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1 May 2021

再见还是盟友

周末的时候,读到《星洲》的“独家”报道。希盟沙巴主席也是公正党沙巴主席刘静芝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说,将在开斋节过后约见民兴党主席沙菲益,以了解他上月初发表“脱离”希盟的言论。

上月5日,沙菲益在一项线上论坛表示,民兴党已中止与沙巴希盟的“非正式合作关系”,并会在来届大选保持开放态度,准备与任何政党合作,胥视人民意愿而定。

沙菲益说,我们现在是希盟减(PH Minus),不再是希盟加(PH Plus)。

他还谈到将西渡半岛并和赛沙迪的MUDA党合作一事。当时就很纳闷,何以宁选一个未获注册的政党,却放弃一个现有联盟(请看《轮到东马政党要西渡》20210420)?

从沙菲益的谈话似乎可以听出端倪。他说是时候超越敦马与安华的政治框框,因这已不是他们的时代,而他正好可以提供选民另一个选择。

大家还记得敦马/希盟曾“推举”他为希盟的首相人选吗?但安华也是希盟的首相人选,一山如何藏二虎?

其实,自去年输掉沙巴州选后,民兴党就开始表现异常了。在国会的财案投票,民兴党议员几次拒绝参与表决,更要求希盟更换领导层,以表达对安华的不满(请看《都是自己人,唔使做戏》20201202)。

既然已不在朝,和希盟“拆伙”,那也不足为奇了。

但,身为沙巴希盟主席的刘静芝一个多月后才说要约见沙菲益了解原因,是否有点后知后觉啊?既然对沙菲益的言论感到错愕,拨个电话很难吗?沙菲益事前未知会希盟盟友,这一个多月以来,两人也都没有联络过吗?

沙菲益已公开表示“脱离关系”,希盟也再次表示安华是希盟的首相人选,但沙巴行动党的冯晋哲仍然支持沙菲益作为反对党的首相人选,说他的立场至今未变,也与希盟推举安华任相没有冲突。

他的看法是,安华虽是希盟的首相人选,这不代表反对党联盟阵营属意的人选会是同一人,目前也未达到一个共识。

冯晋哲似乎看好希盟仍会与民兴党继续合作,因为希盟不能单打独斗,必须组成一个大反对党联盟,才能扳倒国盟和沙盟政府。言下之意,不管怎么样,希盟还是得与其他反对党合作才有可能在下届大选胜出。

冯晋哲说的不无道理,但数来数去,当下的其他反对党除了民兴党,也只有未获注册的斗士党和MUDA党较引人注目。斗士党是敦马去年成立的政党,希盟还会愿意和敦马合作吗?一朝被蛇咬,我想安华应该不会了,他宁可找巫统,也不会要和敦马合作。

敦马也强调不会和反对党合作,而是要作一个独立的政党,当第三势力,在来届大选成为造王者。

显而易见,不管是斗士党、MUDA党或民兴党,就算三党结盟,也不可能足以赢取逾半议席而当政府,必须与其他政党或联盟合作才有可能,若非与国盟或国阵,剩下的选择也只有希盟。

民兴党副主席王鸿俊日前表示不会为了执政而与巫统合作,但其署理主席也就是前贸工部长德雷却不排除这个可能。在上周的一个线上论坛,他与巫统沙巴主席邦莫达两人皆说:没有不可能。

是的,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政治的反反复复,政客的见利行事,本来就是一个常态,苦的是被耍得团团转的选民们,他们该如何适从?恐怕下届大选都不出来了。如刘镇东说的,要如何争取那些“在家睡觉”的选票?

Sunday, 9 May 2021

叙拉古的诱惑

《理想国》(The Republic)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的一本重要著作,里边提出一个问题:甚麽是正义?

