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1, 2014

恢復馬來回教徒的政治權力

昨天說到回教黨的朱迪在WhatsApp提出回教黨退出民聯與巫統組織雪州政府的可能性,我提的情景與朱迪說的有一點出入。

他是說回教黨15席加巫統12席再加公正黨2席(包括卡立在內)共29席,對公正黨12席(減掉了2席)加行動黨15席共27席,意即回教黨巫統以兩個多數席“重新恢復馬來回教徒的政治權力”。

他是假設除了卡立外,還可說服一名公正黨議員過檔,否則就是28對28「懸峙議會」的局面。

不過,如果議長不能投票,那就變成28對27。

楊巧雙議長來自民聯,這樣子來看,對民聯反而不公平;因為議長原本可在懸峙情況下投下她決定性的一票,但當上述情形發生時,她還可以投下她那寶貴的一票嗎?

如此一來,那倒不如將州議會解散,重新讓選民做決定吧!

如果重新選舉的話,回教黨還可拿回15席嗎?我覺得不會,就和回刑法課題一樣,如果回教黨打明要和巫統聯政,原本投回教黨的選民,你覺得還會投回教黨嗎?這點回教黨可別太過自信。

朱迪說他只是做“分析”而已,並非真的建議回教黨退出民聯和巫統組織政府。

相信他也沒有想到他在WhatsApp提出的內容會外洩,對回教黨來說,應該是無比尷尬吧!

那民聯要如何收拾當下的“殘局”呢?雖然三黨都已“同意”由阿茲莎當大臣,但卡立不願下臺,難道你要大臣鬧雙包?

雖然民聯三黨領袖不會要冒這個險,但如果卡立宣佈解散州議會呢?反正到此地步,他已無可損失,只能出此下策。

X           X            X

其實,原本今天要談的並不是上面的長篇大論,而是讀到朱迪一段非常極端非常種族主義的言論,如下:

“行動黨、教會和非回教徒在阿拉和突擊檢舉課題上的叫囂可以棄之不理。到了年底,只要改變選區,就可以重新恢復馬來回教徒的政治權力。此後,若還有任何非回教徒和教會表示不滿的話,我們就可以像以前那樣反擊他們了。”

“Complaints from DAP, churches and non-Muslims about raids, the Allah issue can be simply flicked away. At year-end, just change the perimeters; return the political power of Malay Muslims. So any discontent voiced by non-Muslims, churches, we can snap back at sharply like before,”

這位朱迪說他只是代表其他人說出了這段話,難道這不也是他自己的心中話嗎?

如我昨天說的,回教黨公正黨和行動黨結成聯盟,只是應時勢上的政治需要,其實是同床異夢。

在種族宗教課題上,他們還是有一種兄弟情意結上的認同感。

就好像他們爲什麽會越來越趨向“阿拉伯化”,要將國家“回教化”,納吉爲什麽會“錯口”說要學習ISIL的勇敢等等。

今天就讀到巴勒斯坦的哈馬斯領袖承認他們曾在馬來西亞接受訓練。

暫時未讀到政府對此新聞的回應。

其實,菲律賓叛軍不也曾在本州接受訓練過嗎?爲什麽會有「M計劃」?他們若非回教徒,你認為國家會讓他們進來我國并訓練他們嗎?

你看,政府這麼做,等於引狼入室,養虎為患。如今這些叛軍每個月潛入我國水域來擄人,我們卻只能保持防守的姿態,似乎沒有要圍剿他們的意願。

皇委會調查的非法移民報告已經出爐四個月了,爲什麽遲遲不敢公佈?政府有甚麼為難之處嗎?最後是否要像當年的「六六空難」報告那樣被列為機密文件,永不見天日?

我們為他國叛軍提供訓練,不是在降格自己嗎?他國會怎麼想?

如果你也相信karma的話,馬航班機在烏克蘭上空遭到那裡的叛軍擊落,冥冥中難道不是一種karma效應嗎?

但,受業的爲什麽卻是無辜的芸芸眾生呢!

Wednesday, July 30, 2014

失敗的「加影行動」

上個月才疑問,為何補選過後,原本繪聲繪影的「加影行動」,卻沒有後續行動?

原來背後暗濤洶湧,最近終於浮出了檯面。

上周,安華是不是說漏了嘴,不小心承認「加影行動」就是「撤換大臣」行動?

說不小心,是因為他不是正面承認,而是在提到早在三月補選的時候,卡立就已知道“接下來的安排和命運,而且也已被告知此事”。

當真如此?

當時的傳聞也確實是如此;但安華和卡立兩人卻雙雙否認有關傳聞。

既然現在安華透露卡立早在三月就知道他“接下來的安排和命運”,爲什麽當時要否認?

好吧,不管是朝是野,政客的話根本不可信,流言傳聞才更可信。

之前我也提到,「加影行動」很古怪,不管公正黨策略局主任拉菲茲如何解釋,都不夠令人信服。

後來拉菲茲直接透露,「加影行動」是爲了“阻止巫統成功奪取雪州政權”。

眾所周知,巫統一直想要奪回雪州政權,如納吉說的不計成本不惜代價,只要奪回雪州政權。

但,巫統如何能夠成功奪權?當時只想到,「加影行動」是不是為了阻撓阿茲敏率眾跳槽?

後來看到卡立在許多課題上所採取的一連串不可理解的行動,才叫人恍然大悟,有了離異心的不是阿茲敏,而是卡立本身。

爲什麽會如此呢?之前我曾提到,可能與他和回教銀行一宗6687萬元的訴訟案件有關。

相信安華發現了這點,所以先下手為強,但又不能明說,所以就變成了現今這樣的一個僵局。

但是,要撤換大臣,爲什麽不是以正確的方式,就是在州議會投卡立不信任票不就可以了嗎?

像現在這樣,怎可以由安華說了算?難道其他兩黨都同意了嗎?那爲什麽不在州議會里表决?

更不可讓人接受的是,接任者將是旺阿茲莎,安華的妻子?

就算旺阿茲莎是公正黨主席,事實上公正黨(14)在雪州的議席比回教黨(15)和行動黨(15)都少,難道只因為安華是民聯的實權領袖?那不成了獨裁者?

