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7, 2015

財政部擔保IPIC替1MDB還債?

昨天,新加坡《商業時報》報導,IPIC考慮撤出參與1MDB重組的協議。

當時我想,如此說來,IPIC是不是要求退還六月期間的10億美元注資?

記得今年六月初,阿魯宣佈1MDB已經償還了到期的10億美元貸款,當時第二財長胡斯尼透露,10億美元資金來自IPIC/Aabar,但又拒絕透露那是什麽錢,只說它不是貸款也不是債務,而是一項商業交易;政府也沒有提供擔保。

你看,1MDB的交易就是這麼地不可告人。

沒有抵押沒有擔保,IPIC會願意無端端給你10億美元?我很懷疑。

既不是貸款又不是債務,那就是股東資金了。但是,1MDB不是說要變賣資產并將TRX和大馬城轉為財政部子公司嗎?既然如此,IPIC豈非注資一家即將成為空殼的公司?

IPIC不會這麼傻吧!

(請參閱拙作《IPIC和Aabar注資替1MDB還債?》20150609)

如今真相大白,潘儉偉說,根據IPIC呈給倫敦交易所的文告,“(大馬)財政部已經給予IPIC預付的10億美元賠償”。

潘儉偉解釋,除了當時預付10億美元以解決當時到期的貸款,IPIC也負責攤還1MDB一筆35億美元債券及算至明年6月的一年利息2.1億美元。

即是說,在雙方的“資產轉讓”協議下,IPIC將在未來12個月內從1MDB接管總值47.1億美元的債務/資產(10+35+2.1=47.1)。

但若1MDB未能在明年6月30日之前將總值約47.1億美元的資產轉讓給IPIC,財政部將被要求償還這筆錢給IPIC。

說到底,政府還是有提供擔保給IPIC以讓1MDB取得10億美元償還債,可見阿魯當時又說了謊;也難怪第二財長胡斯尼支支吾吾不敢說清楚。

但,變賣了能源資產及將TRX和大馬城土地轉至財政部名下,1MDB還剩什麽資產可以轉給IPIC呢?是不是到最後政府還是要賠償這47.1億美元給IPIC了事?

47.1億美元,依目前的兌換率,就是馬幣202億元!幾乎是總債420億的一半。政府要去哪裡找這筆錢?

除了財政部提供的擔保,IPIC當時願意替1MDB的10億美元還債,我想也是因為1MDB有筆馬幣42億元資金存在Aabar。這是阿魯在列出公司420億元去處的其中一個項目。

相信這筆在Aabar的42億元存款,也被當作IPIC/Aabar注資10億美元的抵押。

42億馬幣,根據當時的匯率就等於約11億美元,拿來償還10億美元是綽綽有餘的。

我也懷疑它是否也是開曼群島那筆下落不明的11億美元?就是納吉說爲了避免國行批准而匯去了鄰國的資金,但有關銀行卻說戶頭里已沒有存款,那11億美元去了哪裡?

有沒有注意到,1MDB的交易對象,來來去去都是Aabar?Aabar,還有將7億美元輾轉匯入納吉私人銀行戶頭的Tanore和Falcon金融,都是IPIC間接或直接的子公司。

之前也和大家提過,聯昌和興業倂購兩度告吹,都是因為作為興業股東的Aabar從中作梗,因為後者高價購得興業股權,不願以低於收購價出讓給聯昌。

Aabar是1MDB的“親密”交易夥伴,我想,這或許也正是聯昌主席納西爾對1MDB事件高度不滿的原因吧!

值得一提的是,IPIC的CEO莫哈末(Mohammed al-Husseiny)剛在上星期被公司炒掉,隨即傳出IPIC有意撤銷與1MDB的協議,兩者是否有關聯?

這位莫哈末也是代表Aabar和1MDB交易的關鍵人物,他是Falcon的前主席,也自稱是納吉繼子里扎電影《華爾街之狼》的融資人。

http://www.sarawakreport.org/2015/08/binding-agreement-or-engaged-in-discussions-1mdbs-multi-billion-dollar-muddle/

Wednesday, August 26, 2015

又來個「經濟特委會」

有事沒事,不管課題大小,納吉就是喜歡成立委員會,讓委員會去做決定,借此拖延時間,最後都不了了之。

馬幣從去年開始趨軟,最近變本加厲,國行還是不欲干預,說跌勢只是暫時現象。

事實是,國行已沒有多少干預的本錢,導致跌勢加劇,幾乎回到18年前最惡劣的風暴時期。

國家領袖從來沒有任何危機意識,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大事來時就手忙腳亂。

昨天,首相忽然宣佈成立一個「經濟特委會」(JKE),以“確保國家經濟能持續成長”。

這個宣佈,好令人納悶,首相署不早就有個「經濟理事會」了嗎?不久前,針對瑪拉在澳洲買貴樓案,瑪拉主席安奴亞就透露說,貴樓是經過由納吉主持的經濟理事會批准後才買入的。

此外還有一個「經濟策劃單位」(EPU),這兩個單位/理事會平時在幹什麼啊?都在睡覺嗎?如今大難臨頭,卻又成立一個「經濟特委會」,遲不遲了些啊?

等理事會開會討論到想出一個策略來,國家大概都已經破產了。

再說,財政部不也有個什麽智囊團嗎?爲什麽沒有提供什麽良策出來呢?

潔蒂不開口,倒是其他部長開始還要嘴硬,說馬幣跌是好事,有助旅遊業有助經濟增長bla bla bla。

說過這些話的除了第二財長胡斯尼還有副財長馬斯蘭外,你猜對了還有旅遊部長納茲里。

真的這麼好的話,為何納吉還要成立「經濟特委會」啊?

聯昌主席納西爾都忍不住,叫部長們不要再說蠢話。

還有柔佛蘇丹都開口,叫政府不要在愚弄人民了。

希望這幾位部長不要在理事會裏面,百姓就要謝天謝地。

馬幣連跌新低,油價也連創新低,如今還在40美元以下徘徊。

如果根據拉菲茲的油價計算方式,我們的RON95是不是應該也跌至新低?

上回的算法,應該跌至1.40元以下。

但,根據我國特別的“按月”油價浮動制,國內油價並沒有隨著國際油價浮動,反而要等到每個月尾,才知道下個月的油價多少。

沒有人會相信油價部長會將RON95一次調降至1.40元以下,就像上個月尾,原先以為至少會降30分,結果只降區區10分至2.05元,真是侮辱人民的智慧。

但人民逆來順受慣了,也沒有人針對油價提出抗議。

因為有這樣的百姓,所以就有了這樣的政府。

當然部長已經告訴你說,油價不單是靠國際油價而定,還有匯率因素也要算進去。

好吧,就把匯率也算進去。簡單一個算法,馬幣兌美元這期間從3.6至4.3(目前),跌幅19.4%;將1.4元加回19.4%等於1.67元。所以,9月的RON95是不是應該調降38%至1.67元呢?