我们常说,正义必要伸张。但正义是什么?在当时,“归还他人的东西”是正义吗?“对朋友善,对敌人恶”也是正义吗?更有人说,现实中,强者的权益才是正义。

柏拉图的老师苏格拉底说,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保持理性与良知,不受欲望和利益控制,各安其位,各司其职,这是正义。

柏拉图重视教育,认为统治者最重要的是必须拥有知识。苏格拉底说,但统治者有时也会犯错,只有当统治者具有让他避免犯错的知识时,他才能够统治自己和他人。有正义的统治者不应只是关心自己,统治者的“责任”是照顾被统治(人民)的利益,不是为了统治者本身的利益。

2001年,美国思想史学者马克里拉(Mark Lilla)写了一本书《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The Reckless Mind:Intellectuals in Politics),里边谈到《理想国》里一个叫《叙拉古的诱惑》(The Lure of Syracuse)的故事。

叙拉古是古希腊在地中海西西里岛的一个小国,小国的新国王非常崇拜柏拉图,性格却与老国王一样暴戾。

柏拉图在学生的邀请下,先后三次到叙拉古去,欲向这位年轻暴君传授他的思想与哲学。但柏拉图发现,这位国王态度傲慢,完全无心向学,他不过是想借柏拉图的名气来炫耀自己自以为拥有的知识。

柏拉图在岛上遭受了种种凌辱与磨难,但还是一去再去,最后都是失望地离开。后来,“重返叙拉古”就成了那个时代知识分子对政治的热情幻灭的代名词。

在《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这本书里,作者列举了几个真实个案,探讨在20世纪欧洲的“叙拉古现象”。

他发现,不管是民主社会还是法西斯社会,不管是否受到极权的压迫,一些知识分子会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去支持,甚至参与极权原则或暴政政治。他们本应拥有独立的清晰思想和正义感,却禁不住叙拉古的诱惑,自愿深陷政治泥沼,助纣为虐,为非作歹。

叙拉古的诱惑,其实就是权力的诱惑。为了权力,知识分子可以违背本身的崇高理想,成为极权暴政或恐怖政体的支持者和维护者。知识本身不会害人,但它和权力一样,一旦被滥用或利用,它就会害人不浅。

https://www.sinchew.com.my/content/content_2471153.html

Thursday, 6 May 2021

前总警长们好不得空

前总警长们最近好不得空,由刚卸任的阿都哈密点起苗头,敢怒敢言的他在临走前大爆警队内幕,指有黑警与犯罪集团勾结,再点名内长政治干预,三任前总警长韩聂夫、拉欣诺和慕沙哈山先后挺他,指内长无权干涉警队事务。

另一位前总警长卡立没有就此事发言,他倒要提告敦马,因敦马上个月在接受《当今大马》访问,及在一篇题为《Khalid Abu Bakar bocor rancangan pada Najib》(卡立向纳吉泄露了计划)的文章,指因为他向纳吉泄露当年1MDB特工队的情报,导致要向纳吉采取的行动被拖延。

卡立已发律师信给敦马要求道歉,否则告他诽谤并求偿1,000万令吉。敦马的回应是:法庭见!

根据《当今大马》报道,敦马透露前国行总裁洁蒂曾计划要对纳吉账户违规事件采取行动,可是因为时任前总警长卡立“走漏风声”,以致行动失败,总检察长阿都干尼也以健康为由被炒掉了。

当年不止阿都干尼一人被炒,1MDB的4人组特工队亦宣告解散,慕尤丁和沙菲益被撤职、公账会主席及两位成员换人、警察政治部正副总监提早退休或调职,包括后来被敦马召回的阿都哈密、反贪会正副主席和多名调查1MDB的高官被提早退休撤职或调职、总检察署官员杰西卡被驱逐出境、10多20名反贪会及国行官员“因泄露官方机密”被扣留(请看《无知的人民把他当作英雄来崇拜》20190531)。

1MDB特工队是由前总检察长阿都甘尼成立的,成员分别是前国行总裁洁蒂、前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和前总警长卡立。

阿都甘尼第一个被革职,由阿班迪取代。当时说他因为健康问题,据知现在他还健康得很,还开设了自己的律师楼。

前国行总裁洁蒂第二年也退休了。据说纳吉原本也要撤换洁蒂,改由身兼多职的财政部秘书长伊万上任,后因担心市场负面反应而作罢,改为扣捕国行官员当警告。

至于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恰巧当时他请了两个月病假动手术,半年后他和副主席齐齐辞职或提早退休(请看《反贪会主席被辞职,副主席被退休?》20160623)。

根据当时流言,总检察长阿都甘尼本已草拟好了一份控状,有人偷偷通风报信,纳吉先发制人,立即解散特工队,将涉及调查官员一一撤换,以保留自己一个“清白”。

你会发现,1MDB特工队里的4人,唯卡立平安无事,退休后还受委国家基建(Prasarana)主席兼“负责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人口贩卖方面”的特使,直至希盟上台为止。

