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30, 2008

孔子有个洋名叫 Confucius


从国家与城市之改名,再使我想起,中国很多城市的英译,以前都是很英式化的,好像是在香港回归中国那段期间才逐渐改成汉语拼音。

如北京,以前读历史时还是叫Peking,不知几时开始改叫Beijing?

以前曾看过一部英文片,叫 55Days in Peking (北京55日),讲述在1900年慈禧太后时代,各国列强入侵北京55天期间所发生的事情。

主演者有Charlton Heston与David Niven等人,从英国人的角度去看当时的中国历史。

不知道著名的“北京鸭”,在菜单上仍然叫“Peking Duck”还是改叫“Beijing Duck”?

而广东已经从Canton改叫Guangdong,但广东话Cantonese英文又怎叫?

Do you speak Cantonese?

Do you speak Guangdongnese?

后者听起来就怪怪的。

但也不是所有城名地名都改用汉语拼音。

如香港还是叫Hong Kong,未曾听说中国有意将之改为Xiang Gang。

还有中国本身的国名,也未听说要改叫Zhong Guo?

否则,Do you speak Chinese(你会说华语吗)?是不是要这样问:Do you speak Zhong Guo Hua?

当然我们也可以这样问:Do you speak Mandarin?

Mandarin是指中国官员的“官话”,也就是华语,在中国是叫普通话。

Mandarin在英文里也是指公务员。

有一种来自中国的柑子也是叫Mandarin。

至于中国的英译是China,其实是指以前的秦国。

我中学读的是英校,记得当时我的历史老师跟我们说,秦始皇是中国的第一位皇帝。

英国人可能就因而取Chin(秦朝)而称中国为China。

不过,当时我在脑海里疑惑着:中国的第一位皇帝不是黄帝吗?

除了地名国名,英国人还把人名也英式化了。

立即就想到,孔子的英文名叫Confucius (孔夫子)。

孔子的英文名独树一帜,够洋化吧?

孟买恐袭份子身上带有大马身份证?


早上驾车听到电台说:发动孟买恐袭的激进份子有来自我国的学生。不过,政府声明孟买恐袭与我国无关。

好奇之下,上网去找相关新闻。

CNN网引述报导说:这些年轻袭击者之前假扮学生,住在孟买公寓,身带大马身份证。

新华网说:年轻袭击者来自巴基斯坦,曾以大马学生身份在当地生活。

星洲互动则说:他们多为巴基斯坦人,在逗留孟买期间偽裝為大马學生。

看样子,有关恐袭份子可能只是假借大马学生身份。

但,他们是从何取得大马身份证的?

从新华网的一张图片看来,被拍到面孔的一名年轻袭击者,不怎么像巴基斯坦人,长得倒是有点像马来人。

自己也是孤陋寡闻。

第一次听到英文新闻报导时,是说印度Mumbai发生恐怖袭击,当时还以为Mumbai是另外一个都市,但第二天看中文报时,却说是孟买。

孟买不是叫Bombay吗?几时改名叫Mumbai?

记得在80年代,英国乐团The Police就有一首歌叫:Bomb away in Bombay。

是不是Bombay字里有个Bomb字,意头不好?

不过,其中文译名孟买,其音又似乎比较接近Mumbai。

使我想起缅甸也从以前的Burma改成现在的Myanmar,而中文译名缅甸的“缅”字也是比较音近“Myan”字。

我猜想,可能Mumbai和Myanmar才是它们当地的原本发音,英国人进去后,将许多名字都改成英文发音,但当这些国家独立后,它们又用回原本的名字。

非常巧合,Mumbai和Myanmar的头一个英文字母,都是从B(Bombay, Burma)改成M。

再使我想起,中国很多城市都改成汉语拼音,如北京从Peking改叫Beijing,广东Canton改叫Guangdong。

那香港是否也该从Hong Kong改叫Xiang Gang?

还有中国,是否应该改叫Zhong Guo?

毕竟China取自秦朝国名,然而秦朝,早就灰飞烟灭了。

放生不如护生


上星期,海涛法师到沙巴来弘法。

对海涛法师所知不多,根据报纸报导,他此行似乎只是以“放生”为主。

对于“放生”,也有一些看法说:“放生”的原意很好,但若是造成业者要特别去捕抓,卖给你去放生,这样的做法,其实已经是本末倒置,“放生”变成“害生”。

根据这个说法,举办大规模的放生法会,岂不造成更多动物被捕猎被抓,“放生”岂不变成“放死”?

放生也将破坏生态环境,尤其是当你将它们放生到陌生的环境,它们会因不适应而死亡。

我觉得,放生应该顺其自然,不用刻意去做。

也读过圣严法师说:放生不如护生。法师说:佛教提倡放生,是为了保护自然生态,不要滥捕、滥杀。

如果刻意去买来放生,这买卖的过程中,结果就适得其反了。

有些人喜欢放生做功德。

过后如果自己又大鱼大肉,岂不“抹杀”了以为自己立下的功德?

与其如此,不如吃素,相信吃素的功德更大。

这只是我对放生的一些意见。与宗教无关。

Friday, November 28, 2008

不要用人民的钱救市


联邦国际贸易及工业副部长刘伟强说:我国去年流失的380亿元资金,非外资撤离,而是本地公司的海外投资。

这数据来自联合国贸易发展(UNDP)的世界投资报告。

根据该报告指出,我国去年的流入外资是马币290.4亿元,而外流投资是380亿元。

安华不认同刘伟强这段话,并要他收回,和在国会召开特别会议讨论这项课题。

380亿元是个整数,不能断定它是全部外资,还是本地公司到海外投资。

另一项事实是:大马是唯一外资净外流的东盟国家,其他国家都是外资净流入。

无论如何,那是去年的数据。

今年,外资肯定已大举撤离,否则政府就无需通过ValueCap向公积金局借贷50亿元救市,又将现有的50亿元债券延期至未知。

这些外资,不止是投机基金,也包括长期投资基金。

ValueCap的举措,岂非等于从外资手中接手买过这些股票。

但可以支撑到多久?

国行总裁说,目前还不是最坏,最坏是在明年。

千万不要到时又说再用人民的钱注资。

如果马币跌到4元水平


摩根史丹利建議投资者買進马币期權,因為在國行“弱勢貨幣”政策下,马币匯率波動將變大。

摩根史丹利预测,年底的马币將會下滑至3.75元,而至明年6月底,还会下滑到4元水平。

也就是说,如果此时你以3.60元买进,年底以3.75卖出,每一美元可带来4.17%回酬。

如果留到明年6月,每一美元可为你带来11.11%回酬。

这些回酬率,远比银行订存高3成至3倍。

所以根据经济原理,当银行利率下跌,国家货币也跟着滑跌,因为投资者会把资金取出,转往提供较高利率的国家去。

再根据经济原理,当银行利率下跌,国家通膨率将会升高,因为百姓宁可拿钱出来消费。

所以国行必需面对一连串的抉择,而这些抉择,时常都自相矛盾。

为刺激经济,国行最近调低利率,但通膨率将随之回升,外资将外流加速,马币将加速下跌。

为刺激经济而采取的振兴措施,可能就事倍功半。

若要外资回流,马币走强,通膨率下降,国行就需让利率回升。

所采取的振兴经济措施,仍然事倍功半。

国家最大的需要是信心,这个信心需要来自外资,也需要来自人民。

还有诚信。民无信不立。

如果马币真的跌到4元水平,那不是比固汇制时期的3.8元还糟?

难道国行会任其滑跌,束手无策?

讲到汇率,其实是个零和游戏。

虽说当前风暴是个全球性现象,各国货币理应同步下跌,包括美元在内。

但投资者仍需把资金换成一种货币(currency),结果还是选择了美元。

当前美国经济虽然摇摇欲坠,岌岌可危,美元兑其他货币依然坚挺,便是这个原因。

国能因石油而让电费涨价,却因煤炭而不能让电费跌价


这是一个没有诚信的国家。

当油价飚涨,国能以此为由,说成本猛涨,因此争取电费起价,结果如愿以偿。

当油价滑跌,国能却改口说,其成本主要来自煤炭,还学贸消部长的口气说:除非煤炭跌至75美元,否则电费不能调低。

他说:原油價格從147美元跌至目前约50美元,但煤炭價格的跌幅卻不如原油,目前还在80至90美元之间。

这位高级副主席还作出惊人透露说:“我們沒有購買石油以供發電,所以我們無法調低電費。”

既然没有用石油发电,当初为何却以石油价格飚涨为由来调高电费?

國能此举,的确不可原谅。

国内成本高昂,其实还有两个因素。

第一是外汇成本。尤其是近来马币节节滑落,不止国能,许多企业包括马电讯,IOI等都不能幸免。

第二是国能与全国13家独力发电厂签署的特殊合约。

副能讯部长在国会透露:从04年至08年5月期间,国能已缴给这些独立发电厂高达429.2亿元。

平均每年107.3亿元。

这些电力,其实是供过于求。

我国的储备电力高达40%,远比国际标准的15至20%高出一倍。

意思就是,人民没有用到这么多电,国能也不需要储备这么多电,但鉴于前朝的合约,国能都必须向这些发电厂购买固定的电力。

根据数据推算,如果将储备电力降至20%,国能4年来可省80亿元。

通过提高电费,国能把这笔电力成本pass给人民,让人民承担这笔费用。

除了油价,在电费方面,人民还是输家。

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吃一粒鸡蛋,我也可以很快乐


有一次,儿子忽然问:你的生意很好咩?

我愣了一下,抬头看他:不会啊,为什么你这样问?

他说:为什么你好像很开心?

那时候,我们三人坐着吃早餐。我剥了一粒鸡蛋在碗里,蛋黄刚刚熟,浇几滴酱油进去,好吃得不得了。

儿子大概看到我吃得那么津津有味,教他感到不解。

因为不久前,我还告诉他们,当前经济风暴,行情不好,大家要节俭一点。

可能他觉得,既然行情不好,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担心,还吃得这么开心。

我说:我虽然不是很富有,但我对生活的要求并不多,所以吃一粒鸡蛋,享受它的美味,我也可以很开心。

你可以很有钱,但你未必很快乐。

这句话已经是老生常谈。

其实,一个人的快乐,不是靠物资或钱财来衡量的。

一个人要不要快乐,由他自己来决定。

其实,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自己要不要快乐。

一个人快不快乐,是不需要挂在嘴上的。

如果你整天告诉自己:你很开心你很快乐,可能那时候你才是真正地不开心不快乐。

就好如现在,忽然想起和儿子的上述对话,在潜意识中,此时此刻,我是不快乐的。

为什么呢?因为遇到了一些不如意事,不是在我控制范围内的事,但它又影响了我的作息。

众生刚强,难调难伏。

大家各司其职,各尽其力,其实很容易可以把事情办好。

其实,之前就看见问题的存在了,也一直在提醒,但最后还是让问题发生了。

然后却要我来收拾残局。

从正面看,是能者多劳。

从反面看,是自己赶得半命,别人却坐享其成。

这不是第一次,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还要告诉自己:要有同理心,要善解包容。

告诉孩子:做人最重要要有责任感,答应人的东西一定要做到。

所以今天,我选择不快乐。

自己辛苦自己忙


我喜欢忙,忙是好事。

但不要无事忙。

还要做到忙而不乱,要忙中有序,不要做到忙中有错。这样的忙才有意思。

忙要忙到仍然有条有理,忙到有成果。

否则就是忙错了方向,结果是自己做到茫茫然,自己辛苦自己忙。

要如何做到忙而不乱?

