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30, 2014

雖然含有豬DNA,Cadbury巧克力仍然halal

又是一場鬧劇?

昨天才提到的巧克力事件,今天又有峰迴路轉的進展。

全國回教裁決理事會(FATWA)忽然宣佈,被驗出含有豬DNA的Cadbury巧克力,仍被視為halal食品,回教徒可以繼續享用。

噢.....那昨天有人發起杯葛Cadbury和Kraft牌子一共15種產品,現在是否要宣佈取消呢?

發起有關杯葛行動的,一個是大馬回教徒批發商協會,一個是大馬回教徒零售商協會。

FATWA主席阿都蘇古解釋,該兩種巧克力產品是在被確認為halal食品後才遭豬DNA污染,在古蘭經,這是屬於“難以避免的常見狀況”(Umumal-Balwa)。

因此,在這樣的情況下誤食到豬DNA,身心是不會受到污染的,所以誤食者不必洗胃、嗽口或換血。

他籲請回教徒們不要過於情緒化和做出回教不允許的行為。

若是在生產過程預先知道有豬DNA,那就不能被視為halal產品。

也就是我昨天提到“不知者不罪”的意思。

寫到這裡,我就感到非常混淆了。

因為現在是驗到巧克力里含有豬DNA,既然已經知道,卻還是繼續“享用”它,那豈不是“明知故犯”嗎?

所以我不認同FATWA這番解釋。

我覺得,更大的原因在於Cadbury的背後股東。

根據公司註冊局的資料,Felda和莫實得分別持有808,000(9.9%)和2,020,000(25%)Cadbury的股份。

如此一來,發起對Cadbury的杯葛行動,豈不害了背後的股東?

我想這才是一場鬧劇匆匆結束的真正原因。

老實說,在喧嚷的這些人,有多少真正有買過Cadbury巧克力來吃啊?

每天讀到這樣的新聞,也真的很累了。下星期就換個題材吧!

Thursday, May 29, 2014

我害怕這些馬來NGO,多過擔心回教刑事法

國內有多少個馬來NGO?

若根據馬來非政府組織理事會(MPM)的成員來算,目前有80個。

這些馬來NGO大都有個共同目標,便是“捍衛馬來人權益和回教尊嚴”。

除了土權,當今風頭最勁的,大概就是最近曝光率忽然增高的ISMA(大馬回教連綫)。

如果你不記得,不久前“華人是欺壓馬來人的「入侵者」”的言論,就是這個NGO的主席阿都拉再益發表的。

幾年前還有個叫PEKIDA(大馬回教福利及宣教組織)的,那位自封沙巴蘇丹的阿克占便是本州的PEKIDA主席。

本來我以為MPM是這些NGO唯一的“聯合會”,昨天我在《每日蟻論》讀到,原來還有一個叫ACCIN(回教非政府組織協調委員會)的“聯合會”。

顧名思義,或許前者以“種族”權益為主,而後者則以“宗教”權益為主。

如果這樣,相信這些馬來NGO就不止80個了。

http://cn.theantdaily.com/Article.aspx?ArticleId=12494

最近不是鬧出Cadbury巧克力有豬DNA的風波嗎?

這個ACCIN就向Cadbury要求賠償,“以讓全國回教徒去驗血換血,將受到污染的血液清洗掉”。

不覺得這樣的要求很荒謬嗎?

不止如此,另一個叫Jaringan Melayu Malaysia(大馬馬來人陣綫)的NGO,還要入稟法庭索償一億元。

吃肉會讓動物DNA跑進人的血液里嗎?這是前所未聞的事情,更何況這只是在巧克力里的DNA,難道會變成人的DNA?

如果這樣,這些吃了Cadbury巧克力的馬來人要換血的話,他們是否不能夠接受非回教徒的血呢?

照ACCIN的邏輯,這些非回教徒的血液,可能也有大量的豬DNA呢!

聽這些人的胡說八道,連他們自己的同胞都要搖頭。

前宗教司阿斯里便指這些回教徒輕重不分,一些明顯違反回教教義的罪惡,如貪污濫權賭博等,這些明知故犯的罪惡,比誤吃豬肉的罪惡嚴重。

他說,不知者不罪,上蒼不會懲罰在不知情下犯錯的人。

這些親國陣的極端NGO,我看回教黨都甘拜下風。

我擔心這些NGO,多過擔心回教刑事法。

Wednesday, May 28, 2014

爲什麽不是 “selfi”、“heshtek” 和 “tuit”?

幾天前讀到一則新聞,國家語文出版局(DBP)總監阿旺沙里揚說,將三個流行用語納入語文出版局的字典里。

這三個流行用語是:“Selfie”(自拍)、“Hashtag”(話題標籤)以及“Tweet”(推文)。

說白了,這三個新創原本是英文的新字,如今也納入了國語字典,變成了馬來字。

但是我不明白,根據馬來字音的拼寫,這三個字不是應該改拼為“selfi”、“heshtek”和“tuit”嗎?

三個馬來字音的拼寫看起來很滑稽,但那才是正確的拼寫啊!

將外來字改為馬來字的拼寫,如“production”變“produksi”、“biscuit”變“biskit”、“party” 變“parti”等等,那是語文局過去的做法,為何這次原字照搬,連拼寫都懶得“馬來化”了?這可真不尋常呢!

阿旺說,只要是被廣泛使用的詞語,都應納入字典里。

我想,如果文字也有版權,語文局豈非要付一筆很大的版權費?

馬來半島早期受到印度文化影響,很多字匯是從梵語翻譯過來的,後來福建人多了,如果稍微注意一下,很多馬來字是從閩南語來的。

有一次看台語連續劇,聽到演員把“肥皂”叫成“sabun”,我這才知道,原來“sabun”原本也是來自福建話。

其他來自閩南語的馬來字還有duit、diam、tanglung等,kopi和teh等字更不要說了。

除了閩南語,也有一些廣東用語被納入為馬來語。

有一次在網上讀到“macai”一字,不懂它是什麽意思,後來才知道它是“馬仔”的翻譯,叫人莞爾。

照阿旺的說法,只要是被廣泛使用的詞語,都應納入國語字典。

不知道“macai”是不是也納入了國語字典里了呢?

Tuesday, May 27, 2014

地毯商獲十年免息貸款?

你相信嗎?這一年多來,我一直在擔憂迪巴的安危,希望他不要遭遇不測。

迪巴是誰?他就是前年大爆蒙女案內幕的那位地毯商人。

那年他提告政府和一位女上議員,說他被騙了一塊土地,得到的合約被撤銷等等。

他還指名道姓,出了一本電子書《黑玫瑰》後還要出第二本,連書名都有了,叫《Black Magic Woman》。

後來,一家官聯公司莫實得以3000萬元收購他的一家公司。

與其同時,他的律師申請撤案。

他忽然改口說那本《黑玫瑰》不是他寫的。

第二本書《Black Magic Woman》的出版跟著遙遙無期了。

然後,在一夜之間,他突然銷聲匿跡了,這一年多來都沒有在報上讀到有關他的消息。

我還懷疑他是否還活在這個世上呢!

