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30, 2016

世上还有天理

1.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小时候爱看的漫画。记得那是香港定期出版的小本漫画,里边故事包罗万有,有古代有现代,有武侠有爱情。

讲到古代,提到朝廷鹰犬、官府爪牙,那时还不甚了了,一直到长大后,才真正了解何谓“鹰犬”和“爪牙”。

2. 双补选成绩(18日)让财长首相信心大增,不懂是否巧合,跟着就连续劲爆来自反贪会人事变动与后续的新闻。

23日,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宣布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辞职/降职,阿布卡欣跟着在记者会上透露其副主席苏克里亦将提早退休。

25日,前副首相慕以丁和吉打前大臣慕克里被开除巫统党籍。

27日,消息传出,反贪会特别行动组主任巴里也将被提早退休。

同日,财长首相宣布内阁改组,同时宣布阿末胡斯尼基于个人理由辞第二财长职。胡斯尼本身随后也宣布,他把所有官党职位都一并辞去。

然后,有则不知真假来自胡斯尼的whatsapp短讯,他告诉他友人说,他辞官辞党的原因是因为他再也无法在这样一个虚伪的政治圈里呆下去.........。

28日,警方再次向敦马录口供。

如今看回头,这些看似个别的事件,其实都是互相关连的。

3. 昨天(29日),林冠英和卖屋子给他的彭丽君被逮捕,今天以两项罪名被控上法庭,一是有关申请转换土地事件,二是低价买屋事件,由总检察长阿班迪亲自上庭进行提控。

总检察长特别北上亲自提控,需要这么大阵仗么?

详情大家可从各大媒体报道获悉,事件背景大家可以参阅两篇拙文:《买便宜屋有事,买贵楼没有事?》(28/3)和《因为他是林冠英》(29/3)。

4. 反贪会官员特别声明,他们是在总检察长的指示下扣捕林冠英和屋主的。

大家如果记得,上个月,反贪会已提呈调查报告给总检察署,并对外透露因证据不足,不会对林冠英采取任何行动。

十天后,总检察长却把报告退回给反贪会,说还有数项问题需要再做进一步调查。

最后,即是昨天,林冠英连同卖主被反贪会在总检察长的指示下被扣捕,今天控上法庭。

报纸说,如果罪成,最高刑罚是坐牢20年........。

多疑的我,觉得反贪会高官因为不愿提控林冠英,宁可挂冠而去。

5. 在脸书看到有少数人在那里极尽嘲讽幸灾乐祸地说些风凉话,我不理解他们的正义底线到底在什么水平,还是他们只是为了博出位,显示自己的清高?

际此大是大非的大环境下,难道还分不清事实的黑白对错、人心的正邪善恶和因由?

还是他们对林冠英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可以那么残酷无情,非置之于死地不可?

这些人的暴民心态,形同助纣为虐,难怪可以让当局的愚民政策百试不爽。

6. 于是,大家似乎都忘记了SRC、1MDB和26亿(反贪会图表显示,数据其实高达42亿)捐款丑闻,就这样不了了之。

人民的钱,就这样被消失掉了,但海外调查进行得如火如荼。

邻国也有人因1MDB被控上了法庭,国内的调查结果却由总检察长宣布结案,没有人需要负责,更没有人犯罪。

7. 还有,总稽查司每年公布买贵了超支了数不尽的公共开销,而且是数倍甚至是数十倍数百倍的超支买贵,为什么没有人需要负责,没有人被控上法庭?

就那样的周而复始,因为是人民的钱,就可以那样的滥用吗?

8. 买贵无罪,买便宜却不行?这算什么逻辑?而且那是双方愿买愿卖的情形下成交,那也有罪?

再看到另一控状,指因为彭丽君的公司申请转换土地用途,但政府并未批准啊!那样也告得成吗?

彭丽君也被控“教唆林冠英犯罪”。

莫须有罪名,用在这两项控状,真是很贴切。

hmm,让我想起那名年轻人,是不是也可以用同样“教唆犯罪”罪名控他?

9. 令人忿忿不平的,是当局选择性的提控,42亿捐款是280万屋价的1500倍,为什么前者不算而后者却是贪污?请用公义良心来说服我。

10. 当人类对眼前情况无能为力,无法改变现实的时候,唯有无语问苍天,或求助于天。人在做天在看,凡事必有因果,只是时辰未到。

不这么开解自己,这世上哪还有天理,还有什么公平正义可言?

Wednesday, June 29, 2016

远离颠倒虚伪政治

财长首相在公布内阁改组阵容时宣布阿末胡斯尼辞第二财长职,胡斯尼随后亦宣布辞掉所有官党职务。由于毫无先兆,因此引起议论纷纷。

社媒更疯传一则胡斯尼的whatsapp短讯,说他因为无法再在虚伪的政治圈子里呆下去,时候到了,只好辞呈求去。

但据说有关短讯是假的,因为胡斯尼不是用那样的whatsapp头像。

因此,胡斯尼辞职的真正原因,至今依然成谜。

不过,消息说胡斯尼是因为在财政部多年(自2009),身为财政部老二,却对解决1MDB问题无能为力而辞职。

如此说来,他倒是个蛮有责任感的一名部长。

的确,胡斯尼身为第二财长,而纳吉是第一财长,很多事情由不得身为老二的他做主,相信在1MDB课题上,他正是面对了这样的难题。

等于说,第二财长只是个有名无实的职位,实权全在第一财长身上,何况财长还是首相,也是1MDB顾问团主席,第二财长要从何插手?

昨天我就提到,1MDB课题让胡斯尼满受挫,尤其是从开曼群岛汇到新加坡BSI银行的11亿美元,竟然出现三个版本。

阿鲁说是存款,财长首相改口说是纸面资产(paper assets),胡斯尼最后却说是单位(units),究竟是些什么?至今都没有人出来做最后澄清。

我觉得根本就没有这11亿美元的存在,否则,为什么不汇回国来还债?说要避免寻求国行批准是骗人的,因为那根本就是国行要公司汇回来的18.3亿美元的一部分,怎会阻止1MDB把资金汇回来?