敦马第二次任相,许多涉嫌与1MDB有关的人物都被禁止出国,包括纳吉两夫妇,卡立也被列入黑名单。

数年后,敦马重提旧事,卡立喊告,让我想起当年纳吉说要提告《华尔街报》,最后不了了之。

《当今大马》也问到关于洁蒂家人被指接受1MDB资金一事,敦马说他三年前委任洁蒂当政府顾问理事会成员时并不知情,因为那是她儿子的事。

在SRC上诉案,纳吉律师沙菲宜也提到此事,要求做为额外证据但被拒,因为与SRC案无关。

那时1MDB还不叫1MDB,而是登嘉楼投资机构(TIA)。一家叫Iron Rhapsody的公司在5次转账交易中从刘特佐的公司或银行账户收到1622万美元,那是刘特佐向两父子公司收购一家资产管理的代价。

可见刘特佐在TIA时期已经开始部署,先向洁蒂家人下手,相信洁蒂家人那时也不会想到对方就是日后搞出1MDB等惊天大丑闻的主要人物(请看《纳吉SRC上诉案开审》20210407)。

武吉阿曼商业罪案调查部总监再奴丁证实已向两父子录供。

https://guangming.com.my/【打開天窗】國會不能開,學校不能關

Wednesday, 5 May 2021

大马无间道(5):内长沉默是金

刚卸任的前总警长阿都哈密继续爆料,这次指控内长韩查试图安排“自己人”出任武吉阿曼政治部总监一职。

阿都哈密向网媒《Malaysia Gazette》透露,和内长发生问题,他不是第一个,早在一年前,警队政治部就对内长感到不满了。

根据阿都哈密描述,除了插手委任总监一职,内长也因个人政治目的迫使政治部展开数次与国安无关的行动,政治部某次因拒绝参与行动而向慕尤丁投诉,这令部长相当愤怒,因此发生了有人企图撤换警职一事,而这也不是政治部的孤立个案。

阿都哈密指的,似与日前韩查的音频事件有关,在该段录音,韩查说他会安排“自己人”在警队里当警官(请看《窃听风云(3):内长韩查也被窃听?》20210428)。

韩查承认音里的主角是他,但不认为他有错,因为警队本来就在内政部的职权范围。

阿都哈密促请政治人物停止干预警队事务,并建议以内长为首的警队委员会(SPP)改由退休法官或其他适当的非政治人物担任主席。但这点就需先修改宪法。

阿都哈密承认,自从换了政府,因内长干涉警务,令到两人关系变得不和谐。

一个多月前,当阿都哈密突然抛出第一颗震撼弹,指警队内有后辈警官密谋推翻他。当时就很疑惑,阿都哈密都要退休了,这些人何必再多此一举?

现在想回头,他是在指桑骂槐吗?年轻警官,若没有人在背后撑腰,相信不敢更无从推翻即将退休的总警长,就算“推翻”成功,总警长的职位也轮不到他们来做,何苦来哉?

跟着他又揭露他所宣布的数十名调职及擢升警官的名单被搁置,卸职当天,他更直接点名插手者就是内长,也因为部长干涉,导致警队内出现派系。

至今未闻韩查回应阿都哈密的指控,他也缺席后者移交总警长职权予阿克里的仪式,改由两位副内长伊斯迈赛益(Ismail Mohamed Said)和佐纳登(Jonathan Yasin),以及秘书长旺阿末达兰代表见证。

阿都哈密临走才来大爆料,难免让人质疑,为何不在任时采取行动。伊党和土团党质问,是否因为知道不获续约才攻击内长?阿都哈密的回应是,在任两年都忙于处理不完的警队事务,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得了。

前总警长韩聂夫和慕沙哈山也力挺阿都哈密,说政客干涉警队并非新鲜事,但总警长拥有警队职权,不是SPP或部长。

阿都哈密也指控有部长涉贪。他以去年沙巴州选为例,有人包专机过去,然后就发生青蛙集体跳槽事件,明显存在贿赂行为。他担心警队被利用做为政治工具,因此要求反贪会介入调查。

