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1, 2011

除了FLOM,还有Former First Ladies.....


首相旋风式访沙,转一个身,又到阿布扎比去主持“投资大马2011”大会,为国家招揽中东资金。

罗斯玛特别钟情中东,两周前甫从中东国家回来,如今又随首相一同官访。

此次是随同首相,不是单独赴会,那也无可厚非。

也是首长胞弟的外长阿尼华,罕见地赞扬首相夫人是“一位促进大马外交关系的聪明女性”。

英文报版本是:“Rosmah is clever and smart.”

Clever和smart都是聪明的意思,阿尼华说了clever,为何还要加多smart字?

smart还有精明的意思,可以是褒义也可以是贬义,要看你如何用法。

不有句成语「精明强干」?精明就好,强干就不好了!

阿尼华说:“国际社会很信赖罗斯玛,各国竞相邀请她出席国际会议,特别是对儿童学前教育、妇女及社会发展的课题发表演讲。”

噢!如我在前文说的,这些不是莎丽扎或外长的工作吗,怎么会轮到首相夫人呢?

外长还说:“外交部非常荣幸,我们的首相夫人那么受国际社会欢迎,经常受邀出国演讲,这对我国也是一件好事。”

使我想起不久前倪可敏恭贺首相娶到一位能干夫人,也同样盛赞首相夫人,并称她为“大马之光”。

当然我们知道倪可敏是在挖苦首相夫人,但外长呢?他的工作让罗斯玛做了,他还赞她聪明能干?

如此聪明能干的首相夫人,之前把莎丽扎部长沦为陪衬的角色,如今连外长都要让她七分。

关于出现在首相署网站的FLOM网页,郭素沁抨击首相在国会撒谎,因为首相去年底向国会报告说,未委派官员予罗斯玛。

如今根据首相署网站,“第一夫人部门”共有六位官员替她工作。

郭素沁说,“第一夫人部门”人员比首相署经济部人员还多,“阶级”和首相署媒体部门、政策研究部门和电脑资讯部门(SMPKE(ICT))同等。

虽然有关网页已在当天被撤除,但那并不代表“第一夫人部门”已不存在,它只是不再出现在首相署网站的目录里。

名不正言不顺而心虚乎?

但,一如既往,首相与夫人没有回应郭素沁的指责,携手飞往阿布扎比为国家招商去了。

虽然没有了FLOM网页,在首相署网站却还有一个叫“前第一夫人”(Former First Ladies)的网页,里边只列了两位前首相夫人,便是西蒂哈斯玛和珍阿都拉。

先不说称首相夫人为第一夫人是否恰当,有关网页完全忽略了阿都拉的首位妻子恩顿,还有前三位首相的夫人皆未列在其中,那也同样不恰当。

你说是吗?

Saturday, January 29, 2011

加拉门星广场:we are looking into it


以为它会成为头版头条。

不错它是出现在头版,却是在右下角一个小小的角落。

然后,标题是什么?是:

市长:经工程顾问初步检测
加拉门星广场结构无问题


怎么与网站所提的完全不一样?

不知是否报纸刻意安排,左下角是一则图文并茂的报导,于墨斋到该商场去拜年,新闻标题是:

向加拉门星广场商家拜早年
于墨斋欣见商机充盈

咦,怎没记者问他有关结构安全的问题?

我也在市政厅总监杨文海的面子书提问有关问题。

他只给了我一个简单的答复:

we are looking into it.

总监说还在查看,市长说结构没问题。可见两人缺乏默契。

我到本地报纸网站去查询有关报导,除了New Sabah Times(沙巴时报)外,其他报纸都只字未提。

我不懂,他们顾忌的是什么?

难道正不胜邪?

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竟然当作没事发生一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这不也是一种官商勾结吗?

要等到意外发生了,大家才来紧张吗?

根据沙巴时报报导,无法联络到管理层。

我觉得,管理层本身有责任站出来厘清真相:是不是、有没有。

毕竟有这样的事情,管理层不厘清的话,消费者不敢到那里去消费,最后损失的还是自己。

今天才看到百林发言。

团结党时代的前首长百林,现在是副首长兼基本设施发展部长。

他说:将训示工务局彻查整个广场的结构安全问题。既然这事涉及公众安全利益,我得训示工务局作出调查。

虽然觉得他近来无甚表现,但我觉得他说了句得体的话。

他说:每一个人都应获得正确资讯。

对,若只会说安抚人心、敷衍人心,但不确实的官话,那都于事无补。

大家更胡乱猜测、绘声绘影,对事情没有帮助。

写此文,别无他意,我只为在里边工作的亲戚朋友感到担心。

http://tech.sina.com.cn/d/2005-11-28/1419776964.shtml

Friday, January 28, 2011

大马第一夫人部门:你看到了,没有了!


Now You See It, Now You Don't!

上星期和大家分享的FLOM网站,今天竟然不见了!

原本给大家的网址,如今无法登入,它会出现如下的字样:

Office of The Prime Minister of Malaysia

Sorry, but the page you requested cannot be found!
Please e-mail webmaster@pmo.gov.my if you have found any broken links.

Thank You.

10秒钟後,它就自动转去首相署网页。

给大家的网址http://www.pmo.gov.my/?menu=page&page=1947,其实是列出各首相署部门的目录(directory),而FLOM是众部门中的其中一个部门。

如上回所提,里边有六位女性官员:一名特别官员、两名助理官员和三名私人助理。

有博客为查询FLOM部门的存在,特地拨电去问:甚麽是FLOM?并以录音为证。

接线生无法回答,只叫查询者问有关官员,但官员又不在.......。

今天,有关网页就无法登入了。

不知是不是接线生被问得烦不胜烦,所以乾脆把有关网页delete掉了。

所以我说,如此名不正言不顺,你何能为名,自诩国家第一夫人?

还明目张胆地放上首相署的官方网站上去,不怕让人贻笑大方吗?

两天前,首相夫人还透露说,她不怕别人如何批评,她到阿曼(Oman)的费用,全是由阿曼国王所承担的。

她还说那是她的福分。

她没有提到杜拜的费用,又是谁承担的。

她说:“我接到阿曼社会部长的邀请,但是不知怎么回事,阿曼皇宫突然听说我要做访问,给了我所有设施,并全权负责我到阿曼的访问。要怎么做?这是我的福分。”

阿曼的社会部长为什么不是请我国的社会部长过去,而是请首相夫人过去,那就不得而知了。

Thursday, January 27, 2011

国行没有新钞


上周到银行去换新钞,银行职员说,新钞要这星期一(24日)才到。

今天再去银行,银行职员却告诉我,没有新钞,旧钞要不要?

没有新钞,旧钞不要也得要。

也许你会问:「人家告诉你星期一,为什么你今天星期四才去换钞票?」

我没有赶着去换新钞,因为读到新闻报导,说国行向人民保证,市面有足够的钞票来应付市场的要求。

林祥才也大派定心丸说:“不会出现没有新钞或新钞不够换的问题,大家可以放心。”

偏偏今天去银行,就遇到没有新钞可换的情形。

使我想起津巴布韦。

那个国家因为货币不断贬值,不得不一直印换新面值的新钞,结果造成国家纸钞短缺,没有新钞可印的笑话。

那只是我的联想,当然,国行应该不是面对这样的问题吧!

但,国行岂能没有新钞供应?那要如何应付市场的需求?

根据过去经验,国行理应知道,每逢华人新年,新钞需求必定大增,过去也没听过新钞短缺,何以今年例外?

例外也吧,明知短缺,为何还要向人民作出保证?

林祥才却否认有短缺问题,说那是不确实的谣言。

但我相信,不止是我,许多人到银行换新钞,都遇到没有新钞的问题。

或许,部长以后要做任何否认时,先找出事实再来否认不迟。

上网看回旧闻,原来国行也有发布声明,要大众了解“无论新钞旧钞都是一样的”。

这位国行发言人,真是低估人民智慧,谁不知新钞旧钞都是一样,但,过年当然是用新钞包红包啊!