老實說,我不覺得旺阿茲莎有領導雪州的能力,最大可能的“實權”大臣是安華,在幕後垂簾聽政。

所以我不怪回教黨那位叫朱迪通過WhatsApp提出回教黨退出民聯和巫統
組織聯合政府的看法。

回教黨里一直都有人與巫統眉來眼去,這也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朱迪提出他的看法,借此警惕公正黨/安華不可太囂張,不能說不是好事。

朱迪的看法是這樣的:回教黨15席加巫統12席再加卡立本身1席共28席,就比公正黨13席加行動黨15席減議長1席共27席多一席,這樣回教黨就可以和巫統組織聯合政府。

這個情況,不是沒有可能發生的,巫統的聯政對象,一直都是回教黨。

民聯得以“成立”,不過是因為時勢的需要,它們的共同目標,只是要推翻國陣組織新政府,除了這,它們可說是同床異夢、各懷鬼胎。

看來,國家要真正成形兩綫制政府,恐怕還要有很長的路要走。

人民還有很長的一段苦日子好受。

Friday, July 25, 2014

石油稅 撥款 股份 不可混為一談

那天就要跟進寫石油稅了。

不巧東岸ESSCOM又發生了擄人案,這次連警察也被殺害。

跟著又發生馬航MH17事故。

國家到底怎麼啦?爲什麽近來特別多事?

在這多事之秋,領袖是不是應該多反省,是不是哪裡做得不夠好?

出乎意料之外,有人在MH17事件上忽然成了英雄,朝野官民紛紛對他歌功頌德。

原來際此非常時刻,“國難”當頭,大家都要大團結,上下一心,不再分彼此。

這個時候,連消費稅都不可“抹黑”,真是莫名其妙。

這就是國人的IQ水準嗎?忽然間,人人分不清黑白是非對錯,民智一片混沌,通通混為一談。

說回石油稅。

自從砂拉越州議會通過要求提高石油稅至20%,沙巴州政府沒有理由不跟進。

於是,州政府見風轉舵,從之前的不認同,說什麽聯邦撥款已經多過石油稅額,首長慕沙也跟著旅遊部長馬西迪改口說,其實州政府早在阿都拉時代就已寫信給聯邦要求增稅了。

真有其事的話,爲什麽之前不早說?而且爲什麽要靜悄悄,恐人知道?

沒有跟進,阿都拉睬你都傻,納吉也睬你都傻。

鄰州通過州議會正式向聯邦要求,首相過去一趟立刻答應說“聯邦會考慮”。

但是,納吉那天來沙,說的卻是不同的話,提出「以股換税」方案,便是以石油公司股權代替石油稅。

還答應確保沙巴所獲得的撥款,將“比20%多出三倍”。

這樣的承諾,大家聽聽就好。

但州領袖似乎照單全收,州議會的時候,竟然都不再提爭取20%石油稅一事,反之通過“凍結王鴻俊州議員資格六個月”,真是不分事情輕重大小。

股權和稅收,根本是兩回事,怎可取而代之?若能如此,那聯邦也不如入股所有企業,也不必再向企業抽稅,可行嗎?

聯邦撥款和石油稅也是兩回事。根據首相的邏輯,是不是只有產油州才可獲得聯邦撥款,那些非產油州豈非一文不得?

但事實上,許多非產油州所獲得的撥款,都比產油州的撥款多出好多呢!

所以,兩者不可混為一談。

沙砂兩州要求的,只是將現有的5%石油稅增至比較合理的20%而已,那並不太過分。

反之,國油每年向聯邦繳息數百億,爲什麽還要從中抽取5%石油稅呢?這樣一來,聯邦其實是在向國油徵收雙重稅收呢!

這將聯邦部份的5%石油稅分給產油州,那產油州的石油稅至少還有10%!

這就是我對石油稅的看法。

Thursday, July 24, 2014

馬航或像普騰那樣“私有化”

前天提到普騰向政府申請17億元“獎掖”。

名為“獎掖”,其實與補貼無異。

政府口口聲聲說要減少/取消補貼,尤其是燃油補貼,至於企業補貼方面,政府甚少提及。

就算換一個名,補貼不叫補貼,實際上它還是一種補貼。

政府成立MyCC,以“限制企業壟斷或反競爭行為”,卻也爲了保護一些企業而給予補貼,讓它佔盡優勢,但這不也等於助長/變相鼓勵它們壟斷市場嗎?

國能和IPP是另例。

在「成本轉嫁機制」下,政府欲每年進行兩次電費檢討。

電費剛在今年一月調漲,下一次檢討期限原在七月。上周,政府宣佈下半年的電費不漲,國能將因此獲得“賠償”。

名為“賠償”,其實與補貼無異。

請記住,普騰和國能都是已經“私營化”的國家資產,卻仍能繼續獲得國家照顧。

國能還是一家賺錢公司,卻還能繼續獲得政府補貼;情形與國內大道無異,不獲調漲價格就獲政府補貼,真是不賺都假。

所以當MH370發生時,傳出馬航將被破產或私有化的傳言,我說那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是私有化,或也就像普騰現在這樣,名為“私有化”,其實還是由政府繼續支持。

果然,納吉後來就指是外媒誤會了他的意思。

MH370發生,馬航股價跌得面目全非。

MH17發生,有股友以為它會像上回那樣慘跌,但它卻奇跡性地迅速回升。何解?

原來,市場預期政府(國庫)這次必會將馬航私有化,除牌下市。

甚至有報導說,若非MH17事故,馬航本周就將私有化建議提呈給國庫過目了。

至於私營化的方式只是將它除牌下市,或另覓買家,或如最近流行的分拆業務出售或上市,目前無可奉告。

當然政府還有一個考量,便是代表兩萬名員工的馬航工會。

上回,馬航工會要挾首相,導致馬航亞航的換股計劃最後取消。

納吉也是國庫董事會主席。

這一回,就看首相意願有多強,否則又淪為另一場空談。

九月開始,聯昌CEO納西爾,也是首相胞弟,將加入國庫董事局,同時也升任聯昌主席。

國庫也持有聯昌股權,馬航則向聯昌貸款;屆時納西爾兼任國庫董事兼聯昌主席,會不會存有利益關係呢?

最起碼,有這樣的連帶關係,牽一髮而動全身,覺得政府肯定不會讓馬航破產,因為那將會影響到聯昌的業績,甚至整個國家銀行體系。

最重要的,它還是「國家資產」。

馬航工會就是看到政府這個“弱點”,所以才會“那麼強”。

因此,最有可能還是將它“私有化”,像普騰那樣。

如果成行,這也不是馬航第一次被私有化。第一次私有化是在敦馬時代,便是在達祖丁時期,那時,達祖丁以17.9億等於每股8元向政府買過馬航股權。

說是“私有化”,其實只是充當政府代理。如達祖丁後來說的,他只是履行他的「國民責任」,替政府拯救馬航。

多年後,雖然馬航市價已跌至一半不到,政府還是以當年售價8元向達祖丁“贖回”馬航。

話雖如此,達祖丁仍欠銀行5.9億貸款,遭國家資管起訴,達祖丁卻反訴政府等24造高達134億。

後來,雙方庭外和解,所有索償欠款等一筆勾銷。

達祖丁與政府的“代理”關係也從此中止。

不覺得現在的賽莫達,就是當年的達祖丁嗎?