反贪会主席阿占巴基回应道,反贪会不会对政治介入警队一事展开调查,这是警队问题,应由警方自己去解决。

哥宾星不认同反贪会说法,因警方内部调查可能无法解决警队内的舞弊和贪腐问题,必须由反贪会展开全面而且公开的调查。

的确,如阿都哈密早前透露,连武吉阿曼的廉政与标准执行部(JIPS)也与“黑警”结党营私,刻意放走受调查的警官,草草结案,没有进行提控或调职(请看《大马无间道(4):阿育干的安危》20210416)。

至于调查“政治青蛙”事件,反贪会也不想趟这浑水,阿占说,目前没有法律禁止议员跳槽,那是他们的权力,所以并没有犯法。

跳槽本身当然没有犯法,但背后若涉及施压或贿赂,那就属于反贪会要调查的范围了。可是要证明这点,谈何容易?

Tuesday, 4 May 2021

国会不能开,学校不能关

继阿末扎希日前质问疫情数据的真实性,是否用来做延长紧急状态的借口,倪可敏也质疑确诊病例近期不断攀高为国盟政府的阴谋,目的就是继续维持紧急状态及冻结国会。

首相署法律兼国会事务部长达基尤丁日前透露,政府保证紧急状态将在8月一日或之前结束,并会适时召开国会,但这也将取决于特别是卫生部及国安会等的专家意见再做出决定。他也指政府依然如常运作,行政方面也受到反贪会、总稽查署及公账会的监督。

达基尤丁的话模棱两可,首先他保证紧急状态会在8月一日甚至更早结束,那时就能在适当时候重开国会,但前提还是要卫生部及国安会点头才可以。

当前疫情再次恶化,下来3个月若不见好转,各州各地继续实施各个程度的MCO,卫生部岂敢冒险说安全?

疫情数据攀升不像造假,倪可敏抨击当局在整个抗疫工作方面,似有意无意不让感染链切断,这可从各部门采取的各自措施反映出来。

国会不能开,那也罢了,但学校确诊病例此起彼落,当局似觉得无需惊慌,受影响的学校只需停课两天即可,但两天够吗?

也有说只是受影响的班级停课两天,这就更荒谬了,你认为该班级的师生不会接触到其他班级的师生吗?怎么可能?

校园确诊病例升高,教长不是宣布学校完全停课,而是待到开斋节假期过后才改为线上教学直到期中假期,也就是到五月底再做决定。

教长的逻辑是,担心学生在开斋节期间受到感染,为了降低疫情在校园扩散的风险,所以才在开斋节后改为线上教学。

既然担心学生会在开斋节期间受到感染,而民众也被禁止跨县,高教部却允许10万名大专生可以返乡与家人共度开斋节,这不自相矛盾吗?不成大专生有免疫力?可以预见,假期过后,就会涌现所谓的开斋节感染群了。

明显可见,冻结国会和紧急状态是两回事,如果各个领域都可开放,何以单独国会不能?最高元首早在二月就已宣布,国会可以在紧急状态期间召开及进行会议(请看《王命难违,国会开不开?》20210225)。

达基尤丁却以国会议员近半是高风险群老年人为由,坚持要到8月紧急状态结束为止,真不知葫芦里卖什么药(请看《最危险的地方》20210304)。

针对达基尤丁声称政府行政受到监督,下议院副议长阿莎丽娜反驳说,在国会停摆的情况下,政府行政机关不再对国会负责,这已直接影响到国家三权分立及议会民主制度的可持续性。

这之前,阿莎丽娜曾经致函总检察长伊德利斯哈伦,反对政府在紧急状态期间冻结国会,并指立法机关已遭到“阉割”,行政机关掌握无限权力,而其实政府可以采取措施召开国会会议,如减少出席人数、安排弹性时间或直播议会等。

阿莎丽娜至总检察长的信函副本也cc给慕尤丁、达基尤丁和议长阿兹哈,但似乎未获上述三人回应(请看《阿莎丽娜指桑骂槐》20210218)。

身为副议长的阿莎丽娜公开表明不认同国会在紧急状态期间被冻结,议长阿兹哈却从未发一言,这点颇不寻常;他是认同阿莎丽娜,还是两人意见相左?

最高元首当初是在召见并听取阿兹哈以及上议院主席莱士雅丁的意见后表示国会可以在紧急状态期间开会的,但国盟政府坚持需等到紧急状态结束后才考虑国会重开,身为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总要表达一下他的看法吧!