这位国行发言人,一定不是华人。

Wednesday, January 26, 2011

1MDB:打造我国第一座无碳城市


一个大马发展机构(1MDB),觉得它是一家作业最神秘的官联公司。

它在去年由首相宣布成立,前身是登加楼投资机构(TIA),在最高元首的允准下,它升格为联邦机构,改名为1MDB。

首相说,1MDB是要发展ETP大蓝图中的吉隆坡国际金融区(KLIFD)和大马城(Bandar Malaysia)。

有说1MDB的成立,背后推手是青年富豪Loh Taek Jho。

Loh接受星报访问时,不讳言他认识苏丹胞姊,因此也认识苏丹。

去年,安华说,稽查师拒绝核准公司帐目。

针对安华的“爆料”,公司和首相没有回应。

公司反而公布其首季业绩取得4.25亿元盈利。

当时有点纳闷,公司仍在投资阶段,并未正式营业,其4.25亿盈利何来?

更令人感觉奥妙的是,1MDB似乎更热衷於行善助贫与教育。

那当然是好事,但钱从何来?

就如《南洋》作者夏国文说的,似乎有点不务正业。

记得去年九月,1MDB颁奖学金给50名独中生吗?

奖学金总数225万元,分三年领取,每名独中生每年可获1.5万元。

当时就很疑惑,为什么1MDB只颁奖学金给独中生,土权又没有做声?

随即,1MDB在12月颁给30名STPM和300名SPM的优异生一笔更大的款额,总数1600万元。

STPM优异生每年可获15,000元(文科)或20,000元(理科),SPM优异生每年可获7,500至15,000元,直至大学毕业为止。

首相说,这是1MDB所要履行的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无可厚非。但,官联企业那么多,为什么只是1MDB?

然后,它又在上周末拨出2000万元成立了“一个青年创业基金”,“供各族青年申请,以进行各种符合一个大马宏愿的创意计划”。

这个基金的最大“好处”是:“无需摊还”!

成功申请者,可依据计划所需获取款项,数额不限。

而凯里则受委为有关基金申请的筛选评委主席。

我还以为凯里意兴阑珊,打算出国继续深造,不打算在下届大选上阵。

为什么是1MDB?首相解释说,是为了“避免争议和质询”。

言下之意,凡不便以政府名义举办或资助的活动,遂以1MDB名义来办或拨款。

但,为什么奖学金不能从教育部拨款,青年创业基金不能从青年体育部或贸工部来负责呢?为什么要以1MDB为管道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看上去,与其说1MDB是个发展机构,它更像个福利部。

别具创意的是,首相还打算举办类似“Malaysian Idol”之类的真人秀活动,希望激发更多年轻人的想象和创意空间。

果然是创意无限。

但,这些就让TV3和NTV7去办不就好了吗,何须劳烦1MDB去办?

至于联营发展吉隆坡国际金融区和一个大马城的进展如何呢?

几天前在英文报看到一则新闻(华文报好像没有报导),1MDB与中东阿布扎比的Mubadala发展公司签署合作协议,探讨在我国建造第一座无碳城(carbon neutral city)的可能。

Mubadala即是参与1MDB发展国际金融区(260亿)的合作伙伴,它也承诺将在砂拉越再生能源走廊区(SCORE)投资217亿元。

看来,计划中的一个大马城,就将成为我国第一座无碳城吧!

Tuesday, January 25, 2011

证监会可以更有效率


大家记得去年年底有家叫Jelas Ulung的公司,献议以5.2元或260亿现金争购南北大道一事吗?

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两块钱公司,赶在南北大道特大前提出献购。

虽名不见经传,但幕后推手,据说是友乃德前身玲珑集团的前主席哈林沙厄。

它的献议比公积金友乃德的献购更吸引人,比后者的每股4.6元或总值230亿高出60分或总值30亿。

此外,它还作出三大保证:不调涨大道收费、不要求政府赔偿或津贴、不要求豁免税务。

也因为半路杀出这个程咬金,导致南北大道股价飚涨。

问题是,它并没有后续动作,拿5000万元出来做抵押金。

结果,公积金友乃德还是唯一的竞标者。

如果没有最后一分钟变化,得标者将是公积金友乃德。

那之后,南北大道股价也跟着滑落,至今保持在4.45上下。

之前,哈林沙厄以一家叫Idaman Saga的公司献购QSR,每股5.6元。

却遭一家叫Carlyle的投资公司半途杀出,以每股6.7元的献购价抢购。

於是QSR,还有其母公司Kulim和子公司KFC的股价齐齐扬升。

过后,QSR表明不接受两者的献议,於是,QSR、Kulim和KFC三母子的股价也跟着打回原形。

《星报》向证监会反映上述两起不寻常事件,证监会答复说:“将毫不犹豫对任何触犯证券法令者采取行动,包括上市公司制造股价假象。”

其实,类似事件在股市层出不穷的发生。

而得以向市场操纵者成功采取行动的案例,实在是少之又少。

而针对《星报》提出的两件案例,证监会并未作任何评论。

证监会会不会作出任何跟进的调查动作,那就不得而知了。

如之前所说的,类似事件的发生层出不穷。

往往是某方提出了收购献议,造成相关股价大涨,过后在当事人的否认下,股价又回归原位。

而在相关股价一涨一跌之间,有人已经从中牟取暴利。

在监督工作上,不管是证监会或交易所本身,显然还可以做得更有效率。

例如近来市场大热,许多股价遭轮流炒作,但只看到Bornoil就其不寻常市场活动(UMA)被交易所质询。

还有去年底,曾有某大炒家因炒作立港(Kenmark)股价,支票遭证监会扣押事件。

如今立港已经除牌,至于那位炒家的支票下落如何呢?不记得证监会有对外交代呢!

http://thestarmobile.com/jsp/news/viewNews.jsp?newsID=174743&catID=2

Monday, January 24, 2011

握手也可以成为补选课题


丁能议席补选,大概是有史以来最闷的补选。

难道没有更重要的课题可提了吗?

连候选人戴手套,竟然也可以成为一项课题,你说这样的补选闷不闷?

两父子同声同气,紧咬着同一个话题不放。

可见两父子是不屑和戴着手套的女性握手的。

这也显示两人的度量有多大。

更难以理解的,是身为女性的陈莲花,也抨击对方和女性握手也要戴手套。

但从图片所见,并没有啊!

那也罢了,偏偏她还多嘴加上一句:证明回教党保守。

我有没有听错?

幸好她是说「回教党」,不是说「回教」保守,不然她连巫统里的同志也全都得罪了。

谁说戴手套不能与人握手?到底是谁保守?我觉得有那样想法的人思想才是保守。

那张念群不久前穿着运动衣和回教徒一起做运动,也被《前锋报》炒作成为课题,为什么不见她说《前锋报》保守?

使我想起很多年前,有一首叫《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歌。

是啊,何苦!

假设我是丁能选民,我不会因为候选人戴着手套或不与我握手而不选她,我觉得那真是件无聊的事情。

有时候,有些女生也不和男生握手,难道我们就放在心上,或大做文章吗?

何况对方是位回教女性。

不止诺玛拉,可能两父子和陈莲花没有注意到,其实有不少马来女生也不和男生握手的。

有些马来女生就算伸手和对方握手,她们也会很快把手缩回去。

这样的情形下,我们当然要尊重对方,不会因此到处去唱人家。

两父子和陈莲花会认为那是一项课题,可见他们很少与马来女性互动。

倒是觉得有点诡异,为什么是两个华族成员党的成员在抨击民联的候选人,巫统成员却默不作声?

想知道,巫统成员在回教女性戴着手套与人握手,或甚至不与男性握手的看法。

还有土权呢?

巫统和土权在这件课题上不寻常的无声,变成好像是马华和民政在唱“双”角戏。

做人身攻击,这就是华族政党的层次吗?

不懂得尊重对方的宗教习俗,这不叫华族蒙羞吗?

如果我们指责《前锋报》爱炒作种族宗教课题,两父子和陈莲花不也一样?

还谈甚麽一个大马?

Sunday, January 23, 2011

拿笃煤电厂:别无选择?


