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31, 2014

沙巴比吉隆坡安全?

有些部長就是生就一張烏鴉嘴,好的不靈壞的靈,他們不開口還好,一開口就害死人。

這次指的是沙希淡,他是首相署部長。

說到首相署,就不能不說到裡邊的部長,好像沒有多少個真正有料。像剛剛那位替恫言燒聖經的伊布拉欣辯護的法律部長南希,對她大失所望,我都懶得提她,虧她還來自東馬砂拉越。

最近一批東馬人士正在發動一項退出馬來西亞運動,如果來自東馬的人民代議士都是這樣的水準,我們哪還敢談什麽爭取獨立或自主權?

言歸正傳,說回沙希淡,他是首相署里掌管國會事務和海事執法局(MMEA)的部長。

前天,他在國會里大言不慚說,自政府成立了ESSCOM後,沙巴東部已經遠比吉隆坡安全。

言猶在耳,昨天下午在兵南邦新鎮的Servay一帶即發生了一宗警匪槍擊案,民眾拍到為數不明不懂是警是匪的蒙面男子,有兩人被擊斃,又說Servay有顧客被當人質,這些人是蘇祿叛軍成員等等。總之眾說紛紜,不知真相為何。

警方理應第一時間召開記者會,以平息民眾疑慮;但警方三緘其口,連記者拍到的照片也被下令銷毀,只說今天11.30am才交代此案始末。

(但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聽到有什麽警方的新聞發佈會。)

爲什麽要拖那麼久?難道這是警方的一般程序嗎?

於是,昨晚原本要和太太到附近的超市買東西,之後去達邁的A'Roma約見一位朋友,後來不得不取消買東西,及改為到朋友家去聊。

近來一連串的打劫案,已經弄得人心惶惶,兵南邦的Servay星期一才在光天化日下被搶了40萬,誰知道是不是他們食髓知味?大業的泰盛兩星期前也被搶。你看,這些搶匪愈來愈膽大包天了,他們不再是偷偷地來,根本就是明目張膽。

這樣的一個城市,你還敢住下去嗎?這樣的一個地方,你還敢說是人間天堂嗎?

不懂部長有沒有親自來看一看,或只是照著文字讀一番。

如今不止是東海岸的ESSCOM區不安全,連西海岸也不再安全。這些武裝分子,早就“大隱於市”,匿藏在你我的四周圍,你不知道他們幾時會做一個大單的。

半島的部長們,如果不知道真相,就不好亂“尬”吧!

Tuesday, October 28, 2014

大馬的性与政治(16):安華有那麼可怕嗎?

哈!沒想到還會繼續寫這個系列。

老實說,原本以為安華的Sodomy II早在兩年前就結束了,那時候,高庭不是已經宣判他無罪釋放了嗎?

我忘了還有上訴這回事。怎麼搞的,最近幾年,特別流行上訴?

很多案子原已做了判決,因為對方不服,結果上訴後法庭又做了完全相對的裁決;一些案子就因為這樣子yoyo來yoyo去,把做讀者的我們也讀得暈頭轉向。

安華的Sodomy II,就是另一個典型例子。

今年三月,上訴庭改判安華罪名成立,入獄五年。

今天開始,聯邦法庭聆審安華的“上”上訴。

所以作為當事人,贏了還是不要高興得太早,因為對方隨時可以上訴或“上”上訴,案情就會很戲劇化地隨時來個180度的轉變。

不過,這次,安華可能不會那麼好彩!

有看到昨晚馬大的情景嗎?當局究竟懼怕安華什麽呢?他只不過是應馬大學生邀請到校園內演講,當局卻千方百計欲阻止他到校園內去,甚至以停電為由,從下午四點就關閉校園。

當局到底要把我們的學生塑造成什麽樣子呢?個個都是那麼聽話沒有自個兒思想的乖乖仔嗎?培養這樣子的下一代,國家如何求進步?還說要成為先進國?