BSI已经证实没有这笔存款了,更甭说它是纸面资产还是什么单位,如此模糊的交代,如何叫人相信?

所以我说这笔资金已不存在了,就算有,也不是原来的11亿美元了。

这么说,是因为从最近新加坡一名Kelvin Ang的贿赂案知道,他涉嫌以3000元新币贿赂一名Jacky Lee分析员为1MDB的“单位”做估值报告。

为什么要为这11亿美元值的“单位”估值?想当然它已不值得11亿美元了,所以才要贿赂分析员来为“单位”价值造假。

(请看旧文《到头来还是政府在还债》20160503)

那时,仍是副财长最近取代胡斯尼升任第二财长的佐哈里还斩钉截铁说:政府不会替1MDB还债的。

他这句话说得太快了,因为,依据1MDB目前的财务状况,包括和IPIC的160亿元纠纷和消失了的35亿美元资金,它是无法还清债务的。

而且,1MDB的“剩余资产”,如果还有的话,最后也将转至财政部机构名下,包括“剩余”的债务,是不是也要转移由财政部负责偿还?

新国行总裁莫哈末伊布拉欣刚上任就已说了,政府将负责1MDB债务,这还说得不够白吗?

财长首相还说公司没有动用到政府的钱,其实去年3月的时候,1MDB曾要求政府注资30亿,不获内阁通过,结果只批了10亿元。

(请看旧文《请不要动用人民的血汗钱》20150316)

前EPU部长阿都华希就曾提到,1MDB无法持续运作下去,就是因为负债太高而股本太低。

财长首相却以政府仅注资100万就能取得400多亿债款(debt funding)为荣,100万股本能够借到400多亿贷款?其实,若非有政府担保,谁敢借你这笔钱?

可见他在这方面的金融财务知识一窍不通,如何当财长理国家财?难怪公司财务一塌糊涂,国债高筑,马币贬得不堪入目。

身为第二财长,胡斯尼当然知道不少真相,也知道问题在哪里,却也无能为力,怎不叫他心灰意冷?

据说造成他此次决定辞职,是因为财长首相要调他去首相署当EPU部长,就是阿都华希所留下来的空缺,但被他拒绝,也因为如此,他才毅然决然辞职。

如此说来,胡斯尼岂非也是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被辞职?

我也感到好奇,为什么因1MDB被调职的官员,必定是被调至首相署呢?胡斯尼在上述传言如此,之前的反贪会官员和警方政治部官员也如此。

如果传言属实,这也证明我昨天说的,财长首相的确有意将财政部里正副部长全部调走。

之前不是说他将和阿末扎希调位吗?结果显示,财政部门里的正副部长全都被调完了,唯独他留下来继续当财长。

这或就解释了为什么胡斯尼辞职消息由财长首相在公布新内阁阵容时宣布的,可能事发突然,胡斯尼之前也不知情,因此愤而把党职也一并辞掉,那也就合情合理了。

也有读到报道说胡斯尼是属于慕以丁阵营,不认同慕以丁被辞掉副首相职位,最近更连同慕克里一同被开除党籍,这可能也是引发胡斯尼辞所有官党职的原因。

当然,真正的原因,只有胡斯尼本身才知道,他几时会亲自出来做交代?相信大家都拭目以待。

Tuesday, June 28, 2016

胡斯尼辞官归故里

财长首相宣布内阁改组,各大报新闻的放大标题却是“第二财长胡斯尼辞职”,显得文不对题。

事实上那才是新闻的重点。

当然胡斯尼辞职也是内阁重组的一部分,但事前没有一丝迹象,出人意料之外,所以成了焦点。

好,有趣的问题来了,胡斯尼是被辞职,还是自愿辞职的呢?

我认为他是与月初因上议员任期届满而辞职去驾Uber的阿都华希一样,他是看到情势不对而辞职的。

但他比阿都华希辞得更彻底,阿都华希只辞掉首相署EPU部长官位,仍然保留经济特委会主席职,胡斯尼不止辞去第二财长职位,也辞掉所有官党职位,包括巫统和国阵总财政。

其他职位还有巫统霹雳州联委会副主席、国阵霹雳州联委会副主席、巫统打扪区部主席和国阵打扪国会选区主席等。即刻生效。

他只保留其国会议员职,相信是不想制造另一场补选,不过,相信下届大选他也不打算出场了。

财长首相说:胡斯尼是基于私人理由提出辞呈的。他要退休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所以,我尊重他的决定。

那是什么私人理由?他如果心萌去意,那也应该是505后才有的,否则他也不会在三年前出来竞选了。

我相信他的辞退,应该又和1MDB有关。

大家如果记得,去年的时候,1MDB从开曼群岛赎回来的23亿美元,其中11亿美元去了新加坡。根据财长首相当时的解释,那是为了避免寻求国行批准所以不汇回国。

新加坡BSI银行却证实,相关户口里并没有这笔资金,财长首相改口说,11亿美元不是现金而是“纸上资产”,但什么是“纸上资产”?

于是,身为第二财长的胡斯尼随着出来澄清,说11亿美元其实已经换成了11亿个单位,至于是什么单位,他又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

(请看旧文《11亿美元是现金 信托 债券 产业还是股票?》20150522和《请不要动用人民的血汗钱》20150316)

我怀疑当时他是受到指示那样说的,所以当他被继续问下去的时候就答不出来了。

是不是因为这样,让他一直耿耿于怀?加上1MDB这家满身糊涂账的GLC,让他引以为耻,所以干脆辞官,明哲保身?