根據以往的經驗,你知道政府不會這麼慷慨。

那就虔誠的祈禱吧!

也許第二天醒來,該走的人終於走了。

走筆至此,看到納吉已經委任了「經濟特委會」的10名成員,以首相署部长阿都瓦希(前馬銀行CEO)為首,成員包括聯昌主席納西爾、國庫主席阿茲曼莫達、前首相署部長兼前第二財長諾耶谷等。

Tuesday, August 25, 2015

調查1MDB 誅全家?

遭調至首相署的武吉阿曼政治部老二阿都哈密直指有股強大力量欲中止對420億債務和26億獻金醜聞的調查。

這股強大力量上月尾將副首相慕以丁和總檢察長阿都甘尼革職、撤換警察政治部總監Akhil Bulat、調走公帳會主席諾加茲蘭、調走兩名反貪會高級官員至首相署(不果)、先後扣查了至少8位反貪會官員和8位國行官員、宣佈特工隊解散,同時進行內閣重組。

時隔三周,這股強大力量繼續趕盡殺絕,除了將阿都哈密從警察政治部調走,也終止總檢察署官員潔西卡(Jessica Gurmeet Kaur)職務、撤銷她和孩子的大馬居留權,并驅逐出境。

潔西卡原本是新加坡人,嫁來大馬已有20年。

強將一個家庭拆散,如此心狠手辣的手段,讓我想起一個人,相信只有一個妒忌心重和報復心態強烈的女人,才會對另一名女性做出這種事情。

潔西卡在“大逮捕”行動連同一名反貪會前顧問Rashpal Singh涉嫌“洩密”被警方扣捕,沒想到如今不止被革職,連同孩子的居留權也被撤銷,并面對驅逐令。

但是,昨天移民局副總監沙基古斯米(Sakib Kusmi)卻改口說潔西卡與家人無需“被遣返”,她仍可申請「探望準證」,因為她已嫁與大馬公民。

是不是很矛盾?既褫奪了人家的居留權,又可讓對方申請準證留下來,那究竟是什麽意思?

而且,孩子無辜,有什麽理由連孩子也失去居留權?再說,孩子的身份不是跟著父親的嗎?

我覺得,移民局三天內又改變決定,是因為想到若將潔西卡驅逐出境,她可能會針對1MDB對外爆料,那不等同縱虎歸山?

潔西卡在總檢察署是反洗黑錢單位組員,也是特工隊的總檢察署成員,相信她知道甚多。

可見這強大的力量的盤算,仍然棋差一著。

反貪會兩位高級官員也在短短三天內又從首相署調回原職,也是基於倉促決定沒有想後果所致,就與對付潔西卡的手法一樣。

Monday, August 24, 2015

來自布城的人

上回提到,前副首相慕以丁和前總檢察長阿都甘尼被革職當天,警察政治部也有一項人事調動。

原任武吉阿曼警察總部行政部總監(Management Director)的弗茲哈倫(Mohamad Fuzi Harun),被調任政治部總監(Special Branch director),取代於8月17日退休的Akhil Bulat。

沒想到,三個星期後,政治部老二也換人,副總監阿都哈密(Abdul Hamid Bador)忽被調職到首相署,讓他大感不滿。

反貪會兩位高官巴里和羅海扎被調往首相署記憶猶新,但兩人三天後隨即戲劇性地調回原職。

據說因為反貪會有其獨立性,官員身份不同於一般公務員,不可隨意調動至其他政府部門,所以才會在短短三天後又調回反貪會。

同樣,警方理應和反貪會一樣屬於執法機構,豈可隨便調動至行政性質的政府部門,包括首相署在內?為何這次輪到警察政治部老二被調職而未被質疑?

更離奇的是,首相署竟然還未有安排到職位給他,阿都哈密被調職的背後動機,已經不言而喻。

原本阿都哈密幾個月後就要退休,被調職一事非比尋常,他也不願被調職,寧可申請長假直至退休為止。

週末的時候,他更連連爆料,證實有人企圖中止對420億債務和26億獻金醜聞的調查,包括打壓那些受命調查的官員。

他說就是背後這股強大隱形的力量在搞鬼。

他還叫「來自布城的人」不要再騷擾前特工隊成員,因為他們不是恐怖分子。

阿都哈密所影射的人物,可說是呼之欲出。

他也揭露反貪會“通緝”的兩名SRC高層:聶費沙(董事經理)和蘇伯耶欣(董事),已經在東窗事發後離境,他說前者原本在印尼,相信現在身在紐西蘭,另一人則不知所蹤。

上周,反貪會也將劉特作列在“通緝”名單內。

這三人都在移民局的被禁出境名單內,那他們是如何未被禁止離境?上個月,劉特佐還能自由進出境呢!

阿都哈密說,為避免被問話,聶費沙和蘇伯是被人安排出國“藏起來”的。

這樣的安排,聽來是不是很熟悉?

讓我想起蒙女案里的死刑犯之一西魯,他是怎樣可以逃到澳洲去?是誰安排他在那裡的生活?

還有更早期的巴拉?爲了“滅口”,他和家人也被安排到海外去,過後他卻因為沒有收到所謂的“掩口費”而回國。

這些離奇的安排,就讓大家運用各自的想像力,為何會那麼的相似。

月初的時候,納吉自己宣佈說,反貪會已還他清白。

昨天,反貪會卻發文告表示,主席阿布卡欣不曾下令停止調查納吉個人戶頭里的26億元獻金。

針對這,不知納吉會如何反應?難道也把阿布卡欣調職到首相署不成?

至於總檢察署官員潔西卡與其子女被撤銷永久居留權并驅逐出境一事,如此“心狠手辣”的手段,有誰才做得出?明天再和大家談談。

Thursday, August 20, 2015

是誰取走了我們的自主權?

本來不想寫這個題材,今天看到首長慕沙也認真起來,說州政府早已向聯邦爭取基設水電供等自主權,就覺得很可笑。

既然有向聯邦爭取這些自主權,不知結果如何?

其實,這些不是我們早就應得應有的權利嗎?為何如今落得需要去“爭取”的地步?

