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8, 2014

OPEC不減產 油價創新低

OPEC開會,認為基本因素未變,決定不減產,結果引起國際油價暴跌,創下四年最大跌幅,至70美元。

之前我們的首相署阿都華希部長曾說,若沿用「管理浮動制」,以每個月末的10天平均價格計算,下個月的RON95售價應該是2.27元。

昨天,副財長阿末馬斯蘭說,隨著國際油價下跌,目前的油價每公升應該是2.26元。

但國際油價昨日創下新低,這個10天平均價格應該遠比2.26元還低吧!

我倒很好奇,首相(我相信是由他來制訂)會將RON95新價訂在什麽水平。

拉菲茲說,到了下星期一(12月1日),政府若不將RON95價格調降至1.90元,民聯就將在12月31日發動大示威。

其實,何須等到12月31日,現在就應該發動示威,因為RON95本就不該在上個月調漲20分,政府不止應該即刻將這20分還回給人民,還要將RON95調低過上個月頭的2.10元才是。

拉菲茲說,油公司獲得政府保證每公升30分盈利,因此,政府應該負責津貼這30分給油公司,而不是由人民買單;應該將這30分從油價里扣出來,所以RON95的零售價應該調低至1.90元才對。

不懂他的油公司(oil companies)指的是油站業者還是石油公司。

他是引述凱里上星期的說法(到底是哪位部長在負責油價啊!):我國將採取的「浮動制」,是參考新加坡普世市場(MOPS)價格,再納入營運成本每公升9.58分、石油公司營利5分、油站業者營利12.19分以及Alpha(MOPS與購價差距)5分等,拉菲茲說,RON95價格應該是195.15分。

但因為加上政府所保證的30分油公司盈利,所以阿末馬斯蘭說調低後的售價是2.26元。

拉菲茲說必須取走這30分盈利,將RON95調至1.90元才是實際的水平。

上一回,當國際油價跌破80美元水平,國內燃油價格也是介於1.80至1.90元之間。

記得那時的油價部長說在80美元水平,政府就無需提供津貼,更何況目前早已跌破80美元,所以我一直強調,以當前RON95的價格,其實已是人民在補貼政府了。

但政府有可能將RON95一次下調40分至1.90元嗎?我覺得不會。就像在上一次,雖然國際油價一度暴跌至40美元,國內燃油也只是5分一角地降,甚至停在1.80元止降。

所以我很好奇,這一次,財長首相要如何在「管理浮動制」下調降RON95價錢?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14

PR1MA:不用錢也可以買房子

我們的財長首相大概還看不到問題的癥結在哪裡。

年輕人借不到錢買屋子,不是因為銀行貸款不夠高,而是屋價太高。

前天,財長首相宣佈在一馬房屋計劃(PR1MA)下,國內青年將能獲得110%銀行貸款,讓年輕人“沒有錢也可以買房子”。

讀到有關新聞,我心想,幾年後,國內破產人數大概又將更上一層樓。

財長首相在四年前推出「我的第一房屋計劃」,參與的金融機構多達25家,紛紛表示支持有關計劃,申請條件一直放寬又放寬,事實是獲批准者仍然寥寥無幾。

問題出在哪裡呢?似乎沒有人真正深入去探討。

例如放寬條件之一,是將屋價10萬至22萬提高至40萬元,畢竟當今,還有多少屋價是在10至22萬之間呢?

但此項條件放寬也沒用,因為對年輕人來說,有多少人能供得起40萬元的房屋啊?

可以說,「我的第一房屋計劃」已經宣告失敗。

可能因為如此吧,兩年前,財長首相又推出了「一馬房屋計劃」,也就是PR1MA,由政府鑒定地點提供土地,以“提供比市價較低的房屋供人民申請”。

雖說是比市價低的房屋,與「一馬房屋計劃」一樣,屋價頂限仍是蠻高的40萬。而申請對象是“中等收入群”,何謂“中等收入群”?根據該計劃的詮釋,便是月入介於2500至一萬元者。

你看,我們的財長首相真的相信我們已經晉入高收入先進國行列了,竟然將月入一萬元者列為“中等收入群”,但國內有多少年輕人月入達到萬元以上啊?