我觉得,答案很简单,要懂得时间管理,要懂得自我管理。

在团体中做事,计划非常重要。

若有预先准备,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工作岗位,大家按部就班,群策群力,用心去做,那就不需等到最后一分钟,大家才来手忙脚乱。

在团体中做事,责任感也很重要。

问题是,有些人喜欢做事“来来闲”,总是拖到最后才会紧张。

我喜欢忙,但是我不喜欢紧张。

有时候,有些工作部分要靠别人的部分做完了后才能够接手。

当我这个急惊风遇上一个慢郎中,就要感恩对方给我一个修行的机会了。

语气不能太重,因为怕伤到对方。尤其是当对方是一个容易受伤的人。

脸色不能太凶,因为怕吓坏对方。尤其是当对方是一个容易受惊的人。

但愿我有一个MP3,让我可以听到自己的声音:悦不悦耳。

但愿我有一面镜子,让我可以看到自己的脸色:好不好看。

所以自己也时常提醒自己,要言出必行,不要麻烦别人,也不要因为自己而引起对方的不便。

如果你知道你也很忙,你也知道这件事有个期限,那你为什么不能早一点做,那就不用等到最后一分钟。

就好像你明知你时常迟到,那你能不能早一点起床,早一点出门,前一晚早一点睡觉?

那你就不用每次都赶死赶命。

很多事情做不好,不是不能,但看你有没有那个决心要把它做好而已。

很多事情,其实都可以做得很开心,但看你自己要不要让自己开心而已。

有些事情,不是在我能力的范围内,那我就只好尽力而为,尽力把那件事情做好。

做得好,那是靠大家同心协力。

做不好,那就随缘吧。

那是因缘不具足。

至少我已经尽力了。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袈裟


悉达多王子向父亲透露想离家修行的念头后,净饭王千方百计希望消除他这个想法,找了一群最美丽的宫女、最优秀的乐师,日夜不离的跟着他,演奏最美妙的音乐,跳最好看最诱人的歌舞,生怕这个独子不耽于逸乐。

一个清夜,郁郁寡欢的王子醒来,掀开床帐,在月光下看见困倦至极烂睡在地上的宫女们,横七竖八,满头乱发,衣不蔽体,脸上脂粉斑驳脱落,有些在讲梦话,有些张着嘴流口水,还有如雷的鼾声阵阵。白日里或优雅或艳丽的姿容,或温婉或柔媚的笑声,荡然无存,日夜一对照,不由得一阵心惊,原来光天化日下人间所见尽是虚假的东西!

王子更坚定离家修行的意志,放下美丽的妻子和幼儿,抛开继承王位的机会。十几年间,他遍访各处传闻中的隐士高人,学习各种修行法,都不能找到自己对生命离苦解脱的满意答案。直到因缘际会,才在大菩提树下证成释迦牟尼。

许多宗教都有教人解除烦恼的方法,因为宗教都肯定生命的苦和缺陷,而作为心灵的抚慰药方,宗教有不可或缺的意义。但是作为一种信仰,宗教没有世俗法律那样的约束力,于是对广大信众来说,能对未知世界做出解说的,就取得一定的公信力。因此,历史上借宗教之名逞人性黑暗面的事,罄竹难书。难怪马克思要把宗教打成是人民的鸦片,让你上瘾,让你昏沉沉,让你离不开它。

哲学因人的好奇而萌发,宗教则因人的恐惧而开始,宗教的历史几乎和人类一样长。随着世界一体化,人类知识空前普及,科技与商业称霸,有人开始担心宗教和人文知识一样会走向衰微。

但是有一项功能至少是宗教强过任何形式团体的,那就是凝聚力。因此,如果宗教团体也来个与时并进,向当前世界主要的问题采取行动主动关心,相信可以在短时间内见效。例如鼓励信众实行环保、缩小贫富差距、救灾等等。

慈济是个很好的例子,它其实已经超越“宗教团体”的身份,而成为跨地域的慈善组织,而慈善本来就是许多宗教团体的“本业”之一,也是扩大影响力的有效途径。

不过,慈善的推行必须能像超级富豪比尔盖茨捐出家当成立基金会,或者像“穷人银行”创办人尤努斯那样,是从对人类的苦难和不平等怀着不忍之心出发,奉献的精义在此,而不在数目,没有几人可以跟比尔盖茨相比。这一点,慈善团体与宗教团体应该是一致的。如果从事善行不是出于这样有意识的动机,那很可能产生两种情况,一是泛滥的同情,基于一时的情绪而施舍,最常见于大众的本能反应,但也最容易被利用或转移,这就是为什么筹款要靠激情表演,而且要常常重复这种表演;二是计算后的举止,典型的例子就是企业或个人为扣税、名声、钱财或社会地位而捐助。这两种情况的行善都不容易持续而稳定。如果一个社会富人越来越多,奉献行为却没有相应增加,就很值得检讨了。

慈善工作和宗教工作有若干同一性,如果从事者频频要以“工酬相等”的心态计较待遇的得失,最好是趁市道好的时候,找份薪水更高的工作。不过如果社会风气是把筹款能力与善心划上等号,然后再等同于薪金水平,也就很难责怪一些人要把“开慈善机构”当作创业目标,进而当作自己的“生意”了。

本末倒置的现象不仅在慈善志业。释迦牟尼在菩提伽耶以苦行方式修炼六年不果,精疲力竭,决定改变方向,到河里洗掉厚厚的污垢,上岸后得到牧羊女奉献的乳糜,稍稍恢复精力,改在大菩提树下打坐静思,终于大彻大悟。这个打坐的小块地方,甚至整个菩提伽耶,如今都成了旅游胜地,两千年来毁了又建,建了又毁,始终游人不断,现代更是络绎不绝。

在盛行“XX也是一门好生意”说法的时代,释迦牟尼的修行难道是因为预见了旅游业的发达吗?推广文化历史,鼓励创意,如果不是为了增长智慧,而是只想着做生意,必然要出现荒腔走板的局面。把既有的元素扫除,却又用“规划”“安排”的方式另起炉灶,听起来是生意经,其实很可能只能换来游人暧昧的一笑。

佛教以袈裟作为圣贤的标志,以小片布缝成一块块像田一样的方格,用的都是所谓坏的或偏的颜色而不是正色,袈裟的原义就是不正色或秽色,目的之一在提醒僧尼要能舍弃世间的美服。

全球化的时代被财经界认为世界是平的,但是对其他许多领域来说,这可能使原已不平的世界更加不平。披了袈裟或者戴了宗教的光环行善,努力抹平时代的缺陷,应该是宗教团体继续作为社会主流力量,继续受世人尊崇的必要方向。

如果理当觉悟者竟尔失足,他不是对不起世间法,世间法从来不是终极之律。宗教子弟,胸膛之内方寸之间的终极之律,才是决定自己是不是信者、值不值得追随的依据啊!袈裟褪去,是剩下赤条条不知如何安顿的五肢,还是照见五蕴皆空自度度人的喜乐?

(作者:陈迎竹 · 联合早报新闻编辑 · 2008-07-20)

Tuesday, November 25, 2008

大马消费人联合会(FOMCA)语出惊人:油价应该卖3元


我以为成立消费人协会的目的是保护消费人的利益,不让商家剥削消费者的消费权益。

大馬消費人聯合會(FOMCA)却语出惊人,竟叫贸消部将国内油价订得比国际油价高出一元水平。

消费人联合会还举例说:目前国际油价每公升2元,所以国内油价应该订在3元水平。

该协会这样说,证明根本没有做功课。首先国际油价是以美元计算,当该协会发言人说话时,国际油价是50美元;马币2元是贸消部最近刚刚下调的国内油价水平。

虽然如此,下调后的国内油价,仍然比国际油价贵,而且实际上政府的3毛钱补贴早就取消,倒过来人民还要倒贴多3毛钱,人民怨声载道,这点消费人联合会不可能不知道。

消费人联合会不为消费者争取反映实价的油价水平,却还叫政府将油价提高一块钱,岂不与它当初成立的宗旨背道而驰?

消费人联合会的辩解是:希望政府從油價所賺取的利潤,用来發展全民教育、衛生、公共交通与房屋等領域;唯有這樣,才能減輕人民的生活負擔。

但这不是政府本来就应该做的事情吗?

难道政府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必须靠提高油价高达50%,向人民苛税,才有钱做发展?

消费人联合会担心一旦把油价定在过低的水平,将使那些驾驶“豪华大车”的车主受惠,那些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的消費人则无法受惠。

该协会也说:高油价将鼓勵人們轉搭公共交通工具。

这个说法的确没错,但前提是公共交通系统必须完善。关于这点,至少在亚庇还没有看到。

不是每个人适合做领袖,不是每个人适合当官


贸消部长说:内阁将讨论油价课题,以决定是否实行油价浮动制,还是设定底价。

当油价飚涨时,说要自由浮动制的是他,当油价滑落时,说要限定底价制的也是他。

好像在玩游戏,但玩游戏也有玩游戏的规则,怎可以一边玩一边更改游戏规则?

在这一场油价游戏中,规则几乎天天在变,变得只对一方有利,另一方却处于被动位置,又不能不陪一方继续玩下去。

如此一面倒的游戏规则,规则任由一方制订,却也天天在变,另一方岂不永远输定?

只怕是当内阁做了决定,油价走势又背道而驰而对政府不利的时候,部长又改变主意。

如此优柔寡断,举棋不定的做法,我很怀疑,拥有这种性格的人,究竟适不适合做领袖?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做领袖,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当官的。

副首相目前身在外国。他说:油价不可再跌,否则有日当它上回去的时候,它会上得更多。

这是那门子的逻辑?

与其同时,他又强调国家将以“扩张”的方式来振兴经济。

政府不是要人民多消费少储蓄吗?

既要“扩张”经济,政府就应该将油价降至反映它的实价的水平,便是部长自己透露的1.4元。

把每公升60分还回给人民,那人民就有更多的消费能力以刺激经济回升,国家通膨就可以更迅速地下跌。

如此就不用“强制性”要人民减缴公积金,反而令一些雇员因“可支配收入”(disposable income)增加,被迫多还所得税给政府。

同样,那时候,商家也就没有借口不开始降低物价了吧?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无手无脚无烦恼,Nick Vujicic 的意志力令人感动


在《明报新闻网》看到这篇非常励志的文章,特此转贴与大家分享:

【明報專訊】「在艱辛的日子堅持面對是很困難的,但如果經常埋怨失去什麼,你便會忘記自己所擁有的。」生於澳洲的力克(Nick Vujicic)雖然先天殘障,沒有雙手,卻可擁抱數以萬計聽眾;沒有雙腳,行蹤卻遍佈24個國家。他昨日在本港出席兩場佈道會,向4萬名觀眾打氣及示範如何沒有手腳也能「跌得低、爬得起」,感動了無數觀眾的心靈。

當觀眾得悉這名25歲的殘障年輕人,原來不但擁有財務規劃及會計兩個大學學位,還懂騎馬、游泳、駕車時,不少人都流露出驚訝神情。在台上的他說話時雙眼充滿神采﹕「若神沒有賜你一個你想要的神蹟,其實是想你成為別人的神蹟。」

同樣於金融海嘯損手

金融海嘯席捲全球,本港不斷有人投資失利、欠債尋死,擁有自己房地產投資業務的力克,平日也有股票投資,他說﹕「我來港參加佈道會,知道金融海嘯令許多人損失了三四成投資金額,其實我也是!但我不會跟你說『我明白你』一類安慰說話,我只想告訴大家,我怎樣面對難關。」

這場「Give Up Get Up佈道會」是由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同福堂(教會)與樂苗基金舉辦,遇上困境,力克認為許多人都會想過放棄(Give Up) ,然而他選擇面對(Get Up),背後的勇氣源自神。

「在8歲的時候,我以為自己不能結婚、不能工作,即使結婚了,甚至連妻子的手都牽不到!」穿上藍色衫、黑色西裝,力克用有限的腿部肌肉挺起身子,面向在場超過2萬名觀眾說,天生的缺陷令他思考很多問題﹕「我一直問神為何我會這樣,是否父母做錯了?還是醫生出錯了?每天也不知道明天會怎樣,原來,在生命裏,最大障礙是源自恐懼。」