說的就是最近忽然又“熱門”起來的州自主權。

為何會忽然“熱門”起來?都是因為首相兩周前訪問鄰州的時候,忽然“答應”考慮給砂拉越更多的自主權。

聽清楚,首相只是“答應”砂拉越而已(給更多自主權),他並沒有提到沙巴,那是因為砂拉越州選要到了,首相只要收買那裡的民心而已。

首相沒有提到沙巴,至少我在英文報讀到的是這樣,但不知怎的,華文報的報導卻是:納吉準備讓東馬州擁有更多自主權,然後標題就變成沙砂兩州,把沙巴也包括進去。

相信也是我們的一廂情願吧!跟著,幾位州部長(可能也是記者就有關課題訪問他們)就對首相的承諾大表歡迎,看得我一頭霧水。

也許,我們都是比較被動吧,很多課題,我們都不會主動去爭取,要等到別人提出來了,我們才會去“響應”。

石油稅不也是一樣嗎?在野議員早就要求20%石油稅了,州政府卻說不需要,因為聯邦平時的撥款,已經不止石油稅的數額。

一直到砂拉越新首長上任,鄰州也要求提高石油稅至20%的時候,我們的州領袖才改口氣說,其實我們之前都有向聯邦要求,只是沒有對外報告吧了!

如此自打嘴巴,誰相信?

更早前,三年前吧,納吉不想發石油稅給半島的吉蘭丹和登加樓,就說要研究如何將那裡的石油收益,以公益金(wang ehsan)替代石油稅(oil royalty)給這些東海岸州。

他提的東海岸州,還包括他本身的州屬彭亨,但彭亨并沒有生產石油。

他成立一個特別委員會來研究,為期六個月。研究的結果如何?媒體沒有報導,但彭亨卻得到了一億元Wang Ehsan,讓登加樓大為不滿。

我們這裡的朝野州領袖卻表錯情,以為首相要提高石油稅給半島的產油州,也紛紛在報上發表偉論,說東馬兩州豈可例外。

結果當然什麽也沒有,石油稅仍然保持5%,州領袖們也乖乖不再吵。

今次砂拉越又提出自主權課題,相信本州領袖原本興趣缺缺,因為知道機率不大,只好隨便回應一番。

沒想到砂首長阿德南來真的,言猶在耳,就看到他已確認要向聯邦“爭取”的八項權力下放,包括:法律、體育、環境、財政、運輸、州公共工程、教育及其他事項如保健、福利、旅遊和漁業等。

包括其他事項在內,那就不止八項。

看到鄰州這麼積極,本州總不能沒有一點反應吧!於是,今天看到首長慕沙發表文告說,本州將在鄉村發展計劃方面尋求自主權,包括早前已提出的道路基本設施和水電供等計劃。

你沒有讀錯,鄰州向聯邦要求八大權力下放,本州卻只要求一項:鄉村發展計劃里的基設水電供自主權吧了。

當然不是說這些基本設施不重要,不要說只在鄉下,市區也不例外,我們飽受爛路停電停水之苦也太久了,但,還有許多大課題,難道我們就很滿意嗎?

如此胸無大志,我們的要求也太少太微不足道了吧!

幾天前,慕沙首長還叫人民不要將當年的《20條款》政治化呢!

這本來就是一項政治課題,怎能說不要政治化?

當年,就是我們的英明領袖,自願將我們應有的基本權利拱手讓給聯邦的。對我來說,《20條款》早就名存實亡了。

(請參閱拙作《沙巴《20條款》失效?》29/05/2012)

名義上,我們似乎只剩下移民權和土地權仍在州政府的掌控中。

但真是如此嗎?若是,為何我們無法處理非法移民和假身份證問題?在移民權方面,我們只能做到“禁止反對黨領袖入境”,對這些非法移民卻束手無策,這不是很諷刺嗎?

砂拉越能不能得到它所要求的自主權?不妨靜觀其變。

不論結果如何,一旦州選過後,相信這個課題也會淡化下來;納吉可以給很多的承諾,他會成立很多的委員會去進行研究,但你可以不必當真,根據以往經驗,最後都會沒有了下文。

州領袖照例敷衍了事,百姓只能空歡喜一場。

Monday, August 17, 2015

神秘捐款又去了新加坡

在上周的季度匯報會上,潔蒂仍說國家經濟基本層面穩健,她有信心馬幣會反彈,因此國行無意干預馬幣,也不會重施固匯制等等等。

潔蒂是在自欺欺人嗎?還是國家已無足夠儲備來扶匯?結果股匯齊齊應聲挫跌,綜指跌破1600點,馬幣跌破4元。

一個1MDB醜聞,不僅讓納吉身處囧境,也讓那些護主心切的臣子醜態百出。

殊不知,謊言說多了,旁人必會發現矛盾,那時你又要說多少個謊言來圓一個謊言?說到最後,必然破綻百出,連自己都忘了說過什麽謊。

週末的時候,又讀到了幾則荒唐的報導。

時至今日,竟然還有人說1MDB負債420億是網上亂傳是不屬實的。

說這話的人是副衛生部長希爾米。拜託,1MDB的阿魯CEO早前已將420億元債務列出來,也很“努力”地變賣資產以減債,納吉首相也答應在6個月時間內解決1MDB的債務問題,爲什麽還有副部長級的人馬出來“替”納吉否認?

同樣荒謬的,還有一位關丹巫統區部主席旺安南說,26億獻金來自沙地阿拉伯政府,是爲了感激大馬在對抗IS恐怖份子所做的努力。

他說這是納吉上週三會晤146名巫統區部領袖時透露的。

但,之前不是說26億元是政治獻金嗎?爲什麽現在變成與IS抗爭有關?

當然你可以說兩者皆是,就是沙地國王爲了感激我國對抗IS而做出政治捐獻,那也無可厚非。但是,時間上好像顛倒了呢!

IS是在去年才成立的。記得那時納吉鬧了笑話嗎?他叫我國青年要學習IS軍的勇敢呢!當然過後他責怪是媒體扭曲他的話。

但26億是在2013大選前匯進他的戶頭的呢!除非沙地阿拉伯未卜先知,否則怎知會有IS軍的成立?又能預知大馬會與IS軍對抗?

還有一位,我都不記得他是誰了。他說,政治捐獻在外國是很普遍的,有人曾經捐了3000億美金出來,7億美金又算甚麼?

他沒有說捐3000億美金的人是誰,大概是指巴菲特或比爾蓋茨之類吧!不然就是他信口開河。

之前我說總檢察長阿都甘尼欲向納吉發出逮捕令應該是確有其事,來自本州的聯邦房屋部長阿都拉曼達蘭在為納吉護航時,不小心說漏了嘴,無意間證實了前總檢察長阿都甘尼被革職,因為他要逮捕納吉。

他甚至語無倫次,說阿都甘尼的特工隊非法調查首相的私人戶頭,它應該只調查1MDB。

如果沒有證據確鑿,阿都甘尼豈敢胡亂向堂堂首相發逮捕令?而納吉先下手為強,以阻止自己被逮,豈非罪加一等?