想回头,当时1MDB有说11亿美元存进BSI吗?为何这家银行主动出来此地无银三百两?可见那时BSI已经发现问题了,所以先赶快出来撇清关系。

不过,如众所周知,新加坡已经取消BSI银行执照,多名高层相继受到调查,几人已控上法庭。

矛盾的是,关键人物仍然相安无事,算是奇事。

说到内阁重组,财长首相没有如传言和内长副首相调换位置,他继续当他的财长和首相。

之前就不相信有关传言,稳如泰山的他,如今更不可能把财长位子拱手让给阿末扎希。

有人辞官归故里,却也有人漏夜赶科场。

原本505后被除名的巫统雪州联委会主席诺奥马,可能在刚过去的大港补选立大功,今次重新入阁,当房屋部长。

原任房屋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则取代阿都华希出任首相署EPU部长。阿都拉曼来自沙巴,和另一名沙巴部长沙烈对财长首相忠心耿耿,在1MDB和26亿献金课题上极力护持著财长首相。

财长首相本身文风不动,人事变动最大的,却是在财政部。

第二财长胡斯尼辞职,去年刚受委副财长的佐哈里升正取代胡斯尼。在去年的内阁重组,佐哈里取代马斯兰。

另一名副财长蔡智勇和李志亮对调,改当国贸副部长,李志亮任副财长。

另一新副财长是奥斯曼(Othman Aziz)。

看样子,财长首相不止有意将反贪会里的高层一一换掉,财政部里的正副部长级人马,也彻底换完了。

胡斯尼这边刚辞官,那边诚信党就迫不及待邀请他入党了。

前首相署法律部长再益也邀请他加入「拯救大马运动」。

回教党的马夫兹更明言说,掌管财经的胡斯尼和阿都华希先后辞职不干,是因为他们不愿同流合污。

我相信是这样。

Monday, June 27, 2016

又有一人被退休

盛传将接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班的朱基菲(Dzulkefli Ahmad),有关他的报道不多。

除了指他是总检察署官员,在洁西卡被革职后接过洁西卡在反洗黑钱单位的位子,他也是总检察署负责的国家追税执法队(National Revenue Recovery Enforcement Team, NRRET)主任。

这个执法队原本属于反贪会,原是反贪会里调查1MDB的特工队,却在去年八月的时候由总检察署宣布,这个特工队已改由总检察署主导,并改称NRRET,成员包括警方、国行、内税局和关税局官员,反贪会被排除在外,原因不难理解。

难怪那时反贪会官员突然宣布特工队解散,当时以为他说的是前总检察长阿都甘尼宣布由警方国行反贪会组成的特工队,看来他指的是反贪会内部的一个特工队。

说NRRET取代反贪会的1MDB特工队,其实是很勉强的,因為两者毫无关系,那只是取消有关特工会的一个借口。

反贪会当时发的文告是说,“在新总检察长劝告下,已不需要特工队的调查........。”

新总检察长便是阿班迪。

《MACC祈求阿拉保佑》20150806)

顾名思义,NRRET的职务是追收国家税务。

总检察署也特别强调,1MDB不在NRRET的调查范围内。因为,NRRET的目标“是追缴税收和资产,协调不同执法机构的行动”。

显而易见,名义上是将反贪会的1MDB特工队转至由总检察署负责,实义上是取消反贪会的特工队,改成立一个NRRET,而实际上这个NRRET又不调查1MDB,那这个新执法队和原本的特工队可说是一点关联都没有,何来“取代”之说?

总之,朱基菲是这个执法队的主任,因为无需调查1MDB,因此有说朱基菲在这方面助了纳吉一把。

不止如此,看来当局还想把反贪会里的官员一一换完。

随着正副主席将相继辞职和提早退休,内部消息传出,反贪会特别行动组主任巴里(Bahri Mohamad Zin)也将会在今年提早退休。

大家如果记得,去年“大逮捕行动”时,他曾被警方扣查,他因而大骂警方行动gila,并挑战警方说“你有权力,我有阿拉”,说他一定要掀出背后的黑手。

可能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背后的黑手是谁。

巴里负责领导调查SRC和26亿政治捐款,随着他就连同前反贪会策略通讯部总监罗海扎(Rohaizad Yaakob)因为“纪律问题”被调职到首相署去。

罗海扎是因为接见了声援及支持反贪会官员的反对党领袖。。

也因为如此,苏克里当时即向警方怒吼“要就抓我,放我的人”。

(请看旧文《It's not safe here anymore........》20150810)

儿戏的是,隔了一个周末,两位官员又被调回反贪会。

有了以往这些纪录,巴里选择提早退休,那也不令人意外了。

至于罗海扎是否还在反贪会内则不详,但相信陆续会有更多反贪会官员调职或离职。

当时至少有八位反贪会官员相继被扣查,他们都是参与调查SRC和26亿捐款的官员。

我纪录到的名字还有第二副主席慕斯达法阿里(Mustapha Ali)和副检察司阿末沙兹里(Ahmad Shazalee)。

大家不妨等着瞧。

Friday, June 24, 2016

该换的人,终于都换完了

反贪会主席被辞职的新闻在双补选过后才公布,在时间上是刻意不是偶然的。

试想想,如果这则新闻是在补选日前公布,它会如何影响补选成绩?没有人知道,但我相信政府不敢冒这个险,因此宁可等到补选过后才公布。

文告是由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发出的,他说国家元首批准阿布卡欣的卸任申请,相信国家元首早就已经批准,唯遇上两个补选,只好延后公布。