首相署部長阿都華希不久前也宣佈,國家平均每月家庭收入已破5900元。這樣說來,我國不是沒有窮人?

言歸正題。

根據報導,PR1MA自推展以來反應熱烈,已有25萬人上網申請,至於批准率是多少則不詳。

如今財長首相宣佈110%銀行貸款。我想,如果批准率高的話,那也無需提供110%貸款給申請者吧!

那銀行還需要評估申請者的償還能力嗎?那大概就給銀行自己去頭痛好了。

讓我想起,國行正在設法打壓國內家債嚴重的問題,而這一廂,財長首相卻在製造國內家債繼續惡化的問題。

不是嗎?提高110%貸款,等於說申請者根本無需付一分錢就可擁有一間屋子,但這筆貸款可是要還的呢!

不要緊,負責這項PR1MA計劃的PR1MA公司已經想好了,一旦申請者無法償還貸款,公司將允許他們“先租後買”(rent to own),直至他們有能力購買房子為止。

想好好,這個“先租後買”計劃夠不夠實際啊?如果有錢,誰不要還貸款?如果沒有錢,就算你將貸款轉為租金,他們也還是沒有能力還錢啊!

萬一他們連租金都付不起呢?報導沒有提到,我想大概就是將他們趕出門去吧!

所以各位,不要以為可以取得110%貸款不用付一分錢就可以住進新屋子是件很爽快的事,沒有那麼高的收入,就不要借那麼多的錢。

就算你付得起貸款,將利息和供期算進去,最後你會發現,你所付出的貸款總數,可能是你原本屋價的一兩倍!

Tuesday, November 25, 2014

別被油價「浮動制」給誤導了!

幾乎又被政府誤導了!

取消燃油補貼,並不意味著RON95將從此根據自由市場價格浮動(現在的RON97也不是)。

原來政府所謂的「浮動制」是「管理式」(managed float system)的,不是「自由浮動制」(free float system)。

兩者有什麽不同?

根據首相署部長阿都華希解釋,採用「管理浮動制」是爲了考量石油公司、油站公司和消費者團體的利益。

http://www.nst.com.my/node/55585

這樣說又是什麽意思?

拉菲茲直截了當指出,就是“確保油公司不會蒙受虧損”。

他約略說明,我國沿用的「自動標價機制」(APM),在計算油價時,必須納入營運成本每公升9.58分、石油公司營利5分、油站業者營利12.19分、Alpha(MOPS與真實買價的差距)5分,總計31.77分。

這與我在10月20日博文《政府要瞞騙我們多久呢?》里提到政府在2008年時計算油價的方程式相差無幾。

當時的零售價格2.15元是這樣得來的:

生產成本1.16元+營運開支9.54分+石油公司營利5分+油站業者營利12.19分+零售稅72分=2.1473元。

營業開支從9.54分增至9.58分,那也無可厚非,其他成本則保持不變,但我對零售稅竟然高達72分感到很困惑,那可占了零售價的33.5%呢!這不太高了嗎?

如果取走這零售稅,燃油成本僅1.43元吧了!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sg/2014/10/blog-post_20.html

從這你可以看到,因為是所謂的「管理浮動制」,這零售稅的部份可以任政府去訂制高低,所以我說,如果政府沒有誠意的話,就算取消了燃油津貼,RON95還不見得會調降。

公平起見,爲什麽政府不採用「自由浮動制」,讓石油業者自行制訂油價,讓消費者有選擇的自由。若由政府來決定油價,每家油站價格劃一,這不也是一種壟斷嗎?

Monday, November 24, 2014

不要以為下個月RON95一定跌價

如果政府真有誠意,何需等到12月1日?

真是沒有汽油補貼而根據浮動制的話,RON97的市價若是2.55元,RON95市價起碼也要跌倒兩元以下。等於說,目前市價2.30元,意即是消費者在補貼政府至少每公升30分以上。

有什麽理由,國際油價自兩個月前就跌得不休,但RON95上個月不跌還起20分至2.30元,而上星期RON97卻跌20分至2.55元,兩者僅相差25分。

當局還說,以當前市價,政府仍然津貼每公升13分予RON95。根據這個說法,RON95實價其實是2.43元,與RON97實價僅相差12分?騙小孩子嗎?