從這也可看到,《砂拉越報告》的新聞報導,雖然當事人和身邊的臣子原先都給予否認,最後都被證實無誤。

昨天,《砂拉越報告》又做驚人揭露,指在2013年8月30日,有6.5億美元又從納吉的私人戶頭匯出去,到新加坡Falcon銀行的Tanore Finance戶頭去。同一天,納吉在阿馬的(其中一個)戶頭關閉。

(Tanore和Falcon都是Aabar/IPIC的子公司。)

之前6.81億美元是在同年3月從Tanore/Falcon匯去納吉在阿馬的戶頭的,爲什麽5個月後,6.5億美元又匯回鄰國同一個戶頭去?等於說,納吉只用了當中的3100萬美元,或馬幣1.15億元。這麼少?

詭異的是,Tanore公司已在去年四月關閉。這筆6.5億美元(24億馬幣)最後又去了哪裡?

相信《砂拉越報告》還掌握著很多證據,慢慢抽絲剝繭,一點一滴,看對方如何反應,再揭露多一點,引君在不自覺中入甕。

對方難以招架,不小心又露了馬腳。

《砂拉越報告》還作出預告,除了七億美元“獻金”,還有兩筆(暫時)為數不明來自沙地阿拉伯和杜拜的獻金,因為納吉的私人戶頭存款并不止有7億美元,505前存款曾一度超出10億美元。

即是說,除了7億元,另有逾3億也進了其戶頭。等時機成熟,《砂拉越報告》又會大爆料了。

《砂拉越報告》也透露,505大選後,納吉曾從其私人戶頭“派錢”給至少三人,他們是:國陣後座議員俱樂部主席沙里爾(100百萬)、副財長阿末馬斯蘭(200萬)和一名公帳會成員Ermieyati Samsudin(50萬)。

除了這三人,相信遲些,其他獲得“派錢”的國陣議員們也將陸續曝光。

現在,你明白爲什麽這些人那麼急欲為納吉護航了吧!

沙里爾並沒有否認獲得100萬“撥款”,他理直氣壯地問,沒有這筆錢,他的議區要如何操作?

但是,每位國陣議員不是每年獲得500萬撥款了嗎?納吉才剛宣佈,不排除明年提高議員撥款呢!

一直認為沙里爾是比較“清廉”的國陣議員,他過去曾當過公帳會主席,也做過消費部長。

上個月,我們知道新加坡警方凍結了兩個與1MDB有關的戶頭,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也通知了國行。那時,潔蒂報告說已將有關文件交給執法當局。

針對這,《砂拉越報告》透露,納吉曾在那時飛去鄰國四天,試圖說服新加坡當局為兩個戶頭解凍,但無功而返。

兩個被凍結的戶頭應該
不包括存有6.5億美元的Tanore戶頭,因該戶頭已在去年關閉。問題是,6.5億美元又去了哪裡?

不止這6.5億美元,據稱爲了避免國行批准而將開曼群島的11億美元存在新加坡BSI銀行,也同樣不知去向。

接著,還會有什麽謊言出來?他們到底還有多少事情在瞞著我們啊?

http://www.sarawakreport.org/2015/08/pms-anonymous-donation-was-transferred-back-to-singapore-major-exclusive/

Friday, August 14, 2015

潔蒂打太極

“失蹤”月餘的國行總裁昨天終於露面,為第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數據做報告。

除了公佈GDP,針對有關1MDB及個人的提問,她做了如下答覆:

1. 國行早在兩年前已對“高度舉債”(extremely highly leverage)的1MDB進行調查,如今調查已經完成,報告亦已提呈給總檢察長,內容包括所需採取行動之建議。

2. 國行不是執法單位,只能提供協助給執法單位,本身不能對不當行為採取行動。

3. 1MDB資金是否轉入首相之私人銀行戶頭,不在國行的調查範圍內,而是由相關銀行(阿馬)進行慎密審查(with due diligence),一旦發現可疑則必須提呈“可疑交易報告”(STR)給國行。

4. 她將繼續擔任國行總裁直至明年六月任期屆滿為止。

5. 證實有7位國行官員因涉嫌洩密而遭警方調查,她未被邀請錄取口供,因她剛在兩天前從美國公幹回來。

6. 她必須謹慎回答關於26億元資金的問題,否則會被逮捕。

7. 她也駁斥有關她與國行的不利謠言,一旦掀出造謠者,將對後者採取法律行動。

潔蒂說國行早在兩年前已經展開對1MDB的調查,其實,之前她一直避談1MDB,直至六月的時候,才說國行將開檔調查。那時正當前總檢察長阿都甘尼宣佈成立特工隊的時候,可見她若不是昨天說了謊,就是那時說了謊。

從潔蒂昨天的談話,可以證實的確有一筆26億元資金匯入納吉個人戶頭。

潔蒂說已將調查結果交給總檢察長,包括所建議的行動。

我很好奇她所指的總檢察長是“前”總檢察長還是現任總檢察長?

若是“前”總檢察長,那是否就是導致阿都甘尼被革職的原因?那是否可以證實,之前流傳的逮捕令草稿不是子虛烏有的事?

若是現任總檢察長阿班迪,那我可以肯定,這位新總檢察長將把報告束之高閣,不會採取任何行動。

潔蒂說國行沒有執法的權力,這點我不能完全認同。

如果無法對違反金融法令者採取行動,那幾年前hawala錢幣商因協助大人物“洗黑錢”而被撤銷營業執照又是怎麼回事?

還有也是在幾年前因懷疑黃金買賣公司“洗黑錢”而查封Genneva Gold,據說有8000位投資客戶因此無法取回他們的投資,又是怎麼回事?

有沒有發現,受害的每次都是第三者?

所以說國行沒有執法權力是不確實的。

說銀行私人戶頭不在國行調查範圍內也是不負責任的說法。不錯相關銀行必須慎密審查with due diligence,但當銀行將STR報告交給負責監督國內銀行體制與操作的國行,不是應該負責採取下一步動作嗎?

