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8, 2016

退休了做什么好?

很多年前就告诉自己,当孩子都毕业后,我的责任已了,也是我该退休的时候了。

最近,就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回头看,不把小时的家庭工、学生时期的假期工计算在内,从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full time工作算起,我竟然工作了33年,感觉好长,却也在一转眼间过去了。

人的生命有多长?人生不满百,若以我父母的年龄做参考,能活到80岁,我也应该很满足了。

为什么这么讲?

小时候体弱多病,母亲带我去看当时颇有名的赖医生,医生看了看我,摇摇头说,这孩子大了会得心脏病。

以我当时的年纪,我也不懂医生说什么。这是母亲说的,

从此,母亲几乎每晚都煲苦苦的中药给我喝,怕我不喝,还要加一粒蛋进去,好多年后才停止。

现在想回头,赖医生当时有没有真的那么说,还是母亲怕我不喝她辛苦煲的药吓我?我也不清楚。

总之,长大后,我也没得心脏病,人还是好好的,只是从几年前开始,才真正感到老之将至,很多事情,都做得提不起劲来。

蓦然惊觉,再过两年,我就到了孔子说的耳顺之年了。

什么叫耳顺之年?就是说凡事都不要再斤斤计较,让一切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要再像以前那样爱管闲事,爱打抱不平吗?

老实说,就算要,我也力不从心了。

很多事,不是在我们掌控之中,就像师父说的:当善恶在拔河,胜的一方不是善,而是人多的一方。

不管一个人有多努力,当寡不敌众,你就爱莫能助了。

有篇文章实在说得好,大意是说,几时知道你已放下?当你在诉说着你的往事,仿佛说的是别人的故事,心里不起一丝波动,也没有激动,那就表示你已真正放下了。

大概是如此吧!我可以回顾,我可以回头,我可以再参与,然而当年的热情与热血,再怎么样也提不起来。

不是我不再关心,不是我不闻不问,或许,站在远处,你可以把事情看得更清楚。

是年龄的关系吗?也许吧,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你总会有不同的体会,看世界的角度也会随着改变,唯不要改变做人的原则就好。

当你看透、看穿,接受你所经历过的只是人生必经的路程,所发生的都是自然与必然,那样想,你就比较容易可以接受眼前的一切,因为到了一切的最后,不只是过眼云烟吗?

说到退休,我又想到退休后若无所事事,那也不是我想要的。

年轻时,还想每年至少到一个国家去度假,那是年轻时的梦想,然而到了老年,原来哪里都不想去,因为想去的地方,全都去过了。

那不是每个地方都有去过的意思,而是想去的地方已没有以前那么多,所以也就心满意足了。

虽说人到无求,总要找些事情做来打发打发时间吧!

曾经想过要当全职志工,但以我目前的精神与体力,恐怕已胜任不来。

年轻的时候,曾经兴致勃勃的想要出书,如今看回头,以前写的文字,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哪里还敢出书献丑?

活了这一大把年纪,有时回想,因为自己的脾气,还真的得罪了不少人。

有些我可以理解,我可以不放在心上;有些还真莫名其妙,不知哪里得罪了他,喊打喊杀的,只好敬而远之。

我也不爱到人多的地方去了,就算身在人群中,我也宁愿选择一个角落,静静的读一本书,或滑一滑脸书,其余时间就去做做运动,我的退休生活,大概就是这样度过的。

Tuesday, July 5, 2016

贷款做抵押,抵押再贷款

上星期甫坐正的新第二财长佐哈里矢言把解决1MDB问题视为优先任务,并承诺透明解决这个国家资金的问题。还说,必定会针对公帐会提出的问题采取行动。

果然是初生之犊。也显示他对1MDB的来龙去脉了解得还不够彻底。

不过,之前他说绝不会动用公款来解救1MDB,这次他改口说,不敢保证,但会尽量避免动用到公款。

我认为,动用公款已是必然的最后选择,因为以公司目前的财况,根本坐吃山空,连支付利息都有问题了。

阿鲁已说公司的“剩余”资产将转至财政部机构名下,不可能把“剩余”的债款留下,不转移给财政部吧。

但很不明白,财长首相、阿鲁和新任第二财长皆异口同声说1MDB不会因此解散,如果“剩余”资产都转移掉了,公司还留着干嘛?不就是一家空壳吗,还是抱守着数百亿的债款,最后还不是要政府收尾?