法庭內,兩方陳述的又是兩年前陳述過的案情,重新讀來沉悶無比,無厘頭的案情聽來也讓人覺得可笑,法官們卻必須嚴肅的聆聽,可真苦了他們。

安華真的那麼可怕嗎?爲什麽非置他於死地不可?

當局可知道此舉,不過是為安華塑造一個英雄形象,讓更多人更加同情安華?

昨晚的馬大新聞,還紅到了國外去。這樣一個負面新聞,當局要為這個國家製造一個什麽樣的形象呢?

政府一直不斷地為自己製造負面形象而不自知,近來更患上了選擇性的「煽動恐懼症」,只要你不是伊布拉欣,你就要隨時小心你的言論。

住在這樣一個充滿白色恐怖的國度里,高收入又如何?國家先進又如何?

孔子都說:危邦不入,亂邦不居。

又說:有道則見、無道則隱。

所以最近不想再寫,就是這個原因。

對這個國家,我已經不敢再抱任何奢望。

他們的「恐懼症」,何止恐懼人民的煽動言論,他們還害怕我們這些「Pendatang」,還有許許多多莫須有的恐懼感,歸類起來,不外是在種族和宗教兩大課題上所表現的自卑和不安,造成他們患上了「恐懼症」。

在這方面,他們是蠻值得可憐的。

好不好笑?連他們自己的馬來人阿里阿都加里爾都得逃到國外去尋求政治庇護,我們這些「Pendatang」無處可逃,只好繼續留在這裡忍辱偷生、委曲求全。

一位馬華領袖(是魏家祥嗎?)說,無需理會他們的偏激言論。問題是,他人不過輕輕地說了一些話,他們就對號入座,喊打喊殺、暴跳如雷,說人家煽動他們。

這種無理兼無厘頭的動作,孰忍或不可忍啊?不覺得他們愈來愈得寸進尺嗎?

首相還說,他以這個國家的中庸為榮。

別告訴我,他是什麽都沒看到什麽都不知道!

Thursday, October 23, 2014

當東馬土著也感到失望

乘著昨天假期,到俱樂部去做運動,遇到一位馬來律師,他問起我孩子近況,兩人就談了起來。

和這位馬來律師只是在俱樂部偶有碰面,其實并不太熟,以前孩子小的時候,常帶他們來俱樂部游泳什麽的,可能他就有了印象,所以問了起來。

我告訴他孩子都長大了,現在外國讀書。他說那很好啊,然後他也談起他自己的孩子,讀完書後都留在外國工作,兩個律師和一個consultant,都不打算回來了。

他也叫我的孩子不要回來,說這個國家根本不是適合年輕人住的地方,回來領2000塊的薪水根本不夠用,就算3000塊都不夠用,還如何買車買房子?不如留在外國賺外國人的錢。

他說他對這個國家失望,尤其是半島那些極端份子,遲早也會滲透進來本州。

(其實,這些極端分子早就透過他們的外包組織滲透進來了,時不時也搞搞震,只是本地報低調報導,讓這些外包組織自討沒趣。但,誰敢擔保將來他們會不會愈來愈無法無天?)

我們還談了很多,我想帶出的是,如果一個馬來人都有上述的這些想法,你可以想像,這個國家的確有多糟糕。

或可以說因為這位馬來人是專業知識份子,所有想法比較開通,但我也不能一而概之,說其他馬來知識份子也有這樣的想法,畢竟一個人是否種族主義,是無關他的教育或專業背景的。

我們的國家領袖,不都有讀過書的嗎?爲什麽說起話來是那麼的無腦?難道是爲了劇情需要?