如今看回頭,阿馬集團董事經理拉瑪穆迪(Ashok Ramamurthy)今年一月以“與家人一起”為由辭職,多半是被逼的,而且,很多原因是與1MDB或私人戶頭獲得巨額資金有關。

其實當時還爆出另有三位高層辭職,阿馬後來證實他們的合約已獲更新。

納吉原本在阿馬有兩個戶頭,根據《華爾街報》報導,其中一個已在2013年關閉,另一個則在今年三月關閉,就是在拉瑪穆迪辭職兩個月後。

上回提到來自SRC的第二批總額4200萬元匯款,則是在去年12月轉入納吉的私人戶頭。

今年三月第二個銀行戶頭關閉後,納吉便宣佈由總稽查司審查1MDB,然後將審查報告交給公帳會調查。

(納吉最喜歡這一招,就是由不同機構或成立一個又一個委員會,在同個課題上調查又調查,拖延時間,就像本州的非法移民RCI調查那樣,漸漸的大家又忘記追蹤了。)

有沒有發現,上述點滴事件,在時間上發生得太巧合了呢?

倒是不明白,既然戶頭後來關閉了,那龐大的資金又去了哪裡呢?

所以我一直說,因為潔蒂的懦弱,造成納吉變本加厲,才會有今天這個局面,結果受害最大的又是無辜的人民。

記得納吉解釋為何從開曼群島贖回的11億美元未匯回馬來西亞,而是去了新加坡,原因竟然是“爲了避免尋求國行的批准”嗎?

因為“任何每年達到5000萬元的投資或達到一億元的外國貸款,都需獲得國行的批准。”

堂堂一名首相,又是財長,國行也向他報告,他竟然說出那樣的話,公然承認“枉法”,真是不敢相信。

若不是洗黑錢,爲什麽害怕尋求國行批准?

馬幣滑跌、物價高漲、外資外逃,股市無力,不能說完全與1MDB無關。

像今天馬幣再破新低,只因潔蒂昨天說了國行不會實行固匯制資管制,因為需付出太大的代價,而且經濟基本層面還強,一旦不穩定因素消除,馬幣將很快反彈bla bla bla。

換言之,國家已沒有扶持馬幣讓經濟復蘇的本錢,人民將繼續因政府的無能而吃盡苦頭。

所以還有幾位“忠臣”繼續為首相護短,繼續發表“馬幣跌對國家好”的愚蠢言論。

納吉還恬不知恥地怪罪“因為有太多的政治操弄”,他怎樣也是國家財長,卻對目前的經濟危機完全手足無措,不然就是無動於衷。

既然完全沒有對策,是不是應該辭掉財長職,讓位給能者去當呢?

不過說實話,我看不到國陣里有什麽治國能才,更不要說財政人才了。

Tuesday, August 11, 2015

TRX再找到新買家

TRX土地,昨天再找到新買家。

這次買家是阿芬,買價2.55億,土地面積54266平方尺,平均每方尺4699元。

阿芬主席加瑪魯(Kamarul Ariffin Mohd)說,購地目的是爲了興建阿芬銀行總部,樓高35層,預定在2018年完成。

地價每方尺4699元合理嗎?相比之下,朝聖基金是以1.89億元或每方尺2773元購買TRX的土地,當時已經有人批評買貴了,因為財政部在4年前售賣TRX的土地給1MDB的時候,價格平均每方尺只有64元而已。

當然政府是有意以低價賣給1MDB,然後1MDB什麽也不用做,幾年後就以市價脫售,從中賺取差價。

納吉首相不是不斷強調1MDB賺錢嗎?他的所謂賺錢,是因為地價經過重估而來的。

我真懷疑他的經濟學是怎麼讀來的,還自創Najibnomics這經濟名詞。

現在,TRX土地愈賣愈貴,納吉又可以自誇厲害。

再比較幾個月前據稱賣給印尼Mulia一塊面積3.4英畝的TRX土地,賣價6.65億或每方尺4487元,阿芬4699元psf的地價,又提高了4.7%。

這個價格合理嗎?就讓地產專家來決定吧!

據說KWAP(退休基金局)也曾對1MDB另一塊TRX土地有興趣,洽購價是2300元psf,後因KWAP會員大力反對才告吹。

KWAP也由財政部掌管。納吉在阿馬的銀行戶頭里,其中4200萬元是從SRC流入的。

SRC在2011/2012年向KWAP貸款40億,拉菲茲說,SRC如今負債43.4億元,其中31億元不知去處。相信這也是反貪會目前調查SRC的方向。

說回阿芬銀行。當你知道1MDB和阿芬的幕後關係,你不得不懷疑,這項收購,是否又如朝聖基金的收購,是項拯救計劃?而且也存在著利益衝突?

之前提過,朝聖基金是由首相署宗教部掌管的基金局,裡邊有多達四位董事同時是1MDB的董事或顧問團成員。

(請參閱《1MDB賣地還債 只够還利息》11/05/2015)

朝聖基金的收購,就充滿利益衝突的爭議。

同樣,1MDB主席羅丁(Lodin Wok),同時坐在阿芬銀行的董事部,他也是軍人基金局(LTAT)總裁(Chief Executive)和Boustead副主席兼董事經理,兩者也是阿芬大股東。LTAT持有阿芬34%股權,莫實得則持21%股權,兩者加起來就持有阿芬55%股權。

阿芬是當年Perimekar的貸款銀行。Perimekar的老闆就是在蒙女案無罪釋放的阿都拉薩巴金達,當年國防部通過Perimekar向法國購入兩艘Scorpene潛水艇,有人從中賺取大筆傭金/回扣。

納吉是那時的防長。

很湊巧,軍人基金局(LTAT)和Boustead也持有Perimekar的20%股權。

如今,1MDB又利用阿芬銀行收購TRX土地。

所以我說,政府找來找去,只能找回本身的GLC和與政府有關的基金收購1MDB的資產,這樣才能賣到好價錢。

之前動用了朝聖基金購買TRX土地,現在又通過阿芬買地,阿芬由LTAT持有,等於間接動用了軍人基金,一度還想動用KWAP,那是公務員的養老金!

而SRC就向KWAP貸款了40億,反貪會仍在調查中。

我擔心,遲早就會動用到EPF的錢了。

不久前,羅斯瑪被發現有2000萬元現款存在阿芬;爲什麽羅斯瑪將錢存在阿芬銀行?知道了阿芬主席的背景和關係,原因就不需重述了。

總之你可以看到,這些不是隸屬首相署就是屬於財政部的GLC,它們之間錯綜複雜的收購和獻購,在在都顯示了之間的利益衝突,從中也可見兼任財長的首相所掌控的權力實在太大了!

很久以前就曾提過,首相和財長兩職不該由同一人兼任,今天果然看到了其嚴重弊端。

Monday, August 10, 2015

It's not safe here anymore............