不過,我這些憂慮是多餘的,因為,今天我讀到了一則與一位地毯商人有關的新聞。

我相信這位地毯商人仍然好好的活在這個世上。

記得一位前部長沙巴魯丁嗎?原來他在退休後就受委當人民銀行主席了。

他的任期是在今年四月屆滿,可是後來他不獲續約,雖然國行已經給予批准。

他說,那是因為“他拒絕將一名地毯商人的4000萬元貸款轉為免息貸款,他是一名與布城有不尋常聯繫的商人”。

有哪位地毯商人是與布城有非同尋常聯繫的呢?畫公仔不用畫出腸,答案已經呼之欲出。

針對沙巴魯丁的指控,人民銀行漏夜發佈一份簡短聲明,說銀行是遵循回教融資機制,因此利息不會出現在回教貸款項目里。

這也說得沒錯,因為依據回教貸款法。在回教貸款,利息不叫“利息”,而叫“利潤”。

不過我相信沙巴魯丁指的不是這點,他說的很清楚:這位地毯商原本借了4000萬元(未注明貸款日期),但他透過政治關係,要求將3200餘額免息。他還開出了120張支票以每個月攤還這筆貸款,為期10年。

人民銀行是消費部門轄下的金融機構。

消費部長哈山馬力發出上述指示,要人民銀行將有關貸款轉為無息貸款。

由於沙巴魯丁拒絕這不合理的要求後,導致他不獲續約。

人民銀行的聲明沒有說得太多,將兩方的說詞對照一下,我相信事情真相或是如下:

1. 地毯商人向人民銀行借了一筆4000萬元貸款,在還了800萬元後,要求將3200餘款改為通過10年償還。“利潤”可能是0%(免息),地毯商只需付一筆象徵式的“逾期費用”。

2. 沙巴魯丁不滿地毯商透過政治關係而不直接找銀行,最後造成他未獲續約。

若非不獲續約,相信他也不會爆此大料吧!

哈山馬力,就是MH370失聯第三天陪納吉首相去買一塊錢雞的那位部長。

相信還有不少政治貸款,國行都不敢也不願插手。

例如前陣子的哈瓦拉匯款,國行不是避重就輕,只罰些錢商了事嗎?

由於地毯商與布城關係匪淺,林冠英點名首相應該出來交代。

以首相一向來的作風,你知道他將充耳不聞,完全不會回應。

Monday, May 26, 2014

人民容忍這些人的惡行,看他們作惡到什麽程度

既有副首相說他們的“反應正常”,巫青團得寸進尺,不止在檳城吉隆坡鬧事,第三天也在關丹踢爛行動黨辦事處大門,還要拆下行動黨招牌,行徑與暴徒無異。

但,同樣未聞警方有對他們採取任何行動。

他們這種行為,不就印證了檳城州議員雷爾說的,是celaka的行為嗎?

副首相該不該為他的“縱恿”言論道歉?

首相要到了週末,才開口“勸告”這些巫統黨員不要“反應過敏”。

這些巫青團員的行為,究竟是如副首相說的“反應正常”,還是如首相說的“反應過敏”呢?

這樣的勸告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你知道這之後,一切還是不會改變的,這樣的事故還是會繼續發生的。

如果首相有誠意的話,他應該對這些沒有文明涵養的巫青成員採取紀律行動,否則,我相信他們還是會一而再、再而三的作出他們的惡行。

當然凱里作為巫青團團長也要為他們的行為負責,而不是如副首相那樣,說可以“理解”他們的行為,然後只要他們提呈報告了事。

但是你知道沒有人需為這些事故負責而辭職的,這不是我們大馬的文化。

我們只有繼續容忍這些人的惡行,看他們可以作惡到什麽時候什麽程度。

上周提到那位自撞林冠英官車然後說要告後者的“獨立”候選人,竟然在投票日前夕改口說不告了,然後戲劇性的說要退選。

據知選舉法令不允許候選人在成功提名後又宣佈退選,因此這位仁兄的名字還是在選票上,不過卻如我所預測的,他連按櫃金都失掉。

他只拿到225票,是四位候選人中得票最少的一位。

另兩位候選人也失掉了按櫃金,藍卡巴星以41242票狂勝,多數票是37659。

作為記錄,各候選人票數如下:

藍卡巴星(行動黨) 41242
范清淵(愛國黨) 3583
莫哈末納比巴斯(獨立)799
阿布巴卡西迪(獨立)225

今次投票率56.4%,比起去年505的86.3%少了大約30%,據說是歷年來的新低。

報導說藍卡巴星的多數票(37659)比其父卡巴星去年的多數票(42706)遜色。

卡巴星在去年得票56303,對手鄭明炎(馬華)得13597票。

不過,如果用票數率來算的話,藍卡巴星的票數率是89%,比卡巴星的80%高。

當然這是因為今次的投票率遠比去年的低,不管是國陣或民聯支持者,我相信原因只有一個,那便是大家都認為行動黨必定會勝出,因此懶得再出來投票。

報導說因為原本支持國陣的選民沒有出來投票,其實更多行動黨的支持者沒有出來投票。

請看看藍卡巴星的票數比卡巴星的票數少了15000張,今年國陣沒有派候選人,但對比范清淵的3583張票,則比去年馬華的鄭明炎的13597張票少了10000張。

可見沒有出來投票的行動黨選民,比沒有出來投票的國陣選民還多了5000人。

跟著下來的安順補選,如果投票率也像武吉牛汝莪補選那麼低的話,那民聯就有理由擔心了。

因在505大選,謝昂憑(27399)對當時馬袖強(20086),僅以7313多數票取勝,民聯可不要掉以輕心。

Friday, May 23, 2014

這是什麽政府,這是什麽領袖?

昨天檳城巫青團企圖再闖檳州議會,媒體提到警方逮捕了一人。

卻原來那是一位混入群眾的公正黨青年團成員。

讀到這樣的報導,更叫我困惑不已。

難道警方在場的任務就是“剷除異己”,保護這些人任意妄為?爲什麽不是將這些人一律逮捕歸案?

這些人一再鬧事,身為巫青團團長的凱里要負上很大的責任,但他輕描淡寫,只要他們提呈報告給他。

既然檳城鬧事“沒事”,直轄區的巫統也有樣學樣,跑到行動黨總部延續他們的野蠻行為,把行動黨的招牌拆下來,還恫言要燒掉行動黨總部。

這算不算恐嚇,這算不算煽動呢?單是這種暴力行為,早就該抓起來了吧!

你還說回教黨可怕嗎?這些巫統黨員不是更可憎更可怕嗎?

這些鬧事者不止來自巫青團,也包括母黨成員在內,身為巫統主席也是國陣主席的納吉也未發言斥責他們。

最好笑的是,我們的首相署團結部長古魯竟代納吉發言,卻只是“促請各造停止有關舉動”。

這位國民團結部長,你說話可以更有力一點嗎?

為什麽不直接點名叫巫統和巫青團成員啊!

