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8, 2014

聯邦引卡立入甕?

我忽然想起,月初的時候,上訴庭忽撤銷回教銀行對卡立的6687萬元訴訟案件,是否與簽署96.5億的水供MoU有關?

也就是說,原本自2008年糾纏至今,雙方互訴的6687萬元案,忽然就這樣一筆勾銷了。

長話短說,便是回教銀行要求卡立償還6687萬貸款。那是卡立在當Guthrie CEO時借貸的。

但,卡立也反訴回教銀行因錯誤出售他的股票,讓他蒙受嚴重損失。

媒體報導不是很清楚,我感到有興趣的是,既然回教銀行已賣掉卡立的股票,就算所得不夠償還所有貸款,所欠的餘款應該少過6687萬元,爲什麽銀行還是要他償還原來的數目呢?

我想,應該就是因為上次我提的回教貸款計算法,導致賣股所得只够還貸款利息的部份,母本原封不動。

問題是,拖延至少8年的案件,卻在加影補選課題出現後忽然急轉而下,然後雪州水供問題就宣告“解決”,這些接二連三的事件,不發生得太巧合了嗎?

然後,有謠言傳出來,說回教銀行撤銷卡立的欠款,是因為有達因在背後幫忙。

記得拉菲茲指達因和敦馬插手雪州問題嗎?

卡立當然否認這項傳言,說自己和達因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那,為何忽然和聯邦簽署水供MoU,叫“自己人”都措手不及?

阿茲敏就要卡立做解釋。

副首相慕以丁也調侃安華身為雪州經濟顧問,卻對簽約事件一無所知。

說到正副首相,像我昨天提的,為何簽約事件是在布城進行,正副首相為何會出現在儀式上?需要那麼大陣仗嗎?

你有看到首相納吉臉上詭異的笑容嗎?

背後還有什麽不為人知的安排,誰知道?

再益說得對極了,安華原本可拿水供作為補選的競選課題之一,但卡立偏偏欲與他作對似的,難怪引起安華不悅。

看來,卡立已打亂了拉菲茲/安華的補選戰略,所謂人算不如天算,就是如此。

今天也讀到卡立的訪談,說有黨領袖要他將獻購價錢提高,作用為何?不言而喻。

這個做法和巫統的做法有什麽兩樣?

所以我說,公正黨有巫統濃厚的影子,因為前者里的成員很多都是從後者出來的。

我還嫌96.5億元的獻購價已經太高了呢!

老實說,我很懷疑雪州有沒有那個購買能力,聯邦為何又自願撥款29億(20+9)給雪州這個民聯州?

看來拉菲茲/安華已經低估了卡立。後者此舉,是不是對安華製造加影補選的一個無聲抗議?

昨天我說之前只想到阿茲敏有可能跳槽,沒想到卡立也可以來這一招。

今天就在《馬來郵報》讀到,說國陣上星期曾向卡立獻議,給他一個聯邦部長職位做,但卡立謝絕了有關獻議。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water-takeover-deal-leaves-anwar-red-faced

安華若知道有這樣一個獻議,難道還不緊張嗎?

跟著就有了前天的水供MoU。

不過,就像我昨天說的,那只不過是一份MoU,並沒有任何法律約束。

林冠英就舉檳城為例,說檳城也曾在2011年和聯邦簽署一份輸水協議,但聯邦至今都沒有遵守。

我覺得,簽署水供MoU只是聯邦的補選戰略之一,後續進展如何,但看補選結果如何。

至於是否引卡立入甕?還是卡立將計就計,爲了顯一點顏色給安華看?

究竟是誰認真,是誰逢場作戲?我們這些民眾,就當是看戲的傻子好了。

Thursday, February 27, 2014

卡立簽MoU解水荒 安華不知道

看到卡立簽署水供MOU後和正副首相等人排排站的合照,著實愕了一下,還以為是卡立跳了槽。

是啊,之前只想到阿茲敏可能要挾跳槽,可沒想到卡立也可以來這一招。

然後,讀到安華說不知水供重組已達成共識,這又讓我愕第二下。

從圖片來看,卡立不是單槍匹馬赴會簽約,他帶同至少五名官員一同前往,何以安華毫不知情?

叫我想起當加影議員宣佈辭職以製造補選機會給安華,遠在檳城的林冠英也說他對該事不知情。

其實不止林冠英,其他民聯成員事前也不知道。

可見安華事先並未與民聯成員黨討論補選一事,難怪引起回教黨不悅。

是的,如果安華事先不說,誰知道?

如今卡立也不事先向他報告,真是現世報。

不過,安華不在雪州內閣,他不知情也情有可原。

但是,水供正是雪州當前的大課題和大問題呢!

那可真的非比尋常。

難道卡立的作風就是喜歡獨斷獨行,所以才會引起他人不滿?

報導說,雪州是以96.5億獻購四家水供公司,同時啟動冷岳2濾水站工程和彭亨輸水計劃。

96.5億不是小數目,州儲備金40億,雖是歷年最高但也僅占獻購價的四成。

那雪州哪來96.5億呢?而且,有沒有買貴?

卡立說,19.7億是支付公司股權,其餘約78億則是償還公司貸款債券等債務。

報導說,雪州是通過Kumpulan Darul Ehsan Bhd(KDEB)進行獻購,以整合成一家SPV。

所以看樣子其餘78億將轉換成為SPV的貸款與債務。

但報導又說聯邦將撥出20億給雪州支付公司股權,還另外撥9億元給雪州以執行有關方案。

那究竟是雪州或聯邦支付水供公司股權呢?這我就有點迷糊了。

因為,如果是聯邦撥款給雪州進行收購,那雪州不是一分錢都不用付?

這樣的安排還真奇怪呢!

更奇怪的,簽約儀式是在首相署進行,不是應該在雪州公署比較恰當嗎?

而卡立是與能源部長麥西慕簽約,卻非與四家水供公司的CEO。

卡立還說,隨著這新的發展,雪州就可避免水荒。

這句話,可真耐人尋味呢!