蔡智勇身為其中一位副財長還說,政府取消RON95津貼是爲了讓人民在國際油價下降時享有更低的油價優惠。

這算什麽廢話啊!

根據當下國際油價,政府根本就不用給予任何汽油補貼了,反之是人民在倒貼,為何RON95仍然高居不下呢?

這點可要請蔡副財長再解說清楚。因為我不是很懂。

當RON97跌價時,蔡副財長也說了一段似是而非的話。他說,如果更多人民使用RON97,那就有助減輕政府補貼負擔。

真相是,根據當前市價,政府根本就無需補貼RON95了,所以我要借蔡副財長的話,同樣問回他,爲什麽不即刻讓RON95跌價,畢竟更多人使用RON95,那不更幫助政府減輕燃油補貼的負擔嗎?

但是,人民也不要想當然耳,認為從12月1日開始,當燃油津貼“取消”之後,RON95必定降價,因為到時候政府可能又會想出各種藉口,尤其是當國際油價回升的時候,藉口就更加充足了。

我小人之心,我想這可能就是爲什麽要等到下個月才“取消”補貼的原故吧!

公平起見,其他只益朋黨的補貼是否也要一併取消呢?包括白糖(不要以為沒有了,只是名堂不同)、白米、國能和其他IPP等等;還有那些等同補貼,卻永遠賠無止盡的大道公司等等,這些來得才更大單哩!

Tuesday, November 18, 2014

納吉和敦馬的終極決裂?

成立另一個委員會以研究另一個委員會所做的研究報告內容與建議?

覺得這個做法真是荒謬,也虧首相想得出來。

那當第二個委員會在研究第一個委員會所做的報告後也做了它的報告,需不需要成立第三個委員會來研究第二個委員會所作的報告內容與建議呢?

依此類推,這個研究報告豈非永遠沒完沒了?

說的就是本州非法移民皇委會(RCI)的研究報告。

州民都知道,這個RCI報告早在年頭就已做好了,可是報告內容如何?至今依然沒有公佈。爲什麽要那麼久?

原本說要翻譯成馬來文以先讓最高元首過目,但半年早就過去了,難道還沒翻譯完成嗎?難道最高元首還未過目嗎?

再說,成立皇委會的原意本來就是要查出真相,翻不翻譯成馬來文給最高元首過目,應該是兩回事,難道還要等後者批准不成?難道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不成?

之前的趙明福和林甘皇委會都不需這樣啊,爲什麽這個調查非法移民的RCI這麼特別?

納吉過來本州為幾個國陣州成員黨主持大會,終於帶來了“好消息”,說內閣已經做出決定,將在下個月公佈有關RCI報告。

原來這個RCI報告還要經過內閣同意才能公佈的,但爲什麽不能立即,還要等到下個月呢?

我懷疑這可能與即將召開的巫統大會有關,也與敦馬有關。

這個調查州內非法移民的報告為何遲遲無法公佈,相信就是因為裡邊提到一個非常關鍵人物,就是前首相敦馬。

「M計劃」的幕後人物是誰?其實呼之欲出,只是大家心照不宣。爲什麽敦馬當時一直反對成立這個皇委會,最大原因在此。

而敦馬最近不是一直在抨擊納吉嗎?納吉會不會就以RCI報告作為他的殺手鐧?只要看看下周展開的巫統大會就知道了。

否則,爲什麽不能即刻公佈,還要等到下個月頭?仔細想想,時間上巧合得太奇妙了。

納吉背後一定有個“聰明”的軍師。

不久前,敦馬不是公開說不再支持納吉了嗎?之後,他就不斷公開抨擊納吉的一些計劃,包括1MDB和BR1M。而納吉居然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可以說,這是納吉和敦馬間的終極對決,而納吉的籌碼就是這份RCI報告。

根據當初成立RCI所訂下的範疇,RCI需對研究結果作出建議,即是說,RCI已在報告里建議政府所應採取的後續行動,但納吉卻將皮球踢回給本州,委任本州副首長百林成立一個委員會,以針對報告里的建議作出研究及建議。

如我開頭說的,這個做法真是荒謬透頂。

百林是團結黨政府時期的首長,團結黨擊敗當時的人民黨而執政本州,也是在那個時候,當時的首相敦馬開始佈局讓巫統東渡,遂有了“臭名昭彰”的「M計劃」。

讓百林擔任此研究RCI報告的委員會,不能不說是刻意的安排,也叫百林騎虎難下,要如何處理這個大課題,才不會對不起州民,又不會得罪現任首相或前首相?