拉菲兹说,早在半年前,当局就已准备换人了。

是的,那时就有传言说阿布卡欣将以健康理由被退休,传言甚嚣尘上,逼得阿布卡欣亲自出来辟谣。

我在20/1写的博文《反贪会报告:为何SRC两份26亿一份就已提到,唯不知为何后来不了了之,如今终于谣言成真。

那时,反贪会将三份调查报告交给了总检察长阿班迪,根据《砂拉越报告》,反贪会向总检察长建议多达37条控状,但反贪会否认有关报道。

《砂拉越报告》坚持它的消息来源可靠。

我相信反贪会的确作出了一些采取行动的建议,否则总检察长不会把报告退回去,要反贪会做进一步的解释。

反贪会做了解释,但还是未获总检察长认同。

总检察长匆匆为SRC和26亿捐款结案,反贪会不服,要求会见总检察长亦不果。

反贪会在报告里做了两张资金流向的图表,阿班迪在记者会上不小心展示了出来,证实了外媒所说的都是正确无误。

反贪会的调查正击中要害,身为主席的阿布卡欣自然首当其冲,被提早辞职并且降职,只是迟早的事。

但反贪会副主席苏克里也被退休,造成正副主席两人先后卸任,这恐怕是史无前例的事了。

苏克里年纪比阿布卡欣还轻,如今提早退休,若说他是自愿,没有人会相信。

阿布卡欣也特意强调他不是受到压力而辞职,是因为他自己自愿的,而且这是他第三次提出离职要求。

但在一月的时候他不是那样子说的。那时他根本没说要辞职,他还强调,就算受到压力他也不会辞职,怎么跟着半年内已提出三次离职申请?间中发生了什么事让他改变主意?

至于反贪会副主席苏克里在去年反贪会官员涉嫌“泄密”而面对逮捕调职行动时,苏克里说“这里不再安全”和“要抓就抓我,不要动我的人”的话,相信也引起某些人物的不满。

昨天,更有一段影片重新流出,在影片里,苏克里不讳言,反贪会在进行调查时受到干扰,他还直言犯罪者(culprits)成了英雄,我们调查者却被喻为当权者的走狗(barua)。

这与我去年23/7写的《爱国者殊 窃国者侯》,意思一样。

他这样说,当事人听了怎会高兴?

《当今大马》报道,最有可能接任反贪会主席位子的或是来自总检察署的朱基菲(Dzulkefli Ahmad)。

去年当总检察长阿都甘尼被革职后,另一位被革职的总检察署官员是洁西卡(Jessica Gurmeet Kaur),朱基菲即接洁西卡的位子。

有关洁西卡的“故事”,大家可以参考去年25/8旧文《調查1MDB誅全家?》

该换的人,终于都换完了,唯当事人文风不动,稳如泰山。

Thursday, June 23, 2016

反贪会主席被辞职,副主席被退休?

什么意思呢?既然辞了主席职,却还继续在反贪会服务,不过不是主席职?

那不等于降级吗?

说的是今天一早读到的explosive新闻。

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辞职,生效日期8月1日。

文告是由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发出的,他说国家元首根据反贪污法令第5(3)条批准阿布卡欣的卸任申请。

但他没有说,既然辞职,为何还继续待在反贪会里当个普通官员,而非调至其他部门?

首席秘书没有宣布谁是阿布卡欣的接棒人,相信必是财长首相可以信任的人。

如果是由反贪会里的官员接棒,那阿布卡欣岂非变成改要向他的前下属报告?这很奇怪吧!

文告说他将在反贪会服务至2020年,这漫漫长的下来四年,阿布卡欣要如何度过?相信他会宁可选择提早退休算了。

《当今大马》说,除了反贪会主席,还有一名高级反贪会官员也将辞职。该网站也说,阿布卡欣是被首相署强迫辞职的。至于原因为何?这里也不用明说了。

回顾去年由前总检察长阿都甘尼宣布成立调查1MDB的特工队,分别由前国行总裁洁蒂、总警长卡立和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组成,如今已人事全非。

阿都甘尼是第一个被革职的,由阿班迪取代。当时说他是因为健康问题,据知现在他还健康得很,还开设了自己的律师楼。

前国行总裁洁蒂终于在两个月前荣休了,由她的副总裁莫哈末伊布拉欣接棒。若非市场事先爆料,接她班很可能就是财政部秘书长伊万。

至于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本身,恰巧当时他请了两个月病假动手术,当时也传出反贪会将换人。阿布卡欣动完手术回来,还曾矢言不会退缩,并将继续带领反贪会云云,没想到半年过去,他还是辞掉了反贪会主席职。

不要忘记,当时反贪会里一些官员已被扣捕调查或调职,以“协助调查1MDB泄密案”,并在《刑事法典第124B》破坏议会民主条文下被查,弄到里边个个人心惶惶。

(请看旧文《MACC祈求阿拉保佑》20150806)

反贪会副主席苏克里(Mohd Shukri)当时还说“这里不再安全”,并放话说“要抓就抓我,不要动我的人”。

(请看旧文《It's not safe here anymore........》20150810)

我在猜想,《当今大马》指反贪会高官辞职或被辞职的第二人,会不会就是苏克里?

(刚读到阿布卡欣在记者会上透露,苏克里将在今年10月退休。)

如今,特工队里的人事变动,唯一未受影响的,反而是总警长卡立。

根据当时的安排,阿布卡欣透露,反贪会只调查SRC和26亿献金案。

反贪会在去年年尾提呈了三份调查报告(SRC两份,26亿献金一份)给总检察长,却被总检察长阿班迪退回,说需要反贪会做进一步解释。

反贪会提呈第二次报告,阿班迪却为SRC和26亿献金“结案”,反贪会不服,要求会见总检察长,总检察长却避而不见。

根据报道,反贪会调查报告里提到有足够证据提控纳吉,但阿班迪的回应是证据不足,因此结案。

(请看旧文《阿班迪不见反贪会》20160218)

看回整个事件的进展,反贪会主席阿布卡欣和另一尚不知是哪位的官员,不管是自愿辞职或被辞职,也是事件迟早的自然演进。

走笔至此,让我想到三年前受委当首相署EPU部长的前马银行CEO华希奥马,他在本月初上议员任期届满后辞职不干了;这段期间,他跑去当Uber司机。

当过堂堂一名前银行CEO和首相署部长的华希,为何宁可辞掉官职屈当Uber司机?有机会坐到他的车,我一定要好好问他。

Tuesday, June 21, 2016

两个补选的明日黄花

原本昨天要写的,现在来谈刚过去的两个补选,似已明日黄花,也有点事后孔明。

无论如何,这里只稍微做些纪录,以供日后做参考。

1. 双补选与砂拉越州选相似之处,就是丝毫不受1MDB和26亿捐款等课题影响,国阵(巫统)不止大胜,多数票都比往年多出许多:江沙多数票6969张,大港多数票9191张。