我以為雪州的水荒是因為天氣乾旱造成的,但如果簽約就能解決水荒,那就不是天氣的問題,而是純屬技術問題了。

何謂技術問題?不就是人為造成的嗎?

既是人為問題,那這與加影補選是否也有關聯呢?

際此時刻,難免叫人捕風捉影。

安華不說了嗎?一直以來卡立都有向他匯報水供進展,何以這麼重要的事件發展卻沒有向他報告?

看來,這更像一場政治博弈。卡立和聯邦簽署MOU,並沒有如媒體說的只是水供問題那麼簡單呢!

而且,這也只是一份MOU,補選結果會不會影響變數?誰知道?

http://www.nanyang.com/node/602452?tid=460

Wednesday, February 26, 2014

金錢收入 V 社會效益

不知是否因為州庫也沒錢,影響市政廳撥款,逼得市政廳要想辦法如何增加收入。

達邁民眾會堂每個月的資源回收,做了也有十多年了。

當年是徵得市政廳批准的。

去年下半年,在未預先知會我們的情形下,市政廳忽將達邁會堂租了出去,每個週末,讓小販在會堂裡外擺賣二手貨。

沒有法子,我們只好搬到停車場的最角落繼續做我們的回收。

那不是一個理想地點,除了曝曬,路途也較遠,加上路面沒有維修,到處都是窟窿。

市政廳總監是我的同鄉,剛上任時實行親民作風,有求必應,凡事親力親為,現在我已不敢這麼說。

我曾向他反映我們的情況,看是否能夠讓出會堂前面,就是我們平時做回收的空間。

我覺得那是兩全其美的做法,小販在裡邊擺賣,我們則繼續在外面做環保。

我的建議,卻沒有得到總監的回應。

我也心裡有數,不再追問。

問題是,有些民眾習慣早在前一晚或當天一大清早就將回收物堆在會堂的大門口,而我們的回收活動九點才開始。

也就是說,有些會眾比志工還早到。

未免引起小販們的不便,我便自告奮勇,在每個月環保日的清晨5.30am就守在會堂大門口,勞煩早到的民眾將回收物送到停車場的另個角落。

可能是反應不理想吧,農曆新年過後,達邁會堂的二手市場從每個週末改去每月兩次舉辦。

其實,反應不理想,那是可以預料的:

首先,雖說是二手市場,所賣的物品價錢並不見得便宜。

此外,達邁可說是屬於中上住宅區,這裡的居民多不會看上二手產品,自然也不會光顧這些二手攤。

那些是題外話。

上週末,看到會堂空著,沒租出去,我們又移回會堂前面做回收。

經過討論,大家覺得還是在會堂前面比較理想。

為免市政廳在我們做回收的那個星期再將會堂出租,我們約見了總監。

總監說,除非我們可以證明,我們每個月的環保收入多過會堂的租金收入,那他就在我們做回收的那個星期將會堂讓給我們。

我心想,總監明明是強人所難。

而且,兩者怎可做比較?

他應該想想,這十幾年來,我們替市政廳減少多少的垃圾量,提高市民的環保意識,讓市容更整潔,這個社會成本,如何用金錢計算?

我們將環保收入,拿去幫助了多少窮困家庭,這些社會效益,又怎能用金錢來衡量?

市政廳本身不是在推動環保嗎?如今爲什麽見利忘義,還這麼刁難?

Tuesday, February 25, 2014

全國停電不到一分鐘 本州停電300分鐘

我有沒有讀錯呢?平均全國停電時間經從2002年的20分鐘下降98%至去年的0.44分鐘或26.4秒,一分鐘都不到?

這是國能(電能輸送事務)副總裁羅茲米昨天在一項匯報會上說的。

對比之下,根據沙電力(SESB)高級副總經理透露,在1996-1998年期間,本州停電記錄曾高達4000分鐘,10年後(2008年)減至2300分鐘。

2011年,本州停電時間再減至700分鐘。

據說去年再成功減至300分鐘,而目前的目標是在2015年前降至200分鐘。

我不知這些數據有多可靠,因為當時停電次數頻密得太離譜,結果首相訂下2011年本州的停電KPI為700分鐘,當時的能源部長陳華貴也承諾,如果無法達標,他將會辭去部長職。

結果那年的停電指數是687.39分鐘,沒有超過700分鐘。

而接下來的停電指數是明年的200分鐘。

但是,看到平均全國停電指數只是微不足道的0.44分鐘,我們是不是又給人搵笨了?

我們目前的300分鐘,竟然是全國的682倍啊!這個差距,也太荒謬了吧!

本州還比鄰國菲律賓印尼不如呢!兩者的停電指數也不過是12.23與25.80分鐘。

除非國能是用與本州不同的方程式來計算全國的停電指數,否則怎會差得那麼厲害?

我猜國能指數只是計算半島的記錄,沒有包括東馬在內。

因為砂拉越電力自給自足,但沙電力怎樣也是國能的80%子公司呢!國能總不能厚此薄彼,不重視本州停電情況嚴重吧!

目前的能源部長麥西慕也來自本州,無視州民水深火熱,不久前還將本州電費漲幅調得比半島高,不知是何居心?

還說本州需要10年才能解決停電問題。

你說,州民怎會沒有反聯邦情緒?

在調漲電費方面,能源部長說,聯邦政府因此節省了40億元補貼,其中18億將用來改善本州電供基本設施。

國能卻將在這三年內耗資84億元以改善國內的電流傳輸。

根據羅茲米的匯報,所欲改善的地區,都是在半島的州屬。

為何本州沒份?

就是因為州政府當年無能為力,才將沙電力交給聯邦管理,國能上市後成為國能子公司,但國能似乎不把本州當一回事,能源部長又豈能坐視不理?

