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8, 2014

大馬的性与政治(16):安華有那麼可怕嗎?

哈!沒想到還會繼續寫這個系列。

老實說,原本以為安華的Sodomy II早在兩年前就結束了,那時候,高庭不是已經宣判他無罪釋放了嗎?

我忘了還有上訴這回事。怎麼搞的,最近幾年,特別流行上訴?

很多案子原已做了判決,因為對方不服,結果上訴後法庭又做了完全相對的裁決;一些案子就因為這樣子yoyo來yoyo去,把做讀者的我們也讀得暈頭轉向。

安華的Sodomy II,就是另一個典型例子。

今年三月,上訴庭改判安華罪名成立,入獄五年。

今天開始,聯邦法庭聆審安華的“上”上訴。

所以作為當事人,贏了還是不要高興得太早,因為對方隨時可以上訴或“上”上訴,案情就會很戲劇化地隨時來個180度的轉變。

不過,這次,安華可能不會那麼好彩!

有看到昨晚馬大的情景嗎?當局究竟懼怕安華什麽呢?他只不過是應馬大學生邀請到校園內演講,當局卻千方百計欲阻止他到校園內去,甚至以停電為由,從下午四點就關閉校園。

當局到底要把我們的學生塑造成什麽樣子呢?個個都是那麼聽話沒有自個兒思想的乖乖仔嗎?培養這樣子的下一代,國家如何求進步?還說要成為先進國?

法庭內,兩方陳述的又是兩年前陳述過的案情,重新讀來沉悶無比,無厘頭的案情聽來也讓人覺得可笑,法官們卻必須嚴肅的聆聽,可真苦了他們。

安華真的那麼可怕嗎?爲什麽非置他於死地不可?

當局可知道此舉,不過是為安華塑造一個英雄形象,讓更多人更加同情安華?

昨晚的馬大新聞,還紅到了國外去。這樣一個負面新聞,當局要為這個國家製造一個什麽樣的形象呢?

政府一直不斷地為自己製造負面形象而不自知,近來更患上了選擇性的「煽動恐懼症」,只要你不是伊布拉欣,你就要隨時小心你的言論。

住在這樣一個充滿白色恐怖的國度里,高收入又如何?國家先進又如何?

孔子都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

又說:有道則見、無道則隱。

所以最近不想再寫,就是這個原因。

對這個國家,我已經不敢再抱任何奢望。

他們的「恐懼症」,何止恐懼人民的煽動言論,他們還害怕我們這些「Pendatang」,還有許許多多莫須有的恐懼感,歸類起來,不外是在種族和宗教兩大課題上所表現的自卑和不安,造成他們患上了「恐懼症」。

在這方面,他們是蠻值得可憐的。

好不好笑?連他們自己的馬來人阿里阿都加里爾都得逃到國外去尋求政治庇護,我們這些「Pendatang」無處可逃,只好繼續留在這裡忍辱偷生、委曲求全。

一位馬華領袖(是魏家祥嗎?)說,無需理會他們的偏激言論。問題是,他人不過輕輕地說了一些話,他們就對號入座,喊打喊殺、暴跳如雷,說人家煽動他們。

這種無理兼無厘頭的動作,孰忍或不可忍啊?不覺得他們愈來愈得寸進尺嗎?

首相還說,他以這個國家的中庸為榮。

別告訴我,他是什麽都沒看到什麽都不知道!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