有些课题,我不知大家读得厌不厌,老实说,我自己也写得厌,厌得不想写了。

如煤电厂即是其中之一。

明明联邦环境局已经在去年八月拒绝了有关环境冲击评估报告(DEIA),但联邦能源绿色工艺水务部长陈华贵还是执意说:除了煤电厂,我们别无选择。

然后我们的首长说:州政府将与国能磋商煤电厂计划的进行,并作出“重要宣布”。

他说:“我们已经接获上层的指示与建议。”

什么上层的指示?上层不是说要听取民意吗?何以对煤电厂计划却一意孤行?

其实,由国能自己提呈的环境冲击报告,原本就不具中立性。

难怪环境局拒绝有关报告一事,早在八月就已知晓,却未对外公布,若非环保协会透露,州民还被蒙在鼓里。

觉得陈华贵的部门名称真是大有问题,绿色工艺?燃煤发电属于绿色工艺吗?

真的除了煤电,没有其他选择吗?

你岂可在半岛大谈绿色工艺大谈环保,却要沙巴东海岸人民接受不环保的煤电厂,你怎可如此自相矛盾?

还有首相,不也在国际间告诉全世界,我国正往环保工艺迈进吗?何以转一个身,却要沙巴这个定期存款州接受煤电厂?

原本要输往半岛的巴昆电力,过后才发现,海底电缆的成本过高,不如在半岛建核电厂,那巴昆电力供应过剩,为什么不能输来严重缺电的本州?

为什么非煤电厂不可?相信只有高官本身才知道。

既然第十大马计划已经拟定兴建输送网,从西海岸输送电力到东海岸,那是否还有必要建煤电厂呢?

部长的回答是:那不是廉宜的做法。

那建煤电厂就是廉宜的做法吗?

燃煤必须从国外入口,国际燃煤价格,难道就会廉宜吗?

而且那也不是长远之计啊!

顺便一提,沙巴停电率,“成功”从前年的2867分钟降至去年的687分钟。

部长说,“我们不仅达到成功,还超越了700分钟目标,所以我无需辞职。”

可惜部长没有继续为今年定下目标,是否有望将停电率再降低。

毕竟,比起砂拉越的200分钟,半岛的72分钟,本州的停电率还是太高了!

当然不希望部长拿煤电厂做借口。

要减少停电,建煤电厂不是唯一的选择。

请部长不要再说:别无选择。

Saturday, January 22, 2011

“黑钱” 外流不严重


首相说:我国“黑钱”外流严重问题,交由国行处理。

“黑钱”外流如何严重法?根据“全球财务廉正机构”报告,非法黑钱数额外流,在125个发展中国家中,我国排行第5。

从2000年的马币680亿元,飚涨至2008年的2090亿,还高出我国在那年的财政预算1769亿。

这么一个严重课题,交由国行处理就算数?

试想想,连一个简单的哈瓦拉系统都无法管制,更何况其他更神通广大的非法汇款手法?

根据国行高官透露,透过哈瓦拉系统进出我国的黑钱,每年超逾10亿元。

10亿对2090亿的黑钱总额,只能说微不足道。

是的,如果连哈瓦拉的10亿都控制不了,国行又有何能力管制逐年增加数以千亿计汇往海外的黑钱?

这些黑钱,来自谁来自何处?其实不可言喻。

国行只能对数十家货币兑换商采取行动,对涉及非法汇款的大人物却束手无策。

被指在前年透过哈瓦拉把1000万元马币汇到伦敦去的森州大臣,至今依然平安无事。

蔡添强指名道姓的第一夫人和一名前资深部长,分别把60万马币和350万英镑汇到杜拜和英国,至今也安然无恙。

国行只能说,一切在控制范围之内。

就像现在的热钱泛滥,国行和部长都说,一切都在控制范围之内。

伊德里斯还说,这些热钱进来,显示他们对他的ETP有信心。

呜呼,听了真叫人哭笑不得。

真的在控制范围之内吗?

我相信有关非法汇款手法仍在进行中,而且是明目张胆的进行中。

反正被抓的,是那些涉及非法行动的货币商,不是背后的指使者,何惧之有?

最可笑的是,财政部副部长林祥才在问及有关洗黑钱课题时,否认有关问题严重,也否认“有这回事”。

他说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而且这些都是非正式的调查报告。

他那样说,当然无可厚非。

他要国行调查此事,却是要调查公布有关数据的“全球财务廉正机构”的背景,和发布有关报告的目的。

难道我们又怀疑人家对我们有阴谋?

使我想起每逢贪污指数发布时,我国高官也照例否认,说是人家妒忌我们想破坏我们等等等。

你看,我们的高官都一律患上了否认症候群,不去探查问题的根由,而是责怪人家要害我们。

伊德里斯,你还看不到吗?国家不会因为人民补贴而破产,除了其他种种因素外,非法资金外流,也是其一!

Friday, January 21, 2011

首相署真的成立了一个“大马第一夫人部门”(FLOM Division)


第一次看到FLOM这个英文字母简写时,不知它代表甚麽,以为是ETP当中的其一计划。

后来发现,原来它是First Lady of Malaysia,就是“大马第一夫人”的英文简写,当时还以为是博客们的蓄意挖苦,而想出来的代名词。

今早赫然发现,原来首相署里真的有个部门叫做FLOM Division。

不是开玩笑,大家进入首相署网站就可看到,请按这里:

http://www.pmo.gov.my/?menu=page&page=1947

不知情者,可能对这个FLOM部门感到一头雾水,因为它就像打灯谜般,只有英文字母简写,它不好意思告诉你全名,它就是要你猜。

不好意思,我猜想是因为名不正言不顺。

因为,FLOM Division,就是“大马第一夫人部门”!

通常,非君主统治国家的总统夫人才可称为第一夫人(First Lady)。

我国不止是个君主统治国,还由九位苏丹轮任国家最高元首。

因此,首相夫人能不能被称为第一夫人呢?这还是具有相当争议性的。

因此,首相署设立这个叫“大马第一夫人”的部门是否恰当?不怕被人贻笑大方吗?

这个部门是几时成立的?媒体没有报导,也没有人知道。

根据哈拉卡报的报导,是去年底成立的。

也有博客说是去年六月就已成立。

记得我之前曾经质疑吗?罗斯玛不是部长,不是民选议员,也不是上议员,那她的开销,是归哪个部门承担呢?

既然有了这个FLOM部门,有关拨款就得以名正言顺了。

首相公布预算案,两年来拨款2.1亿元给罗斯玛管理的PERMATA。

这个FLOM部门,应该也获得拨款,只是数目不详。

过去,历届首相出访,首相夫人只有跟得的份儿。

此次,首相夫人不做跟得夫人,在没有首相的陪同下,带领一支BAKTI(部长夫人俱乐部)团队,浩浩荡荡,以“大马第一夫人”身份出国做官方访问,出访中东国家前后15天。

根据报导,在杜拜期间,单单第一夫人的酒店租金,每晚就是马币10万大元!

期间她还特地飞回来,为了出席砂首长第二次婚礼,受封Datuk Amar勋衔,隔天又搭专机飞回中东。

这些费用,没有上千万也要数百万,不是归PERMATA,就是归FLOM了。

这个FLOM部门,共有六个官员:一名特别官员、两名助理官员和三名私人助理。

目前所见,PERMATA成立,职务显然已与莎丽扎负责的妇女家庭部门重叠。

罗斯玛此次以FLOM名义周游中东列国,公然与各国部长级人马会面,是否又与阿尼华外交部长的工作重叠了呢?

不,罗斯玛说:我没有涉足政治,我代表国家,让全国人民和所有政党受益,别人爱怎么说,就随他们说吧!

首相都不说,谁敢说?

Wednesday, January 19, 2011

经济转不了型


经济转型计划已经落实了吗?

在经济转型计划下,依德利斯说,所有大型工程计划从今将以公开方式招标。

事实上,现有的许多工程,仍然是以非公开的协商方式成交。

所以我说,ETP只是一篇学术论文,长篇大论,说是一回事,实行起来是另外一回事。

国家经济,高官就等着慢慢转型吧!