州民的高度包容度,教人匪夷所思。

難怪首相當本州是定存任取,州民還沾沾自喜。

http://www.nanyang.com/node/601983?tid=460

http://biz.sinchew.com.my/node/90482

Monday, February 24, 2014

道不同不相為謀

注意到這裡有不少華人組織,幾乎每個都曾經歷過內部糾紛。

不管它是鄉團、社團、青團、商會、公會、NGO、政黨或宗教團體都不能倖免。

怎麼會這樣呢?起先,不是因為有相同的志趣,同樣的目標,有志一同,才會成立起一個組織嗎?

美好的開始,爲什麽到了後來卻變得醜陋,非要爭個你死我活,鬥得頭破血流不可?

難道這就是華人的天性?

也應驗了「華人是一盤散沙」這句話?

有時候,覺得古人成語造句非常了不起,這些古人的智慧,可以流傳至今,真要感謝聖賢們,讓我們有這麼豐富的詞彙可用。

不管是什麽情況,我們總能想到一些成語來概括。

有些成語,你又可以很巧妙地把它們前後銜接起來。

既然「有志一同」,那就當然「志同道合」。

但有時候,事實未必如此。

雖然「有志一同」,但「志同」未必「道合」。

因為,大家雖有同一個目標,但也各有想法和做法。

於是,你執意要照你的方法做事,我也堅持我的想法,就這樣,意見開始起了分歧,內部紛爭便是這樣開始的。

既然「志同道不合」,意見不同就很難共事,而「道不同不相為謀」,結果就成王敗寇,最後就有一方另起爐灶。

爲什麽華人會有那麼多社團,甚至鬧出雙包,便是這個原故吧!

說穿了,就是名利權勢在作怪吧!

古人不說了嗎:“天下熙熙皆為名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當然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到了最後,有些人可能有了新的志向,而這個志向又和某人「不謀而合」,不知不覺又站在同一陣綫。

Friday, February 21, 2014

1MDB:是否具有上市條件?

趕不及在去年上市的1MDB,預計在今年發售IPO,據說將是兩年來最大規模的上市計劃,集資可能高達10億至20億美元(馬幣約33-66億元)。

相信IPO規模至少20億美元,因為這是打算用來償還馬銀行的61.7億貸款的。

記得在去年八月間,報導指馬銀行延長1MDB的61.7億貸款的償還期達六個月嗎?

轉眼間,這筆貸款的償還期又到了。

但看了最近幾天有關1MDB的報導,我懷疑它的上市計劃是否還會延後?

抑或它是否還具有上市的條件?

如果它無法如期上市,這筆馬銀行的貸款是不是要再延遲呢?

1.  2013財報限期延長六個月

《The Edge》財經報導,1MDB未能在限期內提呈截至去年三月的財報。

有鑑於此,當局已將限期延長六個月,即到今年三月止。

相信它仍然無法在今年三月底提呈去年財報。

因為,其稽查公司畢馬威(KPMG)忽然辭任,改由Deloitte接手。

Deloitte有沒有辦法在接下來短短一個半月的時間將帳目做好呢?我想是不可能的。

如果沒有一個清楚明瞭的帳目,那1MDB如何得以申請上市呢?

KPMG為何突然辭任?報導沒有闡述原因。

2.  發售24億回教債券計劃

1MDB既已計劃上市籌資10-20億美元,為何還要發售總值24億元債券?

潘儉偉說,債券是做為遷移新街場空軍基地用途的。

問題是,政府已經承擔全部的遷移費用,1MDB為何還要籌資?

不止如此,1MDB還能從該遷移計劃最終賺取6億元的利潤呢!

因此,1MDB根本沒有必要發售這筆24億債券,除非另有用途。

但是,1MDB的債務數額可能已衝破400億元,它還有繼續負債和償債的能力嗎?

不要舉新債還舊債,最後又要由人民買單。

3.  3B電力計劃

1MDB有沒有獲得最新「3B電力計劃」下的發電廠合約?

根據媒體報導,潘儉偉兩天前也指出,雖然1MDB競價比楊忠禮電力高,能源委員會已決定向能源部建議,將這項耗資110億元的計劃頒給1MDB。

針對這項指控,能源委員會連忙澄清,說政府還未做出正式宣佈,因此,任何猜測的言論是毫無根據的。

但,若是帶著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心態,政府這項合約不頒給1MDB,難道還會頒給別人?

1MDB不是說過嗎?收購國內IPP發電廠,是爲了“維護國家能源安全”(long-term energy security)。

「3B電力計劃」原本就是政府的計劃,爲了“維護國家能源安全”,哪會不將合約頒給1MDB?

等著瞧吧!

4.  高盛(Goldman Sachs)的角色

做為GLC之一,1MDB從一開始就得以神秘操作至今,無需向國會/人民交待,叫人莫名不解,包括:
  • 與PetroSaudi的聯營計劃最後變成一項貸款。
  • 在Cayman Islands的23億美元(馬幣約77億)的投資。
  • 高盛在1MDB的發售債券計劃扮演重要角色,至少多賺取了5億美元。

高盛去年在大馬外幣債券融資市場的市佔率高達66%。

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一般的債券平均費用不過1.32%,高盛安排的債券費用平均7.7%,比一般債券高出6.83%,等於貴了5.8倍。

爲什麽1MDB願意付出昂貴的費用,讓高盛為其負責發債計劃?難道1MDB太有錢嗎?

這些,身為1MDB董事局主席的首相納吉,至今依然未能給予人民一個滿意的答案。

Thursday, February 20, 2014

馬航想要飛 卻怎樣也飛不高

去年曾經搭乘馬航,覺得服務已有所改善。

至少空姐笑容可掬,素質也比亞航高。

我點的食物也讓我滿意。

當時我就在想,有這樣的水準,馬航其實不必和亞航爭國內市場;而且,有這樣好的服務,馬航應該賺錢才對啊!怎會年年虧損?