Wednesday, July 23, 2014

首相在非常時刻採取非常手段

在首相成功與烏克蘭叛軍交涉,大家為首相歌功頌德的當兒,大家有沒有想到,爲什麽其他國家尤其是大國做不到的,我國首相竟然做到了呢?

這些年來,納吉給大家的印象,不是優柔寡斷,只會紙上談兵的嗎?

曾幾何時,我們的首相變得如此果斷,甚至還會說“在非常時刻必須採取非常手段”如此非比尋常的話來?

不止國陣領袖紛紛贊許首相,不可思議的是,民聯領袖也罕見的大贊首相此次表現出色。

莫非背後有誰在幫首相出主意,就好像以前的公關顧問APCO那樣,讓他“脫胎換骨”,教大家對他刮目相看?

《路透社》將首相與烏克蘭叛軍的成功談判描述為他個人的「首相計劃」,因為“只有他本人和極少數的心腹知情”。

報導還說,納吉是通過中間人和烏克蘭叛軍領袖Alexander Borodai取得聯絡,而且至少一次直接和後者通電。

還有官方公佈的照片,納吉一副大權在握的模樣,老實說,我看在眼裡難以置信。

這位中間人,有沒有可能就是羅斯瑪?

記得事發隔天,大家還在調侃首相夫人厚顏,因為據她透露,她已透過相熟且接近普丁的人轉達訊息,希望普丁主動致電納吉,向首相解釋整個事件。

儼然就像她在主導整個大局。

先不說首相為何不能主動聯絡普丁,普丁有沒有照她說的致電首相?我們無從知悉。

不過幾天後,烏克蘭叛軍竟然奇跡似的與首相達成三點協議,跌了許多大國的眼鏡這倒是真的。

MH17與MH370事件大不同的是,領袖在MH370事件受到千夫所指,在MH17事件上,朝野和百姓竟然同心一致呼喚大團結,真也叫我困惑不已。

注意到《華爾街日報》記者Paul Sonne在推特說,“大馬跟烏克蘭叛軍談判讓人感到羞恥,但他們確實取回了黑箱。”

我有點懷疑,意外發生得太突然,黑箱能夠揭露事情的真相嗎?未必。

首相說他與烏克蘭叛軍領袖取得三點協議,除了取得黑箱,還有歸還罹難者屍體和允許國際人員進入現場進行調查。

烏克蘭叛軍為何會輕易就答應了納吉的要求?

在此“非常時刻”,納吉採取了什麽“非常手段”?

除了公佈的三點協議,還有沒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協議?

什麽是“非常手段”?納吉大概不會透露,似乎也很少人會去想到這個問題。

我倒把這事件和沙巴東部的擄人案聯想在一起,也很小人的聯想到納吉喜歡“你幫我、我幫你”的作風。

每次東岸人質獲得釋放,不久又有人質被擄,你會相信這些綁匪真的分文未取嗎?

同樣,我不會相信在MH17事件上,只有那三點協議那麼簡單。

巧合的是,我州東岸面對的是菲律賓叛軍,在此事件上,首相交涉的對象,卻是烏克蘭的叛軍。

怎麼那麼巧合呢?難道真是前天所提的「吸引力法則」,負面磁場在作祟?

中國人說的「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也是出於同樣的原理吧!

Tuesday, July 22, 2014

最大的問題是敦馬

果然不出所料,敦馬從顧問“降格”當普騰主席兩個月,公司就向政府申請17億援助金。不懂這次政府可會批准?

上一回,據說普騰向政府還有國油申請的數額達30億,但被兩者拒絕。所以當敦馬出任普騰主席,我說一定與此有關,果然一言中的。

DRB當年以12.9億收購普騰,如今若獲得17億援助,不止“回本”,還有餘額4.1億呢!

從另一個角度看,政府根本是在倒貼。這就是所謂的私營化嗎?

普騰申請這筆援助金是供“研究與開發”用途,難道這是私營化的前提條件之一?

報導說,由於銷量不佳,普騰過去花了數十億的R&D而導致虧損,所以才向政府尋求援助。
所以敦馬不久前才說,由於成本增加,普騰有必要提升品質,好讓國人可以接受較高的價格。

但公司不承認向政府尋求援助,普騰的CEO阿都哈利說,公司只是申請獎掖,任何投資者都可以向政府申請獎掖。

就算是獎掖,這筆數字也太高了,高得可以另外設一家新的汽車公司。

提到新的汽車公司,普騰不妨向Perodoa取經,爲什麽後者可以賺錢,後來追上?

其實,爲了轉虧為盈,政府當年曾調Perodoa的CEO賽再納阿比丁過來普騰當MD,但無助提高普騰表現,不知是否普騰本身的管理結構有問題,讓再納阿比丁有志難伸?

我想,最大的原因在當時身任普騰顧問的敦馬,據說兩人意見不合。

也因此,在普騰私營化後,再納阿比丁也辭職不幹。

敦馬特別強調說,他不是被革職。

我想,普騰最大的問題,其實是敦馬本身。

Monday, July 21, 2014

我國缺乏危機處理的SOP

上週五清晨,當讀到馬航MH17在烏克蘭領空被擊落墜毀的時候,心裡還不敢相信,以為是假消息。

畢竟網絡有太多真假消息,真偽難辨。

當時心裡還這麼想,就算真的有飛機墜毀,也不會是馬航吧!

不是有句英諺 “閃電不會兩次都打在同一個地方”嗎?

(Lightning Never Strikes the Same Place Twice.)

洋人總是比較正向,讓我想起華人也有句成語“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好事不會連續發生,但壞事總是接二連三。

很不幸,這就是我國近年來的最佳寫照。

難道我國受到了什麽詛咒,所以才會這麼不好彩?

