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April 2011

沙巴一月通膨率仅2.4%?


首长在州议会里透露:沙巴今年一月的通膨率只有2.4%。

首长没有说,这数据从何而来。

不过,首长兼任财长,相信这个数据应该相当可靠,不是凭空而造。

他说:对比新加坡香港韩国印尼中国菲律宾等国家的3.5%以上,本州的通膨率算是非常低了。

巧合的是,全国的一月通膨率也是2.4%。

众所周知,本州物价向来都比半岛的高。

首长指的2.4%,不知是全国的数据,还是本州数据?

全国2、3月的通膨率也已经出炉,分别是2.9%和3.0%,是23个月以来新高。

可能沙巴统计局算得比较慢,否则,何以首长只取得一月的数据?

跟随全国脚步,相信下来几个月的本州通膨率也会提高。

农历新年过后,很多物价,尤其是食物价格,已经悄悄涨高了。

对小市民来说,糕饼每起一毛两毛,看似不多,涨幅却是15至20%不等。

对上班族来说,经济饭菜起价50分,涨幅便是12.5%。

对家庭主妇来说,蔬菜也涨了一半至一倍以上。

这些都是日常食品,也占了大多数消费者人的开销。

开学日,我孩子的包车又起了5元,涨幅12.5%。

所以如果有人说,通膨率平均起来只有2.4%,你会相信吗?

首长说州政府已经采取步骤控制物价和提供补贴,以减轻人民的经济负担。

但,物价还是照起不误,消费者实在也不能做甚麽。

因为这是一个自由市场,嫌贵的话,你可以不买。

当然,如果物价都一律一同起价的话,其实你并没有多大的选择。

接受现实吧!理想和事实,往往是两回事的。

http://www.bernama.com/bernama/v5/newsindex.php?id=582665

Thursday, 28 April 2011

一个大马电邮:此550万元非彼530万元


昨天MAVCAP澄清,并没有投资550万元在一个大马电邮计划,这笔资金是直接投资在tcubes的子公司Tam Tam,作为发展流动电讯软件服务(mobile solutions)用途。

但,tcubes在汇报会上所提的数额并不是550万元,而是530万元。

其董事经理说:那是MAVCAP拨给公司作为一个大马电邮计划的初步投资基金。

而MAVCAP投资在子公司的550万元,却是认购子公司的40万可赎回可转换优先股(RCPS)。

因此,我怀疑此550万非彼530万,550万是认购Tam Tam的RCPS,而另530万则是一个大马电邮计划的投资。

MAVCAP为什么要与电邮计划撇清关系?

因为MAVCAP(大马创投管理公司)是家由大马政府在2001年成立的科技投资管理公司。

记得首相说一个大马电邮不会花政府一分钱吗?

但tcubes却在汇报会上说MAVCAP拨了530万元给公司,MAVCAP的钱,不就是政府的钱吗?

那岂不等于说首相说谎,掴了首相一巴掌?

昨天我摆了个乌龙,说MAVCAP是联昌和国行联合成立的GLC投资基金。

我把MAVCAP和CTV(Commerce Technology Ventures)搞乱了。

CTV是家资金管理公司,持有tcubes的15%股权。

它是由联昌和国行成立的一家科技创投基金。

联昌CEO就是纳西尔,国行属于财政部,财长又是首相。

如此错综复杂,所以我把CTV和MAVCAP搞乱了。

所以你说,政府怎会没有花到一分钱?

也难怪MAVCAP要急着澄清,但那是无济于事的。

几天前,纳西尔也与tcubes撇清关系,说联昌只是代表客户投资该公司。

我怀疑所谓的15%股权,是公司为取得注资而押给联昌的股份。

纳西尔所谓的客户,便是CTV。

所以,我们好不好叫首相再证实一次:一个大马电邮到底用不用到政府的钱?

如果不用,那MAVCAP又是怎么一回事?每封电邮不超过50分的收费又是怎么一回事?

放着免费的gmail、hotmail、yahoo等电邮不用,为什么偏偏要设立一个要收费的myemail?

说穿了,还是为了拯救一家陷困的朋党公司啊!

这还叫甚麽经济转型?我的天啊!

Wednesday, 27 April 2011

一个大马电邮疑点重重


要知道一个人有没有说谎,是不是看他在说话的时候有没有一直眨眼?

这样问,是因为有句俚语说:“说谎不眨眼。”

意思是说:一个厉害说谎的人,他说谎的时候是不会眨眼的;所以你看不出他到底是说真话,还是说谎。

原先首相说一个大马电邮不花政府一分钱,后来PEMANDU的国家关键经济领域(NKEA)通讯基建总监却透露,每封电邮的收费是50分,比邮费还便宜一半。

当民间表示电邮不应该与邮政服务相提并论时,这位总监却说那只是一个比喻而已。

如今tcubes在汇报会上透露,每替政府机构发送一张帐单,相关机构必须付费不超过50分。

NKEA的总监果然神算无比,预测到tcubes的收费将不超过50分。

但首相不是说不会花到政府一分钱吗?

此外,用户(人民)如果要增值服务,那还要另外收费。

不懂何谓增值服务,如果要收费,我何不用免收费的其他电邮系统,我为何一定要用一个大马电邮不可?

总之,一个大马电邮给人的印象是疑点重重,好像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在在想引君入瓮。

大家不觉得公司的汇报会来得太快了吗?

首相刚公布有关计划,这家GN3公司在短短5天内即把整个详情呈现了出来。

如此迫不及待,明显是早已把功课做好,尽快将计划公睹於世,以免政府临时变卦而功亏一篑。

而的确,公司在汇报会上就透露,有信心在明年4月完成重组计划,交易所将给予正面回应云云。

可以说,为避免除牌,公司必须靠取得这项电邮计划才得以重生。

因此,政府为何舍弃另外4个竞标者,对tcubes另眼相看,那也不令人觉得意外了。

再好人做到底,首相只需指示各政府部门,包括公积金所得税或甚至国能马电讯水务局等等都通过一个大马电邮传送表单给用户,那的确是个有利可图的服务。

问题是,如果人民不要用一个大马电邮的服务,这些政府机构是否可以通过其他电邮服务来联络用户们呢?

如果其他电邮提供免费服务,用户又何必使用tcubes的服务呢?

至于tcubes陷困GN3,哪来资金成立一个大马电邮?

公司说:已经从MAVCAP取得融资530万元,其余将以售股筹资。

(万一售股反应不好怎么办?)

MAVCAP是tcubes的第二大股东,是联昌和国行联合成立的GLC投资基金。

如之前提到:联昌CEO是纳吉胞弟,国行属于财政部,财长是首相;其中的利益冲突成份是很明显的。

但,刚刚从《大马局内人》读到,MAVCAP否认有关530万元是给一个大马电邮的融资,而是给公司mobile solutions的发展。

所以你说,这个电邮计划,各造各说各话,反反复复,是不是疑点重重?

国家经济要转型,却成了用来打救陷困公司的工具?我的天啊!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malaysia/article/mavcap-says-money-not-meant-for-1-malaysia-email/

Najibnomics的经济转型


想来真好笑,纳吉刚上任不久,即有人提出了Najibnomics(纳吉经济学),说甚麽是美国哈佛大学要开办的一个课程。

那时候纳吉才上台半年,根本看不出他带来了甚麽骄人的经济改革与成就,哪来的甚麽Najibnomics供学者学习研究?