看到眼前的事实,我的悲观看法告诉我,这样子下去,国家经济将永远转不了型。

针对“一个国家卫生研究院”(1NIH)工程颁给实达,再以一块40英亩黄金地做交换,潘俭伟说,那简直就是前年Matrade(大马外资发展局)会展中心工程的“翻版”。

在Matrade工程事件上,政府拿一块价值估计150亿的土地,换一所价值6.28亿的Matrade中心。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com/2009/11/matrade-centre628150.html

在此次事件上,潘俭伟说,政府拿一块价值18亿的土地,换一所价值6至7亿的1NIH。

此单工程是由首相署的UKAS发出,Matrade中心则由贸工部负责。

为什么政府这么喜欢以“交换”方式来颁发工程?

虽然政府无需出资分毫,但若以公开拍卖土地的方式,政府肯定可以赚取更大的盈利。

同样,若以公开招标工程的方式,理应可以降低工程成本。

去年,总稽查报告也揭露了另一“以地换楼,以大换小”的事件,这次是国防部以价值6亿元的土地,换取一所价值2.56亿元大楼。

当时的国防部长即是纳吉。

问题是,在1997年开始,原该在2001年完工的大楼,至去年为止,工程仍只完成18%。

承包商将土地押给银行,取得4.65亿元贷款。

既然大楼成本2.56亿元,拿4.65亿元建楼乃绰绰有余,为什么至今仍无法完成?叫人抓破头也想不明白。

而且,工程未完成土地即已割名,让承包商押给银行以申请贷款?这程序上出现了很大的疏漏。

既未建竣便已轻易取得4.65亿元在手,承包商何须再辛辛苦苦动工?

这里前后提到了三宗“换地”事件,若说还有尚未曝光的类似案件,将政府土地白白送给私人界去牟利,那也毫不令人感到出奇。

再一次要告诉依德利斯,国家不会因为人民补贴破产,这些“换地”事件,才会导致国家加速破产。

Tuesday, January 18, 2011

律师为分不清声音道歉


祈祷声风波来去快速,还未真正了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案情忽然急转直下,让人一时回应不过来。

一伙人伸出一根手指头,拍照留念,显示皆大欢喜,看上去有点滑稽,让人觉得如儿戏一般,甚至让人怀疑,大家是不是在做戏?

从头到尾,这是不是一出戏?

但做戏又是为何事?这样做,大家有何“着数”?

这位律师,原来非一般律师,他是马青策略局副主任,也是前总会长新闻秘书。

先不怀疑有何动机,他道歉的理由,竟是因为他“分不清祈祷召唤(Azan)和晨间布道(kuliah subuh)的区别”。

就这样,忽然变成没有问题。我觉得这个理由很难令人接受。

因为,“声量太高”的问题,并没有解决到啊!

我也不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

他听到的,究竟是“祈祷召唤”,还是“晨间布道”呢?

他是说:若是“祈祷召唤”大声就可以接受,还是“晨间布道”大声可以接受呢?

他的意思好像是说:原先我以为那是祈祷声,原来那是布道声。

他是为他的误解(以为是祈祷声)而道歉吗?

现在既然是布道声,那他就接受了事吗?

那岂不显得自相矛盾?他可以接受“晨间布道”的大声,却不能接受“祈祷召唤”的大声?

还是the other way round,可以接受“祈祷召唤”大声,不能接受“晨间布道”大声?

我觉得他的理由显得离题,模棱两可。

努鲁说,此案存有不为人知的内情及矛盾。

我对努鲁的指责不感意外,因为整件事的演变不合情理。

身为律师,理当知道投诉的正确管道,何须把投诉信呈给那么多人,包括努鲁、首相、联邦直辖区部长、纳兹里和希山在内呢?

原来,律师早在去年11月就曾在《独立新闻在线》读者来函作出投诉。

根据他的来函透露,自从换了一位新Imam後,就出现了有关问题。

他说:祈祷声量明显提高,是从“上个月”开始(10月)的。

即是说,以前根本没问题,问题是在新Imam上任後,声量就被明显提高了。

那时候,他就已向奴鲁、许子根、首相署公共投诉局投诉了,但都“石沉大海,音讯全无”。

最后,他建议说:“各宗教祈祷所的声量,必须拥有一套法规和标准加以管制,以免影响附近公民的作息权利。”

“只有坚持公民社会力量,摒弃各扫门前雪的怕事心态,我们才能够揭开这些滥用宗教之名者的假面纱,真正达致一个马来西亚愿景。”

可见律师的要求,只是减低祈祷所扩音器的声量而已,那也无可厚非。

接着他却以“无法分辨声音”为由而作出道歉,但那并不是问题的根由啊!

http://www.merdekareview.com/read/15392.html

Monday, January 17, 2011

第一夫人的贪婪腐败使一个政府倒台


小时候看历史连环图,常有「红颜祸水」的描写。

记忆最深的是「妲己」,电影也有看过,知道她是毒辣到极点的蛇蝎美人。

然后还有杨贵妃、西施、虞姬等绝代美人,却都成了朝代灭亡或英雄末路的“罪魁祸首”,所以有了“红颜祸水”的称呼。

这样讲,当然对这些美人不公平,如果是现代,早就被指责为性别歧视了。

古人说:英雄难过美人关,皇帝更後宫三千,所以孔子才会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也!

英雄皇帝若不好色,又如何被美女勾上,沉迷美色,而误了国家大事?

红颜祸水的故事,至今仍在上演中。

学生时代看了Andrew Llyod Webber编的Evita歌剧,说的是阿根廷贝隆夫人如何从灰姑娘变成女总统的故事,名曲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便是来自这部名剧。

然后就是据说拥有7000双鞋子的菲律宾伊美黛夫人。

(忘了提,还有穷到只剩下钱的陈水扁和夫人。〕

还在朝的,便是全球通膨率最高的国家津巴布韦的第一夫人。

这位夫人,喜欢花钱购物,来过我国几次,去年被维基泄密爆出与国家银行行长偷情长达五年,两人还一同来过我国的Pulau Langkawi。

新闻曝光後,这位第一夫人和国行行长的下落如何?似乎没有新闻跟进。

这些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点,便是政府腐败无能,高官贪得无厌,百姓活在水深火热中。

上周末,非洲突尼斯发生政变,总统弃国出逃,据说祸首也是第一夫人。

这位第一夫人Leila,其实是总统的第二任夫人,也是贫穷出身,原本是美发师,嫁给总统後,飞上枝头变凤凰,其家族成员也跟着飞黄腾达。

且让我抄录媒体对她的描写:

“莱拉,本·阿里的第二个夫人,在嫁给本·阿里之前,她出身卑微,职业是一名理发师。在嫁给本·阿里之后,她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家族——查比斯家族也逐渐成为了突尼斯最富有、最有权势的家族。

当地民众谣传,在本·阿里出逃前,莱拉已经离开了突尼斯,她的目的地是迪拜,在无数次到这个消费天堂购买奢侈品后,她对迪拜的熟悉程度甚至超过了突尼斯首都突尼斯(其首都名与国名相同)。

对于本·阿里的垮台,沙特政治分析人士萨阿德认为,莱拉才是罪魁祸首。萨阿德说道:“本·阿里利用自己的权力,为其身边的人牟利,而其妻子莱拉,更是利用第一夫人的名号和权势,帮其家族大肆敛财。”

长相漂亮的莱拉过着“双面人性”的生活,她不甘心躲在丈夫的背后,她经常参加各种各样的慈善捐赠会,同时在各种场合大力宣扬女权主义,提倡让更多的妇女享有更多的权利,她是阿拉伯世界最负盛名的女性政治家之一。然而,一旦离开公众视野,她就完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过着完全不一样的生活。”


读着读着,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太熟悉了!

红颜当真是祸水?

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啊!

http://barb.sznews.com/html/2011-01/17/content_1410617.htm

Sunday, January 16, 2011

魂兮归来(26):正义,放得下吗?


明吉法师说:接受事件结果,请明福家人学习放下。

法师说:情绪会影响身心健康,影响日常生活,以平常心,勿以憎恨心看待,凡事从正面角度处理。

法师的话不无道理,但一个问号在我脑里浮起:嗔恨可以放下,情感可以放下,但,正义可以放下吗?