不止是现有的420亿,随着马币滑跌,这420亿已升至至少500亿。除了这,还有IPIC向公司追讨的65亿美元(260亿马币)。

上回有提到,这65亿美元数额如何算来(《IPIC追讨266亿》15/6)。

昨天,《砂拉越报告》透露,原来除了较早知道的35亿美元不知所踪,在2014年5月至11月期间,公司还分四次一共汇了11.5亿美元给Aabar,同样,IPIC声称没有收到,原因还是一样,因为这笔资金汇去了假Aabar公司。

这批11.5亿美元是因为鉴于早先的抵押金不足,公司再汇过去的资金,当作“加额抵押金”(top up deposit)。

(请看《世纪大骗局》20160414)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虽然早在去年六月就获知资金失踪的消息,公司董事局仍然在去年11月26日批准在2014年付款的11.5亿美元,也就是所谓的追溯(retrospective)批准。

根据《砂拉越报告》获得的文件显示,当时的11.5亿美元资金是由身兼公司顾问团主席的财长首相在2014年批准的,董事局却经过一年后才来通过board resolution,时间上迟了整整一年。

即是说,当初这笔11.5亿美元汇出去的时候,是没有经过董事局批准的。

虽然IPIC声称没有收到这笔资金,为什么董事局还要通过?显然就是为了保护顾问团主席。

当前急务,不是应该要先查出资金的下落吗?

如此有名无实的一个橡皮章董事局,如今已经集体辞职,是不是就能因此逃避责任呢?

公司何来资金来缴付这笔“加额抵押金”?文件显示,8.55亿美元来自向德意志银行贷款的9.75亿美元,剩余的1.2亿美元,应该是还贷款的利息佣金等费用去了。

另外2.95亿美元,则是来自从开曼群岛赎回的部分存款。

(记得昨天提到开曼群岛只剩下9.4亿美元存款。)

很奇怪是不是?那边要求IPIC为公司的贷款提供担保,然后公司又去向另一家银行贷款以提供抵押金给IPIC,为后者提供的担保做抵押,为何要多此一举?

如果从一开始就不贷款,那不是不需要做第二层次的贷款,然后又拿第二贷款去做第一贷款的抵押金?如此没完没了,这是怎样子的融资法?

这个做法,与国家举新债还旧债的做法几乎如出一辙,国债高筑,逐年建新高,便是这个原因。

在商业领域,也不是没有这么做,但那多是以第三者存款做担保(3rd party guarantee)。

不像1MDB本身贷款,为求担保,又另外贷款来做第三者担保的抵押,那第二贷款是否也需要有担保或抵押呢?那不是没完没了?

贷款做抵押,抵押再贷款,就是如此“多层次”的贷款与担保,所以才造成1MDB债台高筑,和国债一样。

Monday, July 4, 2016

人民素质需要提升

阿末胡斯尼终于打破沉默,证实坊间传言,指他是因为拒绝被调至首相署而辞职的。

之前就怀疑了,财长首相把财政部部长级官员一一换掉,除了胡斯尼,还有副财长蔡智勇,蔡智勇不介意,但当了7年第二财长的胡斯尼就介意,因为他就等于是财政部老二。

阿末胡斯尼打破沉默,相信是回应柏特拉的“爆料”。

早已转当国阵枪手的柏特拉迫不及待地对胡斯尼展开无情攻击,说胡斯尼有野心想当正财长。就算是的话,那也有错吗?首相兼当两职,本来就不恰当啊!

柏特拉还指控胡斯尼在当第二财长期间,时常在没有遵循财长意见下自作决定,因此令财长首相相当不快..........。

财长首相里里外外赶尽杀绝,以力证本身的清白,砂拉越州选和两个补选成绩更令他信心大增,加速他在这方面的行动。

但凭选绩就确定民心回流?这个结论也下得太早了吧!

世间无常,有些事情,高兴一天就好,不要被胜利和眼前的光景冲昏了头。

就算民心回流吧,随着林冠英被套以莫须有的罪名,这些刚要“回流”的民心,恐怕又缩回去了。

林冠英被定罪了吗?看到有些留言,你不能不感叹,人民的素质还真的需要提升,要不然,怎会那么轻易相信,还人云亦云?

这就是人民的共业,人民素质一日不提升,这个国家就一日没有希望。

关于林冠英案,我在旧文《因为他是林冠英》已经提出我的看法,这里不再重述。

倒是要忠告国阵成员党,尤其是马华和民政,此时此刻,如果能够发出正义之声,不要落井下石,来届大选的民心,可能就会真正回流。

今天其实是要写1MDB据说已从开曼群岛赎回来的23亿美元的下落。

之前不是提到,其中12亿已汇回国,另外汇去新加坡BSI的其中11亿已换成“单位”了吗?

