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28, 2017

是谁把我们变得如此“贫苦”?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来到了月杪。

每个月的最后一天,你知道就是我国油价调整的一天。

上个月的今天,贸消部将国内油价调涨20分,把油价推至两年新高,引起妈声四起。

人民对油价调涨普遍不满,不止因为涨幅太高,也是因为一月的国际油价并未大幅调涨,反之还稍微下降。

贸消部并没有出来作解释,却由国阵策略宣传局(Barisan Nasional Strategic Communications Team)代为讲解,说国内油价是根据成品油价而非原油价计算的(《人民,你为什么不生气?》2/2)。

你看,执政太久,国阵/巫统身份错乱,政党政府的分别已经分不清了,竟然以国阵宣传局名义越俎代庖,代替贸消部说话。

好吧,那也不要紧。为了“抚顺民意”,第二财长佐哈里说将和贸消部长韩查讨论公布计算油价方程式的可能性。如今又一个月过去了,看来这个可能性也就只能永远停滞在“可能性”这个阶段了。

如我上回说的,政府不可能会愿意公开其计算法,一旦公开了,人民知道怎么计算,以后又如何继续“瞒骗”人民下去?

下个月的油价是涨是跌?国际油价这整个月保持在52-53美元之间,和一月没多大差别,因此我预测应该保持现有价格。当然如果国阵宣传局再以成品价格为由,那也只好任它说了。

针对油价,财长首相说,人家沙地阿拉伯油价已经调涨50%,我国只调涨20分人民就呱呱叫。

他没有说,沙地油价原本是多少?沙地人民对油价调涨的反应怎么样?那是一夜调涨还是经过几个月的时间?

根据20/2日的全球零售油价显示,沙地油价每公升0.24美元,兑成马币仅1.06元;而我国0.52美元,即马币2.30元。

沙地是在一月5日将零售油价一次调涨50%,从原本每公升0.16美元至0.24美元,或马币0.71元至1.06元,价格不到我国的一半。这就是财长首相没有告诉你的真相。

是不是很揾笨?同样是产油国,为什么沙地可以长期提供低油价给其人民,我国却不能?而且,自一月一次过调涨后,沙地至今都未继续调涨呢!

我国呢?连续调涨两个月,从去年12月至今就调涨了40分,那是21%的涨幅,人民怎不呱呱叫?

若从去年三月最低的1.60元算起,国内油价的通膨率是44%!和沙地的50%差不远。

至于本州,别忘了在前阿都拉时代,本州油价还低于半岛两分钱呢!但为了“东西马价格统一”,这个“优惠”,在阿都拉时期被取消了!

要和沙地做比较,请看沙地人民享有的这些福利:

- 大幅燃油补贴,目前油价虽0.24美元,人民仍享有补贴;
- 免费医疗;
- 免费教育;
- 水电津贴;
- 免所得税;
- 享有公共退休金;
- 享有失业福利金等等。

财长首相说沙地也有类似BR1M的援助金,那我国也给得到上述种种福利吗?

沙地虽将落实消费税,但它在过去数十年来从没要人民还税!我国落实了消费税,个人所得税并没有取消呢!

其实,不用比太远,就拿邻国汶莱好了,邻国人民所享有的福利也和沙地人民的福利差不多。

这还不止,汶币和新币一样,一元可以兑三倍以上的马币。以前是一元兑一元,马币汶币新币都可以通用,现在一令吉只值得三分一的汶币或新币,不是因为汶币新币变强了,而是马币贬得太糟糕啊!

同样是产油国,为什么“贫富”如此悬殊?到底是谁取走了我们的财富,竟让我们变得如此“贫苦”?

Monday, February 27, 2017

PR1MA非为低收入者

这阵子有太多议题要写,无暇写PR1MA的最新进展,今天就和大家分享。

两星期前,PR1MA CEO 慕达立(Abdul Mutalib Alias)宣布,国行、公积金局(EPF)和四家银行联合为PR1MA提供一个叫SPEF的融资计划,以让购屋者获得“更高”的房屋贷款。

SPEF全名是Skim Pembiayaan Fleksibel,意思是“灵活的融资计划”;四家合作银行分别是马银行、兴业银行、联昌和阿马银行。

慕达立说,SPEF计划里有个step-up特点,便是让符合资格者在首五年只是支付房贷利息,合格公积金会员则可申请从其公积金第二账户(EPF2)户头支付部分利息,然后在第六年才开始支付房贷本金和利息,直到付清为止。

不过,一旦申领EPF2支付PR1MA房贷,EPF会员就不能申领作其他用途,如医药或教育等。

而且,此计划利息是4.75%,比一般贷款利息4.45%来得高。

慕达立解释说,推出step-up,是因为去年约有60%购屋者申请房贷融资(end financing)被拒绝,或只获得较低融资额,结果无法买到所要的屋子。

但在SPEF计划下,中等收入买家将更容易获得更高的贷款,贷款额可达到90%至100%。

听起来好像很好,却似乎存在着矛盾。比如说,如果可以取得100%贷款,那又何必申领EPF2?毕竟EPF2户头里的钱是自己的,就是因为无法取得贷款,才要动用到EPF2户头啊!

而且别忘了,不管是头五年只还利息,以及贷款额可达100%,到最后还是要连本带利全数还给银行的。

其实,数额愈高,期限愈长,你要还银行的利息就愈多,到了最后,你会发现,你所还的利息总数,可能比贷款本金高出一倍,实在得不偿失。

从银行角度看,由于房价太高房贷申请者收入太低,真正符合资格者不多,因此只有四家本地银行愿意参与此SPEF计划。大众、安联和阿芬都没有参与。

说到PR1MA计划,《The Edge》上周末有篇分析文章,指PR1MA的原本计划是在五年内为中等收入群建造50万可负担房屋。

这项计划是在2011年由财长首相宣布,如今五年已经过去,目前却只建好8,500间房屋,另外132,352个单位正在兴建中,离50万目标着实太远,因此,50万间房屋目标的时限已经延长,但没说到几时。

值得一提的是,人民一直误以为PR1MA是为了帮助低收入者购买房屋,但PR1MA澄清,它从来就不是协助低收入群购买房屋,如我上面提到,其对象是中收入者得以以低于市场价格购买可负担房屋。

他说,低收入者应购买的是廉价房屋,那是现有的公共房屋项目,包括人民组屋(Projek Perumahan Rakyat)和各州政府的责任。

哈,真是不说不知,现在我才察觉到,可负担房屋不同于廉价房屋,前者是供中收入者购买,后者是供低收入者购买。

而随着PR1MA条件放宽,如今对象已包括高收入者在内。之前不是提到了吗,PR1MA对有钱人最受惠(19/1)!