近年來興起所謂「吸引力法則」的說法,就是如風靡一時的暢銷書《秘密》里說的“心想事成”。

那是正面的說法,反之亦然。

其實,佛家也有一句 “一切唯心造”。

你心裡怎樣想,你就得到怎樣的成果,一切都是人的心在作祟。

其實那也不出奇,畢竟是你的思想決定了你的行為,你的行為也就反映了你的性格。

一個人的命運如何,看他的性格,多少可以猜出一二。

一個國家不也一樣嗎?看看國家領袖的素質,就可以看出國家興衰的因由。

近來,國家有太多的怨氣,有太多的冤情,太多的暴戾,太多的不靖,就是因為國家的正能量不夠,才會有這麼多的天災人禍。

馬航意外不是天災,卻在短短四個月內一再發生,只能用禍不單行來形容。

我要帶出的,不是這個國家有人因為做了太多的壞事,所以才會受到這樣的懲罰。

而是國家領袖處理問題的能力,仍然大有問題。

比如說,我很不明白,既然是緊急會議,爲什麽要在事發一個星期後才召開?那還能叫緊急會議嗎?

指的就是MH17事件。

經過了MH370事件,我國在危機處理方面,顯然還是經驗不足。

首相上週五(18日)晚上宣佈將召開國會緊急會議,議長班迪卡將會議日期訂在本週三(23日)。

MH17事件發生在上星期四(17日),隔了整整一個星期。

既然非常緊急,爲什麽不是即刻召開,就算是漏夜通宵也要開,那才能顯示出它的緊急性啊!

其他相關國家包括聯合國在內都已即刻召開會議,似乎唯有我國總是比人慢一拍。

荷蘭當天就即刻下半旗表示哀悼了。

我國卻是從星期五半夜才開始下半旗為期三天,直到今天(星期一)。

當然我不是說這些形相上的東西很重要,但這也反映出國家領袖的處事能力,不會令你有緊急的感覺。

是了,也許我們還沒有處理突發事件的「標準作業程序」(SOP)吧!

爲什麽這樣講?

在本州東岸再次發生第n次的擄人事件後,軍方要求政府修改條例,賦予向入侵沙巴海域者開槍的權力。

首相的答覆讓人難以置信。他說,必須先制定明確的SOP,才能給予軍方開槍的權力,對付入侵者。

難道這些年來,我國的保安部隊都沒有向敵人開槍動武的權力嗎?

經過了這麼多的擄人案,白白犧牲了一條性命後,現在才來制定軍警開槍的SOP嗎?那可真叫人哭笑不得呢!

萬一綁匪又來襲,SOP還沒有制訂好,我方軍警就眼巴巴等著束手待斃嗎?

難怪,去年鄰國武裝分子膽敢登陸拿篤甘邦,我方居然不動分毫,直到敵方開槍射殺後才來反擊,看看我們有多被動,這是什麽作戰策略啊!

首相口口聲聲說要轉型以在2020年成為先進國,國家領袖本身的思維不轉型,就算國家在表面上成為了先進國,思維不跟著成長,那又有什麽意義呢?

Thursday, July 17, 2014

這個社會真病態!

這個社會真是黑白不分、是非顛倒。

一個路霸,竟然會成為電臺電視臺爭相訪問的對象,把她捧為明星一般。

是因為一般人的印象,路霸必是凶神惡煞的大漢,而她是女生嗎?

還是因為她駕的是一輛嶄新的Peugeot,而格外引人矚目?

還是因為她潑婦駡街,一鳴驚人?

總之,因為這起事件,而讓這名女路霸一夜爆紅。

爲了公平起見,那名被欺負的白髮老翁是不是也應該被邀上臺,讓女路霸當面向他道歉,皆大歡喜?

畢竟老翁已說原諒她的蠻橫無理,不跟她一般計較。

大家只看到兩分鐘的短片,根據老翁描述,其實,之後女子的父親也趕過來理論,態度也一樣很兇。

只是因為沒有被攝入鏡頭里,所以大家沒有見到路霸的父親,態度也和女兒一樣。

我在想,一個年輕女子,脾氣為何會那麼壞?是家教的關係嗎?是因為puasa嗎?是因為心疼新車被刮嗎?還是因為她月事剛來,所以脾氣不好?

至於過後的道歉,是否出於誠意?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

我倒是對她向老翁的咆哮耿耿於懷。

“You think you are Chinese, you are better than us! You are very stupid!” 

“你以為你是華人,你就比我們好嗎?你很笨!”她這樣罵。

這是不折不扣的racist言論。

一個人在氣昏頭時說的話,相信就是她的心中話。

這位30出頭的城市職業女性,可以說是有受教育的中上階層人士,但,從她這番話反映出來的,是傲慢還是自卑?

她有這樣的心態,是不是也代表一般馬來人對華人的看法?

也就像土權和ISMA那樣的看法,認為華人卑視他們、利用他們,剝奪了他們的權益。

所以他們認為他們所應得的,都是天經地義的。

說穿了,那都是他們自己想像出來的假想敵,沒有人欺負他們,反過來是他們欺負他人,也自我矮化。

Wednesday, July 16, 2014

聯昌興業倂購,意在大眾?

近來有不少企業集團以“釋放投資價值”為由,紛紛分拆旗下業務上市,唯銀行業仍在唱反調?

聯昌興業合併,其實是老調重彈,三年前已經提出過。

當時還有馬銀行也一起來湊熱鬧,與聯昌一起爭奪興業。

這次則加入了馬建屋(MBSB)。

聯昌馬銀行後來卻不約而同地宣佈取消倂購興業計劃,據說是因為興業其中一大股東阿布扎比投資臂膀Aabar售價太高,這點容后再談。

好像兒戲般,後來又變成興業倒過來要收購聯昌,再後後來,整個倂購事件就不了了之,沒有了下文。

這一次,馬建屋也成了倂購對象,顯得有點格格不入。

後者比較像陪太子讀書,倂購重點在聯昌興業兩大銀行,一旦成功,新集團將取代馬銀行崛起“成為我國最大銀行”。

剛剛月初,聯昌CEO納西爾忽然宣佈從九月開始轉任公司主席,同時又受委國庫(Khazanah)董事成員,國庫持有29%聯昌股權,納西爾入國庫董事局,顯然也關聯到此次的倂購事件。

上述新聞見報時,我剛剛寫了《反壟斷反競爭,做戲咁做?》(9/7),當時就想到,MyCC會如何看待這倂購事件呢?

馬航亞航并沒有倂購,只是互換股權就構成壟斷,這銀行倂購,尤其是成為國內最大銀行集團,不是更加明顯的市場壟斷行為嗎?

