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6, 2017

查一桩陈年旧账............

又成立一个特工队(STF)?

这一次,成立特工队的目的是为了调查90年代国行炒汇亏损的丑闻。首相署文告说,根据调查报告结果,将决定是否要成立皇委会(RCI)进行进一步行动。

叫我想起几年前成立调查本州非法移民的RCI。

几年已经过去了,RCI报告也已经出来了,结果跟进的行动是什么?便是成立另两个委员会来研究RCI报告再提出建议,一个委员会由副首相阿末扎希负责,另一个委员会由当年的前首长现在的副首长百林负责,进展如何?建议如何?州民早就忘了有这回事了。

这次这个特工队,会不会也和1MDB的特工队一样,最后的调查结果是NFA(no further action),没有人需要负责,所谓的调查行动只是做个样而已。

当年的炒汇丑闻,其实早已是公开的秘密,媒体也曾报道过,现在才说要成立特工队调查,是不是多此一举?

当然背后的动机你我皆知,这里不必多言。

只怕这样“一挖”,等下就像调查1MDB一般,不小心挖出其他东西来,那时候再来遮盖灭火,恐怕为时太晚了。

国行炒汇丑闻,这里稍微提一下。它发生在90年代,那时英镑疲弱,国行认为它必升值,于是进行投机买卖,没想到英镑继续狂跌,结果让国行蒙受巨额亏损。

国行对外公布外汇亏损90亿,但一般相信可能高达300亿马币。

敦马后来直指英镑狂跌,背后的狙击手是索罗斯,在后来的亚洲金融风暴,敦马也指控索罗斯是导致我国股汇崩溃的黑手。

奇怪的是在10年后,两人戏剧化的见面,敦马却改口为索罗斯“脱罪”,两人握手言欢,化敌为友(请参阅《大马差一点破产》20101201)。

调查当年的国行炒汇丑闻,明眼人都知道意在前首相敦马,但我觉得会令另一个人很尴尬,他便是当时的国行副总裁诺莫哈末(Nor Mohamed Yapcop)。

当时的总裁嘉化胡申(Jaafar Hussein)后来因为此事引咎辞职(你看,那时还有问责文化,虽然不多);现任副内长诺嘉兹兰透露才知道,原来嘉化胡申是他岳父。

其实,据说当时负责操盘的是副总裁诺莫哈末,不是嘉化胡申。

诺莫哈末后来还平步青云,当过敦马的特别经济顾问,阿都拉时期当过第二财长,纳吉上任后他当过首相署EPU部长,目前他是国库(Khazanah)的副主席。

国库主席是谁?是纳吉首相本身。诺莫哈末在当国行副总裁期间,不能说与炒汇丑闻完全没有关系。所以我说如果查起来会让他很尴尬。不是吗?

国行炒汇亏损,也和马航扯上很大的关系。

根据达祖丁在2010年提告政府的诉状,当年他以每股8元收购马航32%股权,是一项“履行国民服务”行动,是受到当时首相敦马和财长达因指示,以拯救因炒汇亏损的国行。

(请参阅《马航五次历险记》20110811)

倒是不明白,达祖丁当时以18亿总额收购马航,但国行亏损300亿,那只够帮补亏损的6%,如何“救”得了国行呢?或者就让这次的特工队来调查出来。

要调查的话,也应该一并把达祖丁收购马航事件查出来,因为后来国库再以同样8元价钱向达祖丁购回马航股权,而当时马航市价仅有3.5元,引起市场哗然。

再后来,国家资管(Danaharta)起诉达祖丁要求偿还5.9亿,却遭达祖丁反索偿139亿。最后是双方庭外和解,所“相欠”的数额完全注销,两大欢喜。

(详情可参阅《政府和达祖丁庭外和解》20120215及《政府注销达祖丁债务之谜》20120216)。

其实,真正要查的何其多,不止国行炒汇而已。

近期的更多不胜数,除了1MDB/SRC,还有联土局、朝圣基金、武装部队基金(LTAT)、KWAP、PFI、玛拉、Felcra等等等,内阁为何近的不查,却查20多年前的旧帐?

看到有亲国阵报道指国行炒汇亏损超过100亿美元,兑成马币440亿,比1MDB的420亿还要多。

其实,当时马币兑美元大约2.40,以当时汇率算应该是240亿,但当时报道估计约为300亿,应该是算多了。

无论如何,这不等同100步查50步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