我想,那若不是APCO刻意为纳吉打造出来的学家形象,便是有人想捧纳吉大脚。

如今两年过去了,哈佛的Najibnomics开办得如何了?至今未闻有甚麽下文。

不过,若说首相近来通过PEMANDU所推出的NEM、NKEA、NKRA、GTP、ETP等等字母计划,就是所谓的Najibnomics,那也不过如此吧!

但,除了看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天文数字,又多少是实质的成果或成就?至今未免言之过早。

更不能说它为国家带来了甚麽经济改革,充其量也不过是回到敦马时代,就是要高要大要爬上世界顶端的发展,代价就是为国家带来高赤字高债务高通膨。

那时候,学者将敦马的种种政策统称为Mahathirism(马哈迪主义)。

如果纳吉现在推行的政策只是拾敦马当年的牙慧,那所谓的Najibnomics,还不是当年Mahathirism的重新包装吗?

也就是说,纳吉的经济学,只是炒敦马主义的冷饭,再冠之以种种名堂,多得叫人眼花缭乱。

香港人说的:有姿势没实际,正是这个意思。

是的,很多只得个名堂而已,有没有落实,可能很多人也不确定,一知半解。

拿NEM(新经济模式)来说吧!

NEM Part 2和Part1的内容南辕北辙,Part 2根本是NEP的翻版。

那是因为NEM出炉後,被土权份子激烈反对,所以变得虎头蛇尾。

林祥才也说,随着推出ETP,NEM已经不存在了。

可以说,NEM已经早夭,寿终正寝了。

然后,所谓的ETP,原来很多计划都是由私人推动,或被民众质疑後而改称私人领域计划,那样说来,又岂可纳入ETP,当成是政府的功劳?

更自相矛盾的是,这些“私人领域计划”,竟然也可以出现在财政预算案里?

怎么可以如此公私不分?

还是,首相认为那是官商合作的一种方式?

或许这就是国家经济转型的一种特性吧!

Tuesday, 26 April 2011

不如叫行动党加入国阵?


首相与前锋报保持距离,说“1Melayu 1Bumi”不是政府的观点。

慕以丁却站在前锋报那边,说该报只是提出了马来人的感受和担忧。

即是说,他不认为前锋报是在鼓吹马来种族主义。

不知是不是受到慕以丁这番话的“鼓励”,50名土权成员来势汹汹,在总秘书赛哈山带领下,到马华大厦提呈一份警告备忘录。

原因是马华的卢诚国呼吁人民杯葛前锋报。

杯葛前锋报,又关土权的事?

而另一厢,巫青团也连同两个马来NGO到行动党总部送上一份前锋报,要行动党领袖细读该报内容,并非破坏种族团结的报纸。

觉得巫青团也小题大作,行动党抨击前锋报,又关他们的事?

不过,可见到土权和巫青团都很有默契,兵分两路,一个找马华一个找行动党,一个写大字报一个买前锋报,浩浩荡荡,一路上通行无阻。

报导说,现场约有20名警员,但没有阻止土权的示威行动。

我心想,如果是别的团体,可能半路就被截停了。

但,敦马也不认同前锋报的说法啊,又不见土权也送一份警告备忘录,巫青团送一份前锋报给敦马?

而大字报上的口号:“马来人万岁”、“前锋报万岁”,在警方眼中,够不够煽动?

他们也向内长学习,把中文报纸也拖下水,说中文报更加种族主义。

你看,没有政治领袖的纵恿,他们哪会有样学样?

问题是,大家针对的只是一份报纸,土权和巫青团需要如此反应过敏吗?

好啦,当初叫人联党不要入阁的总会长,看到土权和巫青团这个样,还不开口说话?

我想,这也是一种因果报应吧!总会长多口叫人联党不应入阁,因为已经不受华社支持。

前锋报不也异口同声,表面是赞行动党,暗地里在指桑骂槐。

除了提出“1Melayu 1Bumi”论,前锋报也“赞”行动党是个成功的华基政党。

根据这个论调,前锋报是否暗示马华应该退出国阵,让“成功团结华社”的行动党加入国阵,取而代之?

巫统不是曾和回教党几次密谈吗?

难道这次却对行动党“惺惺相惜”起来?

当然这只是我胡言乱语,“突发奇想”的荒谬看法。

正如首相说的:前锋报的文章也是个人看法,与政府无关。

Monday, 25 April 2011

1Melayu 1Bumi 1Malaysia


前锋报作为巫统的喉舌,可以肆无忌惮而不需受到对付。

砂拉越州选後, 它又推出了“1Melayu 1Bumi”论调。

它在社论里说:因为行动党已经成功将华裔团结在一起,而马华与人联党却失败了;而马来人却非常安逸,所以它建议巫统要与其他马来政党一同提倡“一个马来人、一个土著”。

它补充说:如果回教党不愿合作,那就结合马来NGO的力量。

很自然的就让人想起PERKASA。

而的确,土权已经订在4月30日召开“马来人大集会”,那时将把“一个马来人、一个土著”运动纳入大会议程。

矛盾的是,身为土权顾问,敦马却说:“一个马来人、一个土著”理念将为国家带来灾难。

那他在30日当天出不出席“马来人大集会”?

当然敦马的看法不无理由,他说:“如果推行这个理念,我国政治就会出现两党制:一个由马来人控制,另一个由华人控制。”

何况这个理念不与首相所要推动的“一个大马”背道而驰吗?

所以首相赶快划清界限,说那是该报的看法,不是政府的观点。

林冠英也来插口,叫总会长蔡细历叫巫统指示前锋报撤回“一个马来人、一个土著”言论,否则马华应该退出国阵。

其实蔡细历之前叫人联党不应委华裔入阁,与前锋报的论点不谋而合,因此,要他向前锋报抗议,似乎强人所难。

如何不谋而合?蔡细历说既然人联不获华裔支持,人联不应让两位华裔议员入阁。

其实蔡细历这番话也自相矛盾,两位华裔自然是在各自的选区内获得最高票而中选,怎能说他们不获支持?

这一点,蔡细历已经理亏了。

但,至今似乎未见到有人从这个角度来驳斥他。

而且,不入阁的话,砂拉越内阁岂无华裔代表?

华人在野,马来人在朝,不就是前锋报所描述的情况?

蔡细历只看到落选的华裔候选人,却没有看到中选的两位。

前锋报也是只看到落选的人联华裔候选人,所以得到“行动党成功将华裔团结在一起”的结论。

这也难怪,我国实行的本来就是种族政治,在国阵里尤甚。

以种族来分而治之,这本来就是敦马最拿手的。

有趣的是,他又看到如果朝野是以种族来区分的话,那又大大不妙。

但是,就算各种族都有代表,却没有政治力量,当家不当权,那又有甚麽意义?

那与不在朝又有甚麽分别?

Friday, 22 April 2011

首相署公关顾问的KPI不及格


如果首相真的有个公关或形象顾问的话,我觉得这个顾问的KPI一定不及格。

“一个大马电邮”引来恶评如潮,首相漏夜推特澄清那是个私人项目,不是政府工程。

问题是,PEMANDU网站预早公布它是由政府推动(Government Initiative),在首相作出否认後,网站亦悄悄将之改称为私人领域推动(Private Sector Initiative)。

在被揭发有关修改後,PEMANDU才承认,说之前犯下“无心之过”。

这已不是第一次所犯下的“无心之过”。

不久前,首相署网站出现了一个FLOM部门。

何谓FLOM?大家都对这个新鲜名词感到困惑。

FLOM原来就是First Lady of Malaysia(第一夫人)的缩写。

第一夫人,不用说大家也已经知道,就是我们的首相夫人。

首相署里几时成立了这样一个部门?曾几何时我们的首相夫人也悄悄地到首相署去上班?