以前的銀行業百花齊放,國內大小銀行達50多家,但自發生金融風暴後,國行強硬將國內銀行合併成10大家,銀行間的競爭性也相應地大幅減少,服務水準也跟著大跌。

這點相信大家都有同感,尤其是本州銀行客戶,職員太多傲慢無禮不說,凡事都要refer在半島的總行,就是缺乏了以前的親切和友善。

倂購事件並未停止,據說國行的最終目標是要國內銀行繼續倂購至剩下四至五家,這樣才有能力與海外銀行競爭。

不久就展開次輪倂購,先後有南方硬被聯昌併吞,和豐隆收購EON銀行,剩下目前的8大家。

還有就是三年前倂購不成的興業與聯昌和馬銀行的“三角戰”。

當時的南方是在非自願的情形下被聯昌倂購的,國行甚至阻止南方與馬銀行洽談,讓南方別無選擇,相當的無理。

據說在敦馬與達因時期,爲了推動馬來人經濟議程,就有計劃要減少/控制華人銀行,南方即是其中一個被犧牲的對象。

其實,之前的銀行大多是華裔所創立起來的,包括現在的興業和聯昌。

前者以前叫D&C,後來變RHB;後者本來叫Bank of Commerce,現在改叫CIMB。當中多番錯綜複雜的輾轉倂購,這裡就不贅述了。

如今的華人銀行,如今只剩下兩家,便是豐隆和大眾。

不久前,大眾發附加股籌資50億,當時就很納悶,大眾年年賺大錢派豐厚利息給股東都來不及,理應分發紅股給股東,怎麼還向股東要錢?

其籌資目的也很含糊,是作為“其資本管理策略之一,以應付當局日益提升的資本要求”。

夠抽象吧!但證監會卻給予批准。

如今想起來,大眾此舉,可能也與國行欲撮合銀行間的倂購行動有關。

在當局公佈聯昌興業倂購消息後,第二天也傳出馬銀行倂購大眾的可能。

但我覺得這個幾率不大。

大眾先前發附加股擴大資本,相信就是要讓對它虎視眈眈者知難而退。

可能在興業之前,聯昌也先接洽了大眾不果才與興業洽談。

之前提到興業其中一大股東是阿布扎比的投資臂膀Aabar。

這要說回當年的金融風暴期間,興業也受到巨大影響,在政府的安排下,我們的公積金局出手拯救,以每股十多元以上收購興業31%股權。

第二次則是自砂拉越第一銀行(Bank Utama)收購所持有的33%興業股權。

Utama持有興業股權,是因為當時兩家銀行倂購而成,後在劉特佐的撮合下,Utama的股權部份又轉售給阿布扎比,據說成交價每股12元。

興業市價目前9.10元,與阿布扎比12元成本價相差3元,聯昌會願意以高過市價三成的價格向阿布扎比收購興業的股權嗎?

暫時還不知道。

Monday, July 14, 2014

不能只是一直在那裡防守

1.正當大家還在對首相為ESSCOM重組歌功頌德的時候,還未見到ESSCOM重組後的成效,這些武裝份子又入侵我國海域,根本未把我方部隊和ESSCOM放在眼內。

2.這次侵襲目標是有警隊駐守的馬布島,打明挑釁我方保安部隊實力。

3.今次不再是一月一擄,五天前才剛在仙本那一養殖場擄人不遂,是不是因此惱羞成怒,又轉向度假村下手?

4.相信對象原本仍是島上的遊客,由於無法得逞,憤而向我警開槍,導致一被殺一被擄。

5.內長阿末扎希說這些入侵者展開復仇行動,因為我方最近成功打擊他們的基地,包括最近成功拯救的中國人質。

6.不認同內長的說法。無人相信最近的中國人質是因為我方成功攻入對方的基地救出來的,一般相信對方是收到了贖金才放人,我方只是接人出來而已。

7.覺得綁匪是因為五天前擄人不遂才這麼快又幹下一單。

8.更可恥的是,就在這些武裝分子襲擊馬布島的當時,首相正身在亞庇和州官一起開齋。如林冠英說的,如同向首相“丟鞋”,實在沒臉。

9.可見ESSCOM再怎麼重組,也僅紙上談兵,根本無法發揮作用。

10.既知對方不是普通綁匪,而是有受過訓練配有軍火的武裝份子,那是不是應該由軍方來駐守?單由警察駐守在這些海島是不足夠的。

11.明天(15日)才要上任的ESSCOM指揮官阿都拉昔說,這些武裝分子已經逃往鄰國海域。問題不在綁匪逃往哪裡匿藏在何處,州民要知道的是我方下一步要怎麼做?不能夠只是一直在那裡防守,一旦對方侵襲的時候我方卻措手不及。

12.剛剛在《當今大馬》讀到,我方海軍司令要求政府修改條例,允許海軍向入侵沙巴海域者開槍。我以為這原本就應該有的條例,難道看著入侵者攻擊我方,我方就眼巴巴地坐以待斃?

13.這不是鄰國武裝分子第一次入侵沙巴海域,也不是孤立案件,既然發生了那麼多n次的綁擄案,爲什麽我國從未向菲國施壓,或直搗敵方巢穴,將對方一網打盡?

14.希望不要又是什麽「兄弟情意結」在作祟吧!對方才不與你稱兄道弟,對他們來說,這是他們的土地,他們早就預備與我方沒完沒了了。

Friday, July 11, 2014

都是華人印度人在製造問題?

當副首相說,如果馬來人和回教徒繼續被侮辱,另一場513可能會重演的時候,他是在恐嚇、在煽動,還是在提醒?

在野領袖說他恐嚇及煽動,在朝領袖說他只是在提醒,卻沒有人提出這個問題:他說這句話正確不正確?

他說到好像他們是被他族欺壓的受害者,就和ISMA主席阿都拉說的那樣。

那是否要先確定,到底馬來人和回教徒(兩者在我國其實是一體)有沒有受害?

否則,他那樣說,根本只是在無中生有。

到了昨天,慕尤丁忽然改口說,“有居住在我國的某方面的人類不瞭解他的話,他們不僅扭曲他的話,還將之製造成一個政治課題”。

大家可讀得出他的話中話嗎?什麽叫“居住在我國的某方面的人類”?

他的話又如何被扭曲?他說,他是“因為擔憂如果沒有好好照顧與保持現有的團結和諧與安寧,有一天可能就會種族動亂”。

他又說,維護和諧安寧與團結是大家共同的責任,並非只集中在回教徒身上.....。

覺得他這樣說還是大有問題,什麽維護和諧安寧團結不只是回教徒的責任?難道其他種族教徒就沒有維護國家安寧和諧與團結嗎?

到底是誰在蓄意破壞國家安寧與團結啊!副首相請不要扭曲事實,指鹿為馬好嗎?

看看最近發生的種種事件,到底是誰受到迫害啊!

就說「阿拉案」好了,不是說東馬兩州不受影響嗎?今天本地報卻有兩千份《先驅報》在機場被扣押的新聞,兩名教友敗訴,還需付1500元的堂費。這又怎麼解釋啊!