或者可以說,東馬馬來人比較沒有半島馬來人的偏激、極端,但我隱約可以感覺到,半島的那些偏激言論,已經逐漸在這裡萌芽了。

記得那位說要將本州土著「馬來化」的州宗教司嗎?至今他都未為自己的言論道過歉。

雖然不是說只要他道歉就沒事,但我相信他是會發表那樣的言論是有議程的,何況他是在一個半島舉辦的回教論壇上作此呼籲?如果沒有引起州土著的反彈的話,相信他還會得寸進尺。

看到半島近來圍繞在宗教種族課題的政治演變,只能用愈來愈惡化來描述它;但最令人失望的,莫過於東馬領袖對這些課題的噤聲。

不作聲也罷,一些卻還為虎作倀、助紂為虐。可以說,一些州領袖在那裡發表的言論,叫州民無比引以為恥。

現在已經如此,當這些半島問題也在本州發生的時候,誰來保護州民的權益?我不敢想像,也不敢指望這些州領袖會為州民做些什麽。

當馬來人都叫他們的孩子留在國外不要回來的時候,你還能對這個國家存有什麽希望?

以前我有一位嘉達山同事朋友,他告訴我他有一位姊姊已經移民到國外去,原先我還以為她是嫁到國外去的,但他說她是念完書後不要回來,真叫人不可思議。

怎樣說,這裡畢竟還是他們的土地,他們土生土長在這裡,爲什麽連他們也要放棄他們的土地?

(這與我們的祖先當年離開他們的家園,應該不是基於同樣的理由吧!)

Monday, October 20, 2014

政府要瞞騙我們多久呢?

上週四,國際原油價格一度跌破80美元至79.78美元,週末的時候,仍以82.75美元收市,對比月初的91.16美元,也是跌了8.41美元或10.2%的跌幅。

政府偏在月初以“津貼合理化”為由將RON95油價漲了20分,消費部長哈山馬力當時還說,這20分漲幅很小,所造成的影響是很輕微的。

後來還補充一句說:并沒有聽到人民反對的聲音。

人民從來就是如此逆來順受,難怪這個政府可以如此橫行霸道。

“有趣”的是,就在政府宣佈RON95漲價之後,國際油價就天天下跌,照理,國內油價是不是也應該下降,以反映燃油實際價格?

不!消費部長回應說,「由於國際油價走勢仍不穩定,因此政府不會貿然調整油價。」

他說,政府目前仍然提供每公升28分的汽油補貼。

我懷疑部長說的不是實話,我懷疑以目前的國際油價水平,其實是人民在倒貼政府,而非政府在補貼人民。

這個論點,我在五年前也提出過質疑(請參閱拙文《其實是人民在補貼政府》(17/11/2008))。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sg/2008/11/blog-post_17.html

當時的每公升油價2.15元,是如此算來的:

1.16元生產成本+9.54分營運開支+5分公司賺幅+12.19分油站傭金+72分零售商付給政府稅務=2.1473元。

請注意看,其中72分是付給政府的稅務,意即實際成本僅達1.43元,哪來的政府津貼?

部長當時還保證過說:「只要原油價格不超過83美元,國內油價不會超過1.90元。」

(請參閱拙文《人民倒貼政府 比政府補貼人民 多出近两倍》(12/12/2008))。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sg/2008/12/blog-post_9430.html

但最近的RON95卻漲了20分至2.30元,若你說不可與五年前的情況比,但有可能國內油價成本高漲,國際原油卻不漲反跌嗎?

唉!我們的政府,究竟要瞞騙我們多久呢?

這位哈山馬力,如果大家有印象的話,就是約莫半年前陪首相納吉買一元雞的那位部長。他還指示人民銀行將迪巴的一筆3200萬元債款改為免息。

試想想,爲什麽迪巴借錢不用還利息?還記得我曾提到,曾經不斷吵鬧說要出書爆料的迪巴,爲什麽忽然銷聲匿跡?一度我還以為他已慘遭不測,原來事實如此。

如果這個政府可以信賴,我不反對政府減少甚至取消人民津貼,但前提是利益朋黨的津貼也要一併取消,還有政府的種種揮霍無度和除了補貼津貼還有其他莫名其妙的賠償,爲什麽都要人民來買單?

你叫我如何相信這個政府,相信這些高官所說的話啊!