學懂欣賞自己 可跑可游泳

他漸漸學懂了欣賞自己的身體,即使他人初次見他時感到恐懼,他仍學懂笑面對,更不時戲弄別人。他曾試過在沙灘玩,大腿肌肉陷在沙裏,小女孩誤以為他花了很多時間故意挖沙埋雙腿,表示羨慕,結果他趁小女孩離去時站直身子捉弄她﹕「她立即嚇得大叫!」現場笑聲頓時此起彼落。

他說罷露出左邊一小截大腿肌肉說﹕「看,平日靠這根『小雞槌』,我便可以走、可以跑,甚至可以游水。」雖然他平日以輪椅代步,但仍可靠僅餘的兩根腳趾運動。自出生已知道人生路途崎嶇的他,談及將來時,突然「跌倒」在桌子上,令觀眾嘩然。

俯臥着的他,卻隨即抬頭笑說﹕「即使面對難關,信靠上帝,讓我學習笑着面對!」然後,他把頭頂在桌子上的聖經,許多觀眾都探頭看他,接着,力克嘗試用腰力慢慢撐起身子,觀眾以掌聲激勵,數秒後,他在熱烈掌聲中再次站起來,超過2萬名觀眾深受感動,氣氛推至了高潮。

「雖然我未有對象,未有拍拖,但我相信神會為我預備,我雖然不能牽她的手,但要抓住她的心,沒有雙手也可以!祝福大家!」兩個半小時的佈道會臨近尾聲,熱愛擁抱的力克,吸引現場300名觀眾走近台前,向他以深深的擁抱作道別。

明報記者 彭碧珊

【明報專訊】力克(Nick Vujicic,圖)今年25歲,生於澳洲墨爾本,父母乃虔誠基督徒,但他出生時無手無腳,只得左下肢有一個「小雞槌」連兩根小腳趾。當時父母都極度震驚,不過力克卻能健康成長。

遭同學奚落 8歲時曾興死念

力克是澳洲首名可到主流學校上課的殘障學童,在學期間努力嘗試學習用兩根腳趾執筆寫字,雖然積極希望融入正常生活,卻遭同學奚落,8歲時甚至想過要自殺。自從信主後他終於想通了,把殘疾看成是「上天的禮物」,從此積極面對人生。

17歲時,力克開始到教會演講,並成立非牟利組織「Life Without Limbs」,21歲完成大學學位後,便周遊列國作分享演講,至今已去過四大洲共24個國家,與超過200萬人面對面交流心得。他將於明年底完成首部著作《無手,無腳,無煩惱!》(No Arms, No Legs, No Worries!)。

Sunday, November 23, 2008

人民可以逆来顺受,政府不需低估人民智慧

这边厢,贸消部长说,油价月杪可能再降15分。

那边厢,副首相促请人民说:不要期望油价再进一步下调。

他的理由是:油价有日会再次调升,如果政府让它降幅太大,往后油价涨幅可能会更高。

根据这个谬论,我们也可以这样说:反正油价会升也会降,那我们甚么也不需要做,就让它永远保持原状吧!

既然如此,政府为何又在六月让油价大幅调涨,反正往后它必有一日会回降?

如今事实证明,之后的油价降幅,比人们想像中更厉害。

当时笔者就曾数次提到,油价飚涨,只是一些国际炒家的杰作。

如今政府终于承认:国际油价下跌已经影响国家石油税收;等于承认:国际油价飚涨的时候,国家石油税收也跟着飚涨。

笔者也曾数次提到,身为产油国,国家收入逾40%来自石油,国际油价飚涨,对国家是件好事。

然而当时政府并不是这么说,当时只说:国际油价飚涨的时候,因为人民的燃油补贴也大幅度飚涨;所以政府不得不一下子调涨油价80分。

其实所谓的燃油补贴已经从飚涨的油价中赚回来,政府根本没有亏。

人民可以逆来顺受,但政府不需这样低估人民的智慧。

单单在油价课题上,政府已经出尔反尔太多次了,高官的话,我真的已经不敢相信,因为明天说的,可能又不一样。

贸消部长还戏称说:要援引内安法令来逮捕不肯降价的商家。

政府都不肯根据实际的油价成本来降低油价,又如何期望商家愿意根据实际的物价成本来降低物价?

部长曾经透露,目前油价只由正副首相、第二财长和他本身,一共四人来决定。

如今他又改口说:国家经济理事会将在12月1日开会讨论油价,但若内阁同意,油价也会即时降价。

真的给弄糊涂了,究竟是谁在决定油价?部长所提的四个人,还是内阁,还是国家经济理事会?

肯定的,之前所提的油价浮动制,只是一个概念,其实根本未实行过。

其中一个因素是,顾虑到油站业者的盈亏。

部长曾说:油站的储存量通常是三天。

既要顾虑到油站业者的盈亏,又要实施浮动制的话,折中的方式,就是每三天调整一次,相信这样,业者的“亏损”亦可降到最低。

其实,既然政府已经收回给予人民的30分补贴,再加上30分的人民倒贴,政府已经省回60分。

政府若有意愿的话,也可以从中补贴业者的“亏损”,政府的盈利仍然“焯焯有余”。

Saturday, November 22, 2008

国油权力大过沙州政府


争取提高石油税,撤销天然气输送管计划,没有法律依据,州政府完全束手无策?

使我想起308大选前,当时的工程部长也常爱这样说:过路费一定要根据大道合约起价,否则政府就要赔偿给这些大道公司。

这些大道合约都是几十年长的合约,条条大道做的都是100%赚钱的生意,何解?

因为合约允许它们每几年就起价一次,否则政府就必须赔偿它们。它们赚钱不必分给政府,它们亏钱政府却要补偿它们。

总之,政府永远是输家。

合约是人做出来的,法律也是人做出来的,只要两厢同意,有甚么合约或法令是不可以修改的?但看你有没有那个意愿而已。

如果所说属实,有关石油税的合约或法律条文比大道合约更极端,根据首长说法,它是“永久性”的,是不可以检讨或更改的。

根据这个说法,国油在本州的“权力”岂非大过州政府,大到政府千年万世都无法检讨有关合约或法律条文?

国家宪法都可以修改,政府与商家之间的合约却无法修改?

首长还说:州政府必须与联邦政府保持良好关系。

我觉得,这才是要点。

很多事情,不是不能,而是看你本身要不要去做,肯不肯去争取而已。

好如登加楼所面对同样的石油税课题,在新任大臣的坚持下,最后还不是“物归原主”。

为了保持良好关系,叫州民放弃无数权益,就好如低估州民的智慧。

Friday, November 21, 2008

去年5.8%,今年公积金派息率不会低过2.5%


公积金投资部副总执行长说:由于金融风暴,公积金局今年派息率可能不比去年好,但不会低于2.5%。

不过,截至9月底,该局仍然达致预期目标。

觉得他的话前后矛盾。

既然达致预期目标,何以预期派息率却大幅调低,去年5.8%,今年2.5%?

当然他只是保证派息率不会低过2.5%,并非说派息率已经确定是2.5%。

但为什么是2.5%,而非3.5或4.5%?难道公积金已经预知,接下来的3个月业绩,将把前9个月的业绩偏离了目标?

使我想起借给ValueCap的50亿元贷款,部长至今仍未透露利率是多少。

笔者相信,不会高过三大股东50亿元的债券利息,就是3.5%。

原本明年2月届期的这50亿元债券,已经展延至一个未透露的日期。

之前我也说过,如果公积金借给ValueCap的50亿元贷款利率低过公积金的派息率,公积金就是做亏本生意。

为何一来就把今年的预算派息率从5.8%大幅降低至2.5%?这57%的降幅实在太大。

我相信就是为了派息率不应高过借贷率,因此,如果借贷率仅3.5%,派息率是不是应该低过它借出去的利率?

公積金的80%资产都投資在固定收入,包括政府公債(MGS)、貸款和債券,仅20%投資在股票。

就算投资在股市的20%资金都亏完了,其余来自固定收入的投资,仍将带来4.64%的回酬 (80 x 5.8)。

既然如此,今年的回酬又怎可从5.8%骤挫至2.5%?

因此,我倒想知道,这位公积金投资部副总执行长这2.5%的派息率是如何算到的。

Thursday, November 20, 2008

政府可以从低油价中受益,人民为何不可以?


因为国内油价降得比国际油价慢,相对之下,人民还是用贵油,无法从当今超低油价中受益。

部长说:政府从低油价中受益,是天公地道的事。

那人民从低油价中受益,难道不是天公地道的事吗?

之前一直在纳闷,除了部长本身,为何没有政治人物出来针对这件事情说话。

在朝者是不会说了,但在野者呢?

今天才读到林冠英说:政府取消补贴不负责任,油价应该降到1.62元。

当前国际油价已跌至52美元,我觉得,1.62元还是高,应该降到1.4元才合理。

就是取消30分的政府税,和给回30分补贴,加起来便是要减的60分。

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30分补贴是政府当初许下的诺言,当权者岂可言而无信?

我同意燃油是有限资源,政府是应该叫人民多节省,不要因为油价降跌而乱用油。

但当想到我被逼多付的油钱,将被拿去花在一些莫名其妙的赔偿,或一些报大数的白象计划上,我就一百万个不愿意。

何况油价必有回涨的一天,那时候,政府又以国际油价升涨而调涨国内油价,无论油价升降,人民都无法受益,那对人民不是很不公平?

希望部长善用智慧,让油价真正反映实价,让国内通膨压力得以纾解,确是一大桩功德也!

Quantum of Solace · 杀人要有动机


学校假期漫漫长,两个孩子在家闷得发慌。

前天(18日)是儿子的生日。

我因为开会不能陪他,他也不介意。

曾经告诉孩子,生日其实是母难日,因为母亲很辛苦地把孩子生下,这天应该是纪念母亲受苦的日子,所以这一天,与其让父母跟孩子庆祝生日,应该是孩子向母亲道感恩。

话虽如此,自己有些过意不去,于是,昨晚带他们去看了占士邦的最新电影Quantum of Solace《量子危机》。

孩子“久闻”占士邦大名,却是第一次看他的电影。因此,看完戏后,孩子问有关占士邦的问题也特别多。

《量子危机》承接上一部Casino Royale《皇家赌场》的剧情,由于没看上一部,有几段看得不是很明白,尤其是在上集出现的几个关键人物,对他们谈话的内容就听不懂了。

与之前的占士邦性格有别,这个占士邦很长情,这次是为了他在上集死去的女朋友而报仇心切,单单这点,就好像很不符合占士邦的性格;占士邦本来不是见一个爱一个的吗?

无论如何,占士邦的女友在上一部电影如何死法?为何而死?谁是杀她的凶手?看了《量子危机》,激发起我的好奇心,反而想去找《皇家赌场》来看。

原本要在两周前开的记者会,却在最后一分钟取消,终于今早召开。凑巧的是,两夫妇刚刚离国到南北美洲去了,要到下月初才回来。

臣子忠心耿耿,也没爆甚麽大料,控方也已放弃上诉,但,人民心中仍有许多疑团未能解开。

就好如看了《量子危机》后,我感到非常好奇,谁是杀了占士邦女朋友的凶手?是在电影最后出现的那位苏联青年吗?但他看来那么正派那么无辜,如何看来看去都不像。

或者就像占士邦,还是他的上司,在戏里说的:「身处在这样的环境,没有谁是可以让你信任的。」

是的,在这样的环境,你可以信任谁?

在一般的侦探和推理小说,凶手一定要有“杀人动机”,没有这个动机(motive),凶手通常是不会下手的。

的确,如果没有动机,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无冤无仇去杀害另外一个人。

依照这个逻辑,怎会没有凶手?