說到食物,不久前,Chef Wan卻投訴馬航的椰漿飯很糟糕。

原本以為是這位名廚的水準太高,後來看到照片,不得不同意他說的,的確是太差了。

而且,馬航的公關也需要改進,針對Chef Wan的投訴,至目前為止,未看到馬航作出任何回應。

這樣的態度,我覺得是傲慢的表現。

上周讀到分析員的預測,說自去年籌資後來,馬航有望轉虧為盈,記得當時馬航股價還漲了一下。

沒想到兩天前公佈業績,全年除了虧損11.7億元,末季虧損3.43億,是兩年半以來的最大單季虧損。

報導說,虧損主要原是因為營運成本上升與設備折舊開銷所影響。

營業成本上升,包括油價高居不下。

其他航空包括亞航在內也面對同樣的環境啊,何以唯獨馬航虧得那麼慘呢?

馬航CEO阿末佐哈里(Ahmad Jauhari)說,馬航將繼續開源節流,但外圍因素難測,因此不敢斷定今年可以轉虧為盈。

阿末說得雲淡風輕,如果是在國外,交出這樣的業績,CEO恐怕早都要引咎辭職了。

爲了取代折舊設備,報導還說馬航將要購買100架空中巴士與波音,只等政府點頭呢!

只等政府點頭?那不是又要拿納稅人的錢去補馬航這個無底洞?

剛去年不是才向投資者發附加股籌資嗎?

亞航東尼也看不過眼,說馬航不斷受到政府的保護,對其他航空非常不公平。

阿末連忙否認,說并沒有計劃要購買100架飛機。

不止不該再添飛機,既然連年虧損,再多的集資注資仍然付諸東流,是否是時候考慮將之私營化,才有希望翻身?

納吉的ETP,卻無法在馬航這家GLC發揮效用?

Wednesday, February 19, 2014

雙城記:亞庇和檳城

看到檳城喬治市豐富的人文色彩,才知道它曾在2008年獲UNESCO(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城市。

在旅遊景點和城市規劃方面,覺得檳城有許多值得我們旅遊局和市政廳學習的地方,也可見我們還有很多需要進步的空間。

井然有序的街道和建築物,可以看到檳城有很好的城市規劃。

不像這裡剷山填海,更甭說見地就建,真是雜亂無章到亂七八糟。

檳城路邊也種了不少大樹,沒有百年大概也有50年以上的樹齡吧!

難道當局不怕這些老樹會突然倒下,殃及路人車輛嗎?

我會這樣想,是因為這裡就時有發生樹幹或樹枝突然折斷倒下,壓死人的事件也曾發生;而且也不是什麽老樹。

還是檳城大樹都有獲得完善的照顧和保養,所以能夠防患未然?

亞庇的百年老樹,我可以想到的就是市操場邊的那些老樹,目前還剩下幾棵呢?

檳城還有許多古跡,包括殖民時期遺留下來的英式建築物,如今都被整修再翻新,卻仍保留當年的輝煌,古色古香。

在亞庇,可以讓我想起的古式建築物,就是當年差點被拆的舊郵政局,幸好後來被改建成現在的旅遊局。

在中興斜對面、滙豐銀行後面的舊檔案大廈,現在不是只拆剩廿幾根柱子嗎?

後來有人在這些柱子塗鴉,自成一個景點。有鑑於此,當局大概不打算拆毀,將它保留現狀,當是旅遊景點吧。

然後就是碩果僅存的艾京生鐘樓。

除此之外,就沒有多少殖民時期的遺跡了。

其實,在取得獨立不久,政府就迫不及待地要完全「去殖民化」,包括將原本叫「North Borneo」的州名改叫「Sabah」;原本叫「Jesselton」的首府改名為現在的「Kota Kinabalu」。

一度,華人領袖還打算將首府的華文名「亞庇」改去叫「神山市」呢!

其實,叫Kota Kinabalu(神山市)是不恰當的,因為神山遠在一百公里外,稱首府為神山市,會讓不明就裡的外國人以為神山市就座落在神山腳下。

若將神山附近的市鎮Ranau(蘭瑙)或Kundasang(昆達山)稱為Kota Kinabalu,那會比較貼切。

至於稱檳城為「美食天堂」,這個美譽,似乎有點言過其實。

吃這方面,不覺得檳城有甚麼特別,說到吃,亞庇應該更勝一籌。

檳城的美食也不見得便宜,很奇怪的是份量也比這裡少,我們根本吃不飽。

比起來,還是覺得亞庇的食物好吃。

檳城的素食風氣大概不是很盛,素食館不多,找來找去也只找到一兩家,還是印度人開的。

之前以為檳城吃素的人多,結果不是如此。

順帶一提去來機場的經驗。

多年前路過菲律賓,記得進入候機室的時候,機場保安要我們脫鞋子除褲帶還有其他金屬品,叫旅客看上去滑稽又狼狽。

沒想到這次出門,在亞庇機場和檳城機場的候機室,機場的保安人員也要男生將褲帶除下來掃描。

其實,有必要做這樣的檢查嗎?它的作用又有多大呢?

之前,亞庇機場也不允許你帶礦泉水進候機室,要你先將礦泉水喝完。

之前覺得那是多此一舉,因為候機室里也有賣礦泉水,我進到裏面再買過不是一樣嗎?

現在我則猜想,禁止帶礦泉水進入候機室應該不是爲了保安措施,而是要你買裡邊的飲料吧!

誰知道呢?

Tuesday, February 18, 2014

馬來NGO愈極端,林冠英就愈強

上月尾,檳城丹絨巫青團連同另一回教NGO再挑起種族宗教課題,要當局禁止肉販公開賣豬肉,“以尊重大馬多元社會及對回教徒保持敏感度”。

兩天前,大山腳清真寺就發生遭人丟“豬肉”事件。

兩者有沒有關聯?就讓大家自己去推想一番。

回教黨宣傳主任馬夫茲就很好奇。他說,爲什麽肇事者要將豬肉裝進袋子,然後才丟入清真寺?

是不是因為肇事者不可碰觸豬肉,所以才需要裝入袋子里?