以前我相信:正义必得伸张,它更必让人看到得以伸张。

事实上,有很多事件,我们看不到正义,反之,这世间有很多的不平。

有多少人蒙受不白之冤,有多少人逍遥法外,有多少人黑白不分,有多少人是非颠倒,更有多少人眛着良心指鹿为马。

我也质疑过,这世间,为什么,坏人得不到他应有的报应?为什么,好人总是坏事多磨?

明吉法师是马佛总雪隆分会主席。

他提出了佛教的因缘观。

或许,世间的正义,不能以公正或正义来诠释,也许时机未到,可能要若干年后,甚至要下一世,才能看到因缘果报。

所以佛家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如果未报,时辰未到。

凡夫心,又如何看得如此豁达?

如果凡事皆以因果观来看待,那人间正义何在?

说是自我安慰也好,说是欺骗自己也好,也许真的要有这样的想法,人生路上才能继续走下去。

是的,情绪要放下,但正义不能放下。

假设对方根本不知因果,不信因果,继续为非作歹,不需受到法律的制裁,那社会还能任其目无法纪,无法无天吗?

那样,谁还会相信正义呢?

这世界,究竟有没有正义呢?

Friday, January 14, 2011

PKFZ:养多一头白象


很久没有提自贸区课题了。

首相在09年9月9日宣布成立的超级特工队的调查工作,如今进行得如何呢?

叫它“超级特工队”,因为它是由政府首席秘书主导,由交通部代表、总检察署长、财政部秘书长,还有一些专业团体代表所组成的Special Task Force。

虽然之前已有Price Waterhouse、公帐会、警方、反贪会和交通部本身的等等重疊调查,这些调查显然还不足够,所以有必要再成立一个“超级”特工队,以重新调查这国丑之母(mother of all scandals)。

当时首相给予6个月的时限,限期是2010年4月。

如今16个月已经过去了,大家对其进展卻一无所知,更别说有任何调查报告出来。

连港务局主席李华民也要卸任了,但,特工队的报告,似乎仍遥遥无期。

李华民的谈话很有趣,他说:

1。自贸区今年要开始摊还46亿元给政府。

2。自贸区可能因无力摊还而宣告破产。

3。但政府不会令它破产。

4。政府最後将需承担或重组债务。

其实,相信这也是很多人都已猜想到的了。

许多官营公司,不就有这样的倾向吗?

官营公司无力还债,不用担心,不用怕,政府自然会帮它还。

这些公司就像有钱人家的败家子,完全没有一点竞争能力,也没有生存能力,最后就等政府出钱拯救。

所以官营公司十有八、九亏损经营,就是这个原因。

自贸区,也不过其中之一。

李华民说,根据Price waterhouse的计算,就算办公楼、厂房和土地100%出租,也无法摊还这笔贷款。

而这三年以来,“大部分单位仍空置,约50%轻工业单位、25%土地,和5%办公楼出租;其他设施如酒店及大型会展中心至今仍未启用。”

在进行自贸区计划之前,难道没有先作一个可行性研究(feasibility study)吗?

没有,这些亿亿元计划,似乎都是凭高官或领袖一时兴起而做的。

不久前,不就有一个耗资2亿元的金枪鱼港计划宣告失败吗?

而原本说要将巴昆电力输送到半岛,现在却说成本太高,不如半岛自建核电厂更便宜。

耗资74亿的巴昆水坝,现在却说要卖给砂州政府。

国家的钱,就是这样挥霍无度,花钱像流水那样流失的。

你敢担保经济转型计划里的许多EPP计划,不也是这样的性质吗?

像百层高楼,像国际金融区,像大马城计划,像已预告超支的捷运计划。

都是打算先建後看行不行。

所以我说,百日维新不会让国家破产,补贴人民也不会叫国家破产,反而是这些亿亿声的大白象,才会叫国家破产!

Thursday, January 13, 2011

ETP:加拉布奈度假村+加雅岛度假别墅


抱歉!昨天看错了日期,经济转型计划(ETP)是在去年9月21日推介,不是10月11日。

10月11日,潘俭伟指ETP只是纸上谈兵,不可能实现。

9月21日,也是一个星期二,由PEMANDU的依德利斯推介。

从推介日期算至2011年1月11日,恰恰是111天。相信那只是一个巧合吧!

在11日公布的19项启动计划(之前译作入口点计划),包括了在本州首府的加雅岛建132间度假别墅,成本7500万元,由杨忠礼兴建。

这倒是前所未闻的新闻。

之前被炒得大热的新闻,是在加拉布奈建一个度假村,这个度假村,原本以为会加一个赌场在内。

这个对面岛的别墅计划,之前无迹可寻,本地人似乎完全不知情,听起来相当令人意外。

当然,这成本7500万元的132间别墅,与其他亿亿声的超级计划比起来,就显得毫不起眼,不能够相提并论。

它只是杨忠礼的一个“小小计划”,出现在ETP,似乎有点勉强和格格不入,而且它也只是一个私人界的房屋计划,说不上转型不转型,不明白它为什么会被纳入其中。

反而是加拉布奈的30亿综合度假村,为什么突然间没再提?

言犹在耳,州政府昨天公布,已在原则上批准在加拉布奈推行耗资65亿元的生态度假村。

这个度假村,应该就是依德利斯当初公布的同样一个度假村,不同的是,成本从30亿元倍涨至65亿,面积也从500英亩扩展至3336英亩。

而原本否认有份的加拉布奈机构,不认不认终须认。

如今真相大白,加拉布奈与另一家上市公司八打灵锡成立了一家叫Prism Crystal的特别用途公司(SPV),以进行有关计划。

两家公司都是同一个老板。

交易所方面,有几点必须跟进。

1。之前被询问时,答复是不知情。

2。在公布上述最新进展时,公司没有要求暂停交易。

3。股价在一周前已悄悄上涨,涨幅应该与最新进展有关。

州政府对这超级度假村,显得非常乐观,预测将带来15,000-20,000个就业机会。

对比ETP第二期的670亿元投资仅能带来35,000工作机会,这个度假村的就业率就高出好几倍来了!

如此庞大的员工数目,如此庞大成本的计划,有没有那样庞大的市场呢?要多少年内可以回本呢?

在融资方面,会不会出现困难?

首相在预算案里宣布,联邦政府将拨出一亿元供部分融资,那其余64亿元资金何来?

肯定需要举债。

Wednesday, January 12, 2011

没有深入民间,不知民间疾苦


11是首相喜欢的数字。

三个月前,10月11号,首相推出了洋洋洒洒的经济转型大计划,简称ETP,矢言要在2020年将国家转型成一个高收入先进国。

昨天是2011年1月11号,首相选择在这天公布ETP的19项入口点计划(EPP)。

前后算来是92天,还差8天就100天,也可算是首相的“百日维新”吧!

昨天我指出,670亿元投资只可换来360亿元国民收入,如此入不敷出的数据有问题。

到现在为止,好像没有人尤其是专家们发现这个谬误,还是我自己解读错误?

纳吉指民联的“百日维新”将导致国家破产,那纳吉的“百日维新”可不可行呢?

老实说,我感觉不到他的诚意。

尤其是看到十多个大男人穿着大衣打着领带一字排开,手里拿着大牌子,牌子上写着:ETP、Investment RM67 billion、19 Projects、GNI RM36 billion、35,000 Jobs等等,看上去还真有点搞笑。

贸工部长还当众高呼:“美好感觉”已经重返马来西亚!

不知为何,读到这里,我全身起鸡皮疙瘩。

美好感觉重返?你感觉到了吗?

我就想起两周前,林西彦才感叹道:感觉不到!

是的,曾是国行副总裁的林西彦感觉不到,我也感觉不到,相信很多人也感觉不到。

唉!没有深入民间,高官不知民间疾苦,当然感觉美好。

我不知这是不是依德利斯算出来的,670亿元投资,换来360亿元国民收入,这岂不是倒贴?