Friday, 30 April 2021

不能开的玩笑

内政部刚刚宣布,副总警长阿克里沙尼(Acryl Sani Abdullah Sani)将接下阿都哈密留下来的空缺,出任总警长职,从下月4日起开始生效。

上周,这位新总警长的言论疑被媒体错误报道,引起内政部关注,说要传召《当今大马》和《中国报》作出解释及澄清。

但内长韩查日前不是已经表明,不会干预警队事务,为何此次例外?是因为怀疑媒体事件可能是蓄意针对阿克里受委总警长吗?

内长早前是针对总警长阿都哈密指警队高层调职被推迟,否认他曾插手;而这次准总警长指其言论被错误诠释,不也与内政部无关吗?

事缘一名女中学生艾恩(Ain Husniza)因在社媒揭发男教师在体育健康课开“强暴”的玩笑,随后接到同学的辱骂讯息及强暴恐吓,而因为上述两家媒体报道(其实其他媒体也有报道),副总警长在记者会上表示“强暴恐吓”可能只是同学跟艾恩“开开玩笑”,引来多方对副总警长炮轰,指阿克里没有严正看待问题。

阿克里驳斥媒体扭曲他的言论,随后武吉阿曼公关部斯干达古鲁(Skandaguru)总监作出澄清,并点名上述两家媒体所刊登的新闻标题含糊,没有完整报道阿克里的言论。

斯干达总监只说新闻标题含糊,没有完整报道,其实他并没有否认新闻内容。蓝卡巴星因此质疑,内政部欲介入调查的用意耐人寻味,没有人报警两家媒体的报道不实,斯干达总监也没有否认阿克里说过有关言论。

斯干达解释,阿克里的意思是警方将从“或许是开玩笑的角度去调查”(what could perhaps be a joke/prank from a classmate which she could nor accept)。

无论如何,作出“强暴恐吓”的男同学已向艾因道歉,警方决定仅将此事记录在案,不会采取进一步行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网传有两位为人师者批评艾因的言举与长相,又是没完没了。

看来,在此事件上,不该是由内政部介入,这是教育问题,应该由教育部介入才对。

https://guangming.com.my/【打開天窗】喜來登前傳

Wednesday, 28 April 2021

窃听风云(3):内长韩查也被窃听?

以为安华与阿末扎希的对话录音案已不了了之,昨天读到报道,安华到武吉阿曼警察总部录供。

全国刑事调查局总监胡西尔(Huzir Mohamed)说,警方开案调查,因为接获18项投报,其中17项就来自政治人物。

安华质疑背后的政治动机,反问社媒疯传疑似慕尤丁以官职利诱支持者的录音,警方是否已经展开调查?

最新的录音外泄,是一段疑似内长韩查的声音,提到会安排“我们自己的人在警队当高官”。

总警长阿都哈密还有几天就要退休了,谁将接过其职位者,至今尚未宣布,但几乎可以确定的是,他是不会受到留任的了。

这期间,阿都哈密连连爆料,揭露警队里的贪腐现象,后辈警官结党营私密谋推翻他,而他拟定的警官调职及擢升名单被展延。

这样说,等于在暗示有政治干预介入了警队,如今再传出疑似韩查的音频,令人相信阿都哈密所言非虚。

巫统最高理事弗亚说韩查应该报警备案,先不论录音的真伪,如果内长的手机都可以被窃听,那还有什么是安全的?外界对这个国家还有信心吗?

根据报道,疑似韩查的声音说“要安排来自霹雳的自己人(budak kita)升职加薪,因为对我们来说有好处。”

至今未闻韩查否认或证实录音的真伪,相信警方也难以下手调查他们的“上司”,因为韩查在针对警队调职一事说过,他身为内长,也是警队委员会(SPP)主席,这些都在其赋予的权力范围内。即是说,由他来安排及决定警队要职人选,何错之有?

此时,斗士党法律局发布文告指出,总警长阿都哈密可以留任。因为根据《1967年警察法令》第15条文,“在战争或紧急状态期间,没有警官能从警队退休或辞职。”

总警长留任还是换人?再过几天就能揭晓。

相比之下,韩查关乎警队的音频内容,是不是比安华与阿末扎希的音频内容来得严重?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