2. 虽然如此,国阵总票在江沙得12653张,其实比505时的14215还少了1562张;大港总票得16800张,比505时的18695张少了1895张。

3. 当然你可以归咎于今次的投票率低所致。同样,国阵多数票比前次高,则是因为三角战,回教党和诚信党分散了在野党的票。

4. 如诚信党主席末沙布说的,诚信党虽败犹荣,虽然成立不到一年,可在大港得票7609张,比回教党6902票多出707张,算是不错;而在江沙落后回教党801张票(5684对4883),假以时日,应该可以迎头赶上。

5. 上回我也说过,很多人连听都没听过诚信党,怎会投它一票?末沙布说,大港还有选民以为雪州大臣仍然是基尔,也不知道雪州早在2008年就已换了政府,真是如此的话,可说这些乡区与世隔绝,资讯仍然不发达,当然投他们所熟悉的巫统。

6. 对乡民来说,他们只要有基本设施,生活安适就可以了。这与东马乡区没有两样,每到选举期间,必有政治人物下乡去派米派水缸派锌片等一些基本用品,这是他们的基本需求。这次的两个补选,何尝不是一样?

7. 当然反对党的各怀鬼胎也是一大因素,更大的因素如公正党似乎也面对党内意见相左问题,像阿兹敏最后几天才出来亮相,对大局的帮助不大。无可否认,诚信党所得选绩,行动党给予很大的帮忙。

8. 敦马此次成了票房毒药。如之前提到,在野党和敦马站在一起,看上去是个奇怪的组合,如此一个乌合之众,如何都无法习惯。说是互相利用也好,如今看来弄巧成拙。

9. 回教党成了巫统的一个棋子,如果哈迪到现在还没有醒觉,那就活该他被利用。财长首相不是和国阵成员党说了吗,等补选过后再来讨论回刑法。补选过后,你认为阿莎丽娜或任何巫统议员还会在国会内支持哈迪的私人法案吗?哈迪可以慢慢等了。

10. 至于尼查在选前说的「报应论」,显然没有在江沙应验,也没有应验在加玛身上。我倒看见应验在敦马身上,此说怎说?

11. 这就要从上世纪90年代本州政治情况说起。自团结党在1985年赢得州政权,当时仍是首相的敦马就千方百计要夺州政权回国阵,最大的原因是团结党是个以嘉达山族群为主的政党,而主席百林是基督徒。

于是,敦马想到了一个法子,就是分裂团结党,将各族群分而治之,让里边各族群领袖成立各族别政党。

单单嘉达山政党就忽然多出了东博的民统党(UPKO)、古鲁的民团党(PBRS)和马可丁的人民正义党(Akar),现任国会议长班迪卡当时即在Akar党。

至于华裔党则有杨德利的进步党、本土自民党再加东渡的马华和民政。

东渡的西马党当然少不了巫统,为了团结占人口不多的马来人,本土马来人党沙统则宣告解散,所有沙统党员自动成为巫统党员。

为了让巫统在沙巴壮大,沙巴巫统也破例让非马来土著加入成为党员,后来就有了所谓的「M计划」。

12. 看回半岛,如今多了一个从回教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马来人不止可以加入巫统和回教党,也可以加入诚信党。

这还不止,马来人如今还多了一个选择,便是行动党,这在308前,是个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年想在沙巴叫其他族群包括华裔在内四分五裂的敦马,如今是不是在半岛得到「报应」?

当然这也是让巫统感到不安的一个现象,所以才会故意将净选盟扭曲成为行动党搞的活动,并将一切归咎于行动党,包括回刑法在内。

Monday, June 20, 2016

阿布沙耶僅收到1亿比索

本来要分析双补选成绩的,但看到邻国《马尼拉时报》报道说,虽然人质家属证实筹集并交出了1.3亿比索赎金(1200万马币),根据消息来源,只有1亿比索到达阿布沙耶手中。

也就是说,其中3000万比索或280万马币被人途中拦截了。

其实,这也不奇怪,问题是,这3000万比索或280万马币去了谁的手里?

根据人质家属的说词,1200万现款是从山打根丰隆银行提出后,被装进12个铁箱,山打根警方随即安排两名政治部警官前来载走。

不过,丰隆银行会准备到这么多现钞吗?一般银行通常是不会准备这么多现钞的,何况是一家镇里的分行。

也有说1200万是以12张支票交给了山打根警察政治部special branch。

如果是支票,一定要存入银行户口才能兑现,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查看户口持有人姓名就知道钱去了哪里。

如果是现金,也要换成菲律宾比索,但本地银行更不可能存有1.3亿比索现钞了!

无论如何,丰隆银行对此三缄其口。

如果《马尼拉时报》报道属实,那就意味著副首相阿末扎希编造故事。

上星期,他说没有將1200万赎金交给阿布沙耶,而是捐给了一个合法的菲律宾回教慈善团体,引起一片哗然。

没有人相信他的说法。所以我说,他干脆什么都不要说。当然,这也不是他第一次无的放矢,但也不要如此天方夜谭好不好?

将赎金变成捐款,根本就不合常理,何况那是家属辛苦筹来的钱,假设真的没有用到,是不是应该还回给家属?哪有自作主张把那么一大笔钱捐给慈善团体,而且还是在绑匪的国度,太匪夷所思了!

至少警方坚持没有付赎金,那大家也就心知肚明,副首相就不要画蛇添足,如此自相矛盾,反而更增添疑云,何苦来哉?

如今获得证实,原来赎金1.3亿比索,阿布沙耶却只获得1亿比索,你觉得阿布沙耶会轻易放过吗?