奇異的是,除了副首相發表“馬來人受害”的言論,首相夫人昨天也發表同樣的言論。兩人怎麼這麼有默契?

今天各大報紙都有報導,羅斯瑪提醒說,在一個多元種族的國家,全民都應該維護國家和諧;不能只寄望馬來人,華印裔也應該這麼做。

這又是什麽荒謬言論?

難道是華印裔在破壞國家和諧,製造民間混亂?摸摸良心吧,最近一直在製造問題的,都是哪個種族啊!

她這番言論,可以說是對華印裔一個很大的侮辱,但至目前為止,還沒有見到一位華印裔領袖對她的言論表示抗議。

或者華印裔不像一些巫裔領袖,一點點小事就不得了,動輒跑到人家地盤去搞破壞,拋牛頭灑豬血,什麽都幹得出來。

大家也可以看到,如今事實證明,巫統比回教黨來的更極端。

(就像古龍小說里的情節,原來好人是壞人,壞人是好人。)

你可以說那是政治需要,但更可惡的是,無時無刻,那些護主心切的外圍回教NGO,隨時隨地都會跳出來囂鬧一番。

例如最近忽然冒出來的ISMA。

回教黨議員慕加希就說,ISMA比土權更危險,它以宗教做幌子,比土權更種族主義。

問題是,ISMA完全不覺得本身有問題。其主席阿都拉反問,ISMA要維護回教,為何是種族主義?

他忘了他的「華人入侵論」,說馬來人如何被華人欺壓,這與維護回教何關?

不過,對他們來說,在這個國家,種族與宗教早已混為一體。

聯邦憲法也說了,馬來人就是回教徒,回教徒就是馬來人,別無選擇。

Thursday, July 10, 2014

贖金180萬港幣?

警方成功營救五月在拿篤詩南被擄的漁場經理楊載林?

報導是這麼說的。

希望首相不要又說,和仙本那度假村的中國人質高華贇一樣,他是在“未付贖金”的情況下獲釋的。

如果你真的相信這些官話,那你就一定是傻子。

這些綁匪豈會這麼慈悲,一文不取就放人,每次都做虧本生意?

那他們綁這些人質來做什麽?閒著沒事好玩嗎?

不過,首相這次大概會說,這是兩天前ESSCOM重組後所得到的成果。

如果你也相信,那你肯定是傻子。

五天前,楊載林的老板楊紀國從香港過來,報導說他帶了一筆贖金來救他,很不幸地從山打根至拿篤的途中因發生車禍而喪生。

但,警方卻說他身上只帶著幾千元現金,並沒有攜帶鉅款。

根據香港《星島日報》報導,楊帶著180萬港幣(約75萬馬幣)贖金,親自來到這裡與綁匪見面。

我很奇怪,難道他是獨自去和綁匪會面?爲什麽他沒有聯絡警方呢?難道他不信任警方,不怕被騙嗎?

那天,他是剛抵達山打根機場,然後從山打根搭的士去拿篤嗎?

這些綁匪不是在菲律賓南部嗎?怎麼是在拿篤見面呢?還是,他要會面的是綁匪的代理人或中間人?

的士里除了楊,還有兩位乘客,一位馬來商人和一位楊的菲籍工人,連同司機在內,車上四人全部意外身亡,對方三人則受輕重傷。

本地報導說,他有意將漁場賣給來自半島的馬來商人,所以帶他去看他的漁場。

如果沒有贖金,香港報紙怎會提到180萬港幣這個數字呢?

如果他身上沒有這筆贖金,會不會他已經交了這筆錢,然後才將員工接出來?

即是說,在山打根交錢,跟著在拿篤接人。

如果這個假設成立,意即綁匪根本沒有逃出沙巴海域,人質也沒有被帶到鄰國去。

會不會因為這樣,執法單位一直都探測不到這些綁匪如何從鄰國闖進來,因為他們早就躲在我方海域伺機幹案,幹了案後也沒有逃到鄰國去啊!

Wednesday, July 9, 2014

反壟斷或反競爭?做戲咁做

如今看回頭,我更加相信,去年大馬競爭委員會(MyCC)指馬航亞航“互換股份”是壟斷行為而各罰1000萬元,純粹是“做戲咁做”。

因為MyCC給的理由非常牽強,欠缺說服力,當時就寫了《馬航亞航換股被罰,那合併行不行?》(10/09/2013)。

尤其是,換股的是兩者背後的股東,發起者是首相本身,主要是爲了“拯救”馬航,亞航是被動者。

兩者市場也不同,如何壟斷?

而且在馬航工會強力反對後,兩者協議已經告吹,那不罰得太莫名其妙了嗎?

如今看它對其他壟斷行業的舉動(或沒有舉動),更讓我深信,馬航亞航被罰,只是做一場戲給人看,以表示它有“做工”。

爲什麽MyCC不對白米白糖電力大道收費和其他統制品等的不公現象採取行動?

這些統制品,倒不如說它們是壟斷品。

MyCC到底是在反壟斷還是鼓勵壟斷啊!

與其叫競爭委員會,它應該叫壟斷委員會才對。

我這樣講,是因為週末的時候,讀到本州工業聯合會主席黃權道先生在抗議「大馬沿海航運政策」(Liner Shipping Agreement)導致本州物價比半島高出30%時揭露,雖然本州相關業者強力反對,MyCC仍然批准“集體豁免令”(Block Exemption Order)給國內的航運業者。

意思就是說,這些川行東西馬航線的船務公司獲得MyCC頒予豁免權,以繼續壟斷牟利。

最荒謬的是,根據MyCC文告,這些業者“是在自願分享及商討後而達致協議”,這不就顯示MyCC也認同它們的壟斷行為嗎?

唯一的條件,這些業者不可開會制訂收費。

這條件根本是弱智到極點。

不允許它們開會制訂收費,難道它們不能以其他方式來制訂費用,誰知道?

不過很有趣,并不是所有的州業者反對MyCC的“集體豁免令”。

商會方面,華商和嘉達山杜順商會都呼籲聯邦廢除沿海航運政策,唯獨馬來商會唱反調。

其中原因,就不用畫公仔畫出腸了。

Tuesday, July 8, 2014

每月一宗擄人案 都在星期一

上周才說,近來頻密發生的擄人案,已經從過往的一年一宗變成今年每月一宗。

言猶在耳,昨天凌晨,擄人案幾乎在仙本那一個養殖場發生;幸好東主兩夫婦已搬到陸上居住,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是的,從今年四月開始,匪徒很有計劃性的每月策劃一宗綁架案。

第一宗4月2日在仙本那一個海上度假村發生,人質是來自中國的高華贇。她在5月30日“未付贖金”的情況下獲釋。

第二宗5月5日在拿篤詩南一個養殖場發生,人質也是來自中國的漁場經理楊載林。他的香港老闆兩天前帶了贖金來救他,卻不幸在往拿篤途中發生車禍而送命。

第三宗6月16日在古納也是一個養殖場發生,來自半島的漁場東主陳世全被綁,至今下落不明。

可能只是巧合,除了4月在仙本那度假村的擄人案,接下來的幾宗養殖場擄人案,都是在星期一凌晨發生的。

難道這些海上綁匪特別喜歡星期一?