对依德利斯近期的言论,我感到有些困惑。

股市近来屡创新高,众所周知,是热钱进来推高,就如97年期间的情形一样。

依德利斯竟然说,这反映投资者对大马的经济转型计划充满信心!

热钱才不知也不理你甚麽经济转型,他们只是来赚快钱而已。

是依德利斯自己对自己的ETP自信过度吧!

http://mmail.com.my/content/60503-rm36b-spinoff

Tuesday, January 11, 2011

百日维新 V 2019 破产论


我认同安华说的,民联推出的“百日维新”不会导致国家破产,政府的挥霍无度,才会加速国家破产。

同样的,人民的种种补贴也不会如依德利斯说的将使国家在2019年破产,经济转型计划(ETP)下的种种巨额开支,也不会使国家成为一个高收入国,反之将成为一个高开支国,在收不敷支的情形下,那才会加速国家破产。

今天,纳吉又宣布了ETP第二期总额高达670亿元,来自10个国家关键经济领域(NKEA)的19项入口点计划(EPP),估计可为国民带来360亿元总收入,和35,000个工作机会。

慢着,数据上好像有点问题!

670亿元投资,却只可带来360亿元总收入?除非是我诠释错误,这样的投资,将带来310亿元的亏损。

安华说得对,如果政府减少挥霍、浪费和贪污,节省下来的钱将可用来推行许多计划,包括民联百日维新的10项计划。

民联甚至帮他算出来了,只要不挥霍不浪费不贪污,政府将可节省510亿下来!

而百日维新只需用到187亿。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152984

首相指如果民联落实百日维新,我国将会步希腊后尘。

怎会?把510亿元乱乱花掉,那才会步希腊后尘。

其实,读着首相对民联的种种指责,我觉得在首相的潜意识中,他是在警惕他自己。

1。“若不根据我国财务状况,那将典当国家前途。我们不该这么做,债留子孙,那是不负责任的。”

那国阵就根据国家财务情况来推行计划了吗?实际上,很多计划都是通过发售债券来推行的,那才真正债留子孙啊!

2。“我常常认为,若真的这么好,那么这一定不是真的。”

首相署推行的种种英文字母超级计划,理想得像置身在乌托邦,那也一定不是真的吧!

3。“民联只是为了讨好人民,根本就没有列出所需要的财务来源。”

政府频频发售债券,那便是国阵政府的财务来源吗?民联百日维新的187亿财务来源,便是来自从国阵挥霍无度的510亿,还可剩323亿元。

4。“政府所推行的政策都是以负责任的态度推出,而非不能兑现的诺言。”

实际上,许多计划成本最后都是超额超时,这能叫负责任吗?这叫兑现诺言吗?

兹抄录民联百日维新的十大计划如下:

1。全面改革国家机关如:选举委员会、反贪污委员会、总检察署与马来西亚皇家警察部队,以恢复政府行政制度的信誉。

2。废除内安法令(ISA)。

3。谕令国库控股、公积金局与其它持有收费大道股权的政联企业把股权国有化,废除过路费。

4。重塑国家津贴结构,以减少发给私人界的津贴(如给予独立发电厂的190亿元天然气津贴),并转为用于支付人民的津贴。

5。重组公务员的薪资以肯定公务员的角色与贡献。作为一个开始,每名老师的每月薪金将提高500元以肯定他们教国育民的贡献;为回馈乐龄人士对国家贡献,每年给于超过60岁的国民1000元。

6。水供为人民的权益,将已私营化的水务管理特许合约将交还予政府。

7。为城市与半乡区居民提供免费的无线上网服务。

8。废除FELDA垦殖区,以便能够把由其管理的园地交给联邦土地发展局的第二代与第三代居民。

9。把沙巴、砂劳越、丁加奴与吉兰丹的石油税提高至20%。

10。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以解决困扰沙巴的外来移民与公民权课题,以及各种贪污丑闻,包括130亿元的巴生港口自由贸易区丑闻、520亿土著股票流失、 麦卡控股等等。

只要有心改革,以上10项计划欲达并不难。

在几个民联州政府,不已在往这些方面着手了吗?

Monday, January 10, 2011

大马的性与政治(4):如果不是强奸...


去年年底,当读到有关部长强奸女佣的报导时,原以为就是指本州几年前发生的一宗部长强奸案。

当时我想,wikileaks真是神通广大,连在本州发生过的秘闻丑闻都有本事挖到。

大家记得吗?数年前,本地报曾刊登过州部长强奸未成年少女的新闻?

这名巫裔部长来自东海岸,名字呼之欲出。

但是,报纸并没有跟进报导,原因不得而知,渐渐地大家也就淡忘了。

如今忽又爆出另一部长强奸女佣案,不是本州那位部长,这次的涉嫌者,是来自联邦的一名内阁部长。

果真是饱暖思淫欲吗?政客性丑闻何其多,古今中外,比比皆是。

大马政客性丑闻一箩箩,不分种族不分宗教也不分政党。

使我想起: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若真有其事,这位部长趁近水楼台之便,那也不让人感到意外。

根据报导,事情发生在4年前,部长妻子无意中发现了奸情,即刻将女佣送返印尼。

报导也说,印尼一个叫Migrant Care的NGO,曾把一份报告交给当时首相阿都拉,但阿都拉没有采取行动。

不过,阿都拉昨天已经开腔否认接获有关投报。

顾名思义,Migrant Care是个照顾印尼外劳的非政府组织。

无风不起浪,若无此事,谣言从何而来呢?

部长本身也作出了强烈否认,而且他也表明愿意配合当局的调查。

首相也质疑,“有人现在挑起部长被指在4年前强奸女佣的课题,具有政治议程。”

因为,“根据报导,此事发生在2007年,为什么迟至现在才被挑起?”

其实,早在2009年年底,此事曾被揭发,Tenaganita,我国一个NGO,当时要求当局彻查此事。

至于此次再被挑起,自然是因为最近wikileaks泄了很多国家的秘闻,大马秘闻竟然也在其中。

问题是,该女佣已“亲自否认,在她8年的帮佣服务期间曾遭到前雇主强奸的指控”。

根据报导,有4名“印尼人工安置保护所”的官员去见这名46岁的妇女,她在一份书面声明中强调,她没有被雇主强奸。

而原先的报导,是女佣的妹妹向Migrant Care投诉,后者展开调查时,女佣承认被人强奸,却表示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害怕受到对付,“像蒙女案那样”。

以上都是“据说”而已,整个事件就像罗生门那般,各说各话,不知谁真谁假。

当然疑点也不少。

比如说,若是强奸,为什么可以呆在那儿长达8年之久?

部长说他家里也有其他女佣,若说两人有奸情,8年来神不知鬼不觉,那也很不可思议。

Sunday, January 9, 2011

魂兮归来(25):从一开始就是政治课题


我不明白蔡细历的意思,说明福案不能被政治化。

从一开始,它不就是一项政治课题吗?

国阵不是有个叫STOP(Selangor Takeover Plan)的雪州夺权计划吗?

明说要在下届大选把雪州政权夺回来,但,种种的小动作,甚至现在,无不要让雪州政府难做,随时要雪州像霹雳那样痛失江山。

这个夺权大计甚至有个标志,全句是可笑的STOP BN SELANGOR TAKEOVER PLAN PRu 13(阻止第13届大选国阵雪州夺权计划)!

自霹雳夺权成功,首相卸下霹雳巫统州主席一职,改任雪州主席一职,明明就在背后运筹帷幄。

身为一国之相,纳吉其实无需如此自降身份。

为了区区2400元,明福被反贪会请去问话,从此一去不回。

反贪会要查的这2400元,只是用来购买国旗的拨款。

从一开始,它不就是一项政治课题吗?

如果明福没有被叫去反贪会,那他会在反贪会办事处坠楼吗?

马华主席竟然如此是非颠倒、黑白不分,我身为华裔,感到无比悲哀。

还有,现在才来成立的皇委会,并不是赵家,也不是民间要的皇委会,“货不对板”,怎能说已经履行对赵家的承诺?

他甚至质疑媒体只听赵家的话,不听首相的话。

这句说得最莫名其妙。

媒体岂敢那样?