他還說,若是非回教徒,他都可以吃豬肉,難道還會怕碰?

你看,連馬來領袖都不相信非回教徒會做這種事,你騙得了誰?

肇事者安的又是什麽心?路人皆知。

跟著,又有人在推特散播檳州政府考慮禁止回教徒在週五進行祈禱的謠言。

散佈謠言的人,可說是黔驢技窮,已到了江郎才盡的地步,才會想到這麼一個沒有水準的謠言。

若有人會去相信這種謠言,那他本身大概也是井蛙之類的水準吧!

大家都知道,這根本是無中生有無稽之言,沒有一個州政府會作出這樣的一個無理的禁令,更何況是在檳城?

林冠英就直接在推特駁斥,說那是巫統的惡意誹謗。

你看,林冠英已經指名道姓了,身為巫統主席的納吉竟然完全不回應。

針對這些NGO連串無法無天的破壞行為,首相仍然視若無睹,連一句譴責的話都沒有。

他可能沒有想到,這些馬來NGO在幫他倒忙,他們愈放肆,林冠英得到的人民支持就愈強。

或者就像阿拉課題那樣,首相會說那是屬於州課題。

若根據他這個邏輯,所有在國內發生的事件必然都在某州內發生,那所有的事件不都成了州的問題嗎?

那這個聯邦政府是幹什麼的?聯邦政府還要來幹什麼?我們還需要選首相和成立聯邦內閣嗎?

更吊詭的是,不止巫統坐視不理,其他國陣成員黨也噤聲不語,不當那是一回事。

我覺得,爲免瓜田李下,也爲了贏回人民的信任,因為是民聯政府屢遭攻擊,國陣成員黨更應該與這些所謂NGO組織的所作所為劃清界限。

我們可以不用寄望巫統,但我族成員黨是否更應該嚴厲譴責這些NGO的言行暴力?

而非抱著事不關己的態度,任他們胡作非為呢?

與其看到內鬥,相信人民都希望國陣里的華裔政黨可以有更好的表現。

能為自己加分的時候,爲什麽不爭取那麼做呢?

我說的就是馬華和民政。

Monday, February 17, 2014

檳州人民都是林冠英的保鏢

太太和朋友去年上網買到了檳城來回的廉價機票,上週末終於成行。

說來慚愧,吉隆坡就到了無數次,但到檳城,這還是我的第一次。

走出機艙,步入檳城機場的那一刻,往外一望,不知怎的,錯覺好像到了另一個國度,尤其像到了新加坡。

可能是機場的整潔,看到特多華人臉孔,說的是福建話,在在都與新加坡無異。

除了機場,也看到市景的整潔,我想與本州最大的差異就是檳州人民較有公民意識,沒見到外來移民。

當然那只是我對檳城的第一個印象,接著三天下來的旅程,更讓我察覺與瞭解,爲什麽除了雪州外,檳城是國陣覬覦的另一個州屬。

也難怪這兩個州總是發生特別多政治事件,無非是爭權奪利在作怪。

這些都是政治上的把戲,人民才不跟你來這一套。

其實,人民要求不多,只要國家讓他們安居樂業,這是人民最基本的要求,大家可以看到那些動亂的國家,主要便是因為政府給不到他們最基本的要求。

走在街頭巷尾,迎目所見,華人佔大多數,接著是印裔;馬來人其實並不多,但大家看起來都可以和睦相處,并沒有所謂的種族宗教問題。

那是誰喜歡借題興風作浪?

從媒體看到的報導,給我的印象是,愛惹是生非的並不是巫統本身,反而是那些所謂的馬來NGO組織。

大家可以從新聞圖片看到,他們也不是馬來人,而是敦馬曾叫他們放棄祖籍當馬來人的嘛嘛。

可能他們是爲了表現他們的效忠吧,幾乎每次都由他們出來搞搞震。

誰不知,他們是一族坐大黨默許他們放肆。

不僅在檳城如此,雪州尤甚。

國陣成員們有沒有想過,正因為這些人的橫蠻和狐假虎威,讓人民對國陣更加反感?

大家都有聽過「太陽與風的故事」吧!暴力是贏不到人民的支持的,唯有親民,才可以取得人民的認同。

在檳城吃早餐的時候,阿劉介紹我們到一家咖啡店,說林冠英喜歡吃那裡的粿條湯。

阿劉是檳城人。

朋友問他,那林冠英不是要很多保鏢“護駕”?

阿劉說,沒有,只有他的司機載他去而已。

朋友再問:那不是很危險?他沒有保鏢嗎?

阿劉答得好絕!他說:全州人民都是他的保鏢。

我不知事實是否如此,但,若有全民當首長的保鏢,林冠英哪還需要請保鏢?

小劉這番話,可知檳州人民對他的愛戴,難怪民聯可以以3對1的比例贏取檳州政權。

不管你喜歡與否,林冠英在檳城民間就是那樣受歡迎。

我也多嘴問一下:許子根和林冠英比起來又如何?

小劉說,許子根要聽命於巫統,根本辦不了事。

如果小劉說的可以代表檳州所有人民的心聲,那大家可以明白爲什麽國陣里的華裔政黨不再受到人民支持了吧!

它們不是敗給民聯,而是敗在自己的手裡啊!

Thursday, February 13, 2014

首相減赤的意願有多強?

兩天前讀到一則報導,說由於我國政府不允准大道起價,可能導致我國經濟評級被下調。

那是瑞貸(Credit Suisse)的報告說的。它說,納吉政府任何違背緊縮政策的動作,都將不利經濟表現,也將影響外資對我國的投資情緒。

言下之意,政府當下應該採取緊縮政策,以吸引外資和達到減赤效果。

這我就有點模糊了,施行緊縮政策應該導致經濟呆滯惡化,那還會吸引外資進來嗎?