日期也很巧合,分別是5月5、6月16和7月7。

這些數字可具有任何意思?下一次,可會在8月8或18日發生?若是在18日,那又是星期一!

雖然如此,我方還是時刻提高警覺,不能放鬆。

每次發生一次擄人案,ESSCOM就說要如何如何,但說歸說,這些武裝分子膽大包天,根本沒有看在眼裡,出入我國海域如無人之地,我國執法部隊包括ESSCOM在內何以毫不察覺?叫人百思不解。

這一次,首相宣佈重組ESSCOM,本月15日開始,ESSCOM副總監阿都拉昔獲委為ESSCOM的指揮官,他原本也是ESSCOM公共秩序與保安組主任。

至於孟德是否還是保留他的總監職,首相沒有提到。

這次首相把ESSCOM分為兩個部分,分別是「安全和保安管理組」和「執法和公共行動組」。阿杜拉昔負責執法的部份,而管理部份將由一位CEO負責。

ESSCOM也有CEO?聽來倒很新鮮。

這位CEO會是誰?首相沒有指名,大概就是孟德吧。

但只是重組,就能加強ESSCOM的執法效率嗎?我很懷疑。

但眾所周知,從就任首相一職以來,從Najibnomics到NEM到ETP等等,納吉就是喜歡成立這些有名無實的名堂口號,至於實際性如何功效如何?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孟德本身已經透露出他的“苦衷”了,便是ESSCOM不具實權,它只能扮演協調的角色。

首相顯然沒有正視這個問題,他以為只是將ESSCOM重組一分為二,事情就會好辦。

若是ESSCOM因此擁有兩個“頭”,那誰要聽誰的呢?

然後首長慕沙原来也是ESSCOM主席,也是沙巴安全理事會主席。

天,東海岸的治安問題,到底是誰在負責在處理啊!

Monday, July 7, 2014

問題在「回教化」不在「伊刑法」

週末的時候,沙巴馬華婦女組舉辦了一項以《反伊刑法:伊刑法知多少?》為題的講座,據說有300人出席。

據說那也是個全國巡迴講座,目的是“爲了讓民眾深入瞭解實行伊刑法所帶來的後果”。

此外,通過全國巡迴講座,馬華婦女組也發動百萬簽名運動,“以阻止伊刑法通過”。

那也原本無可厚非,不過,我不理解的是,回教黨若要通過伊刑法,那也需要巫統議員的附和,國會里的巫統議員比回教黨議員多出四倍,沒有巫統議員的支持,伊刑法要如何通過?

何況首相署回教部長賈米爾不久前還宣佈大馬不是「世俗國」,言下之意,等於宣佈大馬是個「回教國」。

宣佈聯邦政府已和吉蘭丹政府成立一個技術委員會以探討伊刑法的也是他。

沒有首相點頭,他豈敢如此自作主張?

因此,馬華婦女應該向巫統陳情,或直接上書首相,抗議賈米爾宣佈大馬已成了「回教國」這回事,直接重點,何需繞個大圈通過簽名運動去阻止不可能的「伊刑法」,勞心又勞力?

與其全國巡迴講解「伊刑法」,倒不如呼籲大家群起抗議當局近來進行一系列愈趨明顯的「回教化」行動。

最近發生的好幾項事件,包括「阿拉案」、「聖經案」,「爭子案」、「爭屍案」、「搶新娘案」等等,在在都顯示了當局的蠻橫無理,而且還干涉了他人的信仰自由,這些不都比回教黨只是嚷嚷也不可能實現的「伊刑法」來得更緊迫嗎?

至關緊要的切身課題,我們不敢觸及,反而(我覺得)不可能發生的問題,我們卻在那裡杯弓蛇影窮緊張。

或者我可以理解,大家認為「伊刑法」影響的將不止是回教徒,其他種族也將受到影響。

既然如此,你想他們敢要落實「伊刑法」嗎?他們何必捆綁自己啊!

反而是現在他們卻要他人遵循他們的宗教教條,我們豈能假裝不知道看不見?

Friday, July 4, 2014

ISIL組織已滲入本州

可能我只看標題,沒有讀新聞內容吧!

上月中,本地報紙報導警方在東海岸逮捕了三名武裝分子,包括一名海軍人員的時候,當時的直覺就是,他們是每隔一段時間就闖進沙巴海岸擄人要錢的菲國阿布沙耶份子。

這些人來去自如,如果早就匿藏在境內伺機幹案,或持有大馬卡,混進我國的執法部隊,那也不奇怪。

兩天前,總警長忽然宣佈通緝五名涉及恐怖活動的男子,這五名男子,涉嫌參與ISIL活動,負責在我國招募大馬青年前往伊拉克和敘利亞參與聖戰。

但,最令人吃驚的是,他們竟然是在本州活動,如今被懷疑已潛逃到菲國南部躲起來,并與阿布沙耶聯繫。

其中兩人來自斗湖,是沙巴一個武裝組織「回教之家」(Darul Islam Sabah)成員。這兩人曾在內安法令下被扣,後被釋放。

原來他們改加入了最近爆紅的ISIL組織。

你看,我真是孤陋寡聞,原本以為只在半島活躍的ISIL份子,幾時已經闖入了東馬,還在本州與菲南海域之間神出鬼沒?

而且,原來本州還有一個叫「回教之家」的武裝組織,問你怕未?

爲什麽之前未聞政府公佈這個恐怖組織?至少可以叫人心生警惕。

這些成員,還為遠在中東的ISIL招兵買馬。

聽來怎不叫人心驚膽跳?萬一有日他們也在本州“宣戰”怎麼辦?

那是有可能的。

至於他們在本州究竟活動了多久?相信已有一段時期了,那他們這個組織的成員,應該就不止上述五位與早前被捕的三位武裝分子了!