于是,渐渐你会发现一个尴尬的画面:高收入者在PR1MA计划下成功申请房贷购得可负担房屋,中收入者因为不符资格,依然居者无其屋。

看来,财长首相只是急于达到50万可负担房屋的目标,基本的房价问题并没有解决到。

Friday, February 24, 2017

华人要的是英雄,不是怨妇

马华还在怪行动党壮大回教党,因为哈迪成功在国会提呈了一个私人法案?

难道马华现在还看不到,或假装看不到,那是首相署的两位部长:国会事务部长阿莎丽娜和回教事务部长贾米尔所促成的?

这两位部长,都是听取纳吉首相的指示。马华领袖是不是应该去问纳吉首相?何况首相已经宣布政府将接过法案,在下季国会提呈,那将不再是私人法案而是政府法案。首相才是最大的幕后推手哩!

上周末的挺RUU355大会,官方的代表是谁?是首相署部长贾米尔。你说他是以私人身份赴会,还是代表纳吉首相?

贾米尔答说他是代表正副首相出席。马华总秘书黄家泉却坚称他是以个人身份出席,和正副首相无关;因为内阁及国阵最高理事从来不曾讨论有关事宜。

那支持哈迪的私人法案,内阁或国阵最高理事又可曾讨论过?为何贾米尔会指示阿莎丽娜动议支持?

马华本身就在国阵政府机制里,领袖却还一直在那里怨天尤人怪行动党,言下之意,不就等于承认自己脆弱,党领袖无能,在国阵没有地位吗?

其实,回教党真的如马华说的壮大起来了吗?我说未必。

看看,里边超过一半的重量级中央领袖都已退党成立了诚信党,搞不好他们将接过吉兰丹的下届政府。回教党哪里壮大起来了?我还真的看不到。

巫统也未必如大家所以为的强大。

其实,早自烈火莫熄时代,巫统就已开始分裂,那时分出一个公正党,如今又分出了一个土团党,还有沙菲益也在本州成立了民兴党。

这些splinter党对巫统根基支持的影响,不可完全忽视。巫统也不要太自大,成员党更要有自信,不要自我矮化,然后一味责怪行动党。

国家的政治气候已完全改变,是时候往前看向前走;一味责怪他人,也改变不了眼前的事实。

当然我不是说这些splinter党有本事成立新政府,但巫统领袖难道不担心和感到威胁吗?否则,纳吉哪会拉拢哈迪,两人大玩宗教牌?纳吉和哈迪公开眉来眼去,马华看不到吗?

纳吉不止感受到党外的压力,来自党内的压力,相信也让他坐立难安。

与其说回教党壮大了,不如说现在是巫统最脆弱的时刻,但国阵成员党包括马华民政国大党在做什么?似乎也看不到本身正处于最有利的地位。

团结就是力量,不去和巫统“摊牌”,却还在那里自怜自艾,自己不壮大,尽怪在野党壮大了回教党,真是奇也怪哉!

以为这样就能赢回华裔选民的支持吗?华裔要的是英雄,不是怨妇。

其实,政府是否真的将在下季国会提呈355修正法案,现在还是个未知数。

让我大胆假设,就算提呈了,也会在最后关头展延或撤回。

除了阿莎丽娜和贾米尔,你有看到其他巫统领袖公开支持修改355法令吗?没有。

反之,除了沙巴巫统,砂拉越和沙巴的国阵成员党皆已公开表示反对,所以,这项修正案,如果提呈的话,通过的几率是多少?之前一再展延的原因又是为何?想想就明白了。

(请参阅《哈迪法案无关回刑法?》20161128)

再拿不久前的「华裔当副首相」课题来说吧!

林吉祥/行动党既然没有说过要当副首相,当然要否认说过,但那不代表“不要当副首相”,而是“否认说过要当副首相”,你明白两者的分别吗?

但马华明明有要求过副首相职,那是在翁诗杰当总会长的时代,当时的媒体亦有报道过,为什么马华不敢承认呢?

马华既是国阵第二大党,宪法也没有阐明非巫裔不可当首相,若由马华领袖当副首相也是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事,为什么要极力否认,还说是林吉祥才要当首相?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马华,你硬起来好不好?

355修正案,黄家泉怎么说?我吓了一大跳!他说:马华无意介入回教事务,包括355修正案。

他的意思是不是,马华议员不打算在国会投反对票,打算弃权?

就像不久前发生在玻璃市州议会马华许福光的情况那般?

马华的立场在哪里?总会长廖中莱之前不是坚硬的表示,如果巫统执意提呈355修正案,马华必反对到底?怎么总秘书立场不同?

还是,总会长已改变立场,这也就是马华现在的立场?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7

官联基金派息大比较

财长首相说,经济放缓,公积金局(EPF)还能够派息5.7%,算相当不错了。

言犹在耳,LTAT也来宣布派息,竟然高达12%,超逾EPF派息率的一倍。

LTAT全名是大马武装部队基金局,等同是武装部队的公积金,它如何取得这么高的回酬率,比EPF的表现好?

EPF去年收入虽比前年进步,盈利却比前年跌。

但LTAT去年盈利不跌反增,从前年7.7亿增至8.1亿,增长了5.8%。派息总额达6.9亿。

你可以说LTAT基金不大,两者不可做比较。

两者如果同样是投资股市,不论基金大小,回酬不是应该一样吗?