是的,莫名其妙的事情很多,包括土权也反对成立皇委会一事。

此事与土权的“斗争”何关?

明福案,竟然也能与种族课题扯上关系。

土权样样都喜欢“种族化”,那才叫人讨厌,马华主席怎么不谴责他呢?

更好笑的是,马华主席还谈政治道德。

谁有资格谈道德?让大家自己判断好了。

Friday, January 7, 2011

魂兮归来(24):皇委会不查死因


我很质疑某些人的诚意。

成立皇委会,调查反贪会是否违反人权?

这是赵家所要的吗?这是人民所要的吗?

反贪会有否违反人权,何须成立一个皇委会来调查?

从一开始,大家所要看到的皇委会,就是要调查明福的死因。

而且,首相宣布的皇委会,并不是甚麽“新”的皇委会。

大家如果记得,首相去年不是宣布成立一个皇委会和一个验尸庭吗?

当时他就已经说了,皇委会将只调查反贪会的审问程序有没有违反人权,而验尸庭则是查明福的死因。

当时民间已经表示不满,为什么皇委会不是调查明福死因。

我的博文当时还有记录首相说:皇委会很快就会成立,但验尸庭的成立不设期限........。

经过18个月後,验尸庭的判决出来了,却是一个没有判决的判决。

但时至今日,调查反贪会的皇委会却还未成立起来。

今天,首相才说要成立皇委会来查反贪会,还设期限,要三个月内完成调查。

要查反贪会,何须等验尸庭的结果?

已经拖延18个月了,三个月又算甚麽?

本来就可以双管齐下,同时进行的,无需这样来拖延时间。

昨天还读到许子根的谈话,说成立皇委会是去年首相已经答应了的。

他说:首相在接见赵家时提过,先按程序让验尸庭进行相关工作,再成立皇委会。

给人错觉,以为皇委会将调查验尸庭的结果。

然而根据首相今天所宣布的,并非那么一回事。

这个皇委会并没有准备调查死因,也非人民要的皇委会啊!

不知许子根现在会怎么说?

林吉祥说的对:虽是open verdict,判决仍有两大结论:

1。明福非如反贪会强调般死于自杀,

2。明福坠楼前已经受伤。

既非自杀,那他是怎么死的?他是怎么受伤的?

这两个疑点,难道不比反贪会是否违反人权来得重要吗?

无论如何,明福肯定是在反贪会大厦受的伤,也是在反贪会大厦坠楼而死。

单单这两点,反贪会已难辞其咎。

Thursday, January 6, 2011

魂兮归来(23):Open Verdict


记得小时候,在报纸上读到有关李小龙死因的新闻,法官作出的裁决是:“死于非命”。

那是甚麽意思?顾名思义,就是命不该死,但人还是死了!

上网找李小龙死亡的英文新闻,“死于非命”是“death by misadventure”的翻译。

这样一个死因,如何叫人接受?

赵明福死因,不是自杀,不是他杀,验尸官的裁决是open verdict。

甚麽是open verdict?中文报的翻译,有些说是“存疑”,有些说是“悬案”。

open verdict的意思,其实就是没有判决的判决,所以才说是open,因为无法鉴定死因。

至少李小龙还“死于非命”,但赵明福连死因都无法鉴定!那太可悲了吧?

验尸官说:“不是自杀,也不是他杀”,那还有其他的“杀”法吗?

我想不出来。

但如赵妈妈说的:“人是他们带走的,他们不带走他,明福就不会不明不白的死。”

对,如果明福不被带走,他就不会躺在反贪会的楼底下。

这点反贪会一定要负责,不能推得一乾二净。

验尸庭的工作完了,当局下一步该做甚麽?

不能如纳兹里说的,只是接受判决,就这样把案子了结。

这样一个判决,如何能够接受?

验尸庭不也提出一些疑点吗?

例如:明福颈上的伤痕从何而来?

验尸官说:“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伤痕是在坠楼前造成的。”

既然地点就在反贪会办公楼,时间就在凌晨,当时大厦内有多少人?应该不难查出来吧!

我也同意赵丽兰说的,没有证据显示明福自杀,却有许多疑点显示他杀,既然如此,验尸官应该判决是“他杀”才对啊!

验尸庭仍说非自杀也非他杀,这样一个等同没有判决的判决,谁会信服啊!

验尸庭只是查死因,既然他杀的疑点比自杀的可能性多,接下来是不是要调查谁是“凶手”,谁的“嫌疑”最大?

首相接见赵明福家人时,曾保证严正查案全力鉴定死因。

他说:势必查个水落石出(leave no stone unturned),如今是这样的判决,死因仍未鉴定,至今,仍未闻他对裁决作出反应。

他不止要向赵家交代,也要向全国人民交代。

而当时代表首相前往赵家致祭和慰问的胡逸山,你是否还在首相身边呢?为什么也未见到你出来说话?

Wednesday, January 5, 2011

what the fuss is all about!


老实说,我对陈庆亮在推特引起的风波莫名其妙,借用外国人说的一句话:what the fuss is all about。

他在推特问友人jqquah:"Would u choose @jezlai or @hannahyeoh which will be on maternity leave soon?"

当然他的英文文法不对,hannahyeoh是一个人,应该用who不是which。

不知这位陈庆亮是不是人缘不好,他这句话竟然引起多人的谴责,不是指他的文法不对,而是说他性别歧视。

一名女性怀孕待产,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说一名女性将拿产假,却被指歧视女性?

我觉得这样的指责很莫名其妙。

如杨艾琳在她专栏里说的,“陈庆亮当初要是稍微动动脑筋,抽掉“will be on maternity leave soon”几个字就没事了,........”

http://ailinyong.blogspot.com/2011/01/blog-post.html

但,说杨巧双将拿产假也有错?这我就不明白了。

我不认识陈庆亮,我也不属任何政党,我只是对这件推特风波感到不明。

在这件事上,我相信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有心人便借此大做文章。

昨天读到翁诗杰在《当今大马》的文章《“只看立场,不问是非”的迷思》。

我也写过一篇《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引述美国思想史学者Mark Lilla提到的,知识分子可以为了权力而背叛本身原有的崇高理想。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com/2009/07/blog-post_10.html

政治不就是这样吗?你加入了某个政党,你就必须支持它所有的政策,不管对错,不管利弊,你都要支持,除非你退党。

所以每当有人跳槽或退党,接着他必“口出恶言”或“大爆内幕”,把他原属的党批得一无是处。

在这件事上,是不是因为阵营不同,不管你说甚麽,不管对不对,对方一定反对到底?只要有机会抓到痛脚,就紧抓住对方不放?

我看到的就是当前我国政坛的一个现象,不止国阵如此,民联近来也有了这个倾向。

我们的政治领袖就是放着国家大事不做,整天这样攻来攻去,近乎无中生有,鸡蛋里挑骨头,作为人民的我们,相信也很厌烦了。

Tuesday, January 4, 2011

元旦車禍:13歲女孩無牌飚車,兩兄弟惨死!


如果我是老總,我會打出如上的標題。

元旦那天,《亞洲》的頭版頭條,打着長長的大字標題:

納閩凌晨死亡車禍
四驅車失控
猛撞電燈柱
2兄弟慘死
女司機和另三搭客輕重傷

當時只讀標題,沒讀內容,因為我只當它是另一宗車禍報導。

老實說,每天都有車禍新聞,我已讀得麻木了。

在這里,幾乎每年的圣誕或新年期間,車禍新聞就特別多,已經習以為常!

所以這次,也沒特別去讀新聞內容。

昨天回到辦公室,看網上舊聞,讀到元旦前夕的新聞,赫然發現,納閩那宗車禍,司機竟然只是一名13歲的未成年少女!

天,又是未成年無牌駕駛闖禍,怎么報紙標題完全沒提這點?只當是另一宗“普通”車禍來看待?

而且,这位女孩只有13岁!她是受到家人宠坏过度溺爱,还是缺乏家庭关爱与温暖的孩子?