Wednesday, November 19, 2008

其身正,无令而行; 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油价虽降,却远比国际油价降幅少且慢。

也因为少且慢,曾几何时,政府原本的30分补贴,原来早已悄悄取消掉了。

取消补贴还不打紧,政府还悄悄塞进一项“燃油税”。

油价部长亲口证实:当下打油每公升2元,其中60分还给政府。

也就是说,这60分是燃油税。

我每次打油一次50块,其中15元就是给政府的“燃油税”。

算一算,这个税率高达30%!真是离天下之大谱。

身为产油国的子民,竟然无法享有廉价油,补贴停止,反而还要还燃油税。

财库真的没有钱了吗?竟然向老百姓打主意?

政府先斩后奏,相信人民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部长天天都在为油价发表伟论,自圆其说一番,多到有点反常,难道因为心虚?

高官一直呼吁商家也应该调降物价,相信这也是一种心虚的折射反应。

明知物价易起难跌,这样的呼吁等于白叫。

如果生意好,商家没有义务需要降价,除非商家有道德良心,自动减价。

根据自由市场供求机制:需求下跌,物价才会下跌。

使我想起孔子曰:其身正,无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

政府没有遵守承诺,没有根据国际油价幅度调降国内油价,还搬出一大堆理由、借口,或出尔反尔,每天说法不同。

自己都没有诚信,你又有甚麽公信力可以叫别人调降物价?

当今政局乱糟糟,社会治安一团糟,经济一塌糊涂。

这些都不是没有原因的。

沙巴信托基金亏损 当年金融风暴造成?


沙巴信托基金亏损,并非相关机构或个人责任,而是当年的金融风暴造成?

对这句话,我不敢苟同。

我认为,就算当年没有发生金融风暴,沙巴信托迟早都会遭遇同样的情况。

看看它当年投资的股项,十之八、九都是当年数一数二的炒股投机股,较知名的就有:Repco、NBT、Timberwell和Sinora等,Repco曾被炒至百多元,NBT六十几元,后两者也有20元;但时至今日,前两者经被除牌,后两者剩下凄凄惨惨的几毛钱。

如果当年专注投资在蓝筹股,下场也不会如此凄凉。

信托基金的股票投资有个比例限制,若没记错,应该是1/3。

但是,沙巴信托却把近80%资金完全投资在股票上,这已大大超逾所规定的比例。

更要命的是,它在蓝筹股上的投资几乎绝无仅有,只记得有MISC,其余都是上述的炒股。

据说它特别取得证监会的通融,以投资沙巴股、支持沙巴公司为由,所以得以豁免。

结果是:爱它变成害了它。

若说沙巴信托暴跌是因金融风暴造成,那综指早从当年最低的282点回升,一度冲破新高1500点,目前也还有880点;沙巴信托却从当年的最高1.3元直至目前的21分,为何还不能升回当年价位,甚至升回面值1元都好?

为提升沙巴信托价位,州政府再注资2亿元,预计在10年内连翻5倍,升回1元水平。

我觉得:谈何容易?

要升的话,早就该在近年,尤其是今年当综指创下新高的期间回涨了。

错过了这个机会,下一个牛市,恐怕又要再等10年后。

但,如果此次牛市都涨不到多少分,下一个牛市,又岂能期望它翻5倍?

那时候,沙巴信托还剩下多少基金可供投资?

尤其是两个月前刚注入的2亿元,据说是投资在油棕业。但时不我与,棕油价格最近大幅滑落,相信油棕业方面的投资亦不能幸免。

十个官营九个亏。

长痛不如短痛,我觉得,与其继续注资,倒不如仿效柔佛州做法,把钱退回给投资者算了。

油价部长 一错再错,之有七错


我在10月30日写 《当初为何不也那样替人民着想?》 时就曾提到:因为油价成本降得比汽油零售价快,如今倒过来,变成是人民在补贴政府。

前天(17日),我又在 《其实是人民在补贴政府》 文里,根据星州财经的油价计算方程式再次指出:其实是人民倒过来在补贴政府。

而且补贴的数额相当惊人,根据该方程式的算法,高达72分!当时汽油零售价2.15元。

如今零售价降至2元,根据我昨天的算法,人民倒贴政府数额是67分,占零售价的38.5%。

而部长昨天在国会走廊向记者们谈话时也承认:根据目前油价2元,政府间接取得60分盈利,即每公升所省下的30分補貼再加另30分的收入。

每2元赚60分,赚幅是30%。

哗!有甚麽生意比这利润更好?

部长理直气壮说:政府给予625元现金回扣给车主,每个月平均50元,至10月已拨出了214亿元,人民所受“油价高涨之苦”,实际上只有3个月。

言下之意,如今政府补贴停止,人民补贴回给政府,乃天公地道的事。

但60分的利润,未免太高了吧!

让大马邮政处理现金回扣,也让大马邮政白赚3千万元佣金。

总之,我觉得当局处理油价课题的方式从头到尾彻底的失败。

而且一错再错,真是不可原谅。

如果我是部长,我早就引咎辞职,勇敢的鞠躬下台。

第一错:是让油价一夜之间剧涨80分,造成国家通膨率猛飚8.5%。

第二错:与其现金回扣,应该计算现金回扣所需数额,然后直接从油价涨幅中扣除,减少油价涨幅,那就无需一下剧涨80分。

第三错:虽说实行油价浮动制,实际上反应缓慢,每月仅检讨一次,后才改至每月两次。

第四错:降幅不大,国际油价跌势快过国内油价跌势,造成人民还是用贵油。

第五错:悄悄停止了30分补贴也罢,却还要多赚人民30分,变成人民总共倒贴60分给政府。

第六错:与其从中省下7亿元救市,不如少取30分,让油价降至1.7元,直接刺激经济,效果更大。

第七错:不知自己错在哪里。

今早看报,进步党再提调高石油税课题。

几十年来,沙巴都乖乖的接受5%石油税,如今20%石油税还没争取到,州民倒过来却要补贴每公升60分或30%油税给政府。

如此本末倒置,都不知要怎么讲。

Tuesday, November 18, 2008

自11月1日以来,政府就没有再补贴油价了!


昨天我说:其实是人民在补贴政府。

果然给我言中。

今天贸消部长终于透露说:其实自11月1日以来,政府就没有再补贴油价了。

反之,你我每次打油的时候,你我都要还税给政府。

部长还进一步透露说:自从国际油价跌破65美元的时候,政府就不需要补贴了。

当今国际油价大约55美元。

上述新闻是今天中午刚从Malaysian Insider和星报网站读到的。

读到这样的新闻的时候,你心中作何感想?

我觉得我们好像又再一次上当了。

油价可以在一夜之间飚涨80分,但当国际油价节节下退的时候,部长却以顾虑到业者的利润,而以每次10分、15分那样吞吞吐吐地降价。

如今半年已过,国际油价已从最高峰跌了62%,我国油价却还没跌至未涨前的1.9元。

还说是自由浮动制,若是的话,根据同样比例,从2.7元降跌62%,其实目前的油价应该是低到底的1.03元。

就算拿掉30分补贴的话,也应该只1.33元。

如今油价2元,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是倒过来补贴67分给政府。

这与昨天提到星洲计算出来的72分税务相差不远。

部长还说,如果明年油价保持稳定,政府可以从补贴中节省逾100亿元。

不知这100亿元包不包括人民的“倒贴”?

之前我还替政府担忧,油价下跌,势将大幅影响政府税收。

如今终于明白,何以部长对油价扑扑下跌不忧还喜,原来他看到的是:政府补贴可以停止,倒过来还可向消费者抽税。

我也怀疑,副首相所提的从补贴省出来的70亿元救市数额,其实是因政府停止补贴而省出来的。

所以之前我就曾经质疑过这70亿元的来源,说它是个虚拟数字,因为当国际油价下跌,你根本没有这笔收入,你又从何省下这笔钱?

何况部长曾经表明,政府将一直保持30分补贴给人民;也就是说,既然补贴已经固定,你又从何省起?

如今恍然大悟,原来由于油价成本迅速下跌,而国内零售油价却是慢慢跌,政府早就无需补贴,拿来救市的70亿元,大概就是从这儿省下来的。

宁可赚国民的钱,多过宁可赚国际间的钱,存有这样的心理,的确是很奇怪的。

部长还要考虑设定一个底限价,就是不愿人民享用廉价油。

身为产油州之一,州民不能享用廉价油也罢,如今还要倒贴油税给政府,这样的做法,好像太说不过去了。

民之所欲,常在我心乎?

Monday, November 17, 2008

副首相宣布我国第5次降低油价


早上刚刚打油,中午就听说可能在今天宣布降低油价。

晚上打开电脑,才知道副首相已经宣布,今次第5次油价降低,从明天(18日)起生效,无铅97汽油从2.15降15分至2元正,离涨价前的1.92元(西马价格)还差8分。

是不是等于说,下一次降价,最多也只降8分?因为部长已经预先声明,油价不会低过之前的1.92元?

但别忘了,对东马人民来说,涨价前的油价是1.9元而不是1.92元。

公平起见,如果底限是涨价前水平,那下一次应该是降价10分而不是8分。

但是,万一国际油价继续下跌,难道我国油价就停在1.9元吗?

部长不是宣称政府将保持30分的补贴吗?

但,根据星州财经版所公布的油价计算方程式,我看不到30分的补贴在哪里,反而看到多达72分是还给政府的税务。

此外,今次降油价日比之前所承诺的日期,姗姗来迟了二至三天。

部长之前是说在15或16日降价。

下一次的降价日,会是在12月1日吗?

人民应该多消费还是多储蓄?


经济不好,人民应该多消费还是多储蓄?

第二財長引述数据说,我国国民储蓄率高达37%,因为此高储蓄率,所以“得以挽救趋势,使我国拥有足够能力和弹性应对金融危机”。

觉得第二财长这番话,与第一财长也是副首相所说的“扩张式”开销以刺激内需的谈话自相矛盾,

根据第二财长的说法:因为人民少消费,所以足以应付金融危机。

第一财长却认为:人民必须多消费,以免面对经济萎缩。

所以政府“强制性”要人民减缴公积金,原意就是要人民多消费。

不明白的是,如果国民储蓄率真的那么高,那马币不是应该走强吗,为什么仍然如此疲弱不堪?

近期马币更已跌至3.6元左右,还差20分就跌到固汇制期间的3.8元。

第二点就是,如果国民储蓄率那么高,那通膨率就不应该走高。

事实是:国民的高储蓄率不敌物价的高成本,导致国家通膨率今年飚至8.5%新高。

或者应该说:大幅度调涨油价而铸成大错,导致国家通膨率飚至8.5%新高。

还有第三点矛盾就是,银行存款利率远比通膨率低,人民还是选择把钱存在银行里,是因为别无选择?

还是因为国民的储蓄率高,所以银行存款利率特别低?

何为因、何为果?

当然,所谓的高储蓄率,只是一个平均数据,并非说每位国民储蓄率都高达37%,有人更高,有人更低。

更有人是零储蓄率,甚或负储蓄率;否则,又怎会有银行呆账坏账烂账、卡债、和生意兴隆的大耳窿呢?

其实是人民在补贴政府


部长继续自得其乐,几乎每天都在提油价,好像他只负责油价。

因此,当人民向他提出调低电费和车费课题时,他竟然百思不解,说那并不属于他的管辖内。

真的如此吗?不管别的只管油价?那就改名叫油价部长好了。

部长常常信口开河,每天讲的都不同,不知有没有人提醒他这点?