Wednesday, October 15, 2014

人民就這樣束手待斃嗎?

上星期公佈的預算案,只約略看了新聞標題,至今都沒有真正去讀預算案的內容與評論,因為,從過去五年來的經驗我已得到一個結論,每年來的預算案只可以用「乏善可陳」四個字來形容,相信今年亦複如是。

納吉上臺五年,提呈了五次的預算案,有哪一年的預算案是能夠讓你印象深刻的?對我來說,都是一片空白。

你也會預料到,到了次年,他又會提呈兩次追加預算(supplementary budget)。如果理財得當的話,為何每年都要追加兩次預算?這不表明當初的預算“失算”嗎?

你還會預料到,每年的國家稽查報告,必會揭露很多的買貴了算貴了的部門,但是從來沒有部門沒有人需要為這些超支失算負責,然後漸漸的大家又都忘掉,直到下一次的稽查報告出爐,大家才又來一番喧嘩,過後再忘,年復一年。

既然如此,每年這樣的預算案還有什麽意義嗎?因為你知道各政府部門各政府官員都不會認真看待裡邊的數字也不會認真去執行他們的財務責任,因為沒有問責制,所以沒有人會認真。

首相署和財政部是每次追加預算追加最龐大數目的兩個部門,既然首相署財政部本身都超支都失算,其他部門又何必為國家省錢?

事實已經證明,首相不止不適合兼任財長職,他也不是當財長的料。這五年來,國家財政狀況每下愈況:國債年年沖破新高、減赤有心無力、國庫空虛,人民叫苦連天,卻還盡向人民打主意。

你根本看不到國家的大方向在哪裡。這也罷了,他卻還自我陶醉在自己製造的美夢里,說國家正確不誤地往高收入先進國目標邁進。

但請看看,行政開銷(2,234億)是發展開銷(505億)的4.4倍,即是說每一元的開銷,其中82分就花在官僚成本上,這不太高了嗎?這是什麽樣的理財本事啊?

然後他還自我吹擂一番,說過去五年來,“國家已經落實了12個經濟關鍵成效領域(NKEA)和6項策略性改革倡議(SRI)的196項計劃,投資額也達到2,190億和製造了43.7萬個就業機會.....”。

真的嗎?你看到這些成績在哪裡嗎?

2190億的投資額,平均每年438億元,那國家經濟應該很蓬勃才對啊!

43.7萬個就業機會,平均每年製造將近9萬個新的就業機會,那國家應該沒有人失業了吧!還是,這些工作都成了進口外勞的藉口?

如果人民生活素質和收入都跟著經濟提高了,那爲什麽還要派發BR1M給人民,而且還要增加數額呢?這不太自相矛盾了嗎?

如何自相矛盾法?半年前,爲將BR1M合理化,一位部長就說因為國家有9百萬人收入在3000元以下,所以這些人有資格申請政府的援助金。

在上周,爲了證明人民收入已大大提高,另一名部長卻說,國家只有3百萬人收入在3000元以下。

政府何其能幹,能夠在短短半年內,就將國家近6百萬人民“脫貧”了!

你沒看錯,我說“脫貧”,因為政府爲了證明國家正在往高收入國行列攀進,在BR1M計劃里,3000元收入被劃為人民的“貧窮綫”,即是說,如果你的收入在3000元以下,你就是窮人。

果真如此,那國家的窮人何止只有3百萬甚至9百萬人啊!報紙不是有報導:大學生起薪2000元就夠用了嗎?來東馬看一看吧,有多少人的收入是在3000元甚至2000元以上的啊!

國家高官只會閉門造車,根本不懂人民疾苦。

這就是納吉當年甫上任就迫不及待宣佈的所謂Najibnomics吧!