当大家都对这个新奇部门大力抨击的时候,首相署部长纳兹里终于出来解围,说首相署里并没有这样的一个部门。

有关网页也悄悄地从首相署网站取了下来。

问题是,很多人之前都看到了,而且也下载下来了,纳兹里再怎么否认都改变不了事实。

证据凿凿,当官的还敢否认,这还不是头一遭。

记得“百层高楼”吗?

当首相公布并引以为傲时,也说那是政府的一项超级计划。

但当大家说它浪费奢侈时,首相又改口说那是项私人计划,不花政府一毛钱。

如今首相又说一个大马电邮是项私人计划,不会花政府一毛钱。

这不是很奇怪吗?既向政府竞标,但政府又不需出钱,用户也无需还钱,那这家公司赚甚麽?

如今马脚终于露出来了。

PEMANDU里的国家关键经济领域(NKEA)通讯基建总监法鲁拉在接受访问时透露,每发出一封电邮,政府将支付50分给tcubes。

法鲁拉也说,这比预计一元的邮寄成本便宜。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乾脆让大马邮政(POS)来处理呢?

根据报导,POS也是其中一家竞标的公司啊!

政府为什么宁可把合约交给一家陷困并即将除牌的公司,也不交给POS去做呢?

这家公司也透露说,它的收入来源将来自电邮里的广告、网上市场、及提供政府帐单和通知书服务等等。

可见这是一单源远流长,利润非常丰富的包赚生意呢!

说它不会用到公款,那才是“无心之过”吧!

Thursday, 21 April 2011

好一个大马信托基金(AS1M)


「一个大马」新闻天天有,今天读到的「一个大马」新闻是:

首相宣布:政府将提供贷款给低收入群,以购买「一个大马」信托基金(AS1M)。

借钱来买信托基金?有没有搞错?

首相一定是不知道,在10多年前,沙巴州民已经尝到了借钱买信托的惨痛教训。

那时候,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金融风暴,沙巴信托从块多钱跌到凄凄惨惨的毛多钱,那些向银行借钱买信托的州民,除了面对股价惨跌,还要偿还贷款利息的双重损失。

当时的州政府还口头保证:股价不会跌低过一元水平。

商会会长也呼吁华裔大力支持购买州信托基金。

结果呢?

所以说,政治人物从来不会从历史吸取教训。

为什么首相会想到要贷款给低收入群买一个大马信托?

理由很简单,便是因为从推介至今,AS1M的销售量并不理想。

有多不理想?

昨天在怡保举办的信托基金周推展礼上,国民投资主席说:

ASN3 Imbang信托还有87,600万单位、辉煌信托基金还有88,600万单位,而AS1M的单位也还有很多.....。

至于有多少?多到他说不出来。

我去找了资料,至今年三月为止,AS1M的100亿单位,仅售出34.5亿单位。

据说华人的部分售磬。

华人的固打是30%,即是说,巫印裔的部分仅售出4.5亿单位。

难怪首相要以贷款方式鼓励尤其是马来同胞来认购AS1M。

为什么AS1M的认购率如此低落?主要原因是它不像其他的国民投资基金那样具有保本特性。

保本的意思是,国民投资保证其一元面值的价格,不会跌破一元水平。

没有保本特性,即是说它有可能跌破一元水平,就像10多年前的沙巴信托基金那样。

我担忧的是,提供贷款给低收入群国民,假设股价有日跌破了一元,这些低收入群无力偿还银行利息,亏损变卖的话,岂非得不偿失?

那时候,难道又要政府出手打救吗?

http://updated.internalinsider.info/index.php/business/56659-pnb-denies-as1m-uptake-poor

Wednesday, 20 April 2011

好“一个大马电邮”计划


我想,很快市场就会出现一些ETP概念股。

自昨天纳吉公布经济转型计划第5次汇报会後,就出现了两个。

一个是早上跟大家报告的加拉布奈,一个便是今天突然大热的tcubes。

这之前,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可能很多人连名字听都没听过。

大家也都从媒体读到了,政府将设立一个大马电邮(1Malaysia email),而获得此合约的公司,正是tcubes。

问题是,tcubes是家陷困公司,它在去年10月被交易所列为GN3,若无法在一年内重组财务,就可能被除牌。

这样的一个公司,却获政府垂青,获颁价值5千万元计划,难免会让人觉得是个bail out。

遭遇恶评,首相漏夜通过其推特解释说,这不是政府计划,而是私人计划,5千万元是tcubes设立电邮系统的成本,不会动用到公款。

这就与公司月初向交易所报告的内容有异,当时tcubes的文告是说:已经获颁一项电邮计划。

如果政府合约不用由政府出钱,那才是奇事一桩。

《大马局内人》说,共有五家公司竞标。

若非政府合约,那又何必竞标?

而五家竞标公司中,为什么会选中一家财务陷困的公司?

政府若不出一分钱,一家陷困公司,又去哪里找5千万元来成立有关电邮系统?

tcubes不可能做无本生意,它要如何回本?

问到这,连公司老板都无法回答。

想一想吧,如果人民可以从gmail、yahoo和hotmail等获得免费电邮服务,谁要花钱去买你的1M电邮?

另一个可疑之处,原来tcubes的另一大股东CTV,是由国行和联昌所成立的基金公司。

国行属于财政部,财长是首相。

联昌的CEO是纳西尔,他是首相的胞弟。

这如果不是bail out,那该叫甚麽?

另一个叫人不明的是,如果这是如纳吉所说的是私人领域计划,而且是自愿性的计划,为什么会出现在ETP里,由首相读出来,让人“误以为”是官方计划?

而且还有KPI,要在2015年前达致100%用户率?

若是自愿而非强制性,又哪有可能取得100%用户率?

如今引起民间非议,又改口说是私人领域计划?

若是私人领域计划,那就不应该出现在政府的ETP里。

否则,那还不容易办,把所有私人领域工程和计划通通纳入ETP里,那样ETP里的数据看起来就像天文数字。

但,你哪里可以说是首相或依德利斯的功劳?

加拉布奈升格为度假城


昨天午市,加拉布奈股忽然交投炽热,股价也做三级跳。

那又是甚麽一回事?

后来读到首相的经济转型计划第5次汇报会,又启动了7项新计划和5项后续计划,加拉布奈计划是其中后续计划之一。

这一次,它不再叫加拉布奈综合度假村,而是改称加拉布奈综合度假城(Karambunai Integrated Resort City)了。

成本也从上一次公布的65亿,提升至96亿元。

而首次透露的成本,原本只是30亿。

这已是首相第三次提到加拉布奈了。

第一次是在公布ETP的时候,那时候还引来建赌场的“疑云”,当时的成本预算是30亿。

第二次是在提呈国家财政预算案的时候,加拉布奈获得政府拨款一亿元兴建有关度假村,成本飚涨至65亿。

如今第三次提到,度假村已经变成了度假城,成本96亿。

加拉布奈股也跟着这些消息价量大起。

Malaysian Chronicles网站在它的新闻里又加上一个“赌场”问号,引起那些读头不读尾读者的误解,以为度假城里终于加建了赌场进去。

但空穴来风,若说假久了就会成真,那也不会令人感到意外。

试想想,一个耗资96亿的度假城,有没有那样大的市场?要多久才能回本?要如何吸引海内外的游客进来?

当时为什么会否认建赌场?