上周,部长明明说,油价将在月中(15或16日)再次下降,但至今仍然“得把口”,因为至今未见有所行动,油价仍然保持在2.15元。

国际油价早就跌破70甚至60美元了,目前约56美元左右。

部长曾经答应,油价一旦跌破72美元,国内油价就能恢复之前的1.92元。

如今国际油价比72美元还便宜16美元,照理国内油价应该还比1.92元低,但部长说不会低于1.92元,却又迟迟不调低到这个价位。

意即我国人民现在已经在用贵油。

所以当部长说:边界燃油走私活动以及邻国人民过来打油的情况已经减少。那也不用大惊小怪。

如果你的东西已经卖得比人家贵,除非别无选择,谁还要特意来买你的东西或故意走私犯法?

唯我国人民别无选择。我国盛产石油,百姓却要用贵油。

所谓燃油补贴,不知是国家补贴人民,还是人民补贴国家?

在星洲读到报导:政府的油價计算方程式如下:

以每公升算,当前2.15元售价包括:1.16元生產成本+9.54分營運開支+5分公司賺幅+12.19分油站傭金+72分零售商付給政府稅務=2.1473元。

如果上述资料来源可信,请注意2.15元售价,其中72分竟然是还给政府的税务,也就是说,多达33.5%的油价又倒回政府口袋。

高官口口声声说政府在补贴油价,但从上述的计算方程式看来,不是人民在补贴政府吗?而且补贴的数额竟然这么高?

部长还说:政府当初调高油价是正确的决定,“事实证明此举没有对民众构成太大的影响。”

部长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说甚麽啊?

你真的听不到人民的声音吗?

Friday, November 14, 2008

没听说新加坡油站业者呱呱叫


油站業者说:油价已经4次調低,影響業者財務狀況,希望政府能減輕业者的虧損。

油站业者的理由是,由于他们的利润不多,只在12分左右,因此,要求政府调低油价时,不要超过10分或12分。

据说新加坡在这段期间内,已经一连13次调低油价,上周更一口气调低了3次。

没听说新加坡油站业者呱呱叫。

他们又是如何做到?就是不会令到油站业者因油价调降而面对亏损?

部长何不向邻国取经?

会不会分别就在:燃油在邻国不是统制品,价量都在业者的掌控之中,加上是个自由买卖市场,在业者之间竞争之下,适者生存,业者唯有削价求存?

而在我国,燃油是统制品,业者不能等到存油卖完后才来调降油价,那存油的利润自然因为油价调降而跟着下降,甚至亏损。业者没有选择的余地。

以上只是我的猜测,我的猜测未必正确。

当然也有人说,当初油价飚涨80分或42%,那段时间,业者利润也跟着涨了42%,那又怎样讲?

不过,如果根据数字来算,业者的亏损,可能没有想像中严重。

假设业者的库存量不变,利润也保持在每公升12分,至今油价总共降了4次,降幅分别为:15分、15分、10分和15分,总共是55分。

4次的利润加起来共48分。

55减48得7;实际上,业者至今只亏了7分,扣掉六月期间的80分天降利润,业者仍赚73分。

上述算法,可能业者会不同意,但你深入去想一想,总的来说,业者还是有利可图的。

Thursday, November 13, 2008

为何我们那麽落後,还在用煤炭发电?


如果没记错,国能自前年调高半岛电费12%后,今年7月再次以油价剧涨为由,推出“多用多付”新收费架构,使国家通膨雪上加霜。

沙巴电力官员已经不止一次暗示说:本州电力已有20多年未起价,所以电费起价乃势在必行。

很幸运的,说归说,至今未见本州电费起价。

大概是因为服务差劣,几乎每天某时某地,必有停电事件发生。停电对州民来说,已习以为常。

随着近期油价节节下退,首相和贸消部长同声呼吁其他物价也应该跟着下降,但来自商家的回应似乎很微弱。

国能作为官联企业,其实应该起带头作用。

然而国能却以主要成本来自煤炭为由,表示无法调低半岛电费,因为煤炭价格仍然很贵。

咦,早前不是以油价高涨为由而提高电费吗?今次却以昂贵煤炭作为不能调低电费的理由。

老实说,之前我还不知道我国原来还用煤炭作为发电燃料,我以为它已是一个过时的燃料,因此,当政府欲在沙巴东海岸建燃煤厂时,我还觉得为何我们那么落后,还在用煤炭来发电。

我们有丰富的油藏和天然气不用,偏偏要进口煤炭来做发电燃料,不知是甚麽逻辑?

国能曾经透露,煤炭成本与其发电量不成比例,既然如此,为何还执意要用煤炭呢?

其实,国能成本高涨因素一箩箩。

随着马币疲弱,国能的贷款外汇成本亦将恶化;此外,国能须向发电厂购电的协议也是原因之一,这些荒谬的购电协议,就像国家许多其他荒谬的长年合约一样,是在前朝定下的。

难怪十个官营九个亏。

原因为何?都不用解释了。

Wednesday, November 12, 2008

ValueCap 三大股东的资金不叫资本(equity)叫债券(bond)?


第二财长说:公积金贷款给ValueCap的50亿元,对雇员来说,不会带来风险,因为它由政府100%保证。ValueCap将把贷款拿来投资在股价低廉的优质股上。

他也说,ValueCap的3大股东,国库、国民投资及退休基金已经达成协议,不会把50亿贷款拿来还债,因为它们已经协议再融资(refinance)明年2月到期的债券至新日期,却未表明这新日期是何时。

债券二度展延,ValueCap只需派股息给股东们。

早前有读到报导说,3大股东的债券利息是3.5%。那公积金借给ValueCap的利率是多少呢?第二财长没有透露,相信还未决定出来吧?

是不是应该高过3.5%呢?我认为,不应该少于公积金派予我们的5.8%,否则公积金就是做亏本生意。

另一点不明的是,既然国库、国民投资和退休基金乃3大股东,为何这3大股东的资本(equity)却被当作债券(bond)呢?而且派的是利息(interest),不是股息(dividend)?

这点,第二财长有必要作深入解释,以免股东或债权人身份不分。

第二财长又说:ValueCap功能不是提高股市指数,而是进行长期投资;当外资撤离我国股市,ValueCap就入场收购低估股项,以稳定我国资本市场。

长期投资和稳定股市,两者是否相辅相成,还是两相冲突?我不是很肯定。

既做长期投资,你如何同时托市?

何况50亿元根本不到股市的1%,如此杯水车薪,买两、三下子,子弹就完了,如果股市继续暴跌,你要如何接?不成反而让抛售者卖得好价钱?

本欲救市,只怕反而自己身陷囹圄,反要被人救。

说到此,ValueCap过去几年表现如何?之前不是有说盈利如何,为何第二财长报不出来呢?

还是那都只是纸上利润(paper gain),在股市最高峰期间,ValueCap有没有脱售投资?为什么还要另外要求50亿元贷款?

对于这些,人民皆一无所知。

Tuesday, November 11, 2008

回忆余光中-来函照登


报馆的廖小姐拨电来说:收到一张传真,应该是给我的。

我请廖小姐传真过来,内容如下:

“To 亚洲时报,编辑部(请转呈)。

敬启者

复康华之“回忆余光中”

1。读毕此文,惊觉当时本人以建中教师代表受邀,事隔11年,时光易逝。

2。本人非余光中书迷,但参与笔战之人,我是支持余教授的。因为当初发表者“信口开河”,“一知半解”。

3。我是史建华,与康华之本名同名的人;把余光中整场演讲会记录下来,登载报端。

4。若余光中再次来沙巴,希望可以再参与。

史建华。10-11-2008”

我记得史建华老师。有一年的狮子会和诗华日报合办的“豆苗成语故事演讲比赛”,我们是其中的裁判。

史老师当时自我介绍说:我和你同名。我们同名但不同“性”。

但那应该是余光中离开后的事,因我不记得有在余光中的演讲会上见过面,可能那时还不认识,当然也不记得史老师有在报纸上写过余光中了。

但是,根据老师的来函,她应该不是那位挑起笔战的人,当初发表者“信口开河”、“一知半解”,应该是另有其人。

由于史老师与我同名,曾桂安校长会不会以为那就是我,所以才拨电话给我。

但,我又想,其实曾校长应该找的是那位批评余光中的作者,如果不是他,又怎会引起那场笔战呢?

Hit Counter 不见了 / 出现了!


奇怪,我的hit counter今天(11号)不见了,不管我怎么弄都不会出现。有谁可以协助我,还是知道为什么吗?

谢谢!

第二天(12号),我甚么也没做,我的hit counter又出现了。 谢谢!

减缴公积金,刺激国家经济,人民请多努力


太太拨电来问:公司同事纷纷取表格申请保留11%的公积金缴纳率,你说我缴8%好还是11%好?

我说看你自己啦,如果你要留多一点钱给老来用,那就缴11%,如果你要现在多一点钱用,那就缴8%,但你的公积金将来就会少一点。

太太想了一想,说:还是缴11%好,将来退休有多一点钱拿。

其实,很多人都不想要公积金缴纳率从11%降低至8%,当初副首相也说是自愿性而非规定性,那些要求减缴者才需要填表格申请。

言犹在耳,没有几天,公积金却宣布公积金缴纳率自动降至8%,反而是那些不要减缴者需要填表格,以申请保留在11%。

如此倒行逆施,本末倒置,为雇员增添麻烦不说,其实也为公积金本身增添不必要的工作。

果然,职工总会和消费人协会都反对自动减低雇员缴纳率的措施。

如此的“强迫性”,是不是变相要大家多消费,作为振兴国家经济措施之一部分?

副首相不是说吗:为避免经济萎缩,所以要实行一个“扩张式”的预算案,但也需要民间的参与,也就是说:要刺激内需来带动经济,官民一起来。

首相在9月提呈明年预算案时说,今年赤字已高居4.8%,因此,明年预测若还是在4.8%,那恐怕是不可能的。

为了尽量降低赤字,与其政府多开销,倒不如由人民来多消费。

问题是,人民有那样的消费能力吗?

解决的方法,便是降低公积金缴纳率,那人民就有更多钱来消费。

原本是让人民自行决定,转头一想,人民可能不会那么主动性,倒不如“强制性”降低缴纳率,人民若要保留现有的11%,那就要先填表格,以保留现状。

有人提议说:与其降低公积金缴纳率,为什么不降低所得税?

说者可能没有想到,公积金毕竟还是人民的钱,不会影响财库,而降低所得税,不就等于降低税收,财库收入岂不大减?

自从双油价格大跌,政府来自两者的收入也跟着大跌,若再减所得税的话,那就等于雪上加霜,国家赤字就进一步恶化。

那边厢,无知的部长还在为油价下跌而高兴,天天在高谈阔论。

唉,都说不要讲他了,不小心又讲到了他。

Monday, November 10, 2008

沙巴先用,有“多余”的才送去砂拉越?


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双嬴”,大家皆大欢喜就好。

周末读到新闻,说內閣應東博要求,同意在沙巴落实石油化工业,但金馬利到砂拉越民都魯的天然氣輸送管計劃照跑。

有趣的是,根据星洲报导:多餘的天然氣将供應給沙巴,以應付沙巴人民的需求。

但根据本地报纸亚洲和华侨的报导:东博说:只有剩余的天然气才经该输送管送到砂拉越民都鲁。

因此,问题还是来了:究竟是先将天然气供应给沙巴,有剩余的才送到民都鲁去,还是先输送到民都鲁去,有多余的才留给沙巴?

还有就是,“多余”的定义是甚麽?

听东博的语气,他似乎对这样的安排相当满意。

加布却泼冷水,他说:根据本州过去的经验,很多承诺结果都不成事。

“他们可以作出百般承诺,然后又改变决定。”

真是一针见血。

加布叫沙巴人且慢高兴,他应该是过来人,所以可以看得那么透彻。

东博也是非常资深的政治人物,却那么轻易就接受上述的安排,他可能没有想到细节。

其实,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可以立刻看到问题的存在。

对我来说,天然气是有限资源,它有时尽,应该多多益善,哪有可能出现“多余”?

就算有“多余”的,是沙巴先用,有“多余”的才送到民都鲁;还是先送到民都鲁,有“多余”的才留给沙巴?