空有名相,沒有實相。人民活在水深火熱中,卻還為自己自創各式各樣的字母名相而洋洋得意。

之前也提過了,首相就是喜歡各種名相,殊不知這些字母名相不止障己也障人耳目。除了上述的NKEA、SRI和BR1M,Najibnomics里還有NKRA、EPP、ETP、GTP、KR1M等數也數不清,不要說下面的官員記也記不完,恐怕首相自己也眼花繚亂。

這次,在公佈預算案的時候,首相又“創作”了一個新名詞,叫MyNDS,這又是什麽東東?

MyNDS的全名是Malaysian National Development Strategy(大馬國家發展策略),是首相將在明年“用來規劃第11大馬計劃下的項目與方案的關鍵基礎,為大馬在2020年成為高收入先進國做最後衝刺”。

但你知道最後還是雷聲大雨點小,出爐的數據,對人民來說是毫不相關的,因為你根本感覺不到,你只感到生活成本愈來愈高,但生活水平并沒有跟著提高。

可以說首相對理財根本一竅不通。我懷疑每年的預算案,是不是依德里斯或潔蒂幫他做出來的。

說到依德里斯,就不能不想到首相時不時愛掛在嘴邊的經濟轉型計劃(ETP)。

眾所周知,ETP是依德里斯做出來的,此外還有GTP(政府轉型計劃),這五年來,轉型成什麽形狀?大家心裡有數。

預算案那天,首相還提到什麽CTP、STP、FTP等等,原來它們分別是社區轉型計劃、社會轉型計劃和財政轉型計劃等一連串的英文字母縮寫,到底有什麽意義呢?不然先做出成績後再來說吧!

其實,大家也知道這些什麽什麽計劃裡邊說的也僅止於紙上談兵,有多少是真正已經落實的呢?那2190億元投資額究竟都投在哪裡呢?

其中最引人矚目的大馬城、敦拉薩交易中心和百層高樓,都說了三四五年吧?那天卻讀到其中東伙伴因為拖得太久要退股了,也不見政府或1MDB出來否認或澄清。

1MDB本身就是一個問題,它很可能就是壓斷國家駱駝背上的最後那一根稻草。

前陣子更匪夷所思,首相竟然打起稅收局的主意,說要動用國家的稅收做投資,也幸好國會沒有通過,不然真是不堪設想。

國家的投資機構還不夠多嗎?1MDB在短短四年內累積了400億債務,其上市計劃一拖再拖,眼見遙遙無期,最近又想發售回教債券。國家/首相要如何收拾這個爛攤子?最後還不是要由人民來買單?

所以對政府來說,落實消費稅,已經是不可再拖的事情。首相自己不是承認了嗎?如果不落實消費稅的話,國家就會破產?那之前爲什麽還要極力否認國家會破產啊!

2020年,國家將成為高收入先進國還是破產國?人民就等著束手待斃嗎?

Monday, October 13, 2014

要孩子打工賺錢真可憐 bla bla bla.......


「信」字是由“人言”
二字組合而成,那爲什麽不說「人言可信」,卻說「人言可畏」?

當然這等事從小就見慣而習慣了,很多時候我已懶得去為自己解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人家要怎麼看你說你,不會因為你解釋了而改變的。

有些人,因為對你有成見,無論你做什麽,對方還是有辦法說你的不是。

所以年紀愈大,愈不想和人說話,更甭說與人辯論了。

話雖如此,但當事情一再發生的時候,它還是會讓你錯愕的。

當有人家蓄意曲解我的意思的時候,我總是後知後覺,過後的解釋,已經沒有意思,我又何必刻意再去向別人辯解呢?

誰叫自己沒有和人結好緣?或者是自己在無意中得罪了別人而不自知,人家就借機來破壞自己,那也只好怪自己吧!

這次的事件更叫我啼笑皆非。

有很多有錢人的孩子每遇到假期就飛回家,短短的三個星期寒假也好,三至四個月的暑假更非飛回家不可;唯我的孩子我叫他們假期的時候去打假期工,存到的錢再四處去遊玩,就像當年的我一樣。

與其回來無所事事,不如在那兒打工存錢再去遊玩增廣見聞不是更有意義嗎?

