要高兴得太早。。。我不懂东马的菜有没有起价,我这里的菜真是贵到。。小白菜一公斤十块,苦瓜十一块。。

· 康華 · said...

國際油價已經跌到50美元了!

Anonymous said...

油价是否能回升很难讲,再说美国科技进步降低了开发成本。再说产油国未来是否能继续享受不劳而获的盈利很可能一去不回头了。

· 康華 · said...

有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