这个课题,将没完没了。

每当油价下降,他就好像特别高兴


部长好像没有别的事好做,几乎每天都在提油价课题,乐此而不疲。

部长好像很会变魔术那样,又好像油价下跌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如今部长又再透露说:油价将在本月中再次下降,此外,本月杪也可能下调。

与其同时,邻国经在一星期内三度下调油价,七月以来第13度下降油价,而我国自六月以来,却仅下调了4次。

和邻国比较,我国可说是望尘莫及。

如果部长之前的说法没有改变,至今年年底之前,油价不会调低过1.92元。

邻国最贵也只新币1.76元而已,对该国百姓生活水平来说,那应该是属于便宜的吧!

而对沙巴人民来说,其实应该跌回1.9元;因为一向来,沙巴油价都比半岛油价便宜两分。

针对这点,州政客们至今未将之演变成一项课题,倒是令人觉得有点出奇。

不知为什么,部长给人的感觉就是,每当油价下降,他就好像特别的开心,天天向媒体发表高论。

其实,身为产油国,我们不是应该像油盟那样感到忧心吗?因为那将直接影响我国的出口收入,至少应该谈点有关减产以维持或托高油价之类的话题,至少让人觉得:我们的高官懂得经济,他们知道自己在讲甚麽。

为了减少汽油补贴,反而乐于见到油价下跌,这样一个反常心态,难怪宁让赤字明年扩大,因为那样就可以证明国家采取的是一个“扩张式”政策,经济才得以振兴不会萎缩。

之前部长还说:将检讨现有补贴措施,并将于明年以新制度取代。

但再之前不是曾说:让价钱自由化,让市场的供求决定物价吗?

既然如此,为何又以1.9元为底线?

在一个自由市场,政府过度干涉物价,太多的统制品,其实不是一个好现象。

事实已经证明,官僚导致对物价的反应缓慢,补贴也容易被有心者滥用。

老实说,有关油价课题,我也讲了很多次,已经讲到不想再讲了。

以后就尽量少讲一点。

如果能够完全不讲,我也完全不要讲了。

Sunday, November 9, 2008

民族观念是团结的展现,但也阻碍经济发展


早上看大爱台“经典.com”节目,在讲到Papua New Guinea的民情时,荧幕下方出现了两行字:“民族观念是团结的展现,但也阻碍经济发展。”

发现这两句话,用来描述我国情况,不也一样那么一针见血吗?

所谓的团结,只局限在各种族群本身,为了确保本身族群得以发展,宁可牺牲其他族群的发展,却没有想到,也因此而影响整个国家的发展。

立刻就会想到,我国天然资源那么多,而邻国可以说甚么都没有,但为何邻国可以比我们进步那么多呢?我们的天然资源,都开发到哪里去了呢?

其实,国家的发展,不是你输我赢,而是可以多赢的方式去进行的,就好像听过高官们曾说的,可以分享一个更大的经济蛋糕,而不是说因为蛋糕给你吃了,那我就没有机会吃。

新经济政策就好像一个经济蛋糕,多年来紧紧抓住不放,不肯让给别人吃,而这个经济蛋糕,其实是愈做愈小,连自己族群人士,并不是人人都从中受益。

这样的心态,其实是自己自信不足的表现,否则为什么不肯面对现实,一定要讲固打和特权?

我国无法追上邻国,最大的原因,我想就是在这里。

何时我们才能放弃民族观念,而以大马来西亚人自居?

Saturday, November 8, 2008

慈济环保点暂停回收废铁;爱惜大地资源,垃圾要减量


奥运过后,随之而来,大家想到的可能是中国三鹿奶粉事件爆发,其实还有一样就是钢铁需求骤降,导致价格滑跌,造成废铁回收商生意亦大受影响,据说在中国已有许多环保回收厂因此关闭。

相信跟着,其他回收物也将因为价格下跌而没有回收商愿意收购。

但是,环保志业不能因为没有商家回收而停止,唯一能做的,就是鼓励大家减少垃圾量,不要浪费。

这是我为慈济写的一篇新闻稿,通知民众暂停回收废铁。很无奈,但也没办法,否则慈济收了,又放到哪里去?

“受到国际金融风暴影响,造成环保回收物价下跌,包括废铁在内;环保回收商近期已暂停回收废铁。

有鉴于此,台湾佛教慈济基金会将在每个月第二个星期的环保日,暂停回收废铁,直至另行通知为止。

废物不能回收,势必导致地球垃圾量大增。证严上人呼吁人人克勤克俭、克己克难,節制欲念,減少消耗大地資源,地球上的垃圾才能减量。

垃圾减量,這個觀念必需靠大家用愛心去推廣。身處在一個高度文明的現代社会,製造垃圾雖不可免,但有多少垃圾是因為我們過度的浪費或不經心而產生的呢?若以資源有限、垃圾無窮的觀點來省思,又有多少垃圾其實是可以避免的?

丟棄一個垃圾,對個人而言,或許僅是一件芝麻小事;然而若以全球環境的觀點來檢視,此举卻攸關整體環境;為了留一個乾淨的地球给我们的孩子,仰賴每個人的用心與關心!因此,減低家庭垃圾量、愛惜環境的資源,必須從身邊開始著手。

證嚴上人說:愛護地球,是人类的責任,也是使命──身行環保,保護生態,知福惜福、及時造福。人人用心照護大地與心地,才能平安與地球共生息。

從大地環保到心靈環保,慈濟也倡導健康飲食,多吃蔬果,少葷食,使用公筷母匙,注重餐桌禮儀,推動「心寬無煩惱,素齋疾病少,食物重環保,儀禮氣質好」的生活觀念,以將生活基本需求的飲食,提升到心靈精神層次。

環保的意义,不止是将不要的物品拿到环保站而已,环保应该要落實到日常生活中,常存對大地疼惜之心,减少「碳足跡」,倡行「簡約」生活,提升道德觀念,克己復禮。

若人人如此,相信未來的生態定會改變,大家愛心共聚,溫室效應和異常氣候现象都會慢慢緩和,社會也能一片呈祥。”

证严法师——台湾的庄严


也许是因为在国际场合长期被大陆当局“打压”的关系,台湾人经常强调“台湾的尊严”,而捍卫“台湾的尊严”也是民进党在大陆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台期间,发动群众如影随形地“呛陈”的原因之一。

可是,民进党在11月6日发动的围城行动,不仅因为“马陈会”提早举行而成了“无的放矢”,还因为“呛陈”队伍的移师圆山大饭店,迫使陈云林提早结束他的拜会慈济功德会创办人证严法师之行,造成了真正能体现台湾价值、真正为举世公认的“台湾的尊严”无法得到有效彰显的反效果。

当天,陈云林和海协会一行只有两个拜会活动,一个是和海基会成员一起到台北宾馆拜会马英九,另一个就是前往台北县的关渡慈济人文志业中心拜会证严法师。在这两场拜会中,“马陈会”八成是台湾方面主动要求,陈云林只好“客随主便”,拜会证严法师却是陈云林主动提出的。

人间观世音菩萨

知道慈济功德会在全球各地的善行义举的读者,不难了解为什么陈云林要主动求见证严法师。对于那些不了解慈济志业,也不知道证严法师是谁的读者,可能会心生疑问:这个老尼姑到底是谁?她究竟何德何能,居然连陈云林这样的一个中共高干都要纡尊降贵,要主动求见,还为了自己无法到花莲亲自拜见,要劳烦证严法师到台北县会面而深感抱歉?

为此,笔者只能不吝笔墨,简单地介绍一下证严法师。

证严法师,俗名景云,1937年出生于台中,因父亲早逝、母亲多病,悟人生之无常而出家。1966年,在花莲山上清修的证严法师,偶然在地上看到“一滩血”,得知一个难产的山地妇人因交不起保证金而被医院拒于门外,遂发下宏愿,要建造一所专门给穷人看病的医院。当时,要建一所医院起码需要8亿新台币,对一个清修的比丘尼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然而她后来不仅在花莲建成了第一所慈济医院,还把慈济志业扩展到全球。

四十多年以来,证严法师筹集了逾百亿新台币的善款,在慈济功德会的帮助下,全球各地蒙恩受惠的贫民、病人、灾民不计其数。

如今的慈济功德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国际性慈善救济组织,其“业务范围”涉及慈善、医疗、教育、人文、环保、社区志工、骨髓捐赠、国际赈灾,用慈济的术语来说,就是“四大志业八大法印”。今年初,慈济功德会也成功“登陆”,成为第一个在中国大陆合法营运的台湾宗教性质的慈善组织。

在证严法师的道德感召下,台湾几乎五分之一的人口或多或少参与了慈济的慈善活动,在全球有一千多万慈济人,人数还在不断增加中。

这一切,都源于这位貌不惊人的比丘尼当年在地上见到“一滩血”而发下的悲愿。可以说,没有证严法师,就不会有慈济,更不会有今天在世界各地无怨无悔地救人助人的千万慈济人。也因为如此,证严法师赢得了世人发自内心的普遍尊敬,有人称她为“东方特里萨”,更有人称她为“人间观世音菩萨”。

台湾的价值和尊严

还有一点要指出的是,在今天台湾佛教界倍受尊敬的佛教四大领袖当中,只有证严法师是道道地地的台湾本土人,其他三位——佛光山的星云法师、法鼓山的圣严法师、中台禅寺的惟觉禅师,都是从大陆到台湾的外省人。

陈云林在“马陈会”听到礼宾官的那一声“总统莅临”时,默认以对,充其量只是“不否认”。当他以大陆海协会会长的身份,去拜见一位台湾本土佛教领袖,还代表自1991年华东水灾以来,就不断蒙受慈济恩惠的大陆人民当面向她致谢,就是一种“承认”了。说得更具体些,陈云林拜会证严法师,是代表大陆方面对源于台湾民间,以慈济大爱精神为代表的台湾公民文化的承认和肯定。

记得几年前,曾任海基会副秘书长,现为凤凰卫视评论员的石齐平在接受我访问时,就曾经预言,证严法师将继李敖和龙应台之后,成为下一个引起中国大陆人民重视的台湾人物,而证严法师创办的慈济功德会及其义工所承载的“慈济精神”,也将深深地感染大陆人民的人心。

随着陈云林的拜会证严法师,并邀请她访问大陆,石齐平的预言可以说是应验了。他当时还愤愤不平地说:“证严法师是台湾的价值。这个价值摆在全世界,台湾都能傲然挺立。诺贝尔和平奖如果有一天不颁发给慈济的证严法师,这个和平奖废了都可以!”

谨在文末呼吁海峡两岸共同向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提名这位不仅象征“台湾的尊严”,而且是“台湾的庄严”的比丘尼,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作者: 张从兴 《联合早报》 中国新闻组助理主任

Friday, November 7, 2008

第二财长应该比第一财长较清楚


昨天读报,第二财长说:政府将通过发行债券和从汽油补贴之节省,来筹措振兴经济配套所需要的70亿元款项。

今天读报,第一财长说:政府不会发行本地债券融资70亿元刺激经济配套的款项。

第一财长即是副首相,他可以override第二财长的话和权力。

不过,我相信,政府有没有钱来救市,第二财长应该比较清楚。

毕竟,副首相刚从首相接过第一财长棒子不久,而第二财长专注在第二财长职位已经坐了5年,之前更有几十年丰富的国行经验,财库状况如何,国家能否或是有否从油价补贴省下多少钱,他应该了如指掌。

副首相重覆强调说:所有的70亿元都是来自所省下的补贴款项。

不过,他不忘补充说:政府可能借贷来融资额外的发展开销。

我相信他的意思是说:万一超过70亿元,政府才会借贷来融资额外的开销。

我相信国家肯定会有额外的开销,尤其是那些不会回本的开销,我们一向都是很大方。

副首相已经讲明了,这是个“扩张式”的财政(修正)预算案,预计赤字将从原本的3.6%上调至4.8%,意即国家收入减少,不然就是国家开销增加,如何来补这赤字?当然要找钱来融资。

所以,最后如果还是靠发行债券来融资,那也毫不稀奇,因为那笔钱,只是用来融资额外开销的。

Thursday, November 6, 2008

这边51亿元债券到期,那边再发70亿元债券?