令人生疑与不解的是,如果当局有办法将赎金交到绑匪手里,这么多年与这么多次了,为什么却没有办法将这些绑匪一网打尽?

菲国对这些叛军似乎束手无策,还是乐于让它自成一国,理都不理?

掳人已经成了一门生意,怎不叫人人自危?当局难道想不出更好的解决方法吗?

http://www.manilatimes.net/malaysians-freed-for-p130m-ransom/268798/

Friday, June 17, 2016

赎金的新代名词

昨天,最“轰动”、最爆红、最匪夷所思、被报道最多和在脸书被share最多次的新闻,恐怕就是副首相阿末扎希交代1200万赎金去处的新闻。

副首相说,四名人质家属筹获的1200万元,不是交给阿布沙耶绑匪,而是捐给了一个合法的菲律宾回教福利组织。

请问你会相信他这番话吗?我不会啰。

如果如他说的没有付赎金给阿布沙耶,那这笔由人质家属辛苦筹来的资金,为什么不还回给人家?

在将这笔没有“用到”的赎金转捐出去的时候,他有没有先征求人质家属的同意呢?

毕竟,1200万不是小数目,其中100万还是家属抵押屋子贷款得来的,把没有用到的资金还回给家属,乃合情合理,凭什么自作主张把1200万全部捐给菲律宾的回教福利组织?

说回头,四名人质获得释放,真的一分钱都没有给对方?我一点都不相信,叫对方白白给四名人质免费吃住?不要骗小孩子了好不好?

如果真的不用付赎金,那之前的两名人质,为什么餐厅老板娘邓玉芬被释放,邓德宏却送了命?

邓德宏不止不获释放,还被斩首。这一点,可以做个交代吗?

远的就不说了,不久前,两名加拿大人质也先后被斩首,因为家属和加拿大政府坚持不付任何赎金。

当下还有一名挪威人质,绑匪也给最后通牒,再不给赎金也要砍头。

所以,你会相信从本州海域掳走的我国人质,每一次都是在没有支付任何赎金的情形下被释放的吗?

有些事情,不一定要说出来,大家心照就好。

全国副总警长诺拉昔,他宁可不说。

我绝对赞同不付赎金,否则绑架活动永远不会停止。这也不会是最后一单阿布沙耶的绑架案。

的确,这已成了苏禄海上的无本生意,据说还有外包,就是不用阿布沙耶亲自出马,只要掳到人,就能将人质辗转卖给阿布沙耶。

也因为这样,赎金数额已越来越高,从数百万涨到数千万,难怪这些海上绑匪乐此不疲,我们的ESSCOM似乎完全没有可用武之地。

我们的内长阿末扎希和外长希山慕丁一点都不会汗颜吗?希山慕丁还会认为对方都是一些手无寸铁的孱弱老兵吗?

我一直在想,阿末扎希如何可以编出这样的一个天方夜谭?

莫非他是从来自沙地的26亿捐款得到了灵感?如果1200万没有交到阿布沙耶手上,那它能去了哪里?

于是,赎金变成了捐款,1200万就捐去给了菲律宾一个不知名的合法回教福利团体。

倒不知这个合法的回教福利组织是不是也把捐款用在打击该国的回教恐怖极端分子上?阿布沙耶即属于这一category呢!

如果副首相可以把这个合法的回教福利团体的名字公开,那就更有说服力了。可惜,副首相拒绝透露。

万一将来又有掳人案发生,我国是不是又要作出捐款,人质才能获得释放?

从此,赎金有了一个新的代名词,叫捐款。

Thursday, June 16, 2016

首相署有个ICU

不说不知,原来首相署有个ICU。它不是Intensive Care Unit,它全名叫Implementation Coordination Unit(执行协调单位)。

这个单位在308大选后成立,它是做什么的?

根据当时报道,它是成立来监督民联当时执政的五个州属:雪兰莪、槟城、吉兰丹、吉打和霹雳。

民联现在已不复在,希盟取而代之。

但回教党并不在希盟,诚信党取而代之。

当初成立以监督民联州的ICU,是不是依旧监督剩下的三个非国阵州?不得而知。

倒是从报道知道,通过首相署发出的州属计划之拨款,都是通过ICU拨出的。

ICU总监名叫Ahmad Zaki Ansore Mohd Yusof。

昨天,1MDB CEO阿鲁忽然出现在大港出席一场汇报会,就是由ICU举办的。

在会上,阿鲁向当地官员讲解1MDB,“要求官员们不要随反对党炒作1MDB课题”。

阿鲁以1MDB CEO身份向官员讲解公司状况,那也无可厚非。问题在他却叫官员们不要听信反对党,因为反对党把问题政治化。我觉得那就不恰当。

他忘了他的身份,他也算是一名公务员,不是巫统领袖或党员。

首相署否认该汇报会是配合补选举行的,说那是全国性的活动,碰巧这次来到雪兰莪州,所以才会在那里举行。信不信由你。

他在会上避重就轻,说1MDB过去的问题都已逐一解决,现在只剩下商务问题,有望在明年解决。

记得吗,去年的时候,财长首相说公司问题可在去年年底解决?

如今还要延长两年到明年?那是什么问题呢?

阿鲁应该提提公司的最新进展,特别是IPIC向1MDB和大马财政部索偿266亿元,公司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这266亿将从何而来?

汇率滑落,公司的420亿贷款加上后来的新债,总数相信已涨至最少500亿,再加IPIC要求的赔偿,就等于766亿元。

1MDB的资产已卖得七七八八了,为什么还是无法为公司减债?

阿鲁为什么不谈一谈这个问题啊?

回教党署理主席端伊布拉欣因此质疑,公司是否有能力还债?最后是不是要由人民来替它还债?

国行新总裁不已说了吗,不管有没有提供担保,政府将负责1MDB的债务。

所以,这不单只是如阿鲁说的公司只剩下商务问题,这已成了你我都应关注的国家问题。

难道我们要步委内瑞拉的后尘?