别忘了那时候政府原本要将赌球合法化,因受到民间和在野党的大力反对而作罢,如果那时候又来一个赌场,岂不自讨苦吃?

这已是首相第三次提到加拉布奈综合度假村的计划,如今度假村升格为度假城,成本也涨了三倍,若再在下一次的ETP汇报或财政预算案宣布增加拨款给这个mega计划,或乾脆最后还是公布:有关集团决议要建赌场以吸引游客,那也在我的预料中了。

Tuesday, 19 April 2011

The Pot Calling the Kettle Black


敦马指责行动党把种族主义政治带入砂拉越,忘了自己才是最大的种族主义者。

国阵不正是由各种族政党组成的吗?

他自己不是当土权的顾问吗?

所以,他有甚麽资格指别人种族主义?

其实,民联比国阵更多元种族化,至少行动党公正党都是。

敦马就是喜欢这样指鹿为马。

有句英谚:The pot calling the kettle black.

直译是:锅笑壶黑(两者其实一样黑)。

古时候,还没有电锅电壶的时候,pot和kettle都是用炉火来烧的,时间久了,锅底壶底都会变黑。

我想到中文有句成语:五十步笑一百步,也是相同的意思。

敦马在指责别人的时候,他指的不正是他自己吗?

·

另一“锅笑壶黑”的是蔡细历。

他劝人联党不要入阁,因为人联“已经失去华裔的支持”。

这又是甚麽逻辑?

马华不也失去华裔的支持了吗,那马华议员是否也不应该入阁?

事实是,不止中选的马华议员入阁,那些落选者也受委入阁。

蔡细历啊,你这不也自打嘴巴吗?

除了以失去华社支持为由,蔡细历还举了两个不应入阁的理由:

· 接受入阁,会让人以为该党的斗争只为了当官;
· 即使入阁,影响力非常有限。

这两个理由,是否也适用在马华身上呢?

蔡细历,你OK吗?

·

还有第三个锅。

既然华裔不支持国阵,《前锋报》叫国阵政府不需要照顾华裔。

你看,这又是党国不分,只会煽风点火的一份报纸。

当被问及看法的时候,内长竟然反咬中文报章一口,说中文报的内容更糟糕!

哗,曾几何时开始,中文报如此胆大包天,胆敢刊登比《前锋报》更煽动的内容。

但事实是如此吗?不见得。

内长何以如此维护《前锋报》?真叫人百思不解。

维护也吧,反正众所周知,《前锋报》本来就是巫统的喉舌,但,若没有真凭实据,为何指责中文报比《前锋报》糟糕?

他为《前锋报》辩护说,它是因为站在不同的立场所作出的评论,“但其他语言报章也在玩弄同样的种族情绪”。

言下之意,他似乎认同《前锋报》玩弄种族情绪的做法,因为其他语言报章也那样做。

这样的逻辑恰当吗?

玩弄种族情绪是危险的做法,等同煽动情绪。

但至目前为止,只闻其他语言报章或其编辑人员曾被警告或对付,唯独《前锋报》得以幸免。

Monday, 18 April 2011

行动党把种族政治带进砂拉越?


纳吉要输还是赢?

你若问首相,相信他此刻的心情仍然是矛盾的。

如我上周说的,身为国阵主席,他当然要国阵嬴。

如今国阵嬴了,托泰益的福,让国阵依然稳守砂拉越这块定期存款。

问题是,国阵嬴了,泰益就没有要下台的理由。

如果国阵输了,至少首相还可以逼泰益下台。

大选前,他说会在两年後退位,如今,他根本没有要履行这项承诺的必要。

他大可以说,砂拉越仍需要他。

10年前,他说会在5年後退位,最后他也没有。

也许,大选前,首相希望泰益宣布退位,是因为担心他会导致国阵败选。

但选绩显示,他依然稳如泰山,成为国阵累赘的,反而是人联党。

现在,首相还会要泰益退位吗?

也许,那已成为无关紧要的课题了。

紧要的课题是,民联,尤其是行动党的议席增加了一倍。这就不是好现象。

但,为“安全”起见,泰益漏夜赶到皇宫宣誓,难免引起民联揶揄:谁能阻止你、谁要和你争呢?

但那不就是沙巴当年的翻版吗?

当年就发生了马士达华赶在百林之前进宫宣誓的丑事,还带上了法庭。

唉,这个国家真是无奇不有,不是怪事年年有,而是天天都有怪事发生。

是的,历史总是一再地重复发生,但从来没有人从历史中汲取教训。

人联党兵败如山倒,主席副主席双双不堪一击。

这幕也曾在当年的人民党哈里士身上发生,308时也曾在许子根和三美维鲁身上发生。

马华也岌岌可危,再不振作,难免下届大选就会发生在马华身上。

你可当作是危言耸听,但你不能排除它不会发生。

敦马发表他的伟论,说行动党把种族政治(racist politics)带入了砂拉越。

我不知他有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因为当年正是他把巫统带入了沙巴,同时也种族政治带入。

这笔账,州民还没有和他算。

而且他本身就是一名种族主义者,他那样说,岂不自打嘴巴?

国阵实行的,不是更加“种族政治”吗?

纳吉的另一个隐忧,便是这股“反”风,尤其是在城市选区,会不会吹到另一个定期存款州,就是沙巴?

不要忘记,历史总是重演。

党国不分的华堂总会长


沙巴中华大会堂总会长陈友仁打赌,砂拉越州选,国阵在华人区有95%的胜算。

上周的本地报章是这样写的。

陈友仁党国不分,爱以商会会长或中华大会堂名义呼吁州内华裔支持国阵,再次引起非议。

奇怪的是,似乎从未听过商会或华堂里的成员提出抗议,难道个个都是国阵的支持者?

结果呢?人联19席只得6席,其中4席还是由友族候选人胜出。

假设纯华人区有15个,人联只胜了13.3%的华人票。

可以这么说:每100位砂拉越华人,只有13人支持国阵。

这个数据是很可悲的,也惨不忍睹。

那只是区区的13%,哪来的95%?

那只是痴人说梦,阿谀之见吧!

喜欢口出妄语的总会长,不知颜面要往哪里放?

若以票数来算,人联的票(111,781)还比行动党(134,847)少(23,066)。

然后他说,他在今年年初曾要求首相不要在今年举行大选,如果明年大选,相信会有90多巴仙华裔票会回流国阵。

他没有解释:为什么如果今年大选的胜算没有明年的高。

也不知他指的这90多巴仙华裔票,是指全国性,还是单指本州而已。

要捧大脚,也不需捧到这么出面吧!

如果砂拉越的选绩可以拿来做借镜的话,我相信首相也不敢太乐观。

你以为首相会相信你的预算吗?

不要说首相,你相信国阵还可以嬴取90多巴仙的华人票吗?

不知道堂堂的总会长要不要调低他的预估?

不要再让人笑话了吧!

堂堂的总会长又说:华社向来反政府,只会责怪,不会感恩。

又来提感恩论了!

不知谁该感恩谁?

堂堂的总会长不要再主仆不分、本末倒置了吧!

如果没有华裔选票,国阵有可能在上次大选几乎嬴完沙巴国州议席吗?

我们的华裔YB又有可能做成YB吗?

308,国阵在半岛选绩堪虑,若非东马两州的支持,根本无法组织政府。

否则,首相岂会把沙砂两州当成国阵的定期存款?

堂堂总会长,这些皆历历在目,转一个身却指华人反政府?

在在的显示这位堂堂总会长党国不分,把政党和政府混为一谈。

求求总会长,不要再侮辱华社、误导华社了吧!