不過也別忘記,每當要處理某項課題時,納吉最拿手的,就是成立一個委員會,但這個委員會到了最後往往就沒有了下文,不然就是虎頭蛇尾,沒有公佈研究結果。

這個特別成立以研究RCI調查報告並以當時首長百林為首的委員會,會研究出什麽結果或作出什麽建議來?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Monday, November 17, 2014

一個做了許多承諾的首相

今早去打油,看到打油機上每月更換的貼紙上注明:本月的RON95政府補貼是每公升12分。

即是說,如果沒有政府補貼,那RON95的市價應該是2.42元。

那RON97的市價應該多少呢?RON97不是實行浮動制的嗎?爲什麽至今依然保持在2.75元呢?

當然這樣問也不完全正確,因為國際油價從八月開始暴跌,RON97曾在九月調降10分至目前的2.75元,當時RON95并未隨之下調,反之還在10月初調漲20分至2.30元。

這是根據什麽邏輯啊?

副財長阿莫馬斯蘭狡辯說,不是油價調漲,而是因政府津貼“合理化”而減少。過後還說當前油價會保持到明年六月再調整。言下之意,相信他是指政府會繼續“給予”燃油津貼,直至明年六月再“減少”。

問題是國際油價跌跌不休,部長於是又改變說法,說油價如果跌破津貼價,那政府就會考慮徵收銷售稅。

就是如上回我說的,國內油價仍然保持在目前水平,不再由政府津貼人民,而改為人民倒貼政府。

11月的每公升12分津貼,部長在月初時說,那是根據國際油價80美元計算出來的,其實國際油價跌破80美元已經好一段時期了,可見目前已經是人民在倒貼政府,政府已經無需提供任何燃油津貼了。

現在又讀到部長改變論調,說只要原油價格降至75至70美元,財政部就會“建議”調降RON95價格。

部長這番話,他在上星期已經說過了,這是他說的第二次,當時媒體並沒有大事報導,這次卻有媒體報一半沒報一半,還標題說“政府可能調低油價”,當然這樣報導也沒錯,因為只是“可能”而已,但似乎有點誤導性,就當是媒體的“善意誤導”好了。

如果原油價格真的跌破75美元(其實一周前已跌過一次!),部長會不會又改口?

老實說,我真的不敢信任我們的政府,到時可能他們又會搬出低油價會影響政府明年預算等理由而不肯降低油價。

你看,兼任財長也是1MDB顧問的首相至今都沒有針對反對黨的種種疑問作出任何回應。

疑問不止來自反對黨,連三位前財長,包括拉沙里、達因和敦馬都忍不住大肆抨擊1MDB的神秘作業方式,爲什麽首相至今仍然聽而不聞?

一個整天往國外跑又不出席國會的財長/首相,這個國家要如何前進要如何先進啊?

這趟來沙出席各國陣州成員黨大會,聽到他又做了許多承諾,包括:

1.公佈皇委會的非法移民報告。
(爲什麽要拖那麼久啊?)

2.不發出生紙給州內的無國籍兒童。
(改發出生記錄給他們,老實說,與出生紙有什麽分別嗎?)

3.採取強硬行動對付入侵者,以確保州民安全。
(還有兩名人質在對方手中呢!)

4.確保本州獲得更多石油及天然氣收入。
(那5%的石油稅呢?)。

5.州物價偏高,若沿海貿易政策是肇因的話,“我們”將深入研究。
(多年前東西馬物價統一的承諾都還沒有兌現呢!)

這些都已不是什麽新課題,首相回去半島後可能就已忘記了他做了何種承諾,然後再等他下一回來到本州,教州民再一次又沉醉在他的種種承諾,永遠樂此不疲。

說起來,州民也真有耐性,要等到首相到來,才提出上述的種種承諾,如果首相不來,那不是永遠就在那裡癡癡地等?