他還為首相辯護,叫大家“不要將首相的耐性當做弱點”。

他說首相保持忍耐,是因為“要給那些滋事者有機會反省”。

天啊!這是他們第一次搞事嗎?給他們反省的機會和時間還不夠嗎?今天他們這麼變本加厲,連外包給外圍NGO都省掉了,他們有反省過嗎?

勸請古魯部長還是面對事實,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首相這種避談、避面對的做法,一就是默許,二就是軟弱。

國陣副主席也是副首相的慕以丁開口維護他們,完全沒有斥責之意。

他說,他們會有那樣的反應是正常的。

天啊!這是什麽政府,這是什麽領袖啊!

那樣說,豈不是認同他們的做法,鼓勵他們繼續鬧事下去嗎?

我想他們是覺得無法在兩個補選勝出,那就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反正也無可再損失的了。

對他們來說,種族和宗教課題永遠是最好的武器,是他們最好的資產。

他們認為它們才是這塊土地的真正與合法主人,因為憲法里那麼提到。

只要合乎三個條件,那你就是這塊土地之子。

因此,他們可以理直氣壯地指他人是外來人(pendatang)或入侵者(penceroboh)。

雖然他們的祖輩絕大多數也是來自他方,但因為他們都符合了憲法里提到的三個條件,所以他們認為他們才是合法的這塊土地之子。

那就是爲什麽Ridhuan Tee也可以理直氣壯,雖然他的真正名字是「鄭全行」。

Thursday, May 22, 2014

光明正大以巫青團之名鬧事,都不用外包給外圍NGO了

他們察不察覺,他們這樣一鬧,其實是替補選的國陣候選人以及國陣派出的獨立候選人幫倒忙?

他們這樣一鬧,相信會替民聯/行動黨的兩位候選人“爭取”到很多選票。

武吉牛汝莪區補選,沒有國陣候選人上陣,納吉說,將派獨立人士上陣。

作為國陣主席,可能納吉不認為那樣說有什麽不妥,但那不正反映出國陣對該補選完全不具一點信心嗎?

派獨立人士上陣?作為國內最大黨,何須出此下策?難道一個人選都找不到?

既然愛國黨候選人范清淵說他不是口中的獨立人士,那我可不可以假設那位動作多多的,躺到林冠英官車底下假裝受傷的獨立候選人阿布巴卡(Abu Backer Sidek),就是國陣的“代候選人”?

更無理取鬧的是,是他自己躺到車底下去的,他卻揚言要告林冠英,說他被他的官車撞傷。

我很奇怪警方當天爲什麽不把他逮捕?

更不可思議的是,針對他的鬧事行為,選委會秘書阿都甘尼竟然為他辯說,“那是他的競選方式之一,他并沒有違反選舉法令”。

如此一位缺乏素養的候選人,你會願意投他一票嗎?而且,他還是一位律師呢!

我希望他連按櫃金都失掉。

第二天,輪到另一批人鬧事。

這批人以巫青團成員之名闖入檳城州議會叫囂,踩上議長桌椅、撕下廳內的國旗,要和行動黨州議員雷爾對質,因為後者在州議會內指巫統celaka。

針對這些巫統團成員的行為,身為巫青團團長的凱里怎麼說?

他說,他們闖入州議會是不對的舉動,但他可以理解他們的行為,因為是雷爾抨擊巫統有錯在先。

那他的意思是,他們破壞莊嚴殿堂的野蠻舉動,是可以被接受的嗎?

算了,不管是國會或州議會的莊嚴,早在霹靂的奪權行動時被破壞了。

同樣,不見警方逮捕這些無法無天的鬧事者。

回教黨署理主席末沙布因此叫檳城總警長阿都拉欣引咎辭職。

他說得好,如果警方無法管住這些人,無法保護州議會,那他們要如何保護整個檳州?

由於昨天沒有見到雷爾,今天,這些人帶了更多成員,欲再度闖入州議會。

不過這次,警方似乎收到了指示,據說已逮捕了一人。

為何這些人能夠如此有恃無恐?看到其中一些“面善”的臉孔,但這次他們都不用NGO名義鬧事了,而是光明正大的告訴你他們來自巫青團,母黨就是巫統。

如果巫青團團長都可以“諒解”他們的行為,那身為主席的納吉可以出來說一些話嗎?

還是要繼續沉默是金下去?

真不明白,為何國陣要把自己的公關形象弄得這麼糟糕。

我要說的是,經過上述兩件事,國陣還能在兩個補選獲得什麽驚喜?我想國陣可以放棄所有的期待了。

也可以說,是國陣自己將選票拱讓給民聯/行動黨的。

他們連“外包”給NGO鬧事都可以省下了,這次是明目張膽地打著巫統巫青團的旗幟,還獲得巫青團團長的“庇護”,那不自取其辱嗎?

可見505之後,國陣還是不長一智,沒有從中學習到任何教訓,來屆大選,恐怕還要輸得更慘。

選民到底要什麽?納吉可以不必問了。

走筆至此,讓我想起馬青團團長張盛聞不久前也恫言要包圍國會以阻止回教黨提呈回教刑事法法案,不知檳城巫青團是不是從他得到靈感,因此捷足先闖檳州議會?

看到巫青團近似流氓的行為,張盛聞又有什麽感想?

Wednesday, May 21, 2014

沒想到是敦馬登場

沒想到是輪到敦馬登場。

今早讀到新聞,說敦馬證實將出任普騰主席。

但是,如果沒有記錯,兩個月前,他不是“一怒”辭去普騰顧問職了嗎?

怎麼這次卻接受當主席,這算“降格”還是“升格”呢?

敦馬說,他接受當普騰主席,以讓普騰成為更成功的國產車。

根據賽莫達的報紙《The Malaysian Reserve》報導,DRB爲了整頓普騰業務,準備“大膽重用”敦馬,希望能將普騰衝出困局。

賽莫達是通過DRB,在兩年前將普騰“私營化”。

雖然已經私營化,普騰業績依然每況愈下,與私營化前沒有分別。

一篇CIMB報告透露,普騰每年仍然獲得政府補貼至少兩億元做R&D用途。

媒體年初也曾報導,普騰向政府和國油申請高達30億元開發資金,但被當局拒絕。

雖然當時國貿工業部(MITI)證實普騰向政府申請融資,普騰卻否認有這麼一回事。

我相信無風不起浪,的確是有這麼一回事。

敦馬三月辭去顧問職,不知是否與此有關?

若是的話,目前顯然峰迴路轉,敦馬已經回心轉意,甚至願意屈身出任普騰主席職。

賽莫達/DRB真的那麼有信心,讓敦馬擔任普騰主席,他就能讓普騰“衝出困局”嗎?

相信事情不會那麼簡單。我有個直覺,普騰若通過敦馬向政府申請資金,政府就很難拒絕。

普騰若成功向政府申請30億元資金,對賽莫達來說,那還是有“著數”的;因為當年DRB是以12.9億元收購普騰,如今若獲得30億元R&D,它不止取回投資數額,還得到17.1億餘額,這個R&D值得博。

當時的報導說,在申請政府資助時,普騰承諾在2017年前投資38億在R&D,進行轉虧為盈計劃。

38億扣掉30億,意即它本身將拿出8億以將普騰起死回生。

但是,政府捉襟見肘,還拿得出這筆錢嗎?