IPIC上周向伦敦交易所呈报2015年财报时否认,说它或其子公司Aabar都没有为9.4亿美元的“单位”提供担保。

因为,在我国的公帐会报告里提到,1MDB的稽查师Deloitte对Aabar提供1MDB的9.4亿美元“单位”担保表示满意。

这才发现,原来这批资金只剩下9.4亿美元“基金单位”(fund unit),而且还是存在开曼群岛。

人民是不是又被骗了?我早就提过,23亿开曼群岛资金,12亿根本没有回国,11亿可能也没有在新加坡。但现在更让人吃惊的是,原本23亿的资金,后来只剩下9.4亿,而且已变成单位。

根据1MDB的2014年财报,截至2014年3月31日止,开曼群岛资金23.3亿美元,却原来到了同年11月,这笔资金只剩下9.4亿美元了。

那为何阿鲁去年仍说,12亿美元已在2014年底汇回国还债,11亿美元存在邻国,财长首相还说是为了避免寻求国行批准,如今证明,这些都是天大的谎言。

为什么要换成单位,那就有借口说由于价格波动,所以单位价格已不值得23亿只剩9.4亿美元。

那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邻国的Ang会贿赂Lee姓分析员为“单位”作假。这些单位未必存在邻国,其实BSI已经证实没有这笔资金,不过因为1MDB子公司Brazen Sky有户口在BSI,公司寻求邻国分析员为其在开曼群岛的“单位”估值,那也不出奇。

倒回这批资金的担保者,如果IPIC声称它/Aabar都没有提供担保,1MDB却说有担保,那有关担保到底来自哪里?

我能想到的,就是在维京群岛注册但已在去年清盘的假Aabar,有关担保,应该是来自这家假Aabar。

情况就和IPIC声称没有收到的35亿美元资金一样。IPIC说没有收到这批资金,也是因为这批资金被汇去了假公司啊!

你看,这么多的破绽,一个接一个被揭露,为什么还是没有人被惩罚,国内没有一人被控上法庭?反而在邻国,至今已有至少两人因1MDB被控。

若说林冠英在这段期间需要停职辞职,那财长首相不是更应该下台吗?

Friday, July 1, 2016

油价只涨5分,大选还会远吗?

昨天放工回家,原想先转去油站打油,却因路上大塞车而作罢。

油缸还有三分之一满,其实还可以跑多两三天,但想到第二天汽油会涨价,能省则省,不如先打满油吧。

回到家,还在想着晚上要不要出去打油,后来知道今次油价仅涨5分,心想也差不了那5分,就不要麻烦了。

自从国际油价回涨,国内油价却连续两个月没有跟着回涨,所以我才那么肯定这次一定会调涨,只是没有想到涨幅那么少。

为什么国内油价在上两个月没有随国际油价走上?一点也不奇怪,因为遇上了砂拉越州选,然后又有两个意外的补选,所以,虽然国际油价已经回涨了大约38%,从三个月前约35美元至昨天48美元,这两三个月期间,我国油价却如如不动,并没有根据浮动制浮动。

不难理解,那是担心会影响接着举行的州选和补选。

如今,选举全都过去了,为了追上国际油价走势,以为这个月的燃油价格会大幅上涨,出乎意料之外,油价调涨只有5分。

我的直觉是,难道大选要到了?

为什么这么问?当四月油价全面调涨10分,RON95升至每公升1.70元的时候,国际油价大约是在35美元,如今国际油价48美元,涨幅38%,根据这个涨幅,国内油价是不是应该也大幅升涨?

1.70元若调涨37%等于2.35元,升涨65分。这样的涨幅合理吗?当然不合理。

为什么?因为当国际油价跌至30美元甚至一度25美元的时候,国内燃油价格并没有跟着大幅调降,那是在二月间,我国RON95只调降15分,从二月的1.75降至1.60元,区区的8.5%吧了。

(请看旧文《国油动用储备金/借钱派息?》20160301)

如果根据过往纪录,当国际油价跌到20几30元的时候,国内油价是在90分至1元左右呢!可见1.60元还是算贵了。

虽说是浮动制,其实人民在油价上一直都在倒贴政府。

何为现在的“合理”价格,如果根据去年的订价,当国际油价接近48美元的时候,国内RON95是2.05元。

所以,如果要根据政府的所谓浮动制,RON95应该是2.05、RON97是2.45和柴油1.90,对比现在的1.75、2.10和1.60。

也就是说,目前油价比之前与国际油价同样水平的时候“便宜”了30分。

这就是我所说的,政府“理应”调涨35分,结果只微涨5分 。难道政府“大发慈悲”?

我的推测是,如我昨天说的,砂拉越州选和两个补选成绩让财长首相信心大增,于是开始为下届大选部署,希望乘胜追击,赢取漂亮的大选成绩。

林冠英被莫须有的罪名起诉,也是为大选备战的一部分,相信国阵只要把反对阵营拆散,根本就不理此举会不会令人民更反感。

为了赢取政权,政治人物可以不择手段,人民就永远被耍得团团转。

看到此次油价小涨5分,我觉得,那是因为大选不会远了。

双补选后,当被问及几时举行大选的时候,财长首相不是说开斋节后吗?然后他又故作玄虚的说,他不知是在哪一个开斋节后。

是不是这个开斋节?我想,那也是好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