中學時期,身邊有幾位比較頑皮的同學,學校處理他們的方法,就是讓他們當prefects。

很奇怪,一當了prefects,他們就變乖了。

諾加茲蘭原本當公帳會主席,在最近的內閣重組“升級”當內長阿末扎希的副手。

他欣然接受了新職位,把它當作新挑戰。他說他不過是換了工作崗位,從「立法」(legislative)調去「行政」(executive),看不出有什麽不妥,所以對他人的批評感到不解。

隨著工作性質改變,一個人的心態也可以跟著轉變180度,實在叫人難以理解。

在想,假如有一天他的「上司」要他下令“逮捕”他在公帳會的同僚,他下得了手嗎?

或如最近反貪會和國行官員以欲“顛覆政府”罪名被調查,或被控的話,他會作何感想呢?他們同樣也是如公帳會同樣在調查1MDB啊!

午夜夢回,他會良心過意不去嗎?

如果有記者訪問他,希望他們會問他這些問題。

畢業回來,進了銀行工作,發現銀行也會採取和學校相當類似的手法,便是將一些表現不佳的同事調到偏遠的分行,希望他們因為不想被調而自動辭職。

當然會有一些“不識相”的,願意接受調職,不願辭職。

上周被警方扣查的反貪會官員巴里莫哈末幸大罵警方舉動gila,還說一定要揪出背後的黑手。

他還放了重話,說“kamu ada kuasa, saya ada allah”,大概是指反貪會幾天前向阿拉尋求保佑吧!

當時就覺得,此人這麼大膽,實在少見,他不怕被調職或革職嗎?

果然,言猶在耳,就讀到他和另一位官員羅海扎(Rohaizad Yaakob)雙雙因“紀律問題”被調職。

羅海扎是因為接見反對黨領袖。被調的前一天,林吉祥等人到反貪會總部聲援及支持反貪會調查1MDB。

好調不調,偏偏就被調到首相署去,不知是不是打算在首相署里好好整頓他們一番?

沒想到此舉惹怒了據說在海外公幹的反貪會副主席蘇克里,他向警方怒吼:要就抓我,放我的人!

在機場,他又拋下一句耐人尋味的話:「這裡不安全!」他是指不方便在機場回答記者的提問,還是整個國家已進入危險狀態呢?

過了一個週末,兩位被調往首相署的反貪會高級官員,今天忽然又被調回反貪會了!

事情就如此告一段落了嗎?我想高潮可能還在後面吧!

反貪會官員的大無畏舉動,等同是和警方/政府對著幹,背後是不是有什麽重量級的後臺?目前還看不出來。

畢竟大家對1MDB的種種疑問還未獲得答案,進入私人戶頭的七億美元的解釋,相信的人應該也不會多,只要這些疑問一天不獲得解開,納吉一天都不會獲得信任。

週末的時候,納吉竟然還語出驚人,說反貪會已經還他清白。

有嗎?還是他自己的想像?

古人知恥近乎勇,真是說易難行啊!當一個人不知恥為何物的時候,你該卑視他,還是可憐他呢?

Friday, August 7, 2015

七億美元的神秘捐獻者

從《砂拉越報告》今天刊登的最新文章,我們可以獲悉,那七億美元(正確數額6.81億美元)的來龍去脈,神秘捐獻者的身份昭然若揭。

讓我將重點總結如下:

a)19/3/2013:1MDB通過高盛售債籌措30億美元(馬幣約117億元),債券限期10年,利息4.4%,扣掉高盛費用,1MDB只取得27億美元,融資成本高達10%!

b)財政部為這批債券發出「支持信」(Letter of Comfort),等於是政府擔保。

c)兩天後,也就是21/03/2013,6.20億美元通過瑞士駐新加坡Falcon Private Bank進入了納吉在阿馬的私人戶頭。Falcon的母公司是Aabar,Aabar的母公司是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IPIC)。

d)四天後,25/03/2013,0.61億美元通過英屬維京島的Tanore Finance Corp,再次進入納吉的阿馬銀行戶頭。Tanore的母公司也是IPIC。

e)這之前,在12/03/2013,1MDB和Aabar簽署一項50:50聯合發展TRX協議,投資價值180億。1MDB所籌的30億美元是其50%部份,但Aabar並未投入一分錢(有關協議已在去年取消)。

(這點與1MDB在2009年投資10億美元在與石油沙地聯營的JV Co如出一轍,石油沙地亦未在JV Co投入一分錢,反之其中7億美元還從JV Co匯去據稱是劉特佐的Good Star公司戶頭。)

f)Falcon是在2009年被Aabar收購,那時Aabar主席是Khadem al Qubaisi。到了2013年,主席換成從副主席升遷的Mohammed al-Husseiny。兩人皆出席當時在吉隆坡進行的簽約儀式。

g)據說Mohammed al-Husseiny也融資了納吉繼子Riza投資的電影《The Wolf of Wall Street》,製作經費一億美元。Mohammed為何願意無條件地為Riza融資?這其中有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或利益上的回饋?還是,真正的融資者是劉特佐?

h)今年6月,IPIC和Aabar注資10億美元給1MDB,以償還一筆10億美元貸款。這10億元資金附帶著甚麼條件?胡斯尼含糊帶過,說它不是貸款也不是債務,而是一項商業交易。

i)除了上述30億美元債券,Aabar也涉及替1MDB通過高盛發售另兩批總值35億美元債券。

讀了上述事件的演進,是不是可以說,七億美元的捐獻可能來自Aabar、Khadem al Qubaisi或Mohammed al-Husseiny?

聽起來又很熟悉,兩個月前曝光的瑪拉澳洲購樓案,澳洲報紙《The Age》報導,瑪拉在澳洲投資1780萬澳元產業,卻要求對方將價錢提高至2250萬澳元,對方再將475萬澳元“回扣”給對方。

根據同樣的operandi,1MDB通過高盛/Aabar售債共65億美元,最後一批是上述30億美元債券,對方“回扣”7億元,這筆“回扣”便進了某人的私人戶頭。

所謂的政治獻金,大概便是這樣來的。

http://www.sarawakreport.org/2015/08/was-aabars-khadem-al-qubaisi-connected-to-your-secret-donation-prime-minister/

Thursday, August 6, 2015

MACC祈求阿拉保佑

原來,1MDB特工隊已經解散了!

這是反貪會說的。根據文告,“在新總檢察長的勸告下,已不需要特工隊的調查,因1MDB由警方負責調查,與反貪會無關。”

幾天前,反貪會單自發文告,指納吉私人戶頭里的26億元是政治獻金,引起民間質疑,爲什麽反貪會單獨行事,而非如之前以特工隊名義?

