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5, 2014

雪州版「一桃殺三士」

有人把雪州事件比喻為「三國演義」,最近的演變,倒讓我想起「二桃殺三士」這成語故事。

但雪州的情況不是二桃,只一桃就足以把三士殺掉了。

也可見民聯當時的成立,是時勢所逼,是不得已的政治需要,可是經不起考驗。

但話也不能這麼說,好歹三黨也共存了六年相安無事,直到現在。

據說505後,三黨有了一個協議,那便是三個民聯州,各由一黨來當首長/大臣。

所以吉蘭丹由回教黨、檳城由行動黨、雪州由公正黨。

雖然雪州的公正黨議席比另外兩黨少,但因有這樣的協議,所以大臣由來自公正黨的卡立繼續做。

卡立既被撤職,理所當然接任者也應該來自公正黨。

之前回教黨也數度強調不會要雪州大臣職位,如今情況已有變化,因為有人背信棄義,開始對大臣這個位子蠢蠢欲動,甚至與巫統聯政也在所不惜。

民聯這個組合,顯然已經不起考驗。

以前我就說,以沙巴情況為例,幾乎所有執政政黨在第一屆都做得還像樣,但贏了次屆,領袖就慢慢狂妄自大,問題就開始顯露出來了。

所以沙巴會有九年鐘擺效應,便是這個原因。民聯政府是不是也犯了這個錯誤呢?

相信這也是大家所始料未及的演變,當然結果會如何,目前還未看得出端倪,但如果最後回教黨真的與巫統聯政,那就正中了巫統尤其是納吉下懷。

倒是好奇,國陣里的華裔政黨會如何反應?

利益所致,回教黨忘了過去與巫統的慘痛經驗;大概要再經此一事,才能學第二次乖。

對納吉來說,這五年來精心策劃都不得逞的「重奪雪州計劃」(STOP:Selangor Take Over Plan),讓人以為他已經放棄了這個野心,沒想到柳暗花明,讓他得來全不費功夫。

真是這樣的話,他還不討回敦馬的歡心嗎?

物必先腐而後蟲生。不管是什麽組織,一定是內部本身先產生了問題,才會容易被外來勢力所打敗啊!

民聯不是敗在敵方手上,而是敗在自己。

我這樣寫,好像已經看到了結局會如何。

相信整件事就會這樣拖延下去,能拖多久就多久。

最近一連串的煽動指控,很明顯的也與雪州事件有關。為何?

就是不要讓你亂講話,尤其是與王權有關的話題。否則,這些煽動指控不會那樣一面倒。

馬大副教授阿茲米沙隆針對雪州事件發表法律意見也中招,便是一例。

但我很納悶,另一位時常針對王室發表意見的學者阿都阿茲巴里,為何至今仍然安然無事?

還有內長指責非馬來人的言論,那是不是也可以構成煽動罪呢?其實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做出那樣無厘頭的指責了,但他從來都沒有事。

這次,他怪責別人斷章取義(taken out of context),說他只是責駡行動黨里的非馬來人;林冠英要他指名道姓,至今未聞他做出回應。

好吧,就算是斷章取義吧,那些面對煽動指控的人士,是不是也可以同樣的理由自辯,洗脫這莫須有之罪名呢?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慢慢玩,反正林北难得有机会show,有时间,又没有等饭找钱吃。

Anonymous said...

有听说自从那羊胡子卧病是纳吉三番四次派人游说后又自己亲身探望后已达成“协议”了!
民联是预料很快就会解散啲!

Anonymous said...

都说了。这个国家一天比一天烂,关键就是太多的愚民。人民不笨贪官不爱。

小頑童@nottyboy said...

我很常跟身边的盲目民粉讲,第十四届大选,民联还在不在还是个未知数 :X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