本州近來頻密發生的擄人案,從過往一年一宗變成今年一月一宗,其實并不止阿布沙耶涉及。

報導說,前年一宗在養殖場發生的叔侄綁架案是「回教之家」成員幹下的。他們將擄來的人質轉賣給阿布沙耶。

這些綁匪都是獅子開大口,所要求的贖金都是從百萬千萬元開價。

你也許會好奇,他們要這麼多錢幹什麼?都用去了哪裡?

如今若說他們也用來資助ISIL的活動,你也不會感到太意外吧!

讀到最近這些報導,你會發現,本州的治安比大家原先所想像的來得嚴重,但大家都掉以輕心,包括我們的高官們在內。

記得嗎,去年當鄰國恐怖分子佔據東岸的時候,那時的內長希山慕丁還說他們都是一些弱兵殘將,要給他們時間撤退云云。

我們是不是太低估對方實力了啊!

一直到最後槍戰爆發,我方才將他們列為“恐怖分子”,但為時已晚。

雖然ESSCOM跟著成立,卻也沒有受到重視,所宣佈的數億元撥款,卻只用了數百萬元。

ESSCOM的成立形同虛設。從委任移民局總監孟德當ESSCOM總監但又沒有實權的做法,就可以看出當局的誠意。

所以,自從ESSCOM成立,擄人案反而以倍數增長,那也不出奇。

這些恐怖分子未必是從鄰國進來的,相信很多早已在本州落地生根,你如何辨別他們是本地人鄰國人?

加上本地人受到聖戰的感召,也跑到菲南去和阿布沙耶組織接受訓練,政府若再不加以制止,將來情況可能會變得更嚴重。

爲什麽大馬青年會受到聖戰的吸引而加入這些恐怖組織?我想政府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一向來,種族和宗教一直被政客當做政治課題來玩弄,將種族和宗教劃為等號。

不止如此,學校課本也一再強調宗教對他們的重要性,中東不錯是回教的發源地,但那并不等於是他們的發源地。

會不會因為這樣,讓他們有個錯覺,要對中東“效忠”,就算為它戰死也是值得的。

對他們來講,他們不是恐怖分子,因為他們是為他們的“土地”而戰,為“信仰”而戰,這樣的犧牲是值得的,因為那麼做可以讓他們上天堂。

我們可能覺得匪夷所思,對他們來說是一種榮耀。

後知後覺的納吉還叫人民學習ISIL的勇敢精神,更是荒謬之極。難道他要鼓勵我國青年排隊去送死?

如今終於弄巧反拙。

Thursday, July 3, 2014

馬袖強管印度人?

魏家祥掌管華人事務,馬袖強掌管印裔事務?

當讀到有關報導時,還道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印裔社群肯定不會接受,首相不會傻到去做那樣的安排吧!

但報導說得頭頭是道,說因為民政是一個多元種族政黨,而馬袖強是民政主席,所以由他來負責處理印裔事務。

那可能是納吉一廂情願的看法和做法,我不相信印裔社群會接受。

果然,今天就讀到了檳城興都基金會主席拉瑪沙米表示,如果馬袖強被派掌管興權基金理事會(Hindu Endowment Board),對興都社會是一項恥辱。

有了一人開聲,相信其他聲音就陸續有來。

可以想像納吉爲什麽會那麼做。

之前這個基金會是由瓦達姆迪負責的。

瓦達姆迪是興權會前主席,當年和其胞兄烏達雅古瑪還有其他印裔領袖組成興權會,要求政府正視印裔社群問題。

但造化弄人,兩兄弟命運廻異,哥哥煽動罪成被判坐牢兩年半,瓦達姆迪與政府簽訂《國陣興權會五年藍圖》備忘錄,并受委為上議員入首相署當副部長。

但在短短八個月後,瓦達姆迪就辭去上議員與首相署部長職,抗議首相沒有兌現所簽署協議中的承諾,即援助貧窮的印裔社群。

針對瓦達姆迪的指責,首相完全沒有做出回應。

想一想,如果瓦達姆迪都沒有法子為印裔爭取權益,馬袖強又如何能為印裔社會爭取?

雖說不要以膚色來辨別領袖的辦事能力,無可否認的事實是,這個國家本來就是以種族宗教來分而治之,近來更變本加厲,這能怪誰?

Wednesday, July 2, 2014

披羊皮的狼

和我差不多年紀的朋友,小時候或常追看一個兒童電視節目《The Rolf Harris Show》,主持人就叫Rolf Harris。

這個節目很受小孩子歡迎,那時還是黑白電視時代,每個星期天傍晚,吃過晚飯,就到朋友家去看。

Rolf Harris常常邊唱邊畫,還會說笑話,一首歌唱完,他也把一幅畫畫完。

幾年前,他在英女王80大壽的時候,為她畫了一幅肖像。

然後,他好像也獲英女王頒授MBE勛銜。

最近幾天,卻讀到有關他被控性侵的新聞,指他在60-80年代期間侵犯4名7歲至19歲女孩共12項罪名。

昨天,法庭裁定罪名全部成立。

報導說,這些女生啞忍多年,其中一人終於在年前舉報,新聞上報後,其他人紛紛出來指證,雖然他否認全部控罪,陪審團最後還是作出對他不利的決定。

Rolf Harris多才多藝,和藹可親,傳出這樣的醜聞,令人難以置信。

讓我想起幾年前也有一宗非常相似的案件,便是BBC已故藝人Jim Saville。

在英國求學期間,星期天無聊,也時常看他的電視節目,還有收聽他的電台節目。

他也是一個很受歡迎的兒童電視節目《Jim'll Fix It》的主持人,也同樣曾獲英女王封賜MBE勛銜。

他在去世幾年後,才被爆他在生前的幾十年期間,曾經性侵數百甚至可能上千的未成年男女,罪行比Rolf Harris嚴重。

更令人吃驚的是,據說當時BBC某些高層人士雖然知道他的醜行,卻為他“隱瞞真相”。

一單醜聞連接另一單醜聞。

後來又被挖出,當年有個叫Gary Glitter的搖滾歌手,原來也有同樣的癖好,曾與他一起幹下多宗獸行。

這位Gary Glitter幾年前在越南因性侵两名女童被判監3年,雖然那時他已老態龍鍾。

從這幾位名人不為人知的惡行,相信還有很多名人也像他們那樣,利用本身特殊身份的便利,和小孩子對他們的信任,神不知鬼不覺地幹了壞事。

最匪夷所思的是,從外表看,他們怎樣都不像是會做出那種事的人,而且竟然可以幹了幾十年都沒有人發覺,而受害者也可以那樣啞忍幾十年。

想一想,還有多少這樣的事件,就在你我的身邊發生著。

披著羊皮的狼,那會是你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