萬一不能,那我可以預見,普騰就有可能重新上市。

Tuesday, May 20, 2014

輪到賽莫達登場了嗎?

我沒有估錯吧!

上星期我就質疑了,納吉捨得讓馬航清盤嗎?那不與他之前的立場自相矛盾?

果然今天的報紙就刊登了發自首相署的一篇文告,說首相不曾發表讓馬航破產的談話。

又是媒體寫錯?

(奇怪,納吉不是去了阿布扎比嗎?文告有沒有經過他授權呢?)

文告說,提到“破產”這字的是《華爾街報》,首相只是回應有關提問,說“馬航不是一家私人公司,無論採取什麽行動,政府還是必須考量其員工和公眾的反應”。

就是我昨天說首相為自己留下的“後路”。

但是,這樣的澄清就好如他自己說的,要拯救馬航“為時已晚”,因為馬航股價已經跌得面目全非。

就算今天它止跌回揚,也只那區區的1.5分;相信大部份的投資者都已虧得遍體鱗傷。

首相署的澄清文告為何姍姍來遲?其實自媒體在上週五報導首相與外媒的訪談後,馬航股價就已開始劇跌,如果首相署反應夠快的話,當天就應該立即發佈文告,而不是等到三天後。

當時各語文媒體已紛紛作出報導,分析員也作出相關評論,首相署或首相本身不可能不知道,為何當時不即時澄清,而要等到三天後?反應上也太遲鈍了吧!

話說回來,如果是本地媒體錯誤報導,那也應該是一兩家失誤,怎會是各語文媒體不約而同的作出同樣的報導呢?

報導除了提到“破產”是選項之一,納吉也指要拯救馬航“為時已晚”。

然後他才說政府也會考量到馬航員工和公眾的反應。

其實這之前,代交長希山慕丁和旅遊部長納茲里也曾分別提過政府不會再為馬航注資。

那好,如果政府不再注資,也不讓它破產,馬航要如何維持下去?

公帳會主席諾嘉茲蘭建議政府應該將馬航賣掉。

我仍然認為政府不會隨便將它賣掉。對政府來說,賣掉馬航,就等於賣掉政府的尊嚴。

除非是像普騰那樣的“賣掉”,由私人做“代理”,實際上還是由政府提供支援。

該輪到賽莫達登場了嗎?

Monday, May 19, 2014

「馬航破產」V「國家破產」

納吉的「馬航破產論」,讓我想起依德里斯四年前的「國家破產論」。

非常巧合,依德里斯在擔任首相署PEMANDU部長前,曾是馬航的CEO。

他是在納吉接任首相職後,接受官職而辭去馬航職。

針對馬航前途,去年他曾提議政府脫售馬航,全面退出航空業。

恰巧敦馬當時也作出“將馬航私營化”建議,而首相則回應說,政府“不會讓馬航私營化”。

如今碰上MH370和馬航業績繼續惡化,納吉已改弦易轍,說“馬航或宣告破產”。

首相這樣一說,導致馬航股價連連下跌,今天跌至15分,創下有史以來的新低,似乎還未見底。

一位分析員說支持價位在13分。

知道首相時常“口是心非”,所以上星期我才會問:納吉真的捨得讓馬航清盤嗎?

他是在試探市場反應,還是因為國債高築,國庫已空?

或他只是說說而已?

因為他在接受《華爾街報》訪問時,仍為自己的「破產論」留下一條“後路”,媒體報導似乎沒有強調他提到的最後一點。

他說,馬航不是一家私人機構,無論採取什麽行動,政府還是必須考慮到其員工和公眾的反應。

你可以看到,很多時候,高官應該做的,和他真正去做的,往往會有很大的落差。

幾年前,依德里斯擔綱PEMANDU重任後不久,即語出驚人說,“政府必須削減補貼,若繼續維持龐大的補貼開銷,國家勢將在2019年破產”。

他這番言論,引起國陣人士以及土權大力抨擊,說他無的放矢,並要他道歉。

結果他不得不改口說,國家不會破產,因為“我國財政赤字約在5%水平,國債佔GDP的54%,距離造成國家破產的10%赤字及100%總債務還很遠”。

當然他那樣說,不表示到了2019年,國家赤字不會達到10%及國債衝到100%水平。

之後,高官領袖就頻頻發表言論說國家不會破產,反之還會在2019年前成為高收入先進國,比預期的2020年還提早一年。

如今先進國status未達到,代表「國家資產」之一的馬航卻先要“破產”,這不是一個很大的諷刺嗎?

希望前者不是後者的先兆,否則首相的ETP/GTP豈不宣告失敗?

覺不覺得,馬航就像國家體制的一個縮影?其臃腫的員工人數,比例上就和臃腫的公僕人數一模一樣。

同樣的,兩者勢力“強大”,足以在大選時叫首相“投鼠忌器”,不敢輕視。

例如這次,雖然納吉放話“馬航或宣告破產”,馬航職工會主席亞里亞斯(Alias Aziz)仍然以為政府打救馬航是天經地義的事,因為“馬航是家GLC”。

他可知道政府已經出手打救馬航多少次了嗎!連人民的公積金也已投了進去,動用人民的血汗錢,只爲了養活馬航的員工。

馬航CEO阿末佐哈里堅持說,就算沒有得到政府打救或申請清盤,馬航仍然可以改進表現。

我不懂他是基於什麽因素預言馬航將會改善表現,不要到時候,又拿其他藉口來當理由。

也許他目前最應該做的,就是為MH370和虧損業績鞠躬下臺。

http://www.kwongwah.com.my/news/2014/05/17/125.html

Friday, May 16, 2014

纳吉捨得讓馬航清盤?

1.馬航首季業績出爐,凈虧高達4.43億,比去年同期2.79億多出59%。

2.馬航CEO阿末佐哈里說通常上半年業績比較疲弱,因為年杪假期已過。

3.其實馬航今次營業額微漲1.8%至36.67億,對比去年首季35.37億。容客量也增長19%。因此,說因為年杪假期已過造成業績下跌是不確實的。

4.阿末也歸咎於MH370事件發生,導致大量客戶取消原本訂購機票,長途機票訂購量也大幅減少。

5.MH370事件發生在三月,最多也只影響三月以及次季的營業額(中國市場3月銷量挫60%)。

6.就算沒有MH370事件發生,馬航仍將繼續虧損。其實,中國市場僅占馬航營收的10%。

7.客運量其實沒有下跌,反而是馬航貨運(MASKargo)和其他非核心業務表現失色,以致拖累整體營收。

8.記得MH370運載4.5噸山竹和300kg的鋰離子電池到中國嗎?當時就很困惑,為何這些商品不是用貨機載,反而是用已經載滿乘客的客機來載?MH370有可能因超載而出事嗎?