当然也不可这样讲,否则就不会有人在股市亏钱也有人在股市赚钱了。

不过,LTAT不同之处,根据其网站资料,逾70%资金需投资在信托,其余则投资股票。

倒是纳闷,如果派息率达12%,那所投资的信托基金回酬率必然需达至少12%以上,当今有哪些信托基金能有这么好的表现?我想不出来。

LTAT,大家如果记得,可说间接“害”拉菲兹在机密法令下被定罪。前天提到拉菲兹揭露1MDB总稽查报告第98页,里边就提及LTAT和1MDB之间的关系(请参阅《1MDB稽查报告第98页》20161115及《LTAT和1MDB暗度陈仓》20160405)。

让我觉得,LTAT可能也将政府的补助(grant)当作收入/盈利,否则,单靠股票和信托投资,在当前气候下,是不可能取得12%回酬的。

拿个比较好了,国投(PNB)的投资一向比其他官联基金好,但在去年也只宣布ASB派发6.75%另加0.5%红利共7.25%,至于另一基金ASN也只派发5%股息。

之前,国投旗下基金曾有一段长时期每年派息不少过8%,据说那是因为政府“津贴”不足的部分。除了2020基金,国投旗下基金都是只供土著投资的信托单位。

既然提到了官联基金派息率,就一并提月初刚宣布派息的朝圣基金。这个充满争议的基金的去年派息率是4.25%,比前年的5%少。

派息总额达28.8亿,比前年32.4亿低。

首相署回教事务部长贾米尔透露,该局营业额跌24%至34.2亿,净利跌30%至24.8亿。

Ooops!察觉哪里不对劲吗?净利24.8亿,派息开支28.8亿?为何股息竟比净利多出4亿啊?这个基金岂非又要倒贴?何苦这样做?

这也是去年和前年所发生的同样情形。那时候,还是国行总裁的洁蒂就有提出劝告,不要动用到储备金派息,因为基金的储备金已呈负数,已不足以支付负债。显然,该局当作耳边风(请参阅《有钱买地,没钱派利息》20160126及《朝圣基金净利迷思》20160205)。

今年,朝圣基金重蹈覆辙,明明没赚这么多钱,却还派出比净利多的利息。

我可以理解为什么朝圣基金要那么做,很简单就是为了让存户开心。再来它又有政府的担保,何惧之有?

很奇怪今年拉菲兹没有像去年那样紧咬着朝圣基金不放,大概是因为忙着在爆联土局/FGV的料而忽略了朝圣基金吧!

是的,这些官联公司/基金财务问题一箩箩,根本已是常态。

洁蒂曾就朝圣基金问题建议委任有资格人士入局。但她何尝不知,这些大多是政治委任,和专业或具资格与否没有多大关系。

包括今天刚上任的新总稽查司玛蒂娜,她的资历是人力资源管理,和金融财务会计稽查如何都沾不上边,她却要负责稽查的是国家各大小部门的账务,她真的可以胜任吗?

还是,稽查的工作有手下去做,她只负责签名而已?反正,她只需要向一个人负责!

Wednesday, February 22, 2017

一个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

新总稽查司玛蒂娜将于明天(23日)走马上任。

人家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必有一个伟大的女人。同样的,一个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又是如何?

昨天提到,玛蒂娜的先生,里祖安(Rizuan)是巫统甲洞区部主席,2015年他曾在该区部的大会上宣誓他对巫统主席纳吉的效忠,并愿为纳吉牺牲性命。

不止如此,他还谴责当时的巫统署理主席慕以丁对纳吉不忠,因此促请纳吉开除慕以丁。

他也指希山慕丁还不是时候,所以没有人比纳吉更有资格当党主席和首相了。

党员对党领袖表示效忠,那也无可厚非。但事情原来并没有这么简单,拉菲兹昨天揭露,那年(2015)年底,有一封来自首相署,由首相私人秘书Shukry Mohd Salleh签名致给马建屋(MBSB)的信笺,针对一宗起诉里祖安的破产官司,要求马建屋寻求庭外和解。

里祖安是因为欠马建屋1,200万元债,被马建屋起诉破产。

里祖安在回应《当今大马》时否认纳吉首相干预该项官司以助他免以破产,他只是要求对方和他庭外和解。

他说,他是因为担保友人的一个建筑工程而遭起诉,有关土地后来以3,000万元脱售,该笔债务最后也获得解决。

时间上,2015年的巫统甲洞区部大会是在8月24日举行,而首相署致给马建屋的信则志期10月20日。

那时候,1MDB和26亿献金丑闻正闹得沸沸扬扬,纳吉首相承诺将在半年内,即2015年底解决420亿元债务。转眼间如今已是2017年2月了,1MDB的债务现在是多少?据报道不减反增,至少500亿元以上。

里祖安那时表示誓死捍卫纳吉,对一位如此忠心耿耿的区部主席,纳吉总要有所表示吧!那后来出现首相署给马建屋的那封信,就一点也不稀奇了。

首相不是一向喜欢以“我帮你你帮我”的方式来达到双赢吗?这只不过是其中一例吧了。

倒过来说,为了得到首相帮助,即首相署给马建屋要求后者庭外和解的那封信,里祖安怎样也要在其区部大会上誓死保护纳吉的党主席和首相宝座。

如今里祖安的妻子玛蒂娜受委总稽查司,是否也算是另一种“奖励”方式?不知各位怎么看?

也是来自甲洞的行动党议员陈胜尧说,不应该以玛蒂娜丈夫对纳吉首相的忠诚来评论玛蒂娜的受委。

但,两者真的没有连带关系吗?我觉得关系很大啰!

更何况,玛蒂娜没有任何会计、稽查或经济/财务管理的知识和经验,她的专业是在人力资源管理,她能够胜任吗?

且看看「 养牛案」,不管是夫凭妻贵或妻凭夫贵,两者不是如出一辙吗?结果变得如何?