孩子們很乖很聽話,認真打工,錢也不亂花,那也沒甚麼不對啊!

可能是每個人對生活的價值觀不同吧,有人知道了卻不得了,傳到家里人變成是因為我沒有寄錢給孩子所以孩子要打工賺錢真可憐bla bla bla.....。你說聽到這樣的話,做父母的你是要好氣還是好笑呢?

可能對一些人來講,孩子是要好好受到保護不能吃苦只要他們努力讀書考個第一名回來以光宗耀祖,這不就是這裡做家長的一般心態嗎?難怪很多家長的孩子,個個都嬌生慣養,不堪一擊。

這樣說又好像我的孩子與眾不同。我不是這樣的意思,我覺得孩子必須要讓他們獨立他們才會成長,孩子并沒有不認同我的教法,他們反而很感激我從小培養他們教養他們的方式,爲什麽旁人要那麼八卦呢?

人言可畏啊......!

Sunday, October 12, 2014

一個無法抽離出來的角色

偶而會讀到有些明星拍完戲,久久無法從他們扮演的角色抽離出來。

讀到這樣的新聞心裡就會納悶,有可能這樣子嗎?拍戲而已啊!

回來兩個星期了,發現自己似乎也有這樣的感覺,睜眼閉眼,腦里浮現的印象,竟然還是與孩子度過的那段日子,好像影片重播一般,仍然在身邊和腦子里縈繞。

這是之前不曾有過的感覺。

其實,之前還真不想過去,一來是舟車勞頓,怕身子應付不了,而且也不確定飛機上的氣壓,是不是會讓眼睛不舒服。後來還是孩子不斷要求,我才勉強答應,沒想到這樣一過去,竟然是我變得依依不捨。

其實我也可以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情。自從卸下所有的志務,手上的工作忽然就輕鬆了很多,人也變得空閒起來;人一空閒起來就會東想西想,不要想那些志務,見了孩子一趟回來,很自然地就掛念起孩子來。

當然他們也沒什麼需要我牽掛的,只是很自然而然地想念他們,就是那麼簡單而已。

也許,人就是這樣,生活中必須要有一個重心,一旦失去了原有的重心,就會要另找一個重心,否則就會胡思亂想。

此刻,孩子成了我生活的重心,有時看看和他們拍的照片,得空就和他們skypewhatsapp和上臉書,也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啊!

在我們的一生中,在不同的環境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年齡,我們都在扮演各種不同的角色,總覺得以前,要從一個角色抽離出來去扮演另一個角色,是個多麼輕而易舉的舉動,為什麼今次竟然變得那麼困難呢?

Wednesday, October 8, 2014

家,可以只是在心上


一連五天下著豪雨,從黑夜下到天亮,今早的雨意外地停了,於是,毫不猶豫到體育館的湖邊晨運。

多天沒有運動,今天能夠舒展一下筋骨,感覺真好。

回來一個多星期了,又回到朝九晚五的日常生活,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日子就這樣不知不覺地過去了。

生活本就如此,當你無所求的時候,你就不會有太多的埋怨。

孩子上載了很多照片,看著這些照片,當時的點滴情景仿佛歷歷在眼前重播,那麼熟悉卻又那麼遙遠。

忽然感覺到,這一生最美好的時光,就是與孩子一起度過的那三個多星期。

一年不見,孩子忽然長大了好多,做父母的也沒有什麽可以牽掛,當初就有一個信念,孩子要離開才會長大,所以就是要讓他們去那麼遠的地方,看到他們獨立,做父母的也可以放心了。

那個地方也是當年我住過的地方,可能孩子小的時候,時常和他們分享我在那裡的生活,所以當初離家,對他們來說不會感到膽怯,反而是充滿了期待,如今看他們,已完全適應了那裡的生活。