也不要再拉华社下水了。

要选好政府,相信大家都会作出明智的选择,也不需要谁来教导谁。

也不需要堂堂的总会长整天来为政党歌功颂德。

或许,那些要靠政党找吃的,才另当别论吧!

Friday, 15 April 2011

只能怀疑,无法证明


好像在看一部古龙小说或电影。

开始时,你不知谁是好人或坏人,因为好人随时会变坏人,坏人也随时会变好人。

事情的真相,往往要到最后一分钟,来到小说的最后几页,他才让你恍然大悟:原来此人是卧底,原来那人才是大坏蛋,原来凶手另有其人!

但在现实中,几时才是“最后一分钟”,哪里才是那最后几页?

当媒体忽然刊登拉惹柏特拉改口的新闻,我的感觉,就如上所述。

当然有很多疑问在我脑海浮起。

例如:为什么要等到三年後?

柏特拉每天都在写,如果他觉得他当初的文章或那份宣誓书被人误解了,他大可在这三年期间对外澄清,或在他的部落格里解释啊!

当反贪会远赴伦敦录供的时候,他也可趁那个时候为自己辩解啊!

他事隔三年後才为自己辩护,甚至怪责他人误导他,对我来说,他这些辩解欠缺说服力,也不足信。

人们难免会疑问:为什么在这个时候?

就好像安华的性短片那样,为什么也在这个时候?

另外一个疑问,便是TV3何时跑到澳洲去访问柏特拉的呢?

我相信,应该是上个月初,当纳吉夫妇到澳洲去的时候。

记得吗?有那么的巧合,柏特拉也是在那个时候身在澳洲。

当时还有人问柏特拉:你会和纳吉见面吗?

柏特拉的答复是不会!

但我相信,柏特拉说了谎,他还是有和纳吉见面,可能在那时达成了一些协议。

TV3应该也是在那个时候访问了柏特拉,录下了有关访谈。

其实,柏特拉的文章内容,大都引自他人,这也不足为奇,他之前也曾说过,他不可能对每件事都通天晓。

他的文章能够引人入胜,主要是因为他能够把它写得好如小说情节,其中虚虚实实,有时也令人半信半疑。

但请注意,他只说他“不相信罗斯玛人在现场”,以及“安华和拉沙里要阻止纳吉成为首相”,而他成了“这个大阴谋的一枚棋子”。

他是一位几十岁的成年人,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为什么他会愿意成为别人的一枚棋?

既然如此,这次他是否又变成了另一人的一枚棋子呢?

蒙女案不会随着柏特拉的辩解而水落石出,反之,仍有许多疑问浮现在民众的脑海里。

别忘了还有巴拉,至今仍然有家归不得。

为何纳吉胞弟和夫人的地毯商好友迪巴会去见巴拉?

为什么巴拉在短短24小时内更改宣誓书内容?

迪巴每月付钱给巴拉,又是为何桩?他的钱又从何而来?

下一个出来否决他早前做的宣誓书的,会不会是巴拉?

杀人要有动机,那两位被判死刑的保镖,他们的动机是甚麽?

是谁指使他们?

甚至有人质疑,他们还在牢里吗?

他们进出法庭,都把整个脸部包起来,没有人认得出他们。

潜水艇的回佣,又是怎么一回事?

移民厅里的记录,如何不翼而飞?

虽然案子已经结束,但,它仍然留下许许多多解不开的谜。

有些事情,我们只能怀疑,但无法证明。

肯定的是,真正的凶手依然逍遥法外。

Thursday, 14 April 2011

“30亿行动”换一条人命


阿末沙巴尼沉冤待雪。

若没有反贪会的“30亿行动”,阿末可能还在人间。

赵明福同样沉冤未雪。

308,雪州若没有变天,明福也应该还在人间。

两人的死因成谜。

但民众想法一致,都不相信他们自杀。

若非自杀,那自然是他杀。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便是自己失足跌下去。

但这个可能性更不大,谁会自己爬上窗口去「失足」?

那凶手是谁呢?杀人要有动机,他(们)的动机是甚麽?

出其不意的“30亿行动”,反贪会说,是项行动可为政府追回至少30亿逃税额。

但是反贪会又说,逃税洗黑钱和外流的款额每年高达1080亿。

那其余的1050亿元呢?

此次要追回的数额只是30亿,1080亿的3%都不到,这个目标订得太低了吧!

1080亿元,不单单是关税局官员受贿所洗的黑钱吧!

我也觉得这个数字太吓人了,被调查的62名关税局官员也吃得太凶了吧!

平均每人每年17.4亿,可能吗?

关税局总监莫哈末卡立澄清说,该局每年应该收取100亿元税金,去年收取了78亿,所以损失只是22亿,连30亿都不到。

更没有如反贪会所指的1080亿。

莫哈末说:1080亿是指政府各执法单位欺诈漏税和滥权所面对的损失总数。

有听清楚吗?各执法单位!

除了关税局,还有哪些执法单位?

我可以想到的有警察单位、陆路局、内税局、国家银行、总检察署,当然还有反贪会。

哗!简直已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

还记得10年來8880亿元黑钱外流吗?

首相说,其中1353亿是帐目漏差(Error & Omissions)。

這些黑钱從2000年的680亿飚涨至2008年的2090亿。

去年的数据不详,假设2090亿这数字不变,扣去1080亿,其余的1010亿又去了哪里?

贪官污吏洗的黑钱,又哪止这个数目?

Wednesday, 13 April 2011

高官也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乎?


上周在台湾公视看到“民间反对国光石化在彰化设厂”的新闻。

转一个身,昨天竟然读到我国贸工副部长慕克力欢迎国光石化来我国设厂,并将为投资商提供奖励云云。

一个稀土还不够,现在竟然又来一个国光石化?

别的国家唯恐避之不及的产物,我们不止张开双手欢迎,还要给予奖励?

国光石化是一家官商联营的公司,其“开发案”因环保问题而遭到民间激烈反对。

一名学者徐光蓉认为:台湾不需要国光石化这类高耗能、高污染产业,牺牲环境、人民健康,却只能赚取微薄利润。

另一名学者徐世勋说:国光石化开发案导致的罹病成本达46亿4千万元,若加上寿命减少、无法工作等成本,造成的健康损失在50至55亿元间。

我可以理解慕克力到海外招商的迫切性,但可不可以不要人弃我取,拿人民的健康来做赌注?

这还不止,却还要奖励人家:谢谢你来马来西亚,污染我们的环境,让大马人民赔掉了健康。

像稀土厂,政府还给对方12年免税优惠。

读到这样的新闻,真叫我哭笑不得。

不知是对方太精明,还是因为我国的领袖太笨?

人家现在说:对不起,辐射废料将原地处理,不准运回澳洲去。

简单逻辑思考吧!如果没问题,这么一个高回酬的“全球最大的稀土厂”,何以澳洲本身都拒绝建厂,也不要把废料运回去?

澳洲地广人稀,有大把的土地可以设厂和处理废料,为什么要到海外去觅地?

为什么其他国家都不要?

这样简单的理由都想不出来吗?

国家取得发展,却要人民付出代价!

噢,我可以理解: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但,难道高官也不仁,以百姓为刍狗乎?

金钱至上,百姓的性命,在高官们的眼里,真是一文也不值?

山埃、燃煤、稀土、核能,现在又来个国光石化。

我们还说要往绿色工艺发展?结果招来的,都是一些高污染工艺。

可见我们高官的环保意识与知识,真的还要大大的提高。

说得残酷点,我国高官的环保意识,低到近乎等于零。

Tuesday, 12 April 2011

纳吉要输还是嬴?


