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3 September 2019

PSS临时证件不会解决非法移民问题

早前传出有中国人获得我国的大马卡,国民登记局斥为无稽之谈,并就此事报警。

登记局总监鲁斯林(Ruslin Jusoh)说,有关传闻发生在2015年,但那是伪造集团伪造大马卡,登记局官员并没有涉及。

但空穴来风必有其因,未几,警方就分别在槟城及布城逮捕了至少20名涉案人士,包括数名政府高官,警方证实槟城国民登记局(JPN)的助理主任法祖(Faizul Ariffin)是贩卖大马卡集团的首脑,他被控以11项罪状。

倒是不明,报道说警方是在今年五月就接获槟城移民局投报,并早在上个月就逮捕了涉及人士,并起获大量的护照和大马卡等,为何登记局总监本星期初(9日)的时候还蒙查查否认,甚至“愤而报警”,说要对付造谣者?他是不是应该引咎辞职啊?

无独有偶,一个多月前,本州仙本那也破获了一个贩卖大马卡和报生纸的三人集团,主谋是仙本那国民登记局内的一名注册官员。

上述两起各在东西马发生的贩卖证件事件,相信只是冰山一角,之前曾经发生过,以后肯定还是会有。登记局本身高官以身试法,当起贩卖集团的首脑,神不知鬼不觉,证件不是伪造,而是如假包换的真卡,这种叛国行为,实在罪该万死。

与其同时,内长慕尤丁宣布,从明年六月起,将通过沙巴移民局,推出沙巴临时证件(PSS)给州内逾60万名外来移民,并由州政府监督。

这应该是去年为持IMM13文件的难民登记的“进化版”。记得吗,去年尾的时候,州移民局进行一项名为“为IMM13难民孩子登记”的运动,由于被怀疑当局在派大马卡给州内的非法移民,掀起轩然大波,最后不得不骤然喊停(请看《移民局办理IMM13突然喊停》20181012)。

如今时隔将近一年,为免像去年因“低调”进行而引起州民哗然,这次由联邦内长慕尤丁事先宣布,指PSS是为了“统一化现有的外民证件,是一项处理并管理外劳的方案,也是为了一劳永逸解决非法移民的问题,让外来人的行动受到监控,执法机构也更容易执行监督行动”云云。

PSS证件,就能解决非法移民的问题?我保留我的看法。

比如说,它能从此制止非法移民从邻国涌入吗?恐怕会更加严重。

慕尤丁说,临时证件的时效是三年,是不是说,不管合法非法,一旦取得了证件,他就能够在本州逗留三年?还是,对象只是合法者?那非法者还是未解决到啊!他们照样还是可以像现在这样进出自如啊!

从报道看来,PSS主要是取代过去对外来移民发出的翠鸟卡(Kad Burung x2)、1MM13难民证和人口调查卡(Kad Banci)等,那在更换的当儿,你又如何确定他现在所持有的证件是真的,还是伪造的呢?

反对党自然反对政府将推行的这项措施,爱沙党主席邦布宁问,PSS是否等同护照?外民有了“护照”是否就可以在国内各地进出?持有PSS者还需要工作准证吗?他们是否因此成了合法外劳?是不是要付他们最低薪金?

觉得邦布宁问得有理,也是州民都想知道的答案。

根据移民局总监慕斯达法阿里去年事后透露,当时的IMM13登记运动是为持有该证件的难民进行户口调查(census),以鉴定难民孩子的人数(请看《IMM13衍生无国籍儿童》20181016)。

但一般相信,此举是为了给予难民孩子大马公民的身份。首长沙菲益的看法是,只要父母其中一人是大马公民,应该让这些无国籍儿童也成为大马公民。

此说自然合理,但州民担心的是,PSS一旦落实,必会受到滥用。所以说来说去,还是政府官员的诚信受到了怀疑。

就像上述贩卖大马卡的非法集团首脑,往往就是移民局里的高官知法犯法。

走笔至此,让我想到1MDB/SRC这空前绝后的世纪大丑闻,不也是同样的情形吗?

1 comment:

Mahmoud A. Seif said...

مقال أكثر من رائع تذكّر قول الله عز وجل (مَا يَلْفِظُ مِن قَوْلٍ إِلاَّ لَدَيْهِ رَقِيبٌ عَتِيد).
لقد سعدت بقراءة مقالك وانا فخور بك وبما تقدمه في مدونتك ف انت مثال للمدونات العربية التي تقدم محتوي مفيد
مقال اكثر من رائع وفكم الله في مدونتك الكريمة
اشتراك iptv
افضل اشتراك iptv
اشتراكات iptv
سيرفر iptv مدفوع
متخصص سيو
تعليم سيو
خبير سيو
مسك كلمات في جوج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