Tuesday, February 21, 2017

我们大家一起死

很久都不想写1MDB了。

该知道的,我们都知道了,除非有新的进展,不然也没什么好写的了。

去年年中,曾写了一篇《该换的人,终于换完了》(20160624)。

那时候,的确,几乎所有与调查1MDB相关的人物,包括总检察长、国行总裁、反贪会里的头二三号人物,还有公帐会主席,全都被调职被退休被撤换掉了,连副首相慕以丁和第二财长胡斯尼亦不能幸免,原因不言而喻。

1MDB特工队成员里,唯总警长卡立安然无恙。

你会说第二财长胡斯尼是自愿辞职的。没错,但那是因为他不愿被调至其他部门而辞职的。

我忘了还有一位重要人物,那便是总稽查司安比林,他的任期將在本月22日届满。

当然你也可以说他是因为任期届满而被撤换的,那为什么这次不延长他的任期呢?

是的,安比林是稽查1MDB的总稽查司。

记得吗?根据当时报道,安比林将提呈给公帐会的1MDB稽查报告列为OSA机密文件,说要不要解密由公帐会决定。

公帐会新任主席哈山说,一旦提呈给国会后即可解密(请参阅《就算一次也是错》20160520)。

1MDB稽查报告并没有解密,拉菲兹还因此被控“私藏和泄漏1MDB稽查报告第98页”罪名成立。你说荒谬不荒谬(请参阅《1MDB稽查报告第98页》20161115)?

安比林在供词时改口说,他认为没有必要为报告解密,他的理由是,公帐会已决定不把稽查报告提呈给国会。

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份被列为机密文件的稽查报告。用常理思考吧,如果MO1真的是清白的,为何1MDB稽查报告不可曝光?为何铲除异己,将相关的调查/执法官员一一撤掉?

好了,言归正传。读到总稽查司换人的报道,我这才发现到,不算总警长卡立在内,安比林是最后一位被撤换的1MDB关联人物。

他负责稽查1MDB,对公司账目的来龙去脉了然于心,既然任期到了,那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换人了。

我不懂总稽查署里的架构是怎样的,总该有一位副总稽查司吧?为什么不是由这位副稽查司接任呢?

不是,新官是前教育部秘书长玛蒂娜(Madinah Mohamad)。

玛蒂娜在去年九月退休,之前也曾出任科学部秘书长,并在外交部、乡村部、工程部和首相署团结部任职过。

她的学历是:政治科学系学士、人力资源硕士以及人力资源管理博士。

她没有在总稽查署呆过,也没有经济、会计或稽查背景,那她接手总稽查司职务,能不能胜任呢?这是我的疑虑。

我去查安比林的资历,他当总稽查司之前也当过教育部秘书长和雪州秘书等职位,他的学历是经济系学士和国际商业硕士。至少他还懂得一些经济和商业知识吧。

今天读到公正党宣传主任Fahmi Fadzil揭露,新总稽查司玛蒂娜的丈夫Rizuan Abdul Hamid是巫统甲洞(Kepong)区部主席,曾经宣誓愿意为纳吉首相牺牲性命,大家一起死(kalau nak mati, kita mati bersama Najib!)。

玛蒂娜受委总稽查司,当中有没有利益冲突?就让大家去做结论吧!

Monday, February 20, 2017

今年会更好

公积金局(EPF)宣布去年派息率5.7%,比前年的6.4%低。

这是不利消息,利好消息是:EPF承诺每年派息率至少是该年的通膨率加2%,最少2.5%。

5.7%派息率算好吗?几乎所有分析家都说市道如此,算不错了。

财长首相也这么说,还恭喜EPF能取得这么好的回报。

EPF最好的回报,是在20年前。那时候,每年的派息率都在8-8.5%左右,长达10多年。当然,那时的经济成长率也在每年8%以上。

那样的良辰美景,自从金融风暴爆发后,就一去不回头了。

1997年,EPF派息率剧跌至6.7%,之后依旧年年滑跌,至2002年的4.25%后才止跌回升,至2007年的5.8%,隔年再挫跌至4.5%,2011年终于升至6%大关,2014年至6.75%,是金融风暴/烈火莫熄后的最高点,如今又跌破6%关头至5.7%,是七年来最低。

EPF CEO沙里尔(Shahrir Ridza Ridzuan)说,希望今年会更好。

他归咎于股市表现,指马股过去三年来面对12%负成长,导致EPF在马股的投资减值了81.7亿元,对比前年减值30.7亿元。

EPF主要投资约70%在本地股市,贡献约58%收入;海外投资占29%,贡献39%收入;其余收入来自政府债券、房地产及基建和货币市场。

其实,去年的总收入是465.6亿元,比前年442.3亿元增加5.3%,也是有史以来最高。

今年派息总值370.8亿,等于每1%利息派出约65.1亿,对比2014年每1%派出54.3亿元。

但派息率降低了,主要是因为会员增加了。

沙里尔否认派息率降低是因为受到投资FGV亏损的影响,说FGV的投资额并不大。

上回大约算来,EPF在FGV的亏损是5.3亿元(请参阅《没有价值的投资》20161227)。

沙里尔说也没有因为投资1MDB债券而受到影响,因为1MDB债券只有2亿元,而且有政府做担保(请参阅《EPF不怕1MDB违约》20160504)。

此外,EPF还有一批借给联土局的65亿贷款,相信也有政府做担保。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7

查一桩陈年旧账............

又成立一个特工队(STF)?

这一次,成立特工队的目的是为了调查90年代国行炒汇亏损的丑闻。首相署文告说,根据调查报告结果,将决定是否要成立皇委会(RCI)进行进一步行动。

叫我想起几年前成立调查本州非法移民的RCI。

几年已经过去了,RCI报告也已经出来了,结果跟进的行动是什么?便是成立另两个委员会来研究RCI报告再提出建议,一个委员会由副首相阿末扎希负责,另一个委员会由当年的前首长现在的副首长百林负责,进展如何?建议如何?州民早就忘了有这回事了。

这次这个特工队,会不会也和1MDB的特工队一样,最后的调查结果是NFA(no further action),没有人需要负责,所谓的调查行动只是做个样而已。

当年的炒汇丑闻,其实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媒体也曾报道过,现在才说要成立特工队调查,是不是多此一举?