我也沒有想到,30多年後,我會再次踏上那裡的土地;有很多情景仿佛依稀,已經不大記起了。你說我崇洋也好,老實說,我還是比較喜歡那裡的生活、氣候、人物,甚至有想過,退休後,我是不是要在那裡終老,我想我會願意的。

至少在那裡的時候,眼睛沒有不適的感覺,我還以為已經自動好了。也許吧,我還是比較適合住在冷天的國家。

或者應該說,我比較喜歡有四季的氣候,不要像這裡,一年到頭都是大熱天,雨天的時候就是傾盆而下,而那裡則是細雨霏霏,可以不撐傘。

那當年爲什麽我回來呢?很純粹的就是因為想家。

因為當年父母年紀已大,所以就回來了。

如今有了自己的家,這次和孩子團聚,卻有了一個奇怪的想法,原來家并不是個固定的地方,家人在哪裡,家就在哪裡。

孩子以後會不會回來,要不要回來,就由他們自己決定,不要因為兩個老人家,而限制了他們的空間。

家,也可以只是在心上的。

英文就有這麼一句: Home is where the Heart is.

Tuesday, October 7, 2014

我看到別人所看不到的

除了對政治心灰意冷,最近對寫博失去興趣,另一原因還是眼睛的問題。

這趟回來,打開電腦,發現視綫又比之前模糊了一些。

我的那個眼醫說話又不一致,之前說你先去度假回來就可以跟你動手術,後來卻改口說暫時還不需要等到明年再說。

不過,度假的那段期間,倒是覺得眼睛有所改善,不會感到那麼不適,也不會那麼畏光。我想大概是那期間沒有看電腦,所以不會感到累。

當然還是有看手機,但時間不長,似乎對眼睛沒有影響。

但是回來後,回到工作崗位,那種不適感又來了。

我也懷疑,是不是辦公室的空氣太乾,所以導致眼睛也乾。

我也考慮過,或者應該換個工作,轉換一下工作環境,最好是不用電腦的工作,但有可能嗎?除非做勞工吧!現在的工作,有哪樣是不用到電腦的呢?

也許到了我這把年齡,應該是考慮退休的時候了。但待在家無所事事也不是辦法啊!可能還老得更快呢!

當然我可以去做志工什麽之類的;之前我不是很投入嗎?爲什麽忽然間就放下了呢?

當然也不是完全放下,有需要的時候,我還是可以參與付出,但我已不會再做任何的承擔,以我目前的情況,我也只能做配合的工作,不可能再做任何承擔。

說起來還是很愧疚的,因為之前聽到一位志工說,我才不要像XX那樣投入,你看他做到眼睛痛身體痛,吃力又不討好......。

他說的那個XX就是我。

不說“人盡其才”,不敢這麼自誇,但我想過去我真的是做到“物盡其用”。

其實除了眼睛還有身體的不適幾年前就有了,卻因為沒有人願意接我的班,讓我無法卸任,一直到去年頭,真的撐不下去了,適巧內部一分為二重組,終於找到三人來接我的位。

即是說,之前是一個人做三個人的工,難怪沒有人敢接。

(這樣說,好像很自大,但我只想在這裡記錄事實。)

但噩夢就開始出現了。這噩夢,不知該讓我從何說起?

長話短說,它讓我看見了一些人的真面目,它讓我看見了一些其他人看不見的東西。

我想了好久,爲什麽我會對事情的演變那麼沮喪,我應該很容易放下的啊!一直到最近我重讀柯維博士的《與成功有約》,才讓我明白。

柯維博士提到一個術語「核心價值」。他說,不管你怎麼變,總離不開「核心價值」,一旦離開「核心價值」,你的所作所為就變得沒有意義了。

他說的「核心價值」Core Value 就是所謂的「原則」,但原則有好也有壞,「核心價值」應該更上一層,那便是一個人的品格。

因為最近的事件演變,一而再再而三地,讓我開始懷疑一個人的「品格」;是我的誤解,還是讓我終於發現一個人的真面目?總之,我覺得我已不能再給予信任了。

我不是說我很清高,而是我覺得這已不是我的理想了。或者說,目前的做事方法,已經偏離理想了。

別人可能不會明白我的心境,我也不要去影響其他人,這也不是對和錯的問題,只是觀點不同吧!既然志同不能道合,那就讓我退居場外,扮演一個配合的角色,那就不用與大家爭,大家也好過一點。