政府的钱就是人民的钱,不久前,一名巫统议员恬不知耻的说不是。

虽然其他议员不说,相信他们打从心里也认为:政府的钱不是人民的钱,而是他们的钱,所以才会那么贪得无厌,还时时要人民对他们感恩。

财长首相对1MDB失踪的35亿美元毫不紧张,前回教党署理主席胡桑很好奇,难道财长首相知道背后的真相?

前阵子,当被问及IPIC声称没有收到有关汇款时,财长首相的答复也和阿鲁一样:那是商务问题,让公司解决去。

天,那不是数千数万甚至数百万的钱不见,而是35亿美元,兑成马币是140亿元啊,财长首相竟然不愿多谈,这样的回应太不寻常。

如今我们知道,35亿美元汇去了一家假公司,而这家假公司已在去年清盘,明显的这是一项非常严重的欺骗案,但公司做了什么?是不是要报警进行调查?

没有,公司一个行动都没有。

记得阿鲁当时曾说,公司可能受骗,并不排除有内鬼(insider job)。过后他又否认说过那样的话。

如今IPIC索偿来了,公司的回应竟然只是重复强调,公司流动资金稳定,可以定期还债。请不要答非所问好不好?

如果流动资金足够,为什么不缴付前两次的1亿债券利息,故意违约然后要IPIC代缴?如今反而面对对方266亿元的索偿,何必?

财长首相无论如何都不能回避1MDB问题,就算它是商务课题,它还是财政部的GLC,公司主席现在是财政部秘书长,直接向财长报告。

如果不想处理1MDB这个课题,那就换别人做财长吧!

Wednesday, June 15, 2016

IPIC追讨266亿

昨天,读到1MDB新主席伊万公布,新董事局将于明天(16日)召开第一次会议。

跟着,就读到IPIC/Aabar向英国伦敦国际仲裁院(London Court of International Arbitration,LCIA) 提呈仲裁申请(Request for Arbitration,
RFA),针对1MDB和大马财政部无法履行合约责任,追讨65亿美元(266亿马币)。

这是420亿的3分2。

我想,公司新董事局明天将花大部分时间来讨论这最新发展吧!

根据IPIC文告,有关合约是去年6月15日双方签署的约束协议(Binding Term Sheet,BTS)。

在该份协议,IPIC同意在与1MDB进行的资产债务交换计划下,IPIC将接管两批价值35亿美元的债券,1MDB/大马财政部则将现金和资产转让予IPIC/Aabar。

去年,财长首相曾宣布,这项「资产债务交换计划」将为1MDB成功减债160亿马币。

如今IPIC说,因1MDB/大马财政部未转让资产,原该汇至杜拜Aabar的现金却被汇到一家在维京群岛的同名公司。因此,1MDB/大马财政部已经毁约。

1MDB也没有缴付于4及5月到期的两笔债券利息,分别是5031万美元(2.0亿马币)和5241万美元(2.1亿马币),迫使IPIC需履行其债券担保,承担1亿美元的债券利息。

鉴于1MDB违约,IPIC终止与大马财政部签署的资产交换协议。

IPIC追讨的数额是65亿美元,兑成马币约266亿。文告指这是BTS条款里所同意的赔偿数额;但数字如何得来?

根据资产交换计划,所交换的资产值应该只有40亿美元或160亿马币,加上IPIC去年借贷的10亿美元和代缴的1亿美元利息也只增加至51亿美元,如何涨至65亿美元或266亿马币?

有可能两批债券的未来利息也计算了进去。

1MDB仍然强调其流动资金状况稳定,有履行偿债能力。那为什么不还最近两批债券利息?

口说无凭,那就把钱拿出来啊!

Monday, June 13, 2016

两个补选,万般乱象

两个补选在即,这几天,尽从媒体读到朝野成员浑身解数,各自叫嚣,语无伦次,尽显矛盾,叫选民如何适从?

且让我把观察记录在下(排名不分先后):

1. 马华仍在重复指控行动党壮大了回教党。行动党提出数据,回教党国席从2008年的23席滑至2013年的21席,还比1999年的27席少。自党分裂变出一个诚信党后,回教党在国会更只剩14人。

登嘉楼州政权,亦已在2008年到回巫统。

行动党壮大回教党之说,不知从何壮起?倒过来,是不是可以说,因为国阵成员党的无能与懦弱,因此壮大了巫统?

2. 如今是贸工副部长的马斯兰叫华裔选民不用回乡投票,因为就算回乡投票的话也换不了政府。

身为副部长的他竟然叫选民无需投票,真够匪夷所思。他若不是信心爆满,就是信心不足,但看你如何解读。

当然,从他一向来的言行,你也知道他的素质修养可以到哪里。

如我之前提过,凡事一体两面,虽然马来票占大多数,但此次可能三分天下,真正将左右选绩的,反而可能是华人票。

马斯兰或者没有看清这项事实,因此信心爆棚地叫华人不用回乡投票,因为巫统已经赢定了。

他也可能看清事实,因此叫华人不要投票,以提高巫统的胜算。

3. 最大的矛盾,就是巫统回教党既然成了友好伙伴,为何还要双双上阵对打?

我相信本意是要分散诚信党的票,但会不会弄巧反拙,反而分散了两党的票,让诚信党渔翁得利?

这是有可能的。报道称,很多当地选民连听都没听过诚信党,怎会投它一票?这点,两党是不是高估诚信党的实力了?

4. 马哈迪不讳言,如果纳吉下台,他就会重返巫统。从一开始,他就表示他的目的只是要纳吉下台,别无他意。为了达到此目的,他不惜与反对党同一站台,反对党却也不介意,可说是我国政治有史以来的一大奇观。

这样一个组合,充其量只能说是乌合之众。

5. 马华妇女组主席王赛芝说要和阿莎丽娜切割。阿莎丽娜已说她是奉正副首相之命而行事,王赛芝是不是也要和正副首相切割?