民无信不立。

副首相说:70亿元是政府因为原油价格下跌而省下的补贴。

昨天我说:这70亿元补贴,其实是个虚拟数字。因为国际油价已经下跌,国家收入跟着减少,你从何省下这笔70亿元?

果然,今天读报,第二财长诺说:政府将通过发行债券和从汽油补贴之节省,来筹措振兴经济配套所需要的70亿元款项。

第二财长没有进一步说明:两者比例如何?多少巴仙来自债券,多少巴仙来自汽油补贴?

恕我大胆预测,如果最后全部70亿元都是通过发行债券来融资,那也不足为奇,因为实际上,根本没有所谓节省下来的汽油补贴。

提到债券,难免就想到明年二月有多达51亿元的债券到期的ValueCap。

当被问及ValueCap时,第二财长说:公积金借给ValueCap的50亿元贷款,纯粹拿来投资,此外,即将到期的债券,将需要延期。

第二财长还透露说:政府无意增加50亿元贷款数额,儘管政府原本计划通过公积金向Valuecap提供100亿元贷款。

也就是说:原来ValueCap原本有意向公积金借100亿元,但不知何故,后来改为50亿元。

为什么100亿元?如今知道ValueCap有51亿元债券到期,很自然的就会想到,当初原意是:50亿元拿来救市,50亿元用来还债。

不过,如今既然第二财长表示:51亿元债券将获延期;那相信向公积金借的50亿元,的确是用来投资,而非拿来还债。

这些事情,如果一开始就向人民讲清说明,而不是让人民发现一点后讲一点,再发现一点后再讲一点,如此来向人民交代,人民又如何有信而立呢!

我国经济不会陷入技术性衰退


副首相说:他有信心我国明年不会陷入技术性经济衰退(technical recession)。

老实说,我不是很了解何谓“技术性经济衰退”,于是上网去找字典,它的解释是:

“A technical recession occurs when the level of real national output declines over two successive quarters causing a contraction in the total volume of production in the economy. ”

简单来说,就是当一个国家面对连续两个季度的经济负增长,即被纳为陷入“技术性的经济衰退”。

根据以上的解释,我怀疑副首相已用错词。

首先,我国并未陷入经济负增长困境,既然如此,就不会因面对连续两季负增长情况而陷入“技术性经济衰退”。

既未有负增长,却一来就提“技术性经济衰退”,似乎“言之过早”。

我相信副首相会用上这措词,是因为新加坡最近面对连续两次的负增长率而宣布经济步入技术性衰退。邻国今年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分别出现5.7%和6.3%的经济萎缩。

这也是新加坡自2002年以来,首次陷入经济衰退。分析家认为,前景还会恶化。

相比之下,我国得天独厚,今年第二季度尚取得6.3%增长率(未有第三季度数据),明年的增长率预测虽已下调,也还有3.5%。如此表现比邻国好,可以说是个奇迹。

美国候任总统 Barack Obama 的就职演讲全文


这是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所做的2008年总统候选人就职演讲全文:

美国是一个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的国家,对于这一点如果还有任何人心存怀疑,对民主的力量还表示疑虑的话,今晚就是对这一问题的最好回答。

这个答案早已经印在了到处悬挂在学校和教堂的竞选条幅上,人们随处可见;这些人们已经等待了三四个小时,对于他们当中的大多数,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这样的过程,因为他们坚信这一时刻注定与众不同,而这种不同便有可能源自他们所发出的声音。

这个答案出自这些人之口,无论是青年还是老年,穷人还是富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黑人还是白人,拉丁裔、亚裔还是美国本土人,同性恋者还是异性恋者,残疾人还是非残疾人——他们向世界发出了这样的信息——我们从来不分红色之州和蓝色之州,我们永远都是美利坚合众国。

这个答案告诉了那些一直以来充满焦虑、恐惧和怀疑的人们,我们可以将双手放在历史的转折点上,将它再次带向充满希望的美好明天。

这一刻我们已经等待了太久,但是今晚,由于我们在这一决定性的时刻所作出的选择,美国便迎来了它崭新的一刻。

我刚刚接到了来自麦凯恩议员的电话。他在这场漫长而艰难的选举中一直努力着,而他为他所热爱的国家所付出的努力甚至更加艰辛而久远。可能我们当中的很多人甚至都无法想象,麦凯恩议员从何时便开始为我们的国家奉献自己,而我们却早已享受到了这位勇敢无私的领导者为国家所做出的贡献。对于他和佩林所付出的努力,我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我也期待着,能够和他们一同努力,共同实现我们这几个月来所做出的承诺。

我要感谢我的竞选伙伴,新当选的美国副总统乔·拜登,这一路走来,他始终遵循着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个声音,他始终代表着那些和他一起在斯克兰顿街边长大,一起坐着火车回到故乡特拉华州的人们的声音。

如果没有过去这16年来挚友的支持,没有稳定的家庭和对生活的爱,没有我们国家的下一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今晚我将不可能站在这里。萨莎和玛丽亚,我爱你们,你们已经得到了一只新的小狗,它将和我们一起入住白宫。还有我的祖母,虽然她已经不能和我们一起分享这一刻,但是我知道,她正和我的家人一起,注视着我,陪我经历着这一刻。我不会忘记,是他们养育我成人,今晚我是如此的想念他们,我知道,我所亏欠他们的,是永远无法报答的恩情。

对我的竞选负责人大卫·普罗菲,我的首席战略家大卫·亚克瑟罗德以及有史以来最优秀的竞选团队,我想对你们说的是——是你们成就了今天的一切,我将永远感激你们所付出的这一切。

但是,最重要的是,我将永远不会忘记,这个胜利是真正属于你们的!

我一直都不是最有希望的那个候选人,一开始的时候我们便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或支持。我们的竞选之路并不是从华盛顿的高楼礼堂中开始的,它从德梅因的后院、协和酒店的客厅以及查尔斯顿的门廊中迈出了第一步。

它由那些需要从自己有限的存款中拿出5美元、10美元和20美元的工人们建立起来;那些摒弃了他们那一代人冷漠神话的年轻人,那些远离家乡亲人在外打拼却只能赚得微薄工资的人们,那些抵抗着刺骨的寒冷和灼人的炎热敲响了陌生人家大门的人们,是你们给了它成长的力量;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民自愿组织起来,他们想要去证明两个多世纪之后,一个由人民组成的政府,一个属于人民的政府,一个为了人民的政府是不会从地球上消亡的,这就是属于你们的胜利!

我知道,你们这样做并不只是想赢得一场选举,我也知道,你们这样做并不是为我一个人。你们这样做,是因为你们了解前方的任务是如何的艰巨。甚至就在我们庆祝的同时,我们也清楚地明白,明天将要面临的挑战是多么巨大——两大战争,一个处于危险中的星球,本世纪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就在我们站在这里的同时,我们清楚地知道,还有许多勇敢的美国人正在伊拉克的沙漠和阿富汗的群山中醒来,为了我们而冒着生命的危险。还有许许多多的父母们,只有在自己的孩子入睡后才能躺下,他们为房子的贷款和医院的账单还有孩子们的学费而发愁。放心,我们会注入新的能量,创造新的就业机会,建设新的学校,面对威胁与挑战,修复我们的联盟。

前方的道路还很漫长。我们所面临的山峰是险峻的。或许一年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无法攀上峰顶,但是美国——我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坚信,我们最终一定会到达。我向你保证——我们的民族最终会到达山顶的。

也许会有挫折坎坷,作为总统我所做出的决定和政策必定会遭到一些人的反对,而我们也知道政府不能够解决所有问题。但是我将会诚实地告诉你们我们所面对的挑战。我会耐心倾听你们的心声,尤其是在遇到分歧的时候。而最重要的是,我将会让你们加入到重建我们国家的队伍当中来,沿着美国这221年来一直所走的那条道路——一块块砖瓦,一双双手,一点点堆砌出我们的家园。

21个月之前的那个冬天所开始的,不会在这个秋天的夜晚结束。这个胜利本身并不是我们所要找寻的改变——这只是一个改变的机会。如果我们回到老路上,那么一切都不会得到改变。没有你们,这一切也不会得到改变。

那么,就让我们重新召唤起爱国主义、公仆之心以及国家责任的精神来,每个人都参与其中,一起努力,不单只是关心自身,而是互相照顾。让我们记住这场经济危机所教会我们的一点,如果主街道遭受了打击,那么华尔街也不可能幸免——在这个国家,我们作为一个民族,一个整体,同存亡共荣辱。

让我们摒弃掉那些长久以来一直危害我们的政治生活的那些幼稚琐碎的党派之争。让我们记住,是这个国家的人第一次将共和党的横幅挂在了白宫之上,而共和党的建立便是基于对自力更生、独立自由和国家统一价值的肯定。这一价值是我们所共享的,即便民主党今晚赢得了大选,我们也会怀着谦虚的心态,去消除这一分歧和隔膜。在面临着比今天更严重的国家分裂时,林肯说过,“我们不是敌人,而是朋友。。。我们友情的纽带,或会因情绪激动而绷紧,但决不可折断。”而对于那些我还没有赢得支持的选民们——也许我还没有赢得你们的选票,但是我听到了你们声音,我需要你们的帮助,而我也同样是你们的总统。

对于那些远在大洋彼岸的,在国会和皇宫中,在我们这个世界被遗忘的角落中围在收音机旁关注着大选之夜的人们——我们的故事是不同的,但是我们的命运却是紧紧连在一起的,美国领袖新的一天的黎明即将到来。对于那些会将世界四分五裂的人们,我们将打败你们,对于那些渴求和平和安全的人们,我们将支持你们。而对于所有那些想知道,自由女神像手中的火炬是否还会依旧闪耀光芒的人们,今晚我们再次证明了,我们民族的真正实力并不只是来自于武力和财富,而是来自于我们理想的力量:民主,自由,机遇以及永不屈服的希望。

美国真正的天赋在于,它懂得改变。我们的联盟会不断完善自己。而我们已经取得的成就给了我们希望,让我们坚信我们能够并且即将取得成功。

这次选举拥有许多故事和数不清的第一次,它们将被世世代代流传。但是今晚在我脑海中一直浮现的,是亚特兰大一位女性选民。她就像成千上万的其他选民一样,排在队伍中喊出自己的心声,唯一不同的是——安·尼克松·库伯已经106岁了。
她出生的时候正是奴隶制度解除之后;那时候还没有汽车和飞机;像她一样的人那个时候是没有选举权的,因为她是女人,还因为她皮肤的颜色。

但是今晚,我思考着她所经历的这一个世纪的美国——心痛和希望;斗争与进步;我们被告知我们不能做什么的时代,以及美国人的信条:是的,我们可以!

在那个女性不能发出声音的时代,在那个女性的希望被剥夺的时代,她看着她们站了起来,大声说出自己的想法,投出了自己的选票。是的,我们可以!

当绝望和大萧条袭来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民族通过新政、新的工作和新的共同目的感战胜了恐惧。是的,我们可以!

当炸弹在珍珠港爆炸,当暴政威胁这个世界的时候,她见证了一代人的强大,见证了民主得到了捍卫。是的,我们可以!

她见证了蒙哥马利汽车暴动,见证了塞尔玛大桥事件,遇到了那位来自亚特兰大的牧师,他告诉人们“我们终将会克服一切。”是的,我们可以!