纳吉公告人民,泰益将在州大选後下台,这样的一个公告,其实充满了矛盾。

首先,这是首相单方面的宣布,未获泰益的认同。

泰益已经在另外一个场合,当着纳吉的面宣布,他会在大选後数年才退休。

这岂不当众掴了首相狠狠的一巴掌?

从泰益的角度来看,如果他嬴了大选,证明他仍获得州民的支持,那他根本没有必要退位。

如果他输了,有了下台阶,他也下得比较有面子。

首相显然就是担心泰益成了国阵的负资产,会让国阵输了此次大选,为安抚人民投国阵,只好做此宣布。

但,假如国阵又嬴了,泰益哪里肯下台?

我的看法是,假设国阵这次真的输了此次大选,或失去2/3议席,那首相大可以要求泰益下台,他就有强硬的理由让巫统乘虚而入,东渡砂拉越,就像当年东渡沙巴那样。

砂拉越的历史从此就要改写。

成也泰益,败也泰益。

所以你说,纳吉此刻的心情如何?要嬴还是输?

嬴了,泰益仍然稳如泰山。

输了,巫统可以进驻砂拉越。

但,首相还有一个隐忧,便是砂拉越的选绩,会不会影响另一个东马州沙巴的选绩?

在上一次的大选,沙巴选民出乎意料的大力支持国阵,让国阵保住大半江山。

所以首相把沙巴称为国阵的定期存款,表面是赞,实则是贬。

沙巴曾有个神奇的9年钟摆论,便是每9年必变天一次,更换州政权。

这个钟摆论从1967、1976、1985至1994年皆屡试不爽。

原本在1994年的大选,团结党以两席之差嬴得政权,但议员一个一个跳槽,团结党兵败如山倒,最后把政权拱让给国阵。

到了2003年,9年的改朝换代定律,导致国阵都避忌三分,执意拖到2004年,满满的5年任期届满,才和全国同步大选,终于摆脱了钟摆论。

那也是沙巴州大选首次和全国大选同日举行。

如果仍有9年钟摆论的话,那国阵是不是要格外小心,对钟摆论仍有所顾忌呢?

因为,下一个第9年,就在2012年!

Monday, 11 April 2011

要寻死的人,不会从三楼跳去一楼....


反贪会宣布新条规,即时生效:只许在办公楼底层为证人或嫌犯录供;也不准访客进入官员办公室。

新条规没有指明,万一发现官员把证人或嫌犯带往他楼录供,或发现访客进入官员办公室,他们会如何处理?

那也是有可能的,不是吗?

我还是对阿末坠楼的高度起疑。

根据报导,反贪会总部共有5层楼,阿末相信是从3楼坠下,因为发现3楼的一个窗户有破损的情况。

如果有人要制造假象,故意把三楼的一个窗户弄损,那也是有可能的。

因为我相信,一个要跳楼的人,不会选择从三楼跳到一楼去,那样的高度应该跌不死人的。

反贪会总部有5层楼高,如果阿末执意寻死,他是不是应该爬到天台去跳?

觉得阿末自杀的可能性不大。

从照片看来,那个窗口不大,玻璃窗往上推才打得开,要爬上那样的窗口再跳下去,看来不容易。

既然有明福之前鉴,警方这次应该会更谨慎调查任何蛛丝马迹,例如在窗口边沿,有没有阿末的指纹或脚印?

另一可疑之处,便是阿末在等候查案官的时间,是否长得太不寻常了?

还是,那也是反贪会“折腾”证人或嫌犯的一种手段?

报导说,阿末早上8.30am就到了反贪会,在总部大厅等到9.30am,过后在一名官员的陪同下到办公室,又等到10.15am,该名官员於是离开办公室找有关查案官,数分钟後回到去,已不见阿末踪影。

(那时候,他有没有发现其中一个窗户被打开?)

警方则是在早上10.45am接获命案。

这超逾两个小时的时间,很多事情可以发生。

8点半到9点半在大厅,人人可以见到他们。

(但就算见到也可能不以为意。)

从9点半到10点15分,只有陪同官员和阿末两人。

(他们之间肯定会有一些对话,对话内容是甚麽?)

至于发现尸体时间,自然是在10.15至10.45am之间。

(尸体如何被人发现?有没有头破血流?这些报导都没有提。)

为什么要见的查案官迟迟不见阿末?为什么陪同官员没有去催查案官说有人求见?

相信这些是警方必向有关的反贪会官员提出的问题。

这也是我暂时所能想到的一些疑问。

Sunday, 10 April 2011

沙巴中了敦马的圈套


百林打破缄默,为当年团结党退出国阵的决定作出辩护。

这更叫我感到困惑,难道现在大家为当年所做出的决定懊悔了吗?

如果是个错误的决定,那州民当年投选团结党,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吗?

别忘了,在宣布退出国阵后,团结党取得更大的多数席,以36对12席,反映人民支持团结党所做的决定,那又怎么讲?

觉得大家又坠入了敦马的陷阱,只因为敦马在他的回忆录里说:因为团结党退出国阵,导致沙巴失去了发展机会。

人民本来就有发展的权力,怎能因为人民投选反对党,就否决人民获得发展的权力?

不管那个州是由哪个政党执政,国家都有责任确保各州获得公平对待。

若不的话,那就是漠视了人民的基本权力。

敦马就是这样。

所以要怪的是敦马,不是百林。

当然也是要怪当年的州领袖,为了本身利益,在敦马分而治之的“诡计”下,才有后来的局面。

这样子说来,就是州领袖们咎由自取,不能把罪名统统加在一个人。

这样子写好像我在为百林辩护。

或者可以这么说,我是在为当年的百林辩护。

今天的百林,已经不是当年的百林。

我看到现在的百林已经向现实低头,当年的Huguan Siou(民族英雄),英姿已不复在。

我不认同团结党后来又重返国阵。

既然团结党当初采取行动对付那些跳槽议员,如今本身也跟着“跳”回国阵,此举有违本身原则。

关于这点,百林说,当年他重返国阵时已说了他感到懊悔,但是为了其他原因。

至于什么原因他感到懊悔,他说不想加以透露。

他有什么难言之隐,事过21年后仍然不敢透露?

百林让人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但这无法为他自己加分。

至于敦马说因为团结党退出国阵所以失去发展机会。

事实是,当团结党在赢得州政权加入国阵后,本州也没有获得多少发展。

甚至在之前,人民党的时候,州的权益也一直被剥削,否则人民党哪会输掉政权?

相信那也是导致团结党决定退出国阵的因素之一。

我相信敦马当年甚至“默许”暴动的发生,也千方百计诱使团结党议员跳槽。

情况就与现在的民联州所面对的情况一样。

难道说,21年后,这些民联议员也会像团结党议员那样说后悔吗?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讽刺,团结党的议员本身都不团结,敦马乘虚而入,那也怪不得敦马。

但,现在突然玩起怪责游戏来,我觉得是怪错了人,好为自己“脱罪”。

大家应该把矛头瞄向敦马,说他的回忆录是一派胡言才对。

为何要中他的圈套?

Friday, 8 April 2011

潜水艇的故事


一周前,副防长阿都拉迪在国会披露,两艘潜水艇的维修费是每年5000万元,6年的维修合约总值就是3亿元。

心中有个疑惑,难道副防长的意思是,潜水艇只需要6年的维修期?6年过后就不需再维修?不可能吧!