原來,在前總檢察長阿都甘尼被革職並由前聯邦法官阿班迪阿里(Apandi Ali)接任後,特工隊就被靜悄悄解散了。

難怪出人意表的,接下來輪到國行和反貪會里的重要人物被扣留被問話“被”休假“被”撤職“被”消失。

搞到反貪會里人人自危,舉辦祈福會尋求阿拉保佑其官員并杜絕貪污。

令人納悶:反貪會正副主席阿布卡欣和蘇克里(Mohd Shukri Abdul)都先後告假去了,群龍無首,反貪會的文告是由誰簽發的呢?

大概是第二副主席慕斯達法阿里(Mustapha Ali)吧!

反貪會的最新文告確認那26億是來自西亞的捐款,而且強調與1MDB無關,卻又不願透露捐款者的身份。

26億不是小數目,若非有利可圖,誰會願意捐出這筆天文數字?真是沒人相信。

卻還是有一群忠臣願意盲目的護主,包括凱里、阿末馬斯蘭、阿都拉曼達蘭和沙列賽德等人。

達蘭和沙列還來自本州。他們為虎作倀,太令州民失望了!

他們有沒有違背良心?他們真的相信他們自己所說的嗎?

矛盾的是,既然已經水落石出,反貪會又畫蛇添足,說將“傳召”納吉做解釋。

別笑話別天真了,兩個多月來,納吉都想不出一個令人民信服的藉口,你以為他會對反貪會說真話嗎?

我想這又是誰想出來想誤導民眾的把戲吧!

反貪會主席阿布卡欣在還未“告假”前,曾在上周特別強調反貪會只調查SRC,不是1MDB。當時就很奇怪,特工隊的成立本來就是調查1MDB,為何阿布卡欣那麼說?

這次,他的官員也一再強調,反貪會調查的是SRC,而警方則調查1MDB。

既然沒有調查1MDB,為何又確定那26億元捐款不是來自1MDB?難道它不能從1MDB轉去海外再倒回來嗎?洗黑錢都是用這樣的手法啊!MACC這麼輕易相信對方,一點都沒有懷疑過嗎?

而且,還要特別強調,反貪會沒有任何要推翻政府的意圖。聽起來,好像是被逼的呢!

反貪會一眾官員卻是以“協助調查1MDB洩密案”被警方扣捕盤問,在《刑事法典第124B》破壞議會民主(activity detrimental to Parliamentary Democracy)條文下被查。

警方懷疑反貪會里有人洩漏文件與調查進展,弄到反貪會里個個人心惶惶。

原本與警方是同一個調查團隊,結果演變成本身也受懷疑,真是情何以堪。

不止如此,連國行官員也同樣遭殃,最近更出現一個攻擊國行總裁潔蒂與家人的網站,與不久前出現攻擊《The Edge》何啟達和童貴旺等人的網站一樣。

這幾個網站的背後操作人,幾乎呼之欲出。

周一被扣查的反貪會特别行動組主任巴里莫哈末辛(Bahri Mohamad Zin)就感到忿忿不平,不信警方會做出如此瘋狂(gila)的事,他一定要揪出背後的黑手。

據說他還向警方放話:你有權力,我有阿拉。

只怕他還未揪出背後的黑手前,就輪到他先被背後的黑手撤換了。

反貪會第二副主席慕斯達法阿里終於也忍不住做出反擊,說警方行動已經嚴重影響反貪會針對SRC的調查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反貪會是在上個月突襲三家涉嫌輾轉匯款進納吉私人戶頭的公司,即SRC、Gandingan Mentari和Ihsan Perdana,并帶走一大批文件。

當時我小人的心想,不知是不是拿去毀屍滅跡?

這回,警方在盤查行動中又從反貪會大廈取走了大批文件和電腦,我又小人的心想,難道警方也想毀屍滅跡?

我也不明白,爲什麽反貪會一直要強調調查SRC不是1MDB。其實,證據顯示,進入私人戶頭的錢部份正是來自SRC,反貪會那樣說,不正犯了太歲爺嗎?

如今看回頭,這由四個單位組成的特工隊,可能是在納吉事先不知情之下由前總檢察長阿都甘尼成立的。

《砂拉越報告》早前刊登總檢察署的逮捕令草稿應該確有其事,如此一來,有人先下手為強,將阿都甘尼革職,就有合理解釋了。

也曾在《愛國者誅 · 竊國者侯》(23/7)提到,當時納吉只是指示總稽查署先審查1MDB帳目,然後將稽查報告交給公帳會進行調查的,他並沒有提過要成立特工隊。

宣佈成立特工隊的其實是第二財長胡斯尼,但也僅由首相署部長阿都華希(Abdul Wahid Omar)、政府首席秘書阿里韓沙(Dr Ali Hamsa)、財政部秘書長莫哈末伊萬(Dr Mohd Irwan)和他本身組成,并不包括警方或反貪會人員在內,連國行人員也不在內。

真正宣佈成立工作隊的反而是總警長卡立,但成員也只有反貪會和總檢察署,國行也不在內。

沒想到最後卻變成是,新總檢察長宣佈特工隊解散,警方反過來扣捕反貪會和國行官員,懷疑他們洩漏調查文件。

如此戲劇化的演變,完全令人始料未及。

就像電影《無間道》劇情一般,戲裡的忠奸角色難分,做觀眾的我們,不到最後幾分鐘,都無法辨別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Tuesday, August 4, 2015

26億政治獻金:又一大馬世界記錄

果然給我言中,州首長慕沙當年那4000萬政治獻金的劇碼,如今照搬重演,說納吉私人戶頭里的26億是來自中東的政治獻金,不是來自1MDB。

言下之意,若是獻金,就不算是貪污了。

如此一來,天一下子就光晒了。

但,為何不早早說呢?為何要支支吾吾,還要否認《華爾街報》、《砂拉越報告》和《The Edge》等等報導呢?

但是,如此大數的獻金,誰能捐獻得起呢?這麼一大筆獻金,肯定可以列入《Guiness記錄大全》,更甭說《大馬記錄大全》了!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在這筆超級超碼獻金的背後,是否另有什麽秘密的承諾或交易呢?

而且,爲什麽是匯入私人銀行戶頭而非黨戶頭?護主心切的臣子指,那是因為納吉身為黨主席所以是黨的委託人,這有可能嗎?

這可不是26萬或260萬而是26億呢!