Monday, November 10, 2014

一個石油政府的困境

上周,副財長阿末馬斯蘭堅持政府僅擔保1MDB最初的58億貸款,并否認一封政府支持1MDB發售30億美元債券的“支持信”的存在。

週末的時候,《The Edge》刊登政府去年3月14日發出的該封“支持信”,白紙黑字寫道:

“In the event 1MDB, as shareholder of the Issuer, fails to provide the required funds… Malaysia shall then step in to inject the necessary capital into the Issuer, or make payments to ensure the Issuer’s obligation in respect of the debt are fully met,”

不懂阿末馬斯蘭如今要如何辯駁?難道說那封信是假的?

安排這批債券從中獲得高達10%佣金的高盛也已給予證實,為何阿末還要否認?

隨著馬幣最近“貶值”,這筆債已漲至馬幣100.8億元,占1MDB總債逾1/4。

大家努力的祈禱吧,希望1MDB不要成為另一個PKFZ,最後動用到人民的錢來替1MDB買單。

就不再談1MDB了,今天來談另一個課題,就是疲弱不堪其他國家紛紛調低唯大馬例外的油價。

上個月底我就已經做出分析,以當前的原油價格,國內燃油價格理應跌至1.90元以下;現在每公升依然保持在2.30元不跌,其實是人民在倒貼政府。

果然,上周就讀到副財長阿末馬斯蘭說,如果國際油價跌低過政府津貼的油價,那政府就可能考慮徵收石油銷售稅。

我說沒有可能也沒有考慮,以當前的油價水平,政府早就在徵收石油銷售稅了。

(爲什麽又是阿末馬斯蘭啊!之前不是由消費部長哈山馬力當油價課題的政府發言人嗎?)

你看,政府就是不願調低國內油價,儘管國際原油價格大跌,國內RON95仍然保持在2.30元。這位副財長說,就當是石油消費稅好了。

這個情況,五年前也出現過。那時候,國際原油價格甚至一度跌破40美元,但國內油價就停在1.80元不再調低,當時的油價部長沙里爾就說了,政府一直不停補貼人民,如今油價下降,政府停止補貼,人民還回給政府,也是應該的。

我一直強調,政府以高油價為由作為政府不能提供補貼給人民是唬人的。油價高,政府的石油補貼不錯隨之提高,但政府從高油價所獲的收益,肯定遠遠超過石油津貼的增幅。

反之,油價下跌,政府才需要擔心,因為那表示來自石油的收益也將下降。

上周潘儉偉就提問,隨著油價下跌,明年的預算案肯定會受到影響,財長將如何達到其減赤目標?

這就是一個依賴石油收入作為其40%開銷的大馬政府所面對的困局。

但我還是不明白,我們的鄰國汶萊的收入幾乎100%來自石油,爲什麽它好像不會面對這樣的問題?

我們的政府,你到底要油價漲還是要油價跌啊!

Friday, November 7, 2014

阿拉允許1MDB借錢

真希望我們的人民代議士可以再聰明一點,不要整天說些蠢話讓人貽笑大方。

昨天在國會,一名叫Reezal Merican的國陣議員為1MDB辯護說,欠債不是罪,因為阿拉也允許祂的信徒欠債。

好笑嗎?但我笑不出來。這個國家有這樣水準的人民代議士,人民可以寄望什麽?就讓阿拉來保佑好了。

1MDB帳目終於出爐,針對今次6.65億元的虧損,公司解釋說,那是因為今次高達24億的融資成本(finance cost),遠比去年的16億高。

爲什麽融資成本這麼高?那就問回公司本身,爲什麽願意付給高盛比市場高出5至112倍的佣金和利息?

1MDB的借貸每年有增無減,融資成本自然也跟著每年上漲,在沒有實質營收的情形下,公司要如何應付這每年數十億的融資成本啊?