9.馬航虧損主要還是因為成本高居不下,包括燃油成本升漲14%和馬幣兌美元貶值,但那也只推高成本6%啊!

10.燃油成本為最大成本開銷,員工薪酬則是第二大成本開銷。

11.馬航雇員工人數臃腫,職工會強大。當年馬航職工會抗議與亞航換股與合作計劃,并以此來“威脅”首相來屆大選不投國陣,導致有關合作計劃最後告吹。

12.接受《華爾街報》訪問,首相坦言很難拯救馬航,宣佈破產可能是讓馬航進行重組的其中一個方法。

13.政府真的會讓馬航破產嗎?我想可能性很低,馬航是「國家資產」,政府必定想方設法再進行“拯救”。

14.最壞的拯救方法,可能就像普騰那樣將之“私營化”。

15.讓我想到了賽莫達這位當紅炸子雞。政府若再找他來履行「國民服務」,“收購”馬航,像當年的達祖丁那樣,那也不出奇。

16.名義上是“私營化”,但政府還是會繼續撥款以扶持這「國家資產」,就像普騰那樣。

Thursday, May 15, 2014

一場政治鬧劇匆匆下畫

沒想到自己被首相納吉誤導了。

昨天我說大馬最窮的州屬依次是吉蘭丹、沙巴、登加樓和砂拉越。

其實不是,根據聯合國2013年報告,沙巴仍然是大馬最窮的一州,然後依次是登加樓、吉蘭丹和和砂拉越。

(昨天的post已經更正。)

首相前年過來沙巴時告訴州民說,在國陣的領導下,沙巴已經趕上全國人均收入,它不再是最窮州,最窮的州屬現在是吉蘭丹。

那是不確實的,吉蘭丹還比本州富有,而且它還比登加樓有錢。

沙巴和登加樓都是國陣州,卻是我國最窮的兩州。都是產油州,卻比吉蘭丹還不如。首相該如何自圓其說?

提到登加樓,它前天所上演的政治鬧劇在短短兩天內就下畫了。

博友留言說我料事如神。

其實當我讀到另兩位“退黨”的州議員已經打消原意,回教黨也沒有意願要拉攏他們過去,我就猜想這位前大臣阿末賽益的獨角戲很難唱下去了。

當他“走投無路”,他唯一能走的路,就只有回頭路。

國陣也不得不接受他們回巢,否則就得冒失去政權的風險。

阿末說他在宣佈退黨的第二天,就有人跟他接洽,要求他加入回教黨,並讓他繼續擔任大臣,但遭到他拒絕。

針對這,回教黨已回應指他說謊,實際上是阿末聯絡他們并要求加入回教黨。

我也覺得阿末的一面之詞毫無可信度可言。

更何況他退黨的原因正是因為被革職,若回教黨執政,讓他繼續擔任大臣職,他不可能會拒絕。

他說服另兩位州議員與他一起退黨,相信心中打的正是這樣的如意算盤,沒想到卻吃了回教黨的閉門羹。

所以我認為應該是回教黨拒絕他,不是他拒絕回教黨。

走筆至此,讀到報導說,原來這不是阿末首度上演“退黨記”,而是第三次!

他在2008年和去年都以“退黨”要挾巫統,以讓他出任大臣職。

有這樣的“不良記錄”,難怪回教黨都不屑要他。

http://news.sinchew.com.my/topic/node/435607?tid=1242

Wednesday, May 14, 2014

登加樓 與霹靂當年政變大不同

上星期寫《石油稅:不要只是嚷嚷而已》時才提到了登加樓,沒想到昨天它就佔據了各大媒體的頭條。

你知道嗎,根據聯合國2013年報告,大馬最窮的州屬,依次是沙巴、登加樓、吉蘭丹和和砂拉越?

矛盾的是,這四個也是國內擁有最豐富油藏量的州屬,每年為國庫貢獻至少42%的總收入。

為何會這樣?

上星期也提過了,因為吉蘭丹由回教黨執政,石油稅被聯邦扣住了。

登加樓在回教黨執政時期也面對同樣的厄運,但在國陣贏回政權後,石油稅仍未撥給州政府, 因為在登州蘇丹的同意下,納吉首相成立了TIA(登加樓投資機構),將登州的石油稅付給TIA做投資。

奇異的是,TIA後來卻變成財政部機構(MoF Inc)的子公司,直接向首相負責。

TIA後來改名,就是現在帳目充滿爭議的1MDB!

東馬兩州的石油稅收,似乎沒有問題,只是最近先後要求聯邦將石油稅從5%提高至20%。

這5%石油稅已經收了40年,從來沒有調整過,也是時候檢討一下稅率了。

話雖如此,利益所在,我覺得聯邦不會輕易有求必應,這點以後再談。

今天要說的是登加樓。

原本以為登加樓的政變會像五年前的霹靂那樣易手。

事實並非如此。

根據目前情況,據說原本跟隨前大臣阿末賽益“退黨”的兩名州議員已經打消原意,變成只是前大臣一人退黨,是唯一的獨立議員。

如此一來,國陣16席對民聯15席(回教黨14、公正黨1),國陣得以保住政權,卻是一個懸峙政府(Hung Government),隨時搖搖欲墜。

登州政局將演變成怎樣?目前還看不出來。

很可能阿末賽益自己最後也乖乖回返巫統。

畢竟國陣做為執政政府仍然掌握著大局,不像霹靂當年的情況那樣,民聯只當州政府,哪敵財雄勢大的國陣聯邦政府?

難怪回教黨也不急著拉攏他們加入回教黨。

Monday, May 12, 2014

撲朔迷離的擄童案

上週五發生一宗三歲孩童被擄走案,對我來說,充滿了疑點。

很多地方似乎不合邏輯,相信警方會從多方角度進行調查。

1. 男子因凌晨醉酒回家與妻子吵架,一氣之下帶了孩子欲到亞庇甘邦亞逸旅館投宿。

2. 離家當時已是清晨5點,要嘛也應開始準備上班工作,為何還會想到要住進旅店?難道當天不用工作嗎?

3. 帶著孩子離家出走,似乎不尋常,父親若要上班,沒理由將孩子獨自留在旅館里吧!

4.不久前才剛發生一宗連人帶車的擄人案,為何還會這樣大意,仍將孩子留在車裡,未熄引擎,讓匪徒有機可乘?

5. 當時凌晨5.30半,就有匪徒在現場伺機幹案,時機上也太巧合了。

6. 若是欲住進甘邦亞逸旅店,車子應該是駕進油站往甘邦亞逸方向去,為何卻是停在往亞庇加雅街的路旁?

7. 報紙說因車子停在油站路旁,所以油站的CCTV無法拍到失竊車子,但總該拍到男子走進油站廁所的畫面吧!

8. 既是停在路旁,卻不將車子引擎熄掉上鎖,不太危險了嗎?

9. 湊巧的是,男子以安裝CCTV為業。

10. 家屬當天就自行懸賞兩萬元,還列出聯絡電話,我認為不恰當。此舉豈不等於為匪徒訂下價碼?