更大的可能是,维修合约期满後,有关公司将获得续约。

目前是由两家公司进行保养维修,一家法国DCNS公司(40%),而本地公司莫实得重工业(BHIC)则获其余60%。

阿都拉迪说,DCNS是国际知名的潜水艇建造者。

根据在野党和NGO透露,它是一家国际信誉狼藉的军火商,曾经卷入至少3次的抽佣丑闻,包括台湾、巴基斯坦和我国在内。

BHIC,如果大家记得,就是获得60亿元合约建造6艘巡逻舰的公司。

http://steppenwolf-kanghwa.blogspot.com/2011/02/blog-post_08.html

我可以预见,当6年合约期满後,本地公司BHIC将获得100%的维修合约,那时维修费将不止每年5000万元。

可以说,这是一个稳赚不赔的合约。

阿都拉迪也说,政府打算进行全国潜水艇巡回展,以让国人一睹这足以引以为傲的潜水艇。

引以为傲?当你读到背后的来龙去脉,甚至有人命牺牲,你就不敢那么说。

说到潜水艇佣金回扣,政府之前的说词是,Perimekar获得的1.14亿欧元或马币5亿元的“协调与支援服务”费用,是由法国公司支付。

根据最近一则网络新闻,有关佣金并不是由法国公司支付,而是从大马国内付钱。

Perimekar这家公司的大股东,就是巴金达的妻子。

巴金达是谁,已经不用多做介绍。

有关案件结束後,他们一家三口飞到英国,说是去读书。

背后的故事千丝万缕,这里也不再赘述。

这家公司在2001年国家签署潜水艇合约前数个月成立,它对潜水艇毫无经验,它能提供甚麽“协调与支援服务”?

除此之外,它也没有其他合约或业务,可见它就是纯粹为潜水艇交易而成立的。

如今法国公司否认有付佣金给这家公司,而我国却说佣金是法国公司给的回扣,谁说的话比较可信呢?

最近流行成立皇委会,那何不也成立一个皇委会来调查这个潜水艇回佣的丑闻?

Thursday, 7 April 2011

我的国家,你受到了甚麽诅咒?


不知这个国家究竟受到了甚麽诅咒,最近这两三年来,不幸的事件,总是接二连三的发生。

同样的事件发生两次,这样的巧合,恐怕只有在我国才会出现。

可悲的是,所发生的事,却不是甚麽好事。

前有Sodomy II,现有MACC坠楼案2。

昨天提到坠楼案时,觉得我不应该那样写,那对死者不公平。

如果我对明福的死充满怀疑,为什么我对第二宗死讯没有起疑?

警方的“30亿行动”,弄到关税局官员们个个风声鹤唳,不敢审批文件,造成港口货柜滞留,出不到关。

首相竟然说,这是蓝海策略?

做运输的朋友告诉我,关税局贪腐严重,从上至下,早已是公开的秘密。

但,单单关税局就导致国库蒙受了1080亿的损失,这个数据实在吓人。

一个政府机关就带来这上千亿的损失,想一想,再把几个机关加起来,这个数据,是不堪想像的。

可见有关10年来8880亿黑钱外流的报导,可能还是低估的了。

说回坠楼的关税官员,当读到报导时,直觉是以为他畏罪。

但现在又觉得充满了疑点。

1。这位叫阿末沙巴尼的官员是从三楼跌到一楼。

两层楼的高度跌得死人吗?可能性低,受伤的机率比较大。

一个真正要寻死的人,一定会爬到更高的楼层去跳的。

还是,他根本不是从三楼跌下去?

2。若有人欲置他於死地,也肯定不会从三楼下手。为什么?万一他跌不死,只是受重伤,不是会把凶手名字爆出来?

所以,从三楼被推下去的可能性也不大。

3。阿末是头先到地,如果是自己从窗口跳下去,是不是脚先到地的可能性较大?

4。反贪会说并没有传召阿末,是他自己上门来的。

但阿末的朋友说,他们前一天在一起打网球,阿末当时告诉他说第二天要到反贪会去,因为反贪会要他交一份文件。

反贪会官员和阿末的朋友,是谁说实话?

5。阿末是早上8.30am就到反贪会,一直等到10.15am,还见不到他要见的官员。

两个钟头,那也太久了吧!

报导说,陪同他的官员就离开,去找那位他要见的官员,几分钟後回来,阿末就不见了踪影。

“直至早上10时20分,即发现阿末沙巴尼陈尸于该座办公楼一层。”

即是说,在那短短的5分钟内,阿末就坠楼了!

6。阿末的同事说,他是每天骑电单车上班的。

当天他到反贪会去,也是骑电单车。

他的电单车,只是一部价钱两、三千的Modenas Kriss!

Wednesday, 6 April 2011

你相信“蓝海策略”?


纳吉还是副首相的时候,就曾提过“蓝海策略”。

甚麽是“蓝海策略”?长话短说就是创新,不是竞争。

那是企业管理,用在政府管理又如何?

让我想起了NEP。

我想,若把NEP蛋糕做大,那便是“蓝海策略”。

若大家只对着一个蛋糕争得你死我活,谁也不让谁,那就是“红海策略”。

好吃懒做者,只会紧咬着蛋糕不放。

蛋糕不够吃,为什么不多烘几个,或把蛋糕做大一些呢?

都说“好吃”“懒做”了,不肯动手做,那就当然不够吃了。

几天前,纳吉忽又提出“蓝海策略”。

他说蓝海策略有4个行动架构,即消除、提升、减少和创造,而政府根据这4个行动架构制定措施方向。

然后,他举了一个例子,说反贪会展开的“30亿行动”,就是“蓝海策略”中的“消除”行动架构。

所谓的“30亿行动”,是反贪会向关税局官员展开的逮捕行动,多达62名涉嫌贪污洗黑钱与其他罪行的关税官员被捕,目前查出的漏税数额高达1038亿元!

没想到这“30亿行动”,如今竟然闹出人命来。

今早,一名涉嫌逃税舞弊的雪州关税局助理总监,被发现陈尸在吉隆坡反贪会大厦底楼。

让我想起了赵明福。

明福案还未了结,如今又一宗坠楼案,也够邪了吧!

不知是我的偏见还是甚麽,我不相信明福跳楼死,但这位关税局官员,却让我怀疑他是不是畏罪而死的。

在这里,我想带出的是,纳吉口中的“蓝海策略”,他自己究竟有多相信,又有多少是真正付诸行动的呢?

好如GTP、ETP等转型计划,都只是理想的口号而已,与事实差得远矣。

如果真正有付诸行动,相信霹雳夺权事件不会发生、不会有Sodomy II、赵明福也不必送命。

同样的,也不会有那么多青蛙、不会有牛头案。

阿拉、马来文圣经、连环扣读本等等,都不会成为课题。

也不会有煤电厂、稀土厂和核电厂等课题。

那边厢,政府宣布KPI、NKRA、GTP等骄人的成绩。

你知道那都是不符事实、与民脱节、自欺欺人的数据而已。

Tuesday, 5 April 2011

圣经 · 连环扣 · Poco Poco


依德利斯和希山两人之间肯定缺乏沟通。

不止一次,依德利斯这边厢说马来圣经风波已经解决,那边厢,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给人的印象就是,依德利斯忙着灭火,另一边却有人忙着煽火。

两天前,依德利斯说,政府决定允许任何语文的圣经进口我国,同时也允许在我国境内印刷,这包括在半岛和东马两州。

隔天,希山却说,有关方案不是定案,一切尚在讨论阶段。

希山甚至加上一句:如果基督教徒和回教徒非要在细节上纠缠不休,此课题将无法结束。

那目前的情况究竟是怎样了呢?我看人民都被混淆得团团转。

其实,有关课题根本就不是课题,是谁挑起成为课题?