實際上,自成立以來,1MDB從來沒有得到任何盈利,過去的紙上盈利只是來自資產重估,那也是自欺欺人的。

例如去年的7.78億元盈利,卻是從高達27億的資產重估得來。如果沒有重估資產,那1MDB的去年虧損就應該是19億。

我懷疑存放在開曼群島的70億元所謂“投資”,是有其特別用途的,就是在大選前“以備萬一”。連1MDB本身都承認,對這筆資金只有“微乎其微的控制權”。

505後,國陣重新執政。因此,1MDB透露,公司今年已經贖回總值40億,餘額則將在本月全部贖回。

這項“投資”,公司將獲得4.35億利息,但它的融資成本是多少?若以所知的起碼7%計算,那就是最少4.9億的成本,這筆“投資”,豈非不賺還虧?

這算什麽“投資”?

前財長達因也認為政府不應該允許1MDB將資金存在海外,尤其是在開曼群島。第一這筆數額太大,第二當局做法太過神秘。

達因沒有明說,其實,眾所周知,這麼一大筆錢移除海外,又存在開曼群島,難免令人想到“洗黑錢”,又輪不到1MDB話事,爲什麽做到那麼鬼祟啊?

這麼一家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公司,身為公司的顧問主席,與其繼續舉債融資蝕本,爲了不連累國家,成為導致國家破產的那跟稻草,首相不如將它清盤算了。

Thursday, November 6, 2014

荷蘭首相非常羡慕我國

昨天剛提到1MDB今年再次遲交帳目,今天就讀到它發表文告,說它已向公司委員會提呈最新帳目。

根據《KiniBiz》報導,雖然營收比去年增長大約三分二,虧損卻高達6.695億。

報導未提到1MDB另兩家子公司的帳目是否也包括在內。

這兩家子公司是1MDB Energy (Langat)和1MDB Real Estate。

潘儉偉說,這兩家子公司的財務情況更加糟糕,它們連截至去年三月的帳目都還未提交。

1MDB Energy,就是打算今年上市又不斷延期如今已延至明年的那家能源公司。

為何一直無法如期上市?看到它連去年的帳目都做不出來,那也不令人意外了。

叫我想起它拖欠馬銀行等銀行的貸款。公司上市的目的,只是要攤還銀行貸款罷了!

正如我昨天說的,身為1MDB顧問主席的納吉首相,最拿手的就是舉新債還舊債,這就是爲什麽1MDB債務和國家債務只有增無減。

同樣,1MDB能源要上市,只爲了還銀行債罷了。

爲了安定民心,首相再次在國會“保證”,雖然國債高達53%,國家不會面對經濟危機。

他還大言不慚說,剛到訪的荷蘭首相非常羡慕我國的經濟表現。

真是自欺欺人,難道他不知道那只是客套話嗎?

首相真是語無倫次。他說國債占GDP的53%還是屬於偏低,所以不用擔心;而高占87%的家債在亞洲排名第二高,但那也不用擔心,因為國人購買房子都是買來自己住,“最終會達到產業增值效果,長遠來還是具有回酬的投資”。

聽出語病來嗎?既然是買來自己住,不是買來投資,如何達到增值效果,如何得到回酬?更糟糕的是,以當前屋價來看,一般民眾根本都沒有買屋子的能力,還說什麽買來自己住?

首相不是不知道他所推出的PR1MA屋貸計劃,根本可以說已經宣告失敗了,當下年輕人的收入,根本就借不到貸款來買屋子。

還以高達87%的家債排名第二為榮?首相知不知道國內的破產人士已經愈來愈年輕化?單單因還不起屋貸和車貸而破產者就占了45%?這是首相署部長南希透露的。

另一位首相署部長阿都華希竟然說,我國每月家庭平均收入已達5900元。不知他是如何算出來的,如果年均收入已經這麼高,那何來的那麼多的破產人士啊?

爲什麽阿都華希要“報大數”?我可以想像那是爲了證明國家正往首相口中的「高收入先進國」宏願邁進。

不要騙人了,這所謂的“高收入”,追得上漲得更快的“高物價”嗎?那是兩樣不同的東西啊!

關於這點,之前也說過很多次了,所以也不再贅述了。

然後又有一則新聞報導,首相說將對欠債不還的NFC採取法律行動。

當年的2.5億貸款,至今只還了3498萬元,意即還有2.15億欠款。

看看莎麗扎天天陪著首相夫人跟進跟出,她還是首相署里領取部長級高薪的婦女事務顧問呢!這個職務還是特別為她量身訂造出來的呢!

