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3, 2014

當東馬土著也感到失望

乘著昨天假期,到俱樂部去做運動,遇到一位馬來律師,他問起我孩子近況,兩人就談了起來。

和這位馬來律師只是在俱樂部偶有碰面,其實并不太熟,以前孩子小的時候,常帶他們來俱樂部游泳什麽的,可能他就有了印象,所以問了起來。

我告訴他孩子都長大了,現在外國讀書。他說那很好啊,然後他也談起他自己的孩子,讀完書後都留在外國工作,兩個律師和一個consultant,都不打算回來了。

他也叫我的孩子不要回來,說這個國家根本不是適合年輕人住的地方,回來領2000塊的薪水根本不夠用,就算3000塊都不夠用,還如何買車買房子?不如留在外國賺外國人的錢。

他說他對這個國家失望,尤其是半島那些極端份子,遲早也會滲透進來本州。

(其實,這些極端分子早就透過他們的外包組織滲透進來了,時不時也搞搞震,只是本地報低調報導,讓這些外包組織自討沒趣。但,誰敢擔保將來他們會不會愈來愈無法無天?)

我們還談了很多,我想帶出的是,如果一個馬來人都有上述的這些想法,你可以想像,這個國家的確有多糟糕。

或可以說因為這位馬來人是專業知識份子,所有想法比較開通,但我也不能一而概之,說其他馬來知識份子也有這樣的想法,畢竟一個人是否種族主義,是無關他的教育或專業背景的。

我們的國家領袖,不都有讀過書的嗎?爲什麽說起話來是那麼的無腦?難道是爲了劇情需要?

或者可以說,東馬馬來人比較沒有半島馬來人的偏激、極端,但我隱約可以感覺到,半島的那些偏激言論,已經逐漸在這裡萌芽了。

記得那位說要將本州土著「馬來化」的州宗教司嗎?至今他都未為自己的言論道過歉。

雖然不是說只要他道歉就沒事,但我相信他是會發表那樣的言論是有議程的,何況他是在一個半島舉辦的回教論壇上作此呼籲?如果沒有引起州土著的反彈的話,相信他還會得寸進尺。

看到半島近來圍繞在宗教種族課題的政治演變,只能用愈來愈惡化來描述它;但最令人失望的,莫過於東馬領袖對這些課題的噤聲。

不作聲也罷,一些卻還為虎作倀、助紂為虐。可以說,一些州領袖在那裡發表的言論,叫州民無比引以為恥。

現在已經如此,當這些半島問題也在本州發生的時候,誰來保護州民的權益?我不敢想像,也不敢指望這些州領袖會為州民做些什麽。

當馬來人都叫他們的孩子留在國外不要回來的時候,你還能對這個國家存有什麽希望?

以前我有一位嘉達山同事朋友,他告訴我他有一位姊姊已經移民到國外去,原先我還以為她是嫁到國外去的,但他說她是念完書後不要回來,真叫人不可思議。

怎樣說,這裡畢竟還是他們的土地,他們土生土長在這裡,爲什麽連他們也要放棄他們的土地?

(這與我們的祖先當年離開他們的家園,應該不是基於同樣的理由吧!)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后悔当年没留在国外,回来为了想和父母团聚,毕竟从小就离乡到国外读书。嗨。

Super Saiyan 3 said...

雖然我覺得中國和馬來西亞同樣是半斤八兩,但「返唐山」日後是大勢所趨。百年大馬不過是蜻蜓點水。

無論身處何方,當個世界公民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