6. 马华副总会长周美芬说,支持诚信党,等同投回刑法一票。她的理由是诚信党至今没有公开反对回刑法。

那请问巫统或其候选人公开反对回刑法了吗?同样逻辑,如果没有,她如何能够叫华裔选民投选巫统候选人?

她这个指控最莫名其妙,不知情者会以为是诚信党议员提呈私人法案。

事实是提呈者是回教党主席哈迪动议者与附议者分别是巫统的正副部长,因此,投回教党或巫统候选人,才是等于支持回刑法。这点必须搞清楚。

7. 马哈迪不介意本身立场尴尬,公开为诚信党站台。除了马哈迪,另一立场尴尬的是阿兹敏。

至今未看到他出来助选,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该为谁助选。回教党导致民联决裂,阿兹敏的雪州政府却还保留着朝野不分的回教党行政议员,因此,阿兹敏该替回教党或诚信党助选?

8. 马哈迪公开为诚信党站台,也让阿兹莎立场尴尬。她不出席有敦马在的场合,因为当年正是敦马导致安华入狱,否则今天的大马首相可能就是安华而不是纳吉。

可以说,大马有今天,都是敦马一手造成的。

9. 廖中莱说,诚信党和回教党有相同基因,陆兆福说,看样子,巫统和回教党的基因才相同。

10. 至目前为止,巫统和诚信党候选人都不敢为哈迪的私人法案表态,因为怕表态后会失了华人票。

如果要争取华人票,尤其是诚信党的候选人应该敢敢表态,赢取的华人票,相信会比分散后的马来票多。

Thursday, June 9, 2016

Karma · 补选 · 华人猪

你相信因果吗?

原来马来人也相信因果,就是他们说的karma。

砂拉越州选引来了半岛两个补选,一个在霹雳的江沙,一个在雪州的大港。

前霹雳大臣尼查说,江沙补选是阿拉要惩罚正副首相纳吉和阿末扎希发动2009年霹雳政变的后果。

其实那时候的正副首相是阿都拉和纳吉。但觐见当时霹雳苏丹父子并策划整个换政府事件的却是当时仍是副首相的纳吉。

当然那时他已经有计划要接阿都拉的首相位子了。

江沙补选是不是阿拉给正副首相的一个惩罚,karma会不会发挥效应,现在自然言之过早,要国阵输了补选才算。

另一个补选在雪州大港。事有凑巧,去年发动916红衣大集会的加玛(Jamal),原来就是巫统大港的区部主席。

如果巫统这次输了大港议席,能不能也说是因为karma发挥效应?

(哈,Jamal和Karma,恰巧也发音相近。)

首相让一个区部主席去发动一个种族主义性的集会,是否明智之举?如此做,根本就是打明公开支持这样一个种族主义大集会。

的而且确,当天至少有六位巫统正副部长和议员在现场亮相叫嚣以示支持,加上在大选落败而耿耿于怀的前马六甲首长阿里鲁斯旦,就一共至少有七人。

(请看旧文《泰莱大学惹上了马来主义者》20150923)

阿里以马来武术协会(PESAKA)主席身份带领成员参与。

三天后,纳吉大力表扬PESAKA,赞它无私捍卫政府,因此承诺将大力推广马来武术。

结果PESAKA在今年的财政预算案获得财长首相宣布200万元拨款。

加玛有没有获得酬赏?我相信也有。

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与加玛abang adik的拳王阿里,却在916大集会后失和,我猜是因为“分赃不均”的关系吧!

前阵子,拳王阿里不是报警指加玛恐吓要杀他吗?

起因据说是因为加玛有意成为大港补选的巫统候选人,拳王阿里对人说巫统不该选一个“流氓”当候选人,加玛因此生气了,在电话说要“杀死”拳王阿里。

为什么会有红衣大集会?便是要反击之前净选盟举办的黄衣大集会。

净选盟要求一个公平的选举,参与者来自各族别,根本与种族主义无关,当局故意将它扭曲成一个华人主义的集会,以将举办红衣大集会合理化。

当时敦马就直指纳吉资助红衣人集会。

首相公开支持红衣大集会进行,国阵成员党领袖做了什么反应?完全没有。

要劳驾中国大使黄惠康到茨厂街走一走,这走一走就不得了,被副内长里扎解读为干预我国内政,还要召见他为他的“走一走”作出解释。

而里扎本身,也是参与红衣集会的其中一名副部长。

红衣大集会有多racist?加玛在集会上骂“华人猪”,说因为华人吃猪肉,所以叫“华人猪”是没有错的。

这样一个偏激的煽动言论,竟然没有受到对付。

红衣集会还有一项议题,就是要扑灭华小。

我们的华裔领袖,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猪”不是不halal吗?为什么他们可以把“猪”字挂在口上,别人说“猪”却是不尊重他们呢?他们拿“猪”来骂人就可以吗?

有人把他骂人的内容记下来了。昨天,出现了三个巨型广告板,板上以中英文写着:

华人都吃猪肉,所以我叫他们
Cina Babi 并没有错
Panggil Cina Babi tidak salah

内容就冲着大港巫统区部主席加玛而来,因为那正是他在去年916红衣大集会上指着华人说的一番话。

广告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很公平啊。而且那只是重复加玛说过的话,他凭什么生气?生气的应该是华人才对呀!

加玛敢说不敢认,还在现场出丑。

广告板随后就被拆下。同样的字眼,加玛说了没事,没有人去报警,警方没有根据煽动法令扣捕他,那为什么广告板只是把他说过的话贴上去,却被拆下来呢?

大港马华区会后知后觉,现在才来要求加玛为其“华人猪”言论道歉。那去年916后为何不说呢?

而且我肯定他是不会道歉的,除非是来自上头的指示那又不同。

所以,这个事件与国会的私人法案一模一样,这些人都是奉命行事,背后的主导者策划人早就呼之欲出,但大部分人选择懵然不知,把矛头指错了方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