当然背后的动机你我皆知,这里不必多言。

只怕这样“一挖”,等下就像调查1MDB一般,不小心挖出其他东西来,那时候再来遮盖灭火,恐怕为时太晚了。

国行炒汇丑闻,这里稍微提一下。它发生在90年代,那时英镑疲弱,国行认为它必升值,于是进行投机买卖,没想到英镑继续狂跌,结果让国行蒙受巨额亏损。

国行对外公布外汇亏损90亿,但一般相信可能高达300亿马币。

敦马后来直指英镑狂跌,背后的狙击手是索罗斯,在后来的亚洲金融风暴,敦马也指控索罗斯是导致我国股汇崩溃的黑手。

奇怪的是在10年后,两人戏剧化的见面,敦马却改口为索罗斯“脱罪”,两人握手言欢,化敌为友(请参阅《大马差一点破产》20101201)。

调查当年的国行炒汇丑闻,明眼人都知道意在前首相敦马,但我觉得会令另一个人很尴尬,他便是当时的国行副总裁诺莫哈末(Nor Mohamed Yapcop)。

当时的总裁嘉化胡申(Jaafar Hussein)后来因为此事引咎辞职(你看,那时还有问责文化,虽然不多);现任副内长诺嘉兹兰透露才知道,原来嘉化胡申是他岳父。

其实,据说当时负责操盘的是副总裁诺莫哈末,不是嘉化胡申。

诺莫哈末后来还平步青云,当过敦马的特别经济顾问,阿都拉时期当过第二财长,纳吉上任后他当过首相署EPU部长,目前他是国库(Khazanah)的副主席。

国库主席是谁?是纳吉首相本身。诺莫哈末在当国行副总裁期间,不能说与炒汇丑闻完全没有关系。所以我说如果查起来会让他很尴尬。不是吗?

国行炒汇亏损,也和马航扯上很大的关系。

根据达祖丁在2010年提告政府的诉状,当年他以每股8元收购马航32%股权,是一项“履行国民服务”行动,是受到当时首相敦马和财长达因指示,以拯救因炒汇亏损的国行。

(请参阅《马航五次历险记》20110811)

倒是不明白,达祖丁当时以18亿总额收购马航,但国行亏损300亿,那只够帮补亏损的6%,如何“救”得了国行呢?或者就让这次的特工队来调查出来。

要调查的话,也应该一并把达祖丁收购马航事件查出来,因为后来国库再以同样8元价钱向达祖丁购回马航股权,而当时马航市价仅有3.5元,引起市场哗然。

再后来,国家资管(Danaharta)起诉达祖丁要求偿还5.9亿,却遭达祖丁反索偿139亿。最后是双方庭外和解,所“相欠”的数额完全注销,两大欢喜。

(详情可参阅《政府和达祖丁庭外和解》20120215及《政府注销达祖丁债务之谜》20120216)。

其实,真正要查的何其多,不止国行炒汇而已。

近期的更多不胜数,除了1MDB/SRC,还有联土局、朝圣基金、武装部队基金(LTAT)、KWAP、PFI、玛拉、Felcra等等等,内阁为何近的不查,却查20多年前的旧帐?

看到有亲国阵报道指国行炒汇亏损超过100亿美元,兑成马币440亿,比1MDB的420亿还要多。

其实,当时马币兑美元大约2.40,以当时汇率算应该是240亿,但当时报道估计约为300亿,应该是算多了。

无论如何,这不等同100步查50步吗?

Wednesday, February 15, 2017

最后一里路,要看一个人的成败

巫统里有没有人支持承认统考文凭?

有!你做梦也不会想到,近来公开支持独中统考文凭的人竟然是他!

他是谁?他便是两星期前被冻结玛拉主席职务的安奴亚慕沙。

他甫在上个月宣布,吉隆坡大学(UniKL)承认统考文凭作为入学资格。

UniKL是玛拉属下的一所大学。那时就很纳闷,既然政府不承认统考,UniKL作为公家大学,为什么会例外?

果然,时隔一天,乡村部长伊斯迈沙比里就出来否认,说没有这回事,吉隆坡大学从未计划承认统考。

他也和其它巫统高官持同样的老调重弹,说因为统考不符合国家教育纲要。哪里不符合国家教育纲要?他说是独中的国文和历史科目。

暂且不提这点。

玛拉是由乡村部门掌管的一个机构。老实说,之前我并不知道曾几何时有了一所吉隆坡大学,而这所大学是由玛拉成立的。

但玛拉不是已经有一所玛拉大学(UiTM)了吗?

众所周知,UiTM这所大学只收土著生,“因为玛拉的成立就是为了扶助土著”。

几年前吧,不是曾有建议开放UiTM给非土著生就读,结果玛拉学生群起抗议,说不能剥夺他们的特权(大意)bla bla bla。

所以,既然吉隆坡大学也是属于玛拉的大学,安奴亚却说可以接受独中生,有违玛拉的一贯政策,的确让人诧异。

更诡异的是,安奴亚一星期后就被革职,说是为了调查滥用公款通过玛拉和UniKL赞助吉兰丹球会事件,但其巫统宣传局主任职务仍获得保留。

虽然如此,安奴亚仍然为UniKL承认统考成绩努力,之后还以巫统宣传局主任身份率领巫统宣传局成员拜访董总以做“亲自了解”,并说要向巫统和内阁提呈报告。

针对安奴亚的玛拉主席职务被冻结,财长首相纳吉表示,安奴亚在巫统的宣传主任职不受影响,说他应该获得一个辩护的机会。

言下之意,安奴亚在玛拉职务被冻结,并非他(纳吉)的意思;但毕竟他是巫统主席,所以他可以决定是否让安奴亚保留在政党的职位。

如此说来,是谁决定冻结安奴亚的玛拉职务?既然玛拉是乡村部的机构,那唯一可以作出决定的必然是乡村部长伊斯迈沙比里吧!他也否决安奴亚指称UniKL接受统考文凭的言论,难道两人闹不和了?

安奴亚之前也当过部长,伊斯迈如此对他,显得相当不寻常,而纳吉首相又似乎袒护着他........还是,巫统里面已经出现了两派人马?