11. 相信匪徒原本志在車子,不知道車裡有孩子,在發現孩子後,為何反而棄車擄子?

12. 若是綁架,孩子不可能會說出家人電話號碼,匪徒要如何聯絡車主索取贖金?其實,家屬至今都沒有收到任何贖金要求。

13. 整個案情,是否另有隱情?

Friday, May 9, 2014

華人是這塊土地的入侵者?

這個國家永遠不會進步,如果政客每天還是在宗教種族課題上玩弄人民情緒和搞分裂。

就算有日大馬成為先進國,它也還是個思想落後的先進國。

這個大馬回教連綫(ISMA),去年我在拙作《馬來人有份打十字軍?》提過它了。

當時也是其主席阿都拉(Abdullah Zaik)在一個為期三天的馬來論壇主講,指控“當年殖民地政府和非馬來人扭曲了我國歷史”。

那個論壇主題叫《打造一個馬來回教主權》(Building the Sovereignty of Malay-Muslims in the Region)。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sg/2013/11/blog-post_11.html

可是很奇怪,當時未見他族領袖駁斥他的言論。

這次,他在ISMA的面子書上,再次玩弄種族課題。他說:

1. 華人在這個國家是“入侵者”(penceroboh)。
2. 當年英國殖民地政府將華人帶進來欺壓馬來人。
3. 華人移民湧入這塊馬來土地是個“錯誤”,必須被糾正。

你看,以前只稱我們是外來者(pandatang);曾幾何時,我們已升級成為侵略者了?

仔細看這位仁兄,他是一名嘛嘛,他又有什麽權力說別人是外來者?

無巧不成書,瑪拉大學(UiTM)三天前主辦一個《阿拉與基督》研討會,竟然大肆批評基督教,說基督教牧師意圖向回教徒傳教,終有一天國內基督教徒將多過回教徒云云。

據說前首相阿都拉當時也在場。

唉!這個國家到底怎麼啦?這些人到底怎麼啦?整天正經事不做,只是在那裡疑神疑鬼,幻想人家欠他們害他們。

這些人,不能對自己的種族和信仰更有信心一點嗎?

說回這位ISMA主席,他也是一名宗教司。

其實,早在一星期前,他也警告過非回教徒,說他們沒有權力拒絕回教刑事法,也不能為國內回教徒的前途做決定。

他說,他們應該瞭解他們在這個國家能說的有限,他們應當感激他們已經擁有太多,他看不到他們的貢獻是什麽......。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chinese-brought-to-tanah-melayu-are-trespassers-says-muslim-group

他族得罪他什麽了呢?聽他這些充滿挑釁的仇恨言論,夠煽動性了嗎?

若說這還不是煽動,我不知怎樣子的言論才算煽動?

如果郭素沁的賀歲影片也算煽動性的話,那這位仁兄的言論,大概要比影片煽動好幾百倍了!

去年未見警方調查他,且看這次警方會怎麼做吧!

可是看到報紙這樣寫:警方會謹慎調查「華人侵略論」,我的信心就跌一半了(什麽叫“謹慎”調查?)。

這次雖然面對各方的抨擊,這位仁兄依然理直氣壯,說他說的都是在反映“史實”,因此無需向任何社群道歉。

唉,我都不知是否值得繼續寫下去了。

我們的首相,好像毫無反應,從未遏制這類極端種族與宗教言論。

也難怪這類馬來NGO愈來愈多,言論也愈來愈不可理喻,根本是唯我獨尊,卻還把自己講成是“受害者”。

當然我們都知道,這些都是由政黨外包出來的NGO,情況就與土權一樣,有政黨(還是政府?)提供金錢資助給他們,他們才這樣有恃無恐。

去年底,不也有一個《馬來領袖危機》論壇,一位叫Bungsu的沙巴宗教司要政府將州內的土著回教徒「馬來人化」嗎?

雖然布城後來要他向州民道歉,至今未聞他為他的言論道歉。

然後,還有一名叫扎哈拉蘇萊曼(Zaharah Sulaiman)的歷史學家,也在論壇上指責華人“掠奪了早期馬來人的財富和知識,導致馬來人的後代如今比其他種族落後”。

這些都有在報紙上報導,但是沒有人向警方報案,導致這些人變本加厲。再下來,不知他們還會搬出什麽“論調”?

Thursday, May 8, 2014

石油稅:不要只是嚷嚷而已

早在三月底,就讀到州國陣三個土著成員黨的青年團發表一份聯合聲明,要求州政府向聯邦爭取提高石油稅至20%。

這三個青年團分別來自團結黨、民統黨和民團黨(PBRS)。

當時頗感意外,因為一向來都只是在野黨要求提高石油稅,州政府的立場就是聯邦的常年撥款已大大超越石油稅金額,因此無需向聯邦要求更高的石油稅。

他們是看到當時砂拉越新首長阿德南甫上任就提出有關建議,因此提議州政府也應該仿效之。

這次,首長慕沙也改變語調,說政府可以考慮考慮。

除了石油稅,他們也要求另兩項議題如下:

1.東馬州的國會議席不應少於三分一;

2.政府表格的種族欄不應以“其他”代替沙砂土著。

當時我想,終於聽到本土的國陣成員黨勇於發言,也希望他們不要只是嚷嚷而已,然後又沒有了下文。

的確,這樣的大課題,若由州政府自行提出,意義就更重大。

果然,接下來,就未聞這三個州國陣青年團進行任何跟進行動。

州政府也沒有後續動作。

反之,上周提到州議長以“逾期提呈動議”為由駁回民聯的五項動議,據知「調高石油稅」即是其中一項動議。

好了,現在砂拉越州議會通過了爭取20%石油稅的議案,沙巴怎能不表示跟進?做戲也要做到像吧!

其實,去年我就有提到,增加石油稅額的話,州政府就不必舉債,也不必拿債券來當稅收。

在當時的州預算案,兼任財長的首長將10億債券當收入之一,而石油稅收預算14億。

如果石油稅增加4X至20%的話,石油稅收就增長4X至56億,州預算就不會有赤字,而是綽綽有盈餘達41.6億,根本都不必發售債券。

因此,就算聯邦政府如邱慶洲說的減少聯邦撥款的話,但請問,聯邦撥款每年有高達50億元這麼多嗎?

有些聯邦撥款其實是貸款,是要還回去的。

調高石油稅課題,這次大概將由州政府動議,那由得在野黨逞英雄?否則,州民會怎樣想?