可能很多人對26億沒有什麽概念,26億,就是26的數字後面再加8個零。有人在fb做個比喻,假設每天給你100萬元花,你至少要7年才花得完。

但你不可能每天可花100萬,那就給你每天一萬元花吧,你也要712年才花得完,可以花足七代人呢!

隨著反貪會發文告指出,26億元是政治獻金不是來自1MDB,這是否意味著有關調查就到此為止呢?

但,剛開始的特工隊文告,不都是連署的嗎?爲什麽這次只由反貪會發文告?

更詭異的是,文告還特別強調反貪會未涉倒政府陰謀。

上週末,反貪會主席阿布卡欣也不尋常地表示反貪會只查SRC,並沒有查1MDB。

他的意思是,特工隊也沒有查1MDB只查SRC,或反貪會和國行和警方還有總檢察署等單位分工合作,各查各的對象呢?

但看樣子,警方好像已經獨立行事,倒過來查另外三個單位的“內鬼”呢!

總檢察署和反貪會里的調查官員不是被扣留就是被撤換,總警長卡立不諱言,下個調查的對象就是國行總裁潔蒂和她的官員。

兵兵賊賊,如今我已分不出到底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了。

匯入納吉私人戶頭的26億馬幣(七億美元)真的與1MDB無關嗎?

根據《華爾街報》當時報導(請參閱拙文《納吉七億美元的謎團》6/7),該筆資金共分五次匯入納吉在阿馬銀行的私人戶頭如下:

a)21/03/2013 6.20億美元
b)25/03/2013 0.61億美元
c)26/12/2014 2700萬馬幣(約710萬美元)
d)27/12/2014  500萬馬幣(約132萬美元)
e)10/02/2015 1000萬馬幣(約263萬美元)

第一筆來自一家駐新加坡的瑞士銀行Falcon Private Bank。

第二筆來自一家英屬維京島註冊的金融公司Tanore Finance Corp,這家公司由阿布扎比的International Petroleum Investment Co.(IPIC)持有。

IPIC是Aabar的母公司,兩者原本是1MDB在TRX的投資夥伴,七億元(如果是政治獻金),是不是由此而來?

今年六月,IPIC“注資”10億美元給1MDB以償還後者的欠款。

但下來三筆總數4200萬元馬幣肯定不是政治獻金,因它們來自SRC,一家原本是1MDB子公司後來改成財政部機構(MoF Inc)的GLC。

納吉還是有必要解釋,爲什麽SRC還把總數4200萬元資金匯入他的私人戶頭?

而SRC的CEO聶費沙和他在UBG時期的同僚Jasmine(後來是1MDB的一名執行董事)如今卻成了特工隊所要“通緝”的人物?

反貪會主席阿布卡欣不是透露反貪會只查SRC嗎?那反貪會就有必要將4200萬元如何從SRC匯入納吉在阿馬銀行的私人戶頭交代清楚。

而且,在納吉的私人戶頭關閉後,這些資金又流去了哪裡?


Monday, August 3, 2015

要忠臣,不要良臣

哈哈!之前曾和大家談論,國家需要良臣不是忠臣(《1MDB:國家昏亂出忠臣》30/6),週末的時候,就讀到納吉慨歎:忠臣難尋,爲了確保黨與領導的團結,他更重視部屬的忠誠多於才能。

看看那幾位天天在自講自爽頻鬧笑話的部長,你不能不質疑他們的IQ到底有多高,你真想找個洞自己鑽進去。

這個國家還有前途嗎?政府還在談論朝向2020年宏願?先把當下經濟搞好再談吧!

難怪敦馬幾年前就說了,國陣里沒有人才,人才都去了反對黨。

老子也在三千年前說了,「國家昏亂有忠臣」,他指的忠臣,應該就是這類的“忠臣”吧!

納吉不要人才,他只要聽話的臣子,這不就是古人說的“愚忠”嗎?這些都是“忠心耿耿”對上頭唯命是從的臣子,對百姓來說,是大幸還是不幸呢?

諾加茲蘭以“更有挑戰性”為由棄公帳會主席職而接受副內長職,聽證會還如不如期舉行?目前還是個未知數。

至於誰將取代諾阿茲蘭位子?已經有傳言說安奴亞慕沙將接棒。

安奴亞是誰?他便是上個月任期剛剛屆滿的前瑪拉主席。

但是,瑪拉購樓醜聞解決了嗎?除了讀到巫青副團長凱魯阿兹萬(Khairul Azwan Harun)要告拉菲茲外,如許多醜案一樣,現在似乎又沒有下文了。

安奴亞當時身為瑪拉主席,他不能以卸任為由而自認清白。

以這樣的情況,安奴亞還適合擔任公帳會主席嗎?

還有,公帳會主席人選,必須來自執政黨嗎?

國陣人才凋零,你會發現,很多過氣部長級人物,落選或“退休”後都不愁沒有工作,因為首相會安排各種職位給他們,尤其是GLC主席等職位。

說過了,都是上樑不正下樑歪。

忙著對領袖表示“忠誠”的臣子委實不少。

現在,大家似乎不再否認到底有沒有那筆錢匯入私人戶頭里了。

反而有人說,是不是、有沒有,那也不關別人的事,因為那是個人的隱私。

也有人說,那是一筆政治獻金,首相只是代巫統保管那筆獻金,這個很正常,過去的黨主席也曾那麼做。

針對這,敦馬已經否認,說他當首相的時候沒有那麼做。

看樣子,納吉將當年州首長慕沙阿曼的4000萬政治獻金醜聞搬過來重演,只是這次數額翻了65倍變26億,主角從一州之首變一國之相。

若真如此,那一開始時爲什麽支支吾吾,不直截了當地承認呢?

納吉也變得理直氣壯起來了,他說,如果反對黨公開它們的獻金來源,那國陣也準備那麼做。

他甚至大言不慚,說1MDB沒有動用到人民的錢,因為那420億元都是貸款。

他沒有提到的是,做為GLC,萬一1MDB拖欠并無法償還貸款,政府就要代它還債,就像PKFZ那樣,那還不是人民的錢嗎?

就算不是人民的錢,就可以胡作非為嗎?

納吉這樣的思維,真的很有問題。

讓我想起許多年前,州民拒絕在本州東海岸設立燃煤發電廠的時候,最後,納吉宣佈在拿篤的聯土局墾殖區建發電廠,他的理由是:因為聯土局墾殖區是屬於聯邦的土地,因此他有權力做決定,州民不能反對。

他似乎不知道,州政府撥出土地給聯土局(FELDA),目的是協助當地土著有土地自力更生,不是讓你來建發電廠的。

唉,有這樣的領袖,真是人民的大不幸。

說離題了,就此打住。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