在处理种族宗教课题方面,政府总是处理得一团糟。

这与当局蓄意偏袒甚至放任某一方不无关系。

虽然依德利斯有个回教名,但他是基督教徒,可以看出他要解决圣经问题的诚意。

但,他的同僚显然就是要与他作对。

之前有纳兹里,现在有希山。

希山说:马来圣经和「阿拉」字眼是两项课题,不可混为一谈,因为法庭还未对后者作出判决。

我对希山这番话的解读是:你可以进口或印任何语言的圣经,包括国语版在内,但,一旦法庭不允许你们用「阿拉」,圣经里的所有「阿拉」字眼就必须更改。

如何改?让我想起当局要修改《连环扣》内容的做法,便是在读本里加入“正误表”,让读者做对照。

觉得加入“正误表”的做法其实是很可笑的,因为读者仍然能够读到原来的词汇,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连环扣》由也是教长的副首相慕以丁负责。

教长说:这是最后的决定,所以任你再如何抗议再如何表达不满,教长已经不会再听取“民意”了。

有时我很困惑,国家是否对种族宗教课题反应过敏?

有些可以说是极端无聊到极点。

例如最新的一项课题,便是霹雳州禁止回教徒跳poco poco舞,因为它含有基督教成份。

至于如何含有基督教成份法?又没有明说。

所以说,真是莫名其妙。

甚麽是poco poco舞?有些报导说它就是近来非常流行的排舞。

那与一般的健身舞有甚麽不同?它又如何与宗教扯上关系?

这个国家,再怎么转型,最后都还是在原地踏步。

今天看到首相把“蓝海策略”也搬出来了。

这就是蓝海策略?我天天看到的是一片红海。

Monday, 4 April 2011

英雄已经迟暮,人心也会变


咦,当年退出国阵,大家不是拍手叫好吗!

何以现在大家似乎都在推卸责任,互指对方的不是?

当年团结党宣布退出国阵的隔天,本地报章都以头版头条大事报导。

记得当时州民也大表赞同。

那是本州历史一大记事。

敦马做梦也想不到,团结党会在全国大选的两三天前宣布退出国阵,加入由拉沙里46精神党领导的反对党阵线。

冥冥中的安排,拉沙里在与百林结盟的时候,不慎戴上了织有像十字架图案的卡达山传统帽,让国阵有机可乘,拿来大做文章。

46精神党结果惨败,敦马对团结党临阵在背后插了一刀而耿耿於怀。

谈到敦马,当然要把时间推至更早。

那时还是人民党时期,记得敦马当时说过一句名言吗?

在亚庇市操场的大集会上,他对众宣布说,他要“与人民党共浮沉”。

结果人民党在1985年的州选大意输给团结党,当时还在王宫发生一件“夺权事件”,情节比24年後霹雳州的版本更精彩。

好在有当时副首相慕沙的干涉,百林才得以顺利宣誓成为州首长。

在1990年10月全国举行大选之前,州选先在7月举行。

团结党赢得了大多数的议席(好像是36对12)。

当时已经不是团结党对人民党,反而是对企图卷土重来的沙统。

但,相信那时马士达华与联邦的关系已经闹僵,敦马开始布阵将巫统东度沙巴,意图取代沙统争取马来票。

那一切,都已经成了历史,结果就是现在大家所见。

因此,现在争执当年是谁先提出退出国阵,那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

何况跳槽事件,在本州已经屡见不鲜,个人跳槽是个人决定,政党跳槽,又有甚麽分别。

敦马在其著作指团结党在1990大选前夕退出国阵,使沙巴失去发展的机会。

这又是敦马的谎话一篇。

敦马原本就不喜欢团结党,因为它击败了敦马愿与之「共浮沉」的人民党。

团结党之前的竞选宣言包括增加石油税、建立州电视台和设立大学,通通被联邦拒绝。

可以说,团结党别无选择,最后唯有选择退出国阵。

如今看回头,当年的竞选宣言,除了沙巴大学外,石油税和州立电视台的宣言无一获得兑现。

所以敦马说如果团结党不退出国阵,沙巴可以早四年拥有大学是不确实的。

沙巴大学,其国文名称Universiti Malaysia Sabah,意思是设立在沙巴的马来西亚大学,并不是沙巴本身的大学,两者意义并不一样。

所以,中文译名其实应该是「沙巴马大」才比较贴切。

如今看回历史,正应了这句:是非成败转头空。

谁是谁非已经不再重要。

各人可以有各人的想法和看法,但真相只有一个。

英雄已经迟暮。

人心也会变。

Friday, 1 April 2011

大马的性与政治(11):天天都是愚人节


今天是愚人节。

我觉得,在大马,天天都是愚人节。

在这里,不止有愚民,也有愚官。

愚官愚民,愚人也愚己。

1。性爱短片,调查了一个星期後的结果是甚麽?

总警长煞有其事说:已获专家鉴证,短片没有经过篡改。

我们当然相信短片是真的,问题是,里边的男主角是谁?

关于这点,总警长没有给我们答案。

报导说:他拒绝透露主角的身份。

就让人民自己去猜。

2。几天前,三人帮的其中一员苏益出来澄清,说他不是旁观者,他的确是三人帮的其中一员。

而之前,身为他侄儿的佐哈里却为他辩护,说他只是负责游说他跳槽而已。

佐哈里说他叔叔也不相信片中主角是安华,苏益却说影片是真的。

影片是真的,但他还是没有直接回答:里边人物是不是安华?

3。性爱短片是偷拍还是自拍?三人帮尤其是自认出现在影片里的拿督T最清楚。

曾几何时,偷拍在我国政坛已经蔚然成风。

早前有蔡细历,後有黄洁冰。当然两者不可相提并论,但还是偷拍。

此外还有一个偷拍事件,但与性无关。

便是雪州大臣办公室里的偷拍事件。

这是在去年8月发生的事情,以为已经告一段落,原来还没有。

根据报导,该摄影机也拍到两名正在安装摄影机的男子影像,更知道其中一人叫Faiz。

就像性爱短片那样,不小心把自己也拍进去,卡立偷拍事件,嫌犯也把自己拍进去,还把名字也叫出来。

可见这些笨贼,有多笨就有多笨。

三人帮也一样笨,之前故作神秘,两天後就不打自招,你说他们有够笨吗?

所以我叫他们the three stooges。

言归正传。

有声音有身影有名字,有了这么多线索,警方还是无法找出嫌犯出来,卡立也想不出谁最可疑,那也可真奇。

4。突发奇想。

既然那么喜欢偷拍,已经拖拖拉拉三年,至今仍未有个了断的Sodomy II,与其在DNA上大费周章,为什么当年不也学拿督T那样,安装一个cctv来偷拍,那不就人证物证都有了吗?

如果雪州首长的办公室都那么容易潜入,安华的公寓不是更容易?

也许,当年没有想到这一招吧!

但,我也很好奇,如果赛夫真的三天没上厕所,肛门里的精液真是安华的,难道说,安华没有戴套?他不怕脏,不怕爱滋病,不怕死?

这个我真的不懂。

总之,在大马,天天都是愚人节,天天都有愚人新闻。

在这里,不止有愚民,也有愚官。

愚官愚民,愚人也愚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