难怪安奴亚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虽然伊斯迈已经“澄清”吉隆坡大学还是不承认独中文凭,他还是以巫统宣传主任身份去拜会董总,显得诚意十足。

不仅如此,他也竞选大马足总会长职,单挑柔佛王储东姑伊斯迈。

东姑伊斯迈早前在面子书置疑安奴亚通过吉隆坡大学和玛拉投资“资助”吉兰丹球会,并有文件和收据显示,赞助数额分别是50万和100万。

安奴亚原先否认柔佛王储的指控,次日改口承认;之后就被冻结主席职务,反贪会也开档进行调查。

之后发展如何?不妨拭目以待。

马华的最后一里路,看来就要靠安奴亚的成败了。

Tuesday, February 14, 2017

你可以喊到牛回家

忽然间,高官们纷纷表示支持承认独中统考,但又不忘加多一句,这是他们的个人立场。

这是什么意思?是一个人躲在家里默默支持,还是在国会勇以行动支持?

身为国会议长的班迪卡这么说:如果有人提出动议,那他就会考虑要不要接受。

注意他只说会“考虑”而已,不一定会接受。这样子,说了等于没说。

也是在半岛当联邦能源部长的麦西慕则说,“州政府”应该承认独中统考。为什么只是州政府呢?难道联邦政府不能吗?本身身为联邦部长,既然同意统考应该受承认,为什么不在国会提出动议?

若有人提出动议的话,认同承认统考的这位本土部长会支持吗?

联邦副教育部长叶娟呈也是来自本州,和麦西慕同样来自团结党,麦西慕如果认同统考,他就应该说服叶娟呈在国会提出动议,大力支持政府承认UEC。

这么说,是因为大家都记得很清楚,叶娟呈副教长两年前就已经表明不会承认统考的了。她还在国会里向在野党议员怒吼:你可以喊到牛回家都没用(you can shout until the cows come home)!

看看,我们就是有这么arrogant的议员。

那是两年前的事,叶娟呈副教长现在有没有改变立场就不知道。

既然来自同一政党,怎么可以没有一致的立场?不要又说纯粹是个人的立场,只是说说而已。

麦西慕、叶娟呈和班迪卡都在联邦当官。其实,在联邦当官的东马议员何止他们?单单来自沙巴起码也有10个,加上砂拉越的议员,如果立场一致,为什么不可以为东马人民争取在国会通过呢?难道要一国两制又一例?

当然,明眼人看得出,统考课题又热起来,与大选不无关系。

虽然不久前首长慕沙叫大家不要胡乱猜测,但州选将先全国大选举行的传言甚嚣尘上,“以先探测民意”云云。

其实,早在20多年前,那时都是由本土政党执政,本州选举都不与联邦同步,所以这也不是什么创举。

是不是为了应付州选,所以才说由州政府承认独中统考?那慕沙首长是不是也应该表态了?

那半岛呢?是不是只差那永远都达不到的最后一里路?

Monday, February 13, 2017

不见了?找到了

这可够离奇诡异了吧!

昨早的新闻:Felda(联土局)新任主席沙里尔惊爆,Felda在2012年将FGV上市所筹募的60亿元资金,其中43亿竟然不翼而飞!

到了傍晚,沙里尔又作出澄清,说该局并未如报道般不见了43亿,还说他有这43亿资金去向的清单。

沙里尔真是老糊涂了!他所指的数字是43亿不是43元呢!这么一大笔资金,怎能没有先搞清楚就胡乱对外宣称不见?叫联土局内外上下一时疑神疑鬼?

还是,里边另有内情?

根据沙里尔早先揭露,FGV上市时为Felda募集到60亿,其中17亿是用在作为垦殖民的“赔偿”,每户家庭获得15,000元,还有43亿却不知去向。

(详情请参阅《天降横财给垦殖民》20120509)

到了傍晚,他又自行澄清,说43亿并没有失踪,大部分已用在长远投资及开销上。

他还列出一些投资/开销项目,包括:

1)付款沙巴政府3亿;
2)付款彭亨政府2.5亿;
3)垦殖民房屋贷款4亿;
4)管理开销8.83亿;
5)海内外投资达14.38亿
6)投资Iris股票1.1亿
7)收购Felda Technoplant 3800万元;
8)Transnovasi工程亏损1.08亿。

上述第8项的亏损,能不能算进投资/开销部分去?无论如何,我把全部数字加起来得35.27亿,还有余额7.73亿还是无法找出来(43-35.27=7.73),这笔数又去了哪里呢?

他又透露,根据2015年总稽查司报告,有约2亿在未经批准及未遵照程序的情形下被滥用,再扣掉这2亿元,也还有5.73亿元下落不明unaccounted for。

反贪会上个月甫逮捕了五名Felda高层,但那是关于一项4,760万元的「鲟鱼饲养计划」。

真正的大鱼,还没有在反贪会的捉贪雷达上。

去年底,FGV CEO Zakaria透露,其在土耳其的一家联营公司严重亏损,不寻常stock loss达5,700万,当中可能涉及舞弊行为,但FGV在这家联营公司没有管理权。

不止FGV在海外的投资有舞弊,Felda在国内舞弊比子公司更厉害。这不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的最坏榜样吗?