我想,瑞貸的重點應該不是在“政府不允許大道起價”這部份,而是在“政府必須因此賠償4億元給大道”。

還是老調重彈。這4億元,原本可以用在其他有生產性利益民生的措施上,但就和政府其他無數的無意義開支一樣,根據早前與大道簽訂下的朋黨合約,若不允許大道起價,政府就必須作出賠償。

對大道來說,不起價,它們根本毫無損失,因為政府仍會付錢給它們,何樂不為?

但,這是解決問題一勞永逸的辦法嗎?現在不批准起價,三年後大道又可再起價,那時候又再做賠償嗎?

那時接近下一屆大選,爲了贏取民心,難道政府又代人民還過路費?

問題就在大道合約本身啊!爲什麽不從問題的源頭著手解決?

當然我這樣問是徒勞的,因為政府就是通過這個方式來幫助朋黨。

其他民生措施包括電供和種種必需品在內,不都也如此嗎?

政府之前以NEP之名與朋黨簽署這些不公平合約,去年推行「強化土著議程」以延續NEP政策。

首相口不對心,從中我看不到首相減赤的意願。

大家且看吧,和往年一樣,在三或四月,也是財長的首相大概就要提呈「2013年附加供應法案」,以追加去年的超支預算了。

看看吧!首相減赤的意願有多強?

Wednesday, February 12, 2014

過年扣年假

過年期間,一些公司多休息幾天,那也無可厚非。

能夠多玩幾天,員工們應該高興才對。

我先後遇到兩位在不同公司上班的朋友,第一個年初六才開工大吉,另一個就休假足足一個星期。

但他們卻大吐苦水,因為不是他們自願請假,而是公司沒開,老闆強迫他們拿假期,叫compulsory leave,而那幾天的假期,竟然是要從他們的年假里扣!

覺得他們老闆的做法很無理,可能也不合法,根本是剝削員工的福利。

并不是他們不要回去工作,而是公司沒開,就算回去也不得其門而入,這樣子的情形,公司扣減他們的年假,合理嗎?

朋友原有的年假就這樣白白少了幾天。

我替朋友打抱不平,無法接受如此不合理的待遇,如果是我,我會大表抗議,怎樣也要保留我的年假。

想一想,如果我是友族,我又不慶祝華人新年,那我無端端犧牲我的年假幹嘛?

同理,如果我是馬來老闆,在開齋節期間強迫我的華人員工拿年假,他們也不會服氣的,對嗎?

假設我的年假因此用完了,以後當我要拿年假的時候,公司會給我嗎?

我相信是不會的,因為對其他員工不公平。公司會叫我拿預假(advanced leave),或扣我薪水叫我拿無薪假。

已所不欲勿施於人。既然如此,爲什麽當老闆自己要放假,卻要員工拿年假來替他買單呢?

當然你可以說老闆大嗮,不喜歡你可以辭職不幹,老闆可以另外請人。

是的,有些老闆就是看死你不會走,沒他不行,所以訂下這些利己不利員工的不成文規定。

若是我,我就辭職不幹。

說到辭職不幹,有些老闆總是後知後覺,要等到你提呈辭職信後,才來百般挽留你,包括加薪升職。

但那也太沒有誠意了吧!如果值得加薪升職,怎麼之前又不這麼做,沒有看到員工的好?

Tuesday, February 11, 2014

馬來犀利呀!挑起誰的神經?

郭素沁賀歲短片掀起的風波,鬧得滿城風雨,還漂洋過海到本州來。

正當大家紛紛做指責的當兒,讓我在這裡提出幾點和大家探討。

1. 這不是郭素沁第一次推出賀歲短片,過去幾年都有,唯這次卻引起某方面的不滿,為何?背後人物呼之欲出。

2. 其實,短片過年前就有了,卻是到了最近,只因為引起某方面的不滿,其他人也跟著吠影,極盡獻媚,叫人莫名其妙。

3. 我懷疑他們有沒有先看過短片,或只是聞風起舞,人云亦云?為何只針對郭素沁的短片,而未譴責砍雞頭灑雞血踐踏領袖照片并懸賞1000元予掌摑郭素沁自稱馬來NGO的極端分子?

4. 個人看了短片,并未覺得它有甚麼不妥,只覺得內容諷刺好笑,好笑中其實它還帶出不少值得正視的嚴肅議題。我更在臉書再share給朋友們看。

5. 不應該的是,有心人士硬將短片說成是對某族群某信仰甚至皇室的污蔑和羞辱,硬硬套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唯恐天下不亂。

6. 我們知道這些人有他們的議程。可惜的是,一些州領袖也“加埋”一份,紛紛加入戰圍。我們何須與這些人狼狽為奸?

7. 短片里的內容並非無中生有,每件都確實在國內發生過,郭素沁只是以戲謔的方式將它呈現出來。既然有人對號入座,當事人是否更應該自我檢討,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何需惱羞成怒?

8. 尤其是提到本州去年發生的事件,並非憑空捏造,是當局太輕敵,防衛不力,還造成人命上的損失。我們是否譴責錯了對象呢?

9. 當我們仍在否認的當兒,前天警方才剛透露,在今年過年期間,這些蘇祿份子還想入侵我州領土呢!短片所描述的,根本一點都不過份。難道我們都患了否認癥候群?

10. 輕鬆一點吧,我們已經沒有什麽值得自得其樂的了。

Monday, February 10, 2014

諾奧瑪和阿末扎希

林冠英出示照片,證明那些在上周灑雞血賤踏民聯領袖照片并懸賞掌摑郭素沁者的馬來NGO人士,與雪州巫統關係匪淺,而且也與雪州巫統主席諾奧瑪平起平坐。

諾奧瑪便是前農長,阿都拉時代當過副內長,一向以發表極端種族言論出名。

如果大家忘了他是誰,他便是有次口出狂言,叫“華人滾回中國去”的部長。

「養牛案」的貸款,便是在他那個時期批准的。

505後,他未獲部長職位,但在去年七月受委為雪州巫統聯委會主席。

當納吉接任首相後,即自委雪州巫統主席,同時啟動「國陣重奪雪州計劃」(Selangor Takeover Plan,簡稱STOP),諾奧瑪則當他的副手。

納吉未能成功重奪雪州政權,諾奧瑪接過重任,相信STOP計劃仍無時無刻在雪州巫統的議程里,他是否要有所表現,也急於要有所表現呢?