使我想起幾年前,亞庇也發生一宗少年半夜偷駕父親的車出來游蕩,遇到警車,一時驚慌,加速逃走,結果撞入大溝渠,車毀人亡。

同樣的事件再次發生,這次不止害死自己,也害死別人的孩子。

根據報導,車上共有6人,都是未成年少年,一對13及15歲的楊姓兄弟雙雙重傷當場斃命,另一15歲蔡姓少年重傷,被送來了亞庇醫院,而少女司機和另兩名15歲華嘉裔和14歲葉姓少年則受輕傷。

報紙說,13歲少女駕的是一輛Prado,是其中一名受傷少年的母親所有。

警方說:相信該輛自動四驅車是因快速行駛,因失控翻覆撞向事發地點附近的房屋洋灰圍牆。

可以想象事發當晚的情形,其中一名少年偷了母親的Prado車,約了幾位好朋友通宵達旦,沒人要駕高頭大馬的Prado,結果這名13歲的的唯一少女“自告奮勇”,結果就是如報紙所報導的那般。

一個13歲的女孩子,我想她應該長得相當高大吧!否則坐上司機座位,她如何看到前路?

我懷疑她是不是看了too fast too furious的飚車影片而有樣學樣?

警方勸告家長,不應允許未成年的孩子或沒有駕駛執照的人士駕駛他們的車子,否則他們可被對付,包括罰款及被發傳票。

我不知少年拿了車鎖匙,少年的母親知不知情。

無論如何,如果那晚,少年的母親把車鎖匙收好,不給孩子拿,悲劇就不會發生了!

但說歸說,相信此類事件以后還是會發生。

做父母的,是不是要很小心,不要把車鎖匙交給未成年孩子去駕駛?

但,我對報紙對這件車禍的報導手法相當不滿。

除了沒有在標題突出司機未成年,從頭到尾,也沒有讀到有譴責孩子家長的文字。

總之,似乎不把未成年孩子駕車闖禍當一回事。

在今天的后續報導,提到納閩有四個社團籌了15,900元給被送來亞庇治療的蔡姓少年。

若不細讀的話,你不會想到這則新聞與元旦造成嚴重傷亡的車禍有關。

我唯一能夠做的假设是,孩子們的家長,尤其是Prado的車主,可能是納閩島上一位赫赫有名的拿督級人物,所以報紙不便做出“譴責”。

納閩是個小地方,幾乎每個人都認識每個人。

記者為免得罪聞人,重點略過不提,那也難怪。

正因為那樣,就害死了別人的孩子!

Monday, January 3, 2011

国家转型的迷思:无为而治,或乱世用重典?


昨天收不到电视节目,便开了DVD来看,是关于中国古代文化圣贤的故事。

其中一篇讲到老子的“无为而治”。

儿子问:“无为而治”是甚麽意思。

影片举了一个例子:说汉朝相国曹参整天喝酒不做事,却辩说国家法律、政策、规矩等,前朝的皇帝刘邦和相国萧何已经制订好了,大家只要跟着去做便是,不需要再搞甚麽新花样了。

原来这便是成语“萧规曹随”的由来。

我跟儿子说:无为而治,前提是国家必须太平,人民必须过得安宁,那国家无需怎么治理,人民也会自律,那才可以无为而治。

如果社会混乱,治安不好,政府再无为而治的话,国家岂非更乱?

那时候,不是无为而治,而是应该乱世用重典。

我们的国家,应该无为而治,还是乱世用重典呢?

周末的时候,读到了一篇文章,题目是:The Mystique of National Transformation(国家转型的迷思)。

作者林西彦,他是前国行副总裁,退休後被聘为太平银行(Pacific Bank)主席。太平银行後在银行合并期间被并入了马银行。

丹斯里林西彦同样质疑国家的新经济模式(NEM),如何能与经济转型计划(ETP)和国家转型计划(GTP)联系;它们又如何能够使国家成为一个高收入国。

他也问到,有多少人,包括商家、投资者、公务员,甚至学者,真正明白这些计划的内容?包括那些英文字母简写的等等计划?

这些计划多得一箩箩,林西彦把它们列了出来:NEAC, GNI, NKEAs, NKRAs, SRIs, EPPs, BOs, 10MP, IEB, Permandu and GOA, Greater KL/KV, 等等等........。

说真的,你能够背多少个出来?或知道多少个的全名?

接着,林西彦带出了重点:最大的挑战是:你如何叫大家信服(这些计划可以有效执行)?

http://biz.thestar.com.my/news/story.asp?file=/2011/1/1/business/7619849&sec=business

林西彦认为“公众感觉的重要性”(Important how the public feels)才是重要的。

“就算数据显示,罪案如何下跌,街头罪案如何下降,或多少人因贪污被捕,公众和投资者必须对罪案和贪污情况有实质改善的感觉,因为偏差的数据并未道出真相,也不吸引人。”

“他们要有今天比昨天好,明天比今天好,以及明天他们的期望会实现的“感觉””。

林西彦更以亲身经历为例,说他的办公室在繁忙的白沙罗大厦附近,他泊在办公室不远的车子,在10分钟内被偷走。

不久前,他在白沙罗高原的附属公司又入贼,电脑不翼而飞。

“当朋友及邻居听到我的不幸,我才发觉到同样不幸的事件在附近发生,包括抢劫及攫夺手提包。”

他说:无论数据如何显示,人民及投资者都缺乏安全“感觉”。

你说,如果连一名退休的金融家都这样说,身为平民如你我,如何能对这些字母计划具有信心?

在这样的情形下,国家应该要无为而治,或乱世用重典?

昨天更读到一则新闻,胆大包天的匪徒驾着一辆报失的四轮车入屋打劫,然后把屋主的另一部车驾走,把原先偷来的四轮车丢弃在不远处。

所以,要确保NEM、ETP、GTP和等等字母计划有效执行,使国家在2020年前成功成为一个高收入国,还是先肃贪成功,先把国家治安处理好吧!

“马来亚之虎”有违“一个大马”精神?


恕我孤陋寡闻,这之前,没有听过有个叫Suzuki杯的足球赛,而且还连办了14届。

因此,大马队此次嬴了Suzuki杯,我不懂为什么全国要放假。

Suzuki杯,顾名思义,只是一个由Suzuki公司赞助的足球赛吧了!

难怪有人在fb留言说:嬴一个Suzuki杯就放一天假,如果嬴世界杯不是要放一个月假?

好在首相不是在嬴了球赛的当晚宣布次天就放假,而是隔了一天,在31日,2010年的最后一天放假。

这样子不会叫上班族不知所措:当天要不要去上班?

有一年,忘了是甚麽事情发生,前首相也是即兴宣布假期,第二天就放假。

由于宣布的时间很晚,很多人未必都有收看电视,并不知道第二天是假期。

我也是早早入睡,第二天听收音机的七点钟新闻报导,当时也是半信半疑,但最后还是到公司去。

结果当然就是白跑一趟,没有开工又回家。

小时候的一次“即兴假期”更是无厘头。

记得那时是拳王默哈末阿里在日本嬴了拳赛後,据说当时在首长马士达华的邀请下来沙巴,到达本州那天,马士达华也宣布放一天假!

学生最喜欢放假的了!当时我还是学生,当然也是高兴得不得了。

但,现在回头一想,这种莫名其妙的假期,对国家人民有甚麽意义?

就像这次,政府还警告商家当天必须付双倍薪水给员工,对商家来说,这些都是不必要的额外开支。

有趣的是,大马队嬴球,竟然引起本州领袖的不满。

事因大马足球队被称为“马来亚之虎”,州体育助理部长Jahid认为没有反映“一个大马”精神,应该改称“马来西亚之虎”才对。

我立即就想到,那马来亚银行(Malayan Banking),是不是应该改名叫马来西亚银行(Malaysian Banking)?

你看,我们就是喜欢做这些无谓之争。

反而有很多影响本州的大事,却不去据理力争。

在不久前的共运会上,来自沙巴的金牌大力士Aricco Jumitih没有穿印有国旗的赛衣,反而穿印有沙巴州旗的赛衣出场,结果拿到金牌。

这样,算不算扯平了?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