《FGV海外联营有舞弊》20161123)

还有一家叫Felda Wellness(FWC)的子公司,拉菲兹早前揭露,这家公司因在澳洲欠债2,100万元不还,如今已遭清盘。

这家子公司是在2013年成立,短短三年内累积亏损高达1.55亿,资产仅4,340万。

其前董事Muhammad Sufi Mahbub涉嫌利用公司资金支付其女儿Athirah Sufi在澳洲的工作和生活费用。

可见Felda帐目之烂,和1MDB过无不及。

沙里尔和1MDB扯上关系,是在《砂拉越报告》爆料说他曾从26亿获得100万元,他并没有否认,还说不然他要如何照顾他的选民。

(请参阅《可以相信沙里尔?》20170109)

这次,他可在不到24小时内改口,还怪有人将他的言论扭曲及放大。

这“有人”是谁?还不是无辜的媒体记者又被食死猫?

http://malaysiandigest.com/business/657861-felda-did-not-lose-rm4-3b-as-reported-shahrir.html

Friday, February 10, 2017

吹毛求疵的后真相

这次的取缔猪毛刷事件,一些人似乎错怪了Jakim。

这也难怪,刚刚过去的麦当劳清真蛋糕事件是因Jakim认证引起的(《清真麦当劳》4/1);这事件后来有没有解决?似乎又不了了之。

不过,此次猪毛刷事件完全与Jakim无关,先挑起课题的是《每日新闻》,随即展开充公行动的是贸消部执法局,最后喊停的是贸消部长韩查和财长首相。

《每日新闻》是在上周五挑起有关课题,说中国制造的两种漆刷(代码A913和A680)含有猪毛成分,叫回教徒谨慎选购。

该报只叫回教徒“谨慎选购”,别买这两个代码的漆刷,这也无可厚非;没想到贸消局即刻展开取缔行动,到杂货店五金店去进行突击,并充公所起获的“猪毛漆刷”。

短短两天内,报道说,贸消局就已在全国各地“起获”2003把猪毛漆刷,总值10988元。

后来连毛笔水彩笔也照样被充公,简直是失控的“witch hunt”行动。

这样子下去,要取缔的产品种类和范围岂非愈来愈大?包括鞋刷皮包皮鞋皮带手套等等都有可能。

那除了杂货店五金店,执法官员是不是也要把取缔对象扩大到所有商店和超市霸市去?这些执法官员不是天天都很不得空?

让我狐疑的是,执法官员如何鉴定所充公的必定都是猪毛制成的漆刷和毛笔水彩笔?万一化验出来不是,店主能不能反告他们?

这是有可能的,记得小时候写毛笔,笔筒上有注明是羊毛制成的,可见不是所有刷子或毛笔必定是由猪毛制成的。

最可笑的是回教消费人协会(PPIM)也来插一脚,其主席纳京(Nadzim Johan)居然说,很多回教徒是不醒目的,所以他建议商家在不halal的产品上贴上猪标志(logo babi),让他们一目了然。

PPIM主席的建议叫人匪夷所思,如此侮辱回教徒的智慧,如果言者非穆斯林,可能早就被他们大事鞭挞,或以煽动法提告了。

回教徒不是对猪图案敏感吗?记得去年农历年电影《西遊記之三打白骨精》海报,猪八戒被“处理”掉的事件吗?据说那是电影商自行“处理”掉的,省得万一当局不通过又要重做云云。

所以,何以PPIM主席又建议商家贴上logo babi?他不是要害死商家吧!

无论如何,事情沸沸扬扬了几天,贸消部长终于改口喊停了!

说他改口,因为我读到之前的取缔新闻时,贸消部长韩查是认同有关行动的。他在取缔行动的第二天还“大义凛然”地说,贸消部是根据2013年商品事务通令展开是项行动的,还说贸消部有权采取行动,因为商家违反规则;还说商家应该关注回教消费者的敏感性等等。

但到了昨天,他的语气完全转变了,这次他说,为何要为难商家?

他说,只有食品需要贴上清真标志,非食品是不需要的。

他不同意PPIM贴logo babi的建议,“避免增添商家麻烦”。

还说身为贸消部长,他也希望看到商家赚钱,因为只有赚钱,他们才能还税给政府,政府才能发展这个国家bla bla bla。

所以他要尽快平息这项课题,还请媒体以后处理这类敏感课题时,应该事先找部长回应。

然后他又怪别有居心者炒作课题来怪国阵领袖及分裂人民。

你看,做人是他,做鬼也是他。

当然他不忘补充,这是经过周三内阁会议后所做的决定。

唉,内阁几时才要讨论国家大事呢?

这么问,是因为像这种芝麻绿豆小事,贸消部做不到决定吗?何况部长说有通令可以做依据。如果样样事都要带进内阁去讨论,内阁不是很不得空?

知道高官的“款”,所以几天前提到第二财长要找贸消部长,讨论公布油价计算法时我就说,贸消部长也做不了主,最后还是要让财长首相做决定(《我国比汶莱贵一半》7/2)。

就算带进内阁讨论,相信仍是由财长首相说了算吧!

财长首相不忘也在砂拉越拜年时公布一番,但他说是经过和人联党主席沈桂贤讨论后做的决定。

这和贸消部长说的有很大的出入喔!我相信韩查说是经过星期三内阁讨论决定是真的,因为首相昨天星期四才过去古晋。

但像我说的,可能在内阁也是财长首相说了算。

财长首相说是他和沈桂贤讨论后决定,让沈桂贤白白领了功。

是大选要来了吗?

Wednesday, February 8, 2017

亚庇巴士捷运工程是小儿科

可能有太多新闻要读,之前没有注意到,亚庇要建巴士捷运系统(BRT),而且已经快要动工。

根据报道,这个亚庇BRT耗资10亿元,全程总计44公里,如果没有拖延,可在2020年完成。

它共分三条路线,分别是:

1)必打丹-亚庇-下南南(20公里)、
2)亚庇-兵南邦(11公里)及
3)亚庇-Alam Mesra(13公里)。

这是一项联邦工程,建造费用将由联邦政府承担,承建“商”已鉴定是国家基建(Prasarana)。这家公司是财政部子公司;去年六月刚完成的双威巴士捷运,便是由其承建。

它原本也是吉隆坡捷运工程的承建商,后来改变身份当顾问公司,因为财政部后来另外成立一家承建公司叫MRT Co,建好后,再交回给Prasarana一家子公司Rapid KL去经营;融资的工作,却交由财政部另一家子公司Dana Infra去负责。

听起来好复杂,财政部为什么要那么做,那就不得而知了。

(请参阅旧文《财政部接管捷运工程》20110819)

既然亚庇BRT是一项联邦工程,由一家半岛公司承建,那也无可厚非,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家公司又是财政部的子公司,对当事者来说,那也显得理所当然了。