一向來我就是個很多意見的人,也感謝大家過去都很包容,如今少了我,要做事要做決定也會好做一點。

Thursday, October 2, 2014

就算改變,只有變得更糟,不是更好

回來已經三、四天了,仍然不想動筆。

懶得上網,懶得看報紙。

是的,之前有每天清早運動過後買報紙的習慣,現在也省下買報紙的錢了。

連吃店的報紙也不想拿來看,看也只看新聞標題。

我想我真的是哪裡不對勁了,忽然對身邊發生的事情提不起興趣。

當然也不是完全對身邊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臉書就提供了不少的資訊和新聞。

這一個月來,似乎發生了不少事情,卻也是原有的事情還在原地踏步,可以說都是一些沒有多大進展的舊聞在老調重彈。

例如雪州大臣事件似乎已告一段落,但如法嗎?沒有人敢說。這其實是之前我就曾提過的:王權抬頭。

還有1MDB這枚計時炸彈,看到The Edge再次提到它,去年的帳目拖了一年才出爐,今年的帳目恐怕也做不出來。

它的IPP上市計劃依然遙遙無期,其阿布扎比夥伴據說也要退出大馬城和敦拉薩貿易中心計劃,而其超過400億的債務都用去了哪裡?到時是不是又由人民買單?

然後,幾乎人人都犯了煽動罪,除了包括敦馬在內的國陣領袖和那些親巫統的外包組織成員們。

我看到一名反對黨領袖被控的罪名,竟然是因為他“煽動”了首相,這個罪名聽來可真荒謬,虧他們還想得出來。

總之,只要你不是國陣領袖,你就是不好彩。

針對極端份子的言論與行為,首相只在國外發表大義禀然的譴責演說,回到國內卻噤若寒蟬,不禁叫人懷疑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還是,他的演詞是別人代寫的?

就如之前他叫國人學習ISIS的勇敢精神那樣?過後發現說錯了話,就怪責媒體斷章取義?

國內油價昨晚又再漲了20分,雖然國際油價跌至近三年來的價位。

我們英明的領袖該作何解釋啊?領袖說,不是油價漲,而是津貼減。你吹咩!

而那廂,卻說要提高一馬援金數額。

這算什麽精明政策啊!既說國家正在往高收入先進國行列邁進,如果人民都是高收入的話,為何還要派援助金啊?這不自相矛盾嗎?

國家領袖就是這樣不斷地說著做著自相矛盾的言行。

而這些事相和心態都一一沒有改變,相信以後也不會改變。

領袖就是這樣的愚弄著人民,人民也乖乖地自願被領袖們愚弄著。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能夠說什麽?

是的,可以說,我對這個國家這個地方已經完全失望,也已經放棄。

如果我繼續寫,我也只會在這些課題上來來去去重複地寫,我也覺得我悶了。

我想,不想再提筆的原因就在此吧!因為不管再怎麼寫再怎麼罵,這個國家還是不會改變的,就算會改變的話,只有變得更糟。

我看不到這個國家的前途在哪裡。

讓我想起年輕的時候,和朋友談的很多理想很多抱負,談起這個國家的很多不公很多不平,提出我的很多想法,要如何去扭轉去改變。

朋友忽然回我一句:你以為你很偉大?你以為你一個人就可以改變世界?潑了我一身冷水。

如今數十年一晃就過去了,我並沒有改變世界,我什麽都沒有改變,我只是浸淫在自己的想像空間里,不要說對這個世界,對我的周邊一點影響力都沒有。

以前如此,現在也一樣,以後也不會有什麽改變。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