當然,這也需要東馬兩州合作,甚至吉蘭丹登加樓也要站在同一陣綫。

由民聯/回教黨執政的吉蘭丹至今仍未得到它應得的石油稅額。

登加樓雖由國陣執政,卻也面對同樣情形,石油稅並未交予州政府,反由聯邦“代管”。

首相做事一向有頭無尾。記得前年首相納吉成立了一個特別委員會,說要以“公平透明的方式將半島三個產油州的石油收益以現金支付給這三個州屬”。

當時,沙砂兩州也嚷著為何沒份。

首相其中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凡是他無法應付的課題,他就一律不回應。

石油稅課題也是如此。

其實,半島只有兩個產油州,即吉蘭丹和登加樓,但首相硬硬將彭亨算了進去。

這個特別委員會成立後就沒有了下文,但根據當時媒體報導,彭亨每年將獲得一億元的公益金(wang ehsan)。

這一億元公益金還有沒有在付?那就不得而知。

但對吉蘭丹和登加樓來說,那就很不公平,因為這兩個州政府都無法獲得它們的“公益金”。

如果東馬兩州政府施加壓力,身為一國之首,首相必須有所行動,顯示誠意去處理這從一開始就不合理的石油稅課題,不要再逃避面對。

Wednesday, May 7, 2014

我們只能等著對方開出贖金要求

一單未了,又來一單?

我認為前晚在拿篤離島擄走漁場經理的武裝份子,應該不是上個月擄走女遊客的同一批人。

幾天前,ESSCOM總監孟德才透露,其官員正在菲南與當地保安部隊緊密合作以拯救人質,綁架者應該不會一單未“談成”,又來做一單,因為那會影響他們的“談判籌碼”。

可見那裡有無數的綁架集團,他們以綁架為生,然後將人質轉賣給他人。

我不明白,既然可以和對方進行“談判”,為何菲南政府無法將這些武裝分子一網打盡?

時至今次,再次顯示了ESSCOM形同虛設與無能,一點都發揮不了作用。

這次未聞孟德發言,反而是由也是沙巴安全理事會主席的首長慕沙宣佈九項保安措施。

那都只是防範措施,有沒有更主動的策劃,例如與菲國聯手,圍剿他們的基地,一舉將他們殲滅,以防後患?

否則,每次都是付款贖人,豈非變相鼓勵對方繼續進來我國造案?

那現在是由誰“話事”呢?ESSCOM或沙巴安全理事會?

顯然的,這次綁匪轉移目標,之前是向度假村的遊客下手,可能保安部隊將人力全都集中在這些度假村,疏於防守其他離島,綁匪改向離島的漁場下手。

四年前,武裝分子也曾在仙本那離岸的一個海藻養殖場綁架了兩人。

剛剛上月底,孟德才透露ESSCOM“又成功攔截一個菲律賓綁架集團企圖闖入本州幹案”。

州副旅遊部長彭育明當時還斥責他不該發佈這種消息,“以免破壞本州旅遊業,叫遊客止步”。

彭育明也質疑消息的可靠性,口說無憑,沒有逮到任何人也沒有武器,如何證明對方是綁架份子?

的確,既然發現了對方的行跡,爲什麽總是讓對方“逃脫”呢?孟德透露的上兩回也是那樣啊!

難道我們又是太慈悲,只要對方沒有闖進來,就讓他們“安全”離開吧!

但是,你如何知道那些逃過ESSCOM視線,成功闖進我國海域的武裝份子?

他們可能早就匿藏在我國境內,只等時機成熟就出來幹案。

他們可以假扮成漁夫啊!反正他們長得就與當地居民一個模樣,有些可能也有大馬卡,持有雙重國籍,你如何分辨他們?

沒想到一周剛過,就發生了另一起擄人事件。

在這起擄人事件發生之前的24小時,拿篤海域在一夜內一連發生了三起海上搶劫案,四名男子在海上垂釣,人沒被綁架,只被劫走了三部漁船引擎。

顯然,綁匪目標只要是華人。

同樣,我對沙警總監韓查敘述如何追逐對方并和對方駁火的經過感到不可思議。

根據報導,水警追逐對方長達一個小時,槍戰了數分鐘,結果還是讓對方逃脫。

到了菲南海島,菲國保安部隊還讓我警進入他們的海域,但還是徒勞無功。

既然是在菲國海域,菲國保安部隊有沒有協助追逐綁匪呢?

據知綁匪只有五人,相信我方人數不止五人吧,我們的警艇竟然追不過綁匪的快艇?

我方是不是低估了對方的實力了呢?

韓查說,至今未接到對方的贖金要求。

我們能夠做的,就只能等著對方開出贖金要求?

人民要聽到的,是我們該如何杜絕擄人案繼續發生啊!

Tuesday, May 6, 2014

拒絕回教黨刑事法,不拒絕巫統刑事法?

在回教刑事法課題上,其實回教黨和巫統是各懷鬼胎的。

上周提到內長阿末扎希質疑回教黨在此課題上的誠意,認為回教黨欲借此課題并利用巫統來吸引馬來人的支持。

今天就讀到一名叫慕扎希的回教黨中委提醒黨領袖不要掉入巫統對回教刑事法表示支持的陷阱中。

其實這之前,回教黨副主席胡桑慕沙已警告說,巫統不一定會支持有關法案。

回教刑事法課題是回教黨自己提出來的,提出來後又質疑巫統會不會支持,這樣的態度也很奇怪。

不過更奇怪的,我想是昨天直轄區馬青團向回教黨提呈反對備忘錄後所說的一番話吧。

向回教黨提呈備忘錄和拉布條抗議的舉動,我無可厚非;但爲了公平起見,我覺得這個馬青團也應該到巫統總部提呈同一份備忘錄和拉布條。

因為回教黨只有區區21位議員,必須要有巫統88議員的支持,才有望通過有關法案。

而且,首相署部長賈米爾也宣佈了和吉蘭丹州政府設立一個技術委員會來探討有關課題。

注意,是聯邦政府,不是巫統和丹州政府共同成立委員會。

沒有首相納吉點頭,這位首相署部長豈敢貿貿然就宣佈成立這個委員會,準備和丹州政府探討回教刑事法?

爲了表示尊重其他國陣成員黨,納吉是不是應該先知會甚至先和它們達致共識後,才來宣佈委員會的成立?

所以,馬青團是不是也應該一併將備忘錄交給巫統,尤其是親手交給巫統/國陣主席納吉首相,以示誠意?

當問到這點的時候,馬青副總團長陳國勇的答覆突然語無倫次起來。他說:

“他尊重國陣成員黨和其他政黨就回教刑事法進行談判。”

“巫統領袖也是回教徒,作為成員黨一員,馬華需尊重他們。”

“我們必須尊重回教徒領袖,他們之間對回教刑法的談判,我們也要給一個空間他們,因為現在也只說說說而已,裡面談的內容和方式我們都不知道,現在是言之過早。”

這就奇怪了,既然可以對巫統的回教徒領袖表示尊重,那爲什麽不能對回教黨領袖表示尊重,同樣給他們一個空間?畢竟他們現在也只是說說而已,不也言之過早嗎?

真是不知所云。

何況首相納吉本身也說了,他從來都沒有拒絕回教刑事法!

既然馬青團希望行動黨此時應該站出來勸告回教黨,爲什麽馬華不也在此時站出來勸諫首相呢?

馬青團這番言論和舉動,會不會給人一個“欺善怕惡”的感覺呢?