Prasarana的业绩如何?之前我曾提过它(《吉隆坡捷运:一个注定失败的超级亏损计划》20101223)。

根据总稽查司报告,它不止连年亏损,还要政府为其承担债券利息。

公帐会也调查该公司,结论是公司管理不当和出现舞弊问题,包括:

1)买进亏损公司股票造成2000万元亏损;
2)没能力赎回84.7亿元债券;
3)接管两家轻快铁公司耗资82.5亿元,导致公司债券高达100.47亿元。
4)高价购买吉隆坡蕉赖地段,比产业估价局及私人估价师的价格高出10.8至50%;
5)价值6834万元的巴士,却以440万元贱卖。

简直是磬竹难书,惨不忍睹。

虽然如此,财长首相仍然把当时成本高达460亿的吉隆坡捷运工程交给它负责。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是财政部的子公司。

谈到吉隆坡捷运工程,如我当时预测,至今单单一号线成本已达280亿,这还不是完全的成本,拉菲兹说,最终成本可能破1000亿至1240亿。

(请参阅《有几项是不超支不亏损的?》20161229)

相比之下,亚庇BRT的10亿成本就属小儿科了。

报道也说,Prasarana债务超逾200亿,同样,财报并不update,最新的是2014年,也是破纪录的亏损8.9亿。它只在成立的头两年赚钱,之后连续15年亏钱,累积亏损达52亿。

王建民去年曾做了一份与新加坡捷运做比较的研究显示,Prasarana永远无法赚钱,因为其债务太高营收太少,每10元营收,其中8元就需用来还债。

其实,公司因无力偿还一批85亿元债券,后来由政府买单(《国家一再发售债券》20100723)。

当然你可以说公司本来就是一家GLC,由政府代为还债,那也无需大惊小怪。

问题就出在这里,为什么GLC十有八九严重亏损?因为政府会为它买单,何惧之有?

由于长年亏损,公司前年曾建议进行第二轮重组,及将其中一家公司挂牌上市,至今未闻下文如何,似乎已经无限期搁置了。

它第一次进行重组是在2013年,成立四家新公司,分别为Rapid Rail、Rapid Bus、Prasarana Integrated Management & Engineering Service(PRIME)以及Prasarana Integrated Development (PRIDE)。

相信公司会成立一家承建亚庇工程的公司,叫Prasarana KKBRT。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351607

Tuesday, February 7, 2017

我国比汶莱贵一半

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一天一说词。

前一天才说要把槟城列入直辖区,因为槟州政府排挤马来人;林立迎为此报案,指他言论煽动;昨天他连忙改口说,槟州政府排挤所有族群。

如此说话没有一点原则的人,如何当官?

一两个星期前也是那样,为了舒缓吉隆坡交通,他建议要禁止小型电单车(kap cai)入城。

如此一个荒谬建议自然行不通,来自打工仔的妈声四起不在话下。

于是,他又改口说,他只是说着玩的,还调侃记者说,如果我说要和你结婚,你也相信吗?何况我也已经结婚了(但不是可以一夫四妻吗?)。

看一看,这就是我国当官的素质。

或者也不能这么说,老实说,也要看是谁当官,在哪里当官。

负责房屋事务的槟州行政议员佳日星(Jagdeep Singh)奉劝安南,要开口前,先获取正确资讯了解实情后再开口。

他说,槟城民联州政府至今已建了20,887间中价和廉价房屋,是前朝国阵州政府同期建5,124间房屋的四倍,其中近半分配给马来人。

如果没错,还比全国PR1ME计划被预订的12,000个单位多75%(请参阅补房租不补食油》20161027)。

财长首相一直推介的PR1ME可负担房屋计划,至今都还没有在槟城建到一间房屋;为公务员提供的PPA1M房屋计划,同样也没有在槟城兴建房屋。

今天其实要再提国内油价问题。

油价两个月内调涨40分,让我想起阿都拉时代,油价在一夜之间飙涨80分,从1.90元至2.70元的情形。

那是在2008年。在面对重重压力尤其是敦马的日夜抨击后,阿都拉最后唯有将首相职权让给纳吉,国家历史再次改写(请参阅《政府疯了!》20100421)。

拉菲兹提出一个很实际的问题。现在国际油价50多美元,国内RON95就已经2.30元,改日国际油价又升回100美元,那国内RON95岂非要涨至每公升四五元?

拉菲兹说,今年油价将会持续升高,除非政府恢复津贴或设下顶限,否则六月RON95恐怕就会突破2.70元。

2.70元,就是当年政府设下的顶限价格,也是导致前首相阿都拉黯然退位的价格。

那天有人说政府早在2009年就公布油价的计算方程式了,我说根本没有这回事。果然,第二财长佐哈里说他将和贸消部讨论,是否要公开有关方程式。

相信佐哈里已经“学乖”了吧,因为上回的食油涨价事宜,佐哈里原先也说没有这样的事,贸消部却唱不同的调,结果食油还是涨了价,而且还涨得不少(请参阅油然而升20161101)。

所以这次,第二财长说先和贸消部长韩查讨论比较稳准。

但我相信贸消部也做不了主,最后还是要问回第一财长即是纳吉首相吧!

其实,如我所说,如果要公布油价方程式,早在两年前答应的时候就好公布了,也不用拖拖拉拉到现在。所以我相信,佐哈里这番“承诺”最后也会像以前那样不了了之的。

昨天便有人放上fb,原来邻国汶莱油价只有汶币53分(RON97),当地没有RON95,而RON92则51.9分。

为了确定新闻真假,自己上网确认,果然不假。

RON97每公升汶币53分,兑成马币约1.65元,而我国的RON97却每公升2.50元,相差85分。

同样是产油国,为什么我国比汶莱贵了一半?别告诉我汶莱政府给予高达85分的津贴!

上星期我说有个隐藏的项目叫做销售税或燃油税,我想政府不欲公布其计算油价的方式,原因即在此吧(《「油价经济学」?国阵策略宣传局最懂》20161027)。

https://bigdogdotcom.wordpress.com/2008/08/22/retail-price-of-petrol-coming-down-tonight/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