因此,若說那些愛惹是生非的馬來NGO人士與他是站在同一陣綫,那也不足為奇。

納吉上任後,馬來NGO即如雨後春荀;納吉不也曾明說,歡迎非政府組織申請成為國陣直屬黨員嗎?如今看回頭,他指的其實就是這些馬來NGO。

這些馬來NGO,就是巫統的外圍組織,凡巫統不便出面或發言的,就由這些NGO代為出面或代言。

只要巫統不與這些NGO劃清界限,我認為,這些NGO只會叫人民更加討厭國陣。

難道納吉連這點都不明白嗎?

雖然諾奧瑪不在聯邦內閣,取而代之,也過猶不及的,卻是當下的內長阿末扎希。

早前有外報說,敦馬欲重施故技,要纳吉像阿都拉那樣為505的選績負責,而敦馬的屬意接班人,正是阿末扎希。

http://www.asiasentinel.com/politics/time-running-najib-tun-razak/

難道就是因為那樣,阿末扎希才敢於如此跋扈?

不久前,敦馬不是公開支持阿末扎希“先開槍”的言論嗎?

矛盾的是,在當年安華未出事前,阿末扎希曾在他的陣營,後來仍被敦馬“器重”,相信他本身亦始料未及。

Friday, February 7, 2014

巫統的聯政對象 其實是回教黨

看到那些所謂馬來NGO份子的舉動嗎?他們根本是在替國陣幫倒忙,為民聯在雪州補選拉票。

加上警方內長和首相本身一而再放縱此類自取其辱的行為,更加深人民對國陣政府的反感。

可見國陣的公關有夠差,難怪當年納吉要外聘APCO為他製造形象。

就算加影選民對補選動機再如何的不解,相信最後還是會投民聯一票,說不定這次的多數票,還會比505時多呢!

過年前,納吉突然宣佈政府將會推出「國民和解計劃」,那是什麽東東?

納吉說,那是一個跨黨委員會(你看,又是一個委員會!),“希望發展和宣揚建設性的環境,通過國家團結和共識促進國民和解”。

言下之意,好像人民當下已經分裂得非常嚴重,非要成立委員會來化解不可。

但誰不知道,當下的種種問題,還不是國陣自己或縱恿那些NGO製造出來的,要化解還不容易,何須刻意成立一個委員會來解決問題?

只要首相開口,警方執法,這些人哪還敢為非作歹?

我注意到首相特別加了一句:政府不會和在野黨組成聯合政府。

誰說要成立聯合政府了?

我覺得首相那樣說,根本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當初是誰暗地裡和在野黨討論成立聯合政府的?

正確一點來說,是偷偷與回教黨討論成立聯合政府。

但,像我昨天說的,國陣已經穩坐布城,何需主動邀請回教黨成立聯合政府?

這當中必有古怪。

唯一的解釋,就是國陣想要在民聯州奪回政權,既然奪權不易,唯有寄望與其中一個在野黨聯政,第一個目標,當然就是雪州這必爭之地。

何況雪州在卡立的“理財有道”之下,州儲備金高達40億元,是有史以來的最高數額。

國庫已空,敢說國陣不覬覦這筆錢嗎?

假設安華發現到了這點,因此“先下手為強”。這樣說,安華的舉動是不是就更有邏輯?

卡立原本就是商人出身,能為雪州存到這筆錢是好事,但他不懂政治的奸詐,不止國陣,連其黨議員尤其是阿茲敏也怪卡立不懂花這筆錢。

看清楚了吧!當下的雪州發展局(PHSB)風波,就是金錢權力在作怪。

剛才提到巫統和回教黨曾談論組織聯合政府,這是我昨天忽略的一點,因為只想到阿茲敏帶領公正黨議員跳槽或宣佈與國陣組成聯合政府的可能,未想到巫統的聯政對象,其實是回教黨。

如果是回教黨,國陣12席加回教黨15席得27席,只要再加公正黨最少兩席,國陣不就能成功奪權了嗎?

如果我的假設成真,你想,安華能不“先下手為強”嗎?

卡立的政治經驗和手段當然遠遠比不上安華,如果安華坐鎮雪州,或許他認為就可以制止這一切發生。

問題是,如果他把真相說出來,那就等於不信任友黨。

內憂外患,教他和拉菲茲欲語還休,解釋得不清不楚,那也難怪。

加影補選的撲朔迷離,看似愈來愈明朗。

Thursday, February 6, 2014

補選爲了阻止成立聯合政府?

拉菲茲是公正黨的策略局主任。

他承認加影補選是他想出來的錦囊妙計,以“阻止巫統成功奪取雪州政權”。

他舉4年前的「霹靂政變」和37年前的「吉蘭丹危機」為例,當時的國陣以不民主的手段先後奪回兩州政權。

納吉一直矢言要不計代價取回雪州政權。

但,就算國陣有陰謀奪權的話,拉菲茲始終無法說服大家,假設安華在加影補選贏了,難道他就可以阻止納吉得逞嗎?爲什麽他一定要成為雪州政府的一份子,否則就無能為力?

這也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部份。

拉菲茲說他現在還不可以告知全部真相,以免讓對方知曉他的計謀。

也因此,大家唯有猜測的份。

真相,大概要等補選成績揭曉後,才能公諸於世吧!