必須強調,我非民聯也不是回教黨的支持者,我只是就事論事,覺得這件事情很奇怪很矛盾,所以提出來和大家分享我的看法。

走筆至此,我發現馬青團布條上的句子有語病,從另個角度看,你可以說暗藏玄機。

語病在哪裡?

看到嗎?布條上寫著:

Say No To PAS Hudud
拒絕伊斯蘭黨刑事法

原來馬青要拒絕的,只是回教黨的刑事法。

Then How About UMNO Hudud?

若是巫統的 Hudud,馬青會不會反對呢?這點可要先把立場擺清楚。

身為巫統主席,納吉也最好三思而後行。

因為汶萊剛剛落實回教刑事法,引起西方巨星大亨群起杯葛汶萊蘇丹名下酒店。

我國政府最好引以為鑒,不好爲了支持回教刑事法,也被外資群起杯葛我國。

Monday, May 5, 2014

MH370初步調查報告

時間快過,MH370失聯至今兩個月,對乘客家屬來說,卻是度日如年,心如刀割。

政府發佈初步調查報告,提到官員可能是在飛機失聯17分鐘後才發現它在雷達上消失,而官方搜索行動則是在4小時後才展開。

當局的遲鈍反應,報導之前已經提過,不是什麽新聞。

當局tidak apa的無所謂態度,才是叫人心寒。

報導說,馬航運營中心在獲越南通知MH370在其雷達上消失後(1.38am),前者還“錯誤”暗示,飛機與地面保持聯絡,正在柬埔寨領空飛行(2.15am)。

單單這點,當時的負責人員明顯的已經失職,明明已被越南告知MH370失聯,何以還說與飛機保持聯絡?還說MH370正在柬埔寨上空飛行?

更不可原諒的是,在瞭解到柬埔寨并沒有得到MH370的信息,機組也沒有與柬方聯絡,運營中心的工作人員仍然堅稱飛機仍在飛行,且處於正常狀態,甚至提供一個“假設”的飛行座標(3.30am)。

一直到清晨5.30am,當局才在南中國海展開搜尋行動。

你看,一架載著200多人的飛機失聯,負責當局竟然還能表現得如此好整以暇。

最離譜的是,飛機從越南雷達消失,竟然“假設”它是在柬埔寨領空飛行,太兒戲了吧!

報告說,代交長希山慕丁在10.30am或軍方通知後“隨即向首相匯報此事”;但根據首相夫人羅斯瑪透露,是她親口告知納吉有關飛機失聯的事呢!

不管是誰先通知首相,軍方隔了幾乎六個小時後才通知也是防長的代交長希山,時間上也拖延了太久了吧!

報告再次提到了重達4.6噸的山竹和約200kg的鋰離子電池。

我很懷疑這四、五噸重的山竹何來,畢竟目前不是我國的水果季節。

報告說,山竹是從印尼運進來的。

那也奇怪,同樣是熱帶國家,何以印尼此時是山竹盛產的季節,而大馬不是?

鋰離子電池,據說是屬於易燃爆炸物,既然如此,為何會允許上機?

此外,托運清單上還有“一批共2453公斤的貨物”,除了電池,報告卻沒有列出這些貨物詳情,因為“這些屬於機密”。

200多條人命,還將這些貨物列為機密?難道這些貨物的機密性比200多條人命更重要?

還有,爲什麽這些貨物是用客機來載呢?據我所知,貨物多是用貨機(cargo aircraft)來載的,何況是危險的易燃物?

政府也發佈MH370與控制塔的最後通話錄音。

不懂這是不是通話錄音的第三個版本,外國媒體說,有專家質疑錄音可能經過修改。

關於這,希山已經做出否認。

至目前為止,仍未有人需為MH370事件引咎辭職。

韓國總理因沉船事件辭職,雖然他不應是第一個負責的人。

當年經濟風暴後,韓國爲什麽會比我國以倍數發展,我想國人的問責文化是其中一個原因。

相比之下,我國根本沒有一個問責制度,就算有,頂多也只是調職了事。

在MH370事件上,我認為最應該辭職的,是當天在馬航運營中心掉以輕心的工作人員。

我國的危機處理方式,是不是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呢?

Friday, May 2, 2014

回教黨為何“作法自斃”?

小時候,讀過一則成語故事,說秦相商鞅改革變法,結果被自己所立的法所害,這便是成語《作法自斃》的由來。

最近回教刑事法課題鬧得沸沸揚揚。

可能我人在東馬,隔岸觀火,總覺得回教黨此舉只爲了爭取甘邦回教徒的支持,不會也不敢來真的。

就算落實,應該也只是回教徒受到影響,非回教徒何懼之有?回教黨又何必作繭自縛?

矛盾的是,就算目前沒有回教刑事法,在政客的操弄下,一些宗教上的課題,最近都在在影響了其他宗教信仰,如聖經、阿拉和改教課題都是。

這些都是政客為了本身需要而搞出來的課題,回教刑事法又何嘗不是?

想一想吧,回教黨只有21個國席,它如何能夠在國會取得多數票而通過?

非回教徒議員不會支持,所以它必須取得巫統議員的合作。

巫統在國會共有88名議員,是回教黨議員的4倍。

上星期,讀到馬華張盛聞恫言包圍國會以阻回教黨提呈法案,叫人莞爾。

覺得他好學不學,竟然想學台灣學生去佔領立法院,但他忘了他是什麽身份。

不覺得很滑稽嗎?馬華是國陣成員黨,據說他也將受委上議員,他要如何包圍國會?我想像不出來。

在這裡,團結黨也做過同樣顛倒的行為,一次是青年團發起簽名運動,抗議當地嚴重停電問題,另一次也是簽名運動,由該黨華裔副主席于墨齋發起,抗議“聯邦政府禁止人民使用巨型衛星天碟”。

當時我也曾在報紙質疑,團結黨是國陣成員黨,又不是反對黨,要上達或解決這些民生問題還不容易,何須出此下策?

可能張盛聞沒有想過,以回教黨區區21席,沒有巫統88名議員的“拔刀相助”,它根本不可能成功。

其實,308後,兩黨不是一直都在眉來眼去嗎?

背地裡,巫統甚至起過和回教黨組織聯合政府的念頭,這些都已是公開的秘密。

事實上,是巫統“需要”回教黨多過回教黨“需要”巫統。

這次,回教黨會不會將計就計,提出落實回教刑事法,叫巫統進退兩難,甚至上當?

所以納吉上周不得不說,他從來都沒有拒絕過回教刑事法。

他有沒有想到,他這樣說有違他「一個大馬」的理念,等於自打嘴巴?

阿末扎希似乎看到了回教黨的“詭計”,今天讀到有關他質疑回教黨誠意的報導。

他是讀到郭素沁的言論,說回教黨提回教刑事法是爲了重新吸引馬來人的支持。

但我也很質疑,馬來人真的會支持對他們本身不利的回教法嗎?

我在fb讀到一些馬來知識份子,他們都是一面倒的反對。

是的,若非政治上的需要,這些回教徒議員何必“作法自斃”?

看吧,到最後,這回教刑事法課題將不了了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