人类登上了月球,柏林墙倒塌了,世界由于我们自身的科学和想象力被连接到了一起。而在这一年,在这次选举中,她的手指触摸到了屏幕,她投出了自己的一票,因为在美国经历了106年的变迁,经历了最好的与最坏的时代后,她了解美国是如何变化的。是的,我们可以!

美国,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我们已经看到了这么多,但是仍然有许多事情等待着我们去做。那么今晚,让我们扪心自问——如果我们的孩子看到了下一个世纪;如果我的女儿也能够和安·尼克松·库伯一样幸运地活到了106岁,那么他们将会看到怎样的变化?我们又将会取得什么样的进步?

对于我们来说,这正是一个对这一疑问给出回答的机会。这是我们的时刻,这是我们的时代——让我们的人民重新回去工作,为我们的孩子打开机会的大门;积累财富,促进和平;重拾美国梦,重申基本的真象——相对于大多数而言,我们是独一无二的;当我们呼吸时,我们希望,在我们面对讥笑、怀疑以及别人对我们说我们不能的时候,我们将会用凝聚了人类精神的永恒信条作出回应:

是的,我们可以!

谢谢你们,愿上帝保佑你们,愿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中国网)

Wednesday, November 5, 2008

70亿元救市方案,是振兴经济,还是修正预算?


70亿元救市方案,是经济振兴配套,还是修正财政预算?

民联因为这个争执,昨天在国会集体离席抗议。

对我来说,它像一份修正财政预算,多过像经济复苏配套,而且是“扩张式”的财政预算案。

首先,原本的预算数据都被调低,包括赤字从3.6扩大至4.8%,经济增长则从5.4%下调至3.5%,还有其他种种新措施,在在显示首相在9月提呈的预算已经不准。

既然如此,没有经过辩论即被通过,辩论的是不准的预算,程序上就有点不对。

副首相说:70亿元是政府因为原油价格下跌而省下的津贴。这个说法,也是不正确的。

副首相没有说出另一个情况,那就是:原油价格下跌,政府来自原油的收入跟着大跌,跌幅肯定是70亿元的数倍。国家收入逾40%来自石油,既然如此,何来省下70亿元津贴?

这个所谓的70亿元,其实是个虚拟数字,根本都不存在,因为你根本都没有收到这笔钱。

我这样讲,不知大家明不明白?

财赤扩大至4.8%,也是个保守预测。副首相却保证明年赤字绝对不会超过这个水平。

副首相说:为刺激国内经济发展,政府将维持原定开销,在收入大减而不削减开销的情形下,赤字岂不恶化?

为什么?首相的预算是根据原油平均125美元来计算,假设明年油价保持在平均70美元,政府取自石油的收入即减少了44%,这是一个很大的差距,所以说,4.8%的财赤预测,已经是属于乐观的了。

至于70億元配套,与其说是振兴经济,倒不如说是为了发展基建和郊区设施。

这些是长期发展,短期内不可能使经济复苏,尤其是作为国家经济枢纽的城市,似乎只有一项“提升公共交通系统的5亿元开销”可让城市人民受益。

振兴配套也多注重在供应方面,如兴建廉价中价屋,却忽略了刺激需求,如此造成供过于求的现象,只能叫屋价下跌,对振兴经济,恐怕是无济于事,甚至会弄巧反拙。

举个例子,叫霸市延长营业时间到半夜甚至凌晨,就能刺激起经济吗?人民首先要有购买能力,否则,就算霸市延长营业时间到天亮,也徒然增加营业成本而已。

明年經濟成長預測從4.8%調低至3.5%,可能还是乐观,有分析家预测,国家明年的成长率是零。

70亿元救市配套,可能就像雷声大雨点小的东南西北走廊那样,至今仅止于空中楼阁、海市蜃楼。

Tuesday, November 4, 2008

马照跑、舞照跳、沙砂天然气计划照跑


有时我会怀疑,首相日理万机,贵人多忙,所以有时候会把说过的话、答应的事给忘了,所以时常出现自相矛盾、出尔反尔的言论。

上周末,首相在团结党大会上说:沙砂天然气输送管计划照跑。

首相善忘的老毛病又来了。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首相在丰收节期间来亚庇的时候,不是曾经宣布说:撤消国油在金马利兴建天然气输送管到砂拉越的计划。

前阵子,还听到东博投诉说:国油不听从首相指示,虽然首相已经下令取消,国油仍然继续有关计划,并将在两年后完成工程。

不到半年时间,转一个身,首相忘了之前的承诺,也跟着改变主意,说马照跑、舞照跳,天然气计划照跑。

东博只能气得跳脚。

首相还叫沙巴人民不必擔心,虽然沙巴的天然氣輸到民都魯提煉,政府仍將繳付開採稅予沙巴政府。

不过,开采税的问题好像还没有解决:是保持现有的5%,还是提高到本州政党所认同及要求的20%?

我相信,等到首相明年三月前下台,这段期间,将不会讨论到提高开采税的课题。

那将是准首相兼财长的课题。

与其同时,山打根兴建燃煤发电厂的环境冲击评估报告尚未有结果,有消息说,当局已经鉴定并已订购有关建厂地点,而且已在该地进行铲平清除工作。

这样的情况,可以预见,不管报告是甚麽结果,燃煤发电厂是已经建定了。

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弃本地生产较干净较便宜的天然气不用,偏偏要用不环保要进口也较昂贵的燃煤。

根据媒体报导看来,有关天然气计划得以进行,主要还是州官员立场不一所致,虽然都是国阵成员,很明显的,大家意见分歧,结果国油成了赢家。

团结就是力量。这个道理浅显易懂,但是很难做到。

Monday, November 3, 2008

国库、国民投资和退休基金,是股东还是债主?


ValueCap的三个大股东:国库、国民投资和退休基金的真正身份,是股东,还是债主?

根据大马局内人今天报导,ValueCap欠三个股东的51亿元债券(bond),将在明年二月届期。

咦,一路来的报导,不是说三个股东注资50亿元做股东资金(equity)吗?曾几何时,股东资金变为了债券?

上一回,笔者就曾质疑:为何这次加注50亿元的资金,不是要求三大股东加注,反而是向公积金借贷?

有没有这样的可能:向公积金借来的50亿元,其实是要偿还三大股东(还是债主)的债券?

若是这样,ValueCap最终还是倒回拥有50亿元资金,而不是加倍至100亿元。

也就是说:与其由三大机构承担风险,如今是由公积金独力承担起救市的风险。

公积金的钱,就是你我的血汗钱。但,至今仍未听到这50亿元的借贷利率是多少。若是债券,相信不会很高。

当然这些只是猜测而已,因为ValueCap不是上市公司,作业无需透明化,所以当局无需公布其业绩,所以我们仅能凭猜测。

不过,大马局内人一向有其真实性在内;上述报导就算不中,相信其真实性亦不远。

报导说,文件显示,有关债券原本已在2006年2月到期,不过,公司获得延期3年到明年2月。

笔者曾提及,ValueCap的成立作用是为了救市。敦马当时的原意,或就是仅让它操作3年,希望在3年内大功告成,然后就像解散Danaharta那样,将ValueCap解散。

因此,有关资金若是为期3年的债券,那也是有可能的。但,为什么当时不说明这点?它为何会在2006年获得延期多3年?

2006年,已经是牛市时期,哪里还需要ValueCap救市?

如今ValueCap向公积金借钱救市,但公积金本身也在股市投资,从公积金角度来看,其实是多此一举,也没那个必要。

因此,借钱给ValueCap,公积金有责任向人民交代,有关利率若干,是否高过会员的派息率?

余光中为甚麽这次没有来沙巴?


读到余光中到西马开讲,一共三场讲座,心里好生羡慕。心想,为什么这次主办者没安排他过来东马呢?是不是因为上一回的反应不好?

对了,余光中教授在11年前来过亚庇。我还记得,那时我特别申请半天假,特别到崇正中学听他演讲。记得那时学生坐满了大半个礼堂,外来的观众只得前面几排,许多还是主办当局的成员,也就是说,公众人士只得小猫三、两只。

若没记错,余光中还问说:这些学生是自愿来听,还是被校方叫去听的?相信面对着学生多过大人的场面,余光中大概有点失望吧?

过后,主办者安排到礼堂楼上的一个小会议室,让文艺界人士与余光中继续作深入交流。

我就像余光中的一个小小“fan”,带完家里所有余光中的著作,连一本里边有访问余光中文章的《蕉风》也一并带了去,就是等待机会拿给余光中教授签名,过后还和余光中夫妇以及几位文友拍照留念。

结果如愿以偿,当时的心情,足以欣喜若狂来形容。

当天晚上在留台会所又有一个交流会,我又跟了去。有点可惜的是,当晚几位文人就本地的文化沙漠起了一些争执,觉得有点不该,本来应该向余光中教授好好挖宝的,却变得好像有点“家丑外扬”的感觉。

我对余光中的崇拜,可说到了五体投地的地步。

知道余光中住在成功卫星市的香格里拉酒店,第二天,我还特别复印了几篇诗拙作,放进一个A4信封,拿到酒店去,希望余光中可以给我一些指点。

不巧余光中出去了,我把信封交给了酒店柜台,委托服务人员把信封交给余光中。

不知余光中有没有收到,虽然里边附上我的地址,但我一直没有收到余光中的回复。

余光中走后,不知怎的,有人在华侨写了一篇文章,批评余光中的诗作,引起了一场笔战。

我大概“小有名气”,某晚,竟然收到崇正校长曾桂安的电话,叫我不要在报上笔战,他可以安排一场交流,大家可以坐下来平心静气的一起来讨论余光中。

不知曾桂安校长如何取得我的电话,但我真的很冤枉,因为我根本没有参与有关笔战。

为什么曾桂安校长竟然以为是我发起那场笔战?我根本没有机会问他,也没有机会澄清,因为在电话上只是听他讲,我还说:举办讨论会很好啊!他大概以为我默认我是始作俑者。

我一直等曾校长的讨论会,但此后却没有了下文。

我也没有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其实,当时我只在报上写过两篇稿,一篇是余光中离开后第二天,我写了“依然五陵年少~记余光中教授来沙”,写的是我对余光中教授倾慕之情,以及当华侨的笔战告一段落后,我又写了一篇:“余光中的余波”,为有关笔战做了一个总结。

那场莫名其妙的笔战,其实我完全没有参与,若一定要说有的话,就是我最后写了那篇“余光中的余波”。

但那已是笔战过去,我一直等曾桂安校长安排讨论会不果后的事了。

Sunday, November 2, 2008

人民过着苦日子,恰如火上加油


油价31日晚上再次下降,如部长所言,为了油站业者着想,只能降15分。这也是自六月油价飚涨以来,第四度国内油价调降。部长也说,油价要等到明年才会跌破两元水平。

部长再次推翻了自己先前的说法。上周他说,只要油价跌至72美元,国内油价就降回1.92元。

油价早就在60和70美元之间升降,部长却未实现承诺,而以油站业者做挡箭牌,说每次只能调降15分。

汽油目前是2.15元,如果政府真的每两周检讨和每次调降15分的话,何须等到明年,本月中再调一次的话,就已经跌至2元水平,月底再调一次,就是1.85元。

可是,部长说,油价底线只能跌至先前的1.92元。

看到报章大标题:首相说:降低油价,我们做到了!

觉得这句话好讽刺。政府能够做的,岂止如此而已?

首相说:商家没有理由不减低物价。并叫消费者拒绝买贵货。

但当有关贵货都是必需用品的时候,消费者又怎有选择的能力?

曾在一夜之间飚涨42%的油价,需要半年时间才能跌回原位。既然受管制的油价都那么易起难跌,你又如何期待其他物价也跟着大幅下降?

因为不懂经济原理,一夜之间调涨油价42%,造成国家通膨率至今高居不下,如今再面对全球金融风暴肆虐,人民过的苦日子,就恰如火上加油。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