也因如此,讀到了各種的假設和猜測,我覺得有個假設的可信度頗高,但又覺得它的成功率不大。

相信大家也有讀到,那就是阿茲敏和卡立之間的不和,如今已是公開的秘密。

據說有人曾經威脅要率眾跳槽到巫統去,就與霹靂情況一樣。唯有那樣,雪州政權才有可能從民聯過檔到國陣去。

話雖這麼說,但我還是覺得可能性不大。

因為雪州不像當年的霹靂那樣,多數席只有區區兩三個。

505後,民聯以44席連任,比國陣的12席多出32席。

民聯的44席,由公正黨14席、回教黨和行動黨則各別贏取15席。

因此,就算公正黨的14名議員全部跳槽去巫統吧,回教黨行動黨共30席,還是多過國陣公正黨的總和26席。

若國陣有本事誘引多三位回教黨或行動黨的議員跳過去,意即總共就有17名民聯議員大跳槽,我覺得不容易。

那樣的話,倒不如重新選舉好了。

如我說過,回教黨黨員多忠心耿耿,雪州行動黨應該不會有另一個許月鳳,倒是公正黨成員,隱約仍有巫統的影子。

就算安華在補選勝出,雖然至今他仍不置可否,相信他代替卡立出任大臣的機會很大,至少行動黨和回教黨長老們都已公開支持他參選。

如果真有所謂的奪權陰謀的話,不管他當大臣與否,他又如何得以阻止它發生呢?

拉菲茲若要取得人民認同,我想這正是他要向人民解釋的部份。

讓我想起最近又再浮現的聯合政府課題,是否就與雪州有關呢?

畢竟,國陣不會那麼大度,也沒有那個需要,將布城權力與民聯分享。

納吉對雪州虎視眈眈,既然奪權機會不大,我認為所謂的聯合政府建議,其實就是要和民聯分享雪州政權。

就是雪州政權。

Wednesday, February 5, 2014

政府另一敗筆:最低薪金制

讀到一篇評論,裡邊提到今年落實的最低薪金制,指東馬最低900和半島800。

一看就曉得,作者將數字掉換了,應該是半島900而東馬只有800才對。

也難怪該作者,因為一般人都會以為政府所制訂的最低薪金制,東馬應該比半島高。

實際上卻是,東馬最低薪金還比半島少了100元。

怎麼會這樣?

眾所周知,東馬尤其是沙巴的生活成本一向比半島來得高,邏輯上薪水應該也比半島高,才應付得了日常開支才是啊!

問題是,在本州商家的“努力”爭取下,政府只好為東馬制訂較低的薪金制度。

也可見在本州,官商關係太好,員工權益就因而被輕易忽略掉了。

你看,所謂的「東西馬統一」,其實說易行難。

政府講了這麼多年,最後僅“成功”將東西馬油價統一。

且慢!原本「東西馬統一」的原意是要降低東馬的物價,但“油價統一”的結果,卻是將東馬油價提高至與半島平齊。你說氣不氣人?

然後再來這「最低薪金制」,兩岸不統一也罷,結果東馬卻還比半島少了100元。這不也是政府的一大敗筆嗎?

之前我說過:本州的貧富懸殊情況嚴重;城鎮窮人比住在鄉村的窮人來得多,也更窮,便是這個意思。

不像在鄉下,他們還可捕魚種菜採野果過活,粗茶淡飯就一天。

在城市,他們卻要應付高昂的生活費,衣食住行,開門就要用到錢,區區的800元都不夠一人開銷,更何況要養活一家人?

這最低薪金數額是在去年訂下的,當前物價高漲,這800元更等同杯水車薪,微不足道。

所以不要奇怪為何本地人寧可留在鄉村,都不屑到城鎮里打工。

你說他們懶惰也好,我想最大的原因是在城裡入不敷出,收入對他們來說太少。

近來到半島或鄰國打工的州民人數反而大增,主要也是因為他們覺得到那裡可以賺取較高的薪金,相對拉低他們的生活成本。

結果,最低薪金制在本州實施,反而益了外勞們,更鼓勵非法移民大量湧入。

本州的非法移民捉之不盡,問題一大籮,該從何著手解決?

當局偶爾展開的取締行動,周而復始,那也不過做個樣。

本州城鎮治安日愈敗壞,這些社會問題,政府不能視而不見。

如果政府連最低薪金制都處理得不好,更甭說什麽「高收入先進國」目標了。

Tuesday, February 4, 2014

還地稅記

趁著佳節期間,到土地廳繳清多年未還的地稅。

其實,幾個星期前曾去了一次,卻沒想到那裡不收信用卡也不收支票,只收現款或銀行匯票,而我當時帶的現款又不夠,所以只好跑多這次一趟。

老實說,因為很少花費,現在我都帶很少現款,買東西時也多用信用卡,因為方便,讓信用卡公司代我付錢,我只是對一家信用卡公司就够了。

只是感到不解,甚麼時代了,竟然還有不收支票和信用卡的公署?

還說要向先進國行列邁進?

我只記得很多年前,水務局也不收支票信用卡,只收現金和匯票。

現在有沒有改進,我就不知道了;因為我家用水不多,收到水單,就到郵政局用現金還清了。

至於基於什麽原因,這些公署不收支票和信用卡,我搔破頭皮也想不明白。

如果稅收局都能接受支票,為何土地廳不能接受?難道怕跳票?

就算跳票,至多reverse entry就可以了啊!有那麼困難嗎?

或者,這就是所謂的官僚作風:墨守成規、不求上進。

要說的還不止於此。

昨天就準備了現金,回到土地廳去繳清地稅。

當時僅我一個人,櫃檯坐著一位婦女,卻也讓我等了將近一分鐘,何解?

原來這位婦女在玩她的手機,可能在和對方打訊息還沒打完吧,根本無視我的存在。

以前年輕氣盛,可能就要拍檯罵人了,現在年紀大了,已沒有那樣的力氣。

算了,就看她要玩多久。

後來我和朋友談起。朋友說,你應該把她玩機的模樣拍下放上fb去。

是啊!我怎麼沒想到?

我能不能說,這位婦女的舉止態度,其實就是我國一般公務員的縮影?

若是,你真的相信我們已經具備成為先進國的條件了嗎?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