你相信政府真的會向NFC採取行動嗎?最多也只是將公司清盤算數,為何不提控公司背後的成員們呢?

Wednesday, November 5, 2014

國陣政府里,誰適合當財長?

1MDB再次遲交帳目,這是早就讓人預料以及早已報導的事。但帳目遲交的原因,若是如潘儉偉說的,是因為稽查師拒簽帳目,那1MDB的帳,就真的大有問題了。

去年不也同樣因為帳目遲遲無法出爐,結果是原有的稽查師KPMG被撤換,換了Deloitte接手。

爲什麽無端端要更換稽查師?顯然是與帳目無法出爐大有關係;難道如今舊事又要重演,1MDB是否又要撤換稽查師呢?

1MDB操作的疑雲重重,之前已經提過n數次了,最令人困擾的就是,1MDB成立至今,只是聽到它不斷地發債券籌資,但這些資金究竟用到了哪裡去?公司的商業活動進展如何?不要說大家都在五里霧中,連公司本身都無可奉告。

可能你會好奇,這樣的一個情況,爲什麽它的債券還會賣得出去?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它肯付高昂的利息,然後又有政府的保證,自然賣得出去。

前陣子,納吉再次在國會以書面報告政府只是擔保起初的58億元貸款,那是不正確的。

情況就與PKFZ情況一樣,政府發出的“支持信”,其作用是與“擔保信”一樣的,雖然它不是“擔保信”,在PKFZ里,政府不是乖乖地替一家私人公司還債嗎?

你不能說1MDB不是GLC,因為它的顧問正是首相本身,如果1MDB欠債不還,難道政府能夠完全置之不理?

《The Edge》上周報導,1MDB在前年與去年再次發行的17.5億美元(56億馬幣)和30億美元(96億馬幣)的10年債券,所付出的“特定佣金、費用和開銷”就占了集資的11.2%和9.4%,對比市場的0.1%至2%而已!

即是說,1MDB每次的籌資,所花的佣金等開銷就比市場貴了4.7至112倍!這個差距也太離譜了吧!

而1MDB的籌資活動,都是由高盛所安排。可以想像,高盛在過去幾年來,通過1MDB從我國賺取了數以億億元的利潤。1MDB該怎麼解釋啊?

1MDB籌來的資金,其中23億美元卻是存在開曼群島。不奇怪嗎?既然不需要這筆資金,那籌資來幹什麼?然後又委任一家香港公司來管理這筆資金,嫌錢太多嗎?

國家財政狀況目前就與1MDB一模一樣,1MDB只會不斷地發債籌資,不就和國家只會不斷地發債籌資一樣嗎?

首相在國會以書面報告國債情況時,也是一樣的“樂觀”。他說截至六月為止,國債數額達5,689億,僅占國內生產值的52.8%;低於55%,所以還是屬於中等負債國家。

這筆債要如何還?首相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說,這筆債有97.1%是向內借的,只有2.9%是屬於外債。

向內舉債就不怕?真是這樣嗎?那為何幾年來馬幣依然疲弱不舉?

請注意,國債數額每年都在上升中,去年是5,476億、前年5,016億、2011年4,561億。

首相僅以GDP總值來自爽,但也要告知這些國債要如何減輕啊!不要說到時又以新債來還舊債,一個不懂理財的政府才會這麼做。

連敦馬都擔心國家將因1MDB而破產,爲什麽納吉還是好整以暇,好像天塌下來一點都不怕?

終於聽到更多人要求首相將財長位子讓人,其中一位就是拉沙里。

拉沙里曾當過財長,他絕對有資格要求納吉辭掉財長職。

事實已經證明,納吉不是當財長的料,這五年來,國家經濟給他搞到民不聊生,1MDB這個“外包”的GLC也只是一直在籌資,但至今還沒看到它的“回酬”。

話說回來,國陣政府里,有誰適合當財長?我還真看不出來。

說廢話和笨話的就一大把。

http://www.thestar.com.my/Business/Business-News/2014/05/17/Who